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八章:恶化

2018-01-17 08:51:54Ctrl+D 收藏本站

    柔和的光芒照耀着巍巍宫阙,成群的天兵列队走过,旗帜飞扬。

    一片花瓣飘落,泛起涟漪。几条锦鲤在清澈见底的鱼塘中缓缓游弋着。

    御书房中,一位仙家双手奉上了一份奏折。李靖伸手接过,转呈到龙案前。玉帝将那奏折拿在手中,随手翻了翻,微微蹙了眉。

    一旁的李靖微微躬着身子,静静地望着玉帝。

    翻着手中的奏折,玉帝随口说道:“那个清心,真的不堪再用了?”

    “臣以为,还是不用为妙。即便要再让她执掌与那猴子相关的事务,最好也先将与她相关的事情通通调查一遍。毕竟……她今天的表现实在离奇,若传出去,恐怕会成三界笑柄。”

    “就算成了笑柄,笑的也不会是天庭。区区一个御使算得了什么?她首先是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的弟子。也许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有她在,有个好处,即便那妖猴不买账,也有老君和须菩提祖师在背后撑着她。就好比今天,她敢直接与那猴头开条件,说明即便不通过朕,她也有把握履行诺言。这样的臣子,难得,难得。”

    “陛下说的是。”李靖微微躬身道。

    好一会,玉帝微微仰起头,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捋着长须,他将合上奏折,伸手递给了李靖。

    李靖连忙双手接过,拿在手上细细翻看,轻声叹道:“陛下,若如此说。那些个粮食。该是给乌鸡国准备的了?”

    “该是了。”玉帝微微点了点头。望向送来奏折的仙家,道:“这乌鸡国动乱至今已有些许时日,可曾探访过,其中可有外力介入?”

    “陛下所指?”

    “天神、妖怪、道家、佛门。”

    那仙家躬身拱手道:“启禀陛下,我天庭各司均未介入。至于妖怪,那乌鸡国所处,也并非妖军势力范围。寻常日子里,每半月。巡天府便派人巡视一周,并未接获任何有关佛门弟子、道家直系在此地活动之记录。此次动乱,乃因国王政令而起,自然演变而来。”

    玉帝抿着唇细细思索了一番,道:“两百万人的口粮,着实多了些,但也并非不可得,只是劳师动众了些罢了,不太好看。不过,既然是自然演变而来的动乱。按理天庭便不该介入。天灾犹可恕,是**。就更应该有个结果,予世人以警戒。如此横加干涉,着实不妥。先前几个蟠桃,一柄兵器,说到底,不过是颜面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粮食一赐下,可就波及甚广了。”

    说罢,玉帝长长一叹,紧闭双目,靠坐在龙椅上。

    那手指放在龙案边上有节奏地拍打着,似乎在细细西索着什么。

    好一会,李靖躬身拱手道:“陛下的意思是……拒绝那妖猴的请求?”

    玉帝摆了摆手,半眯着眼睛道:“他亲自来到南天门外,若就此拒绝,那妖猴岂肯善罢甘休。一直以来,怕的不就是这个吗?”

    “那陛下的意思是……”

    御书房中的两人,都微微睁大了眼睛,望着玉帝。

    稍稍犹豫了一下,玉帝伸出一指,道:“取一个折中方案。吃食可以给,但,不能随意给。”

    李靖微微蹙起眉头望着玉帝,似乎有些听不懂。

    见状,玉帝干咳两声道:“这两百万人的口粮,肯定是虚报了。即便是鼎盛时期,乌鸡国,也未必有两百万人口,何况如今已动乱五年之久?便不说那些个饿死战死的,光逃荒者,何其多也。若真按那妖猴的意思,下赐两百万人的口粮,届时,便不是助乌鸡国度过难关了,极可能是在南瞻部洲上凭空崛起一个大帝国,危及邻国,扰乱凡间。故而,即使抛开取得粮食之难易,无论如何,这粮食都是给不得的。”

    微微顿了顿,玉帝又接着说道:“退一步来说,这天上掉下粮食来,也不符合我天庭的治世之道,长此以往,必成祸患。乌鸡国饥荒天庭下赐粮食,其他地方饥荒……天庭是不是也要管一管呢?若是不管,往后还有谁祭拜天地?”

    “所以,取一个折中方案,吃食可以给,但一来不给多,二来……不劳者,不得食。那乌鸡国地处平原,土地肥沃,湖泊、河流、林地众多。可先命福星将乌鸡国人的福禄改一改,再往河流湖泊中放些鱼,往绿林中放些牲畜,再许一个好年景,如此一来,万物滋长,乌鸡国人的口粮问题,也就解决得差不多了。”

    说到这儿,玉帝轻轻将手拍在龙案上,道:“爱卿以为,如何?”

    李靖微微一愣,拱手感叹道:“陛下英明。若真如此办,一来,天庭不失体面,二来,也不至于违背原本的治世之道,留下话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妖猴还在南天门外,不知肯答应否……”

    “不是还有个清心吗?”玉帝轻声道。

    “清心?”李靖顿时面露尴尬之色,干笑道:“陛下也知道,她刚刚……”

    “试一试,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玉帝捋着长须道:“将事情与她说说,实在不行了,再另行他法。毕竟她是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的弟子,既然已经将她入了仙籍,再撤,便不是那么说得过去了。”

    “诺!”李靖微微躬身,退出了门外。

    ……

    此时,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猴子上天虽说只是一会,但在凡间,却已经度过了整整半个月的光阴。

    猴子离开的次日一早,卷帘便告别了玄奘一行返回王都继续做着那些个救火的事情了。毫无疑问地,依旧是焦头烂额。

    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猴子承诺的粮食已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而告别了卷帘之后,玄奘便收拾好行装与其他人一同朝着王都的方向行进。

    原本玄奘以为靠近王都的地方应该会好一些,然而,他错了。像先前那样的空村确实没有再出现,但越靠近王都,人越多,情况却越恶劣。他们甚至看到了人吃人的场景,其惨状,便是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也不为过。

    多年的动乱,对这个国家造成的伤害早已经深入到每一个角落里了。

    玄奘一路讲经,收服灾民,将仅有的食物重新分配,告诉他们,要带他们到王都取粮食。

    很显然,这个承诺比什么都有效。

    由于有了原本小镇上居民的支持,玄奘的说服力骤增。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走到王都时,跟在玄奘身旁的灾民浩浩荡荡的,竟有万人之多。

    有流离失所的农民,有落魄的商户,甚至还有部分放下武器的叛军也跟了过来,这些人唯一的共性,便是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已经到了要以树叶充饥的地步。

    入城之日,卷帘带着文武百官亲自来接,那场面可谓浩大。

    一时间,无论是外来的灾民还是原本王都里的居民,似乎都相信这动乱的日子即将终结了。然而,由于猴子的粮食还没到,卷帘又干了一件蠢事。他从原本已经十分紧张的军粮中挤出一部分来分发给灾民,算是一种安抚。这粮食不发还好,一发,那当真是不可收拾了。

    消息很快疯传开去,全国的流民都开始往王都涌,短短几日的时间,整个王都大街小巷已经挤满了灾民,而乌鸡国国库里的粮食早已经捉襟见肘,根本不可能喂饱他们的肚子。

    民以食为天,先到的灾民分到了粮食,后到的灾民没有分到,这他们哪里肯?

    一时间,整个王都乱成了一团。饿着肚子的灾民开始滋事,甚至一部分原本就是叛军的灾民重新拿起了武器开始抢夺其他灾民手中仅有的食物。

    无奈之下,卷帘手下的部队只好出面维持秩序。如此一来,又是一番冲突,王都血流成河,死者上千。

    这一闹,就连原本支持卷帘的,仅有的部队也是怨声载道。

    面对这烂摊子,卷帘的头皮都快抓破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靠着原本的威信勉强维持着局面,同时祈求猴子能早点找到粮食,早点回来。

    对此,玄奘也只能是四处奔走,设法安抚灾民罢了。

    而与此同时,猴子还在南天门外静静地等着,全然不知道乌鸡国的情况已经恶化到了如此地步。毕竟无论是卷帘还是玄奘,乃至于天蓬,都知道乌鸡国的口粮不比几个蟠桃,不是天庭随便就能拿得出来的,猴子不能催,催了要出事。

    ……

    兜率宫的庭院里,清心与雀儿静静地对坐着,李靖扶着剑柄就站在石桌的对面,却并未坐下。

    清心眨巴着眼睛,低头注视着空无一物的桌面道:“为什么还要我去?你都看到了……我,做不来。”

    李靖轻声道:“那猴子性格乖张……你毕竟是他师妹,即便真惹着他,至少不至于随便动棍子。况且,此事换了其他人去提,他必定不会同意。而你去,至少还有些许希望。所以,陛下的意思是,御使的任命,依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