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六十八章:去还是不去

2018-01-17 08:51:49Ctrl+D 收藏本站

    火云洞前,猴子静静地站着,冷冷地瞧着这对父子。

    牛魔王响头一个接一个地磕。

    “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

    玄奘一行几人都远远地看着,不发一言。

    一声声的闷响,那地面都被磕裂了,一滴滴的鲜血渗开。

    猴子身后的红孩儿看得都失了神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红孩儿连滚带爬地与猴子擦肩而过:“爹,爹!你别这样!孩儿求你了,别这样!”

    他咬着牙,用尽所有的力量去搀扶自己的父亲,希望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我们不求他!孩儿可以死,但不能死得没有尊严!”

    “你懂什么?要尊严有什么用?你死了,你娘怎么办?”重重的一甩,牛魔王直接将红孩儿甩出一丈开外,面向猴子,又是重重一磕,那鲜血顺着岩石的轨迹晕开了。

    “老牛只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当年撤军,是老牛的错。这些年没有复兴花果山,与吕丞相作对,也是老牛的错。只要大圣爷饶我儿一命,老牛这条命任大圣爷拿去,绝不反抗!这几百年来积累的法器,人马,也一并奉上,绝不私藏!只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只求大圣爷饶我儿一命!”

    猴子依旧不发一言地站着,看着。

    望着自己不断磕头的父亲,栽倒在地的红孩儿整个傻了。他张大了嘴巴,那眼泪如同决堤一般地流。

    这是一个,他从未想象过的父亲。

    “爹。孩儿错了。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好吗?孩儿知道错了。”他一点一点地朝牛魔王爬了过去。哭喊着伸手去拽自己的父亲。

    只见牛魔王一个转身,一巴掌重重甩在红孩儿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在山间缓缓荡开了。

    猴子微微睁大了眼睛,玄奘微微蹙起了眉头。

    牛魔王咬着牙,怒视着自己的儿子。

    红孩儿伸手捂着微微有些红肿的脸,错愕。

    从小到大,牛魔王都从未对红孩儿动过手。这一巴掌,直接就把红孩儿给甩懵了。

    回头看了猴子一眼,牛魔王从地上爬起来。握紧了拳头,一拳猝不及防,重重打在红孩儿的腹部。

    一击之下,红孩儿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就连远处的玄奘都是一惊。

    “爹……”

    一把将红孩儿压跪在地,牛魔王高声叱喝道:“解开灵力防护!”

    “爹……”

    “解开!”

    红孩儿散去身上所有的灵力,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跪着。

    牛魔王扬起拳头,对着他的背就是重重一击。这一击,直接将红孩儿整个身形冲到了地面的岩石上。

    一时间。砂石翻滚。

    “起来——!”牛魔王握紧了拳头,重重地喘息着。

    “爹……”

    “我让你起来!”

    那碎石之中,红孩儿颤颤巍巍地撑起身子,跪好。

    鲜血从他的口鼻之中渗下,滴落在泥沙之上。

    “大圣爷。”回过头,牛魔王拱了拱手,朗声道:“老牛这就教训这个逆子,打到您满意为止!”

    说着,他咬了咬牙,一脚朝着红孩儿重重踢了过去。

    红孩儿整个身躯如同秋日里的枯叶一般被扫起,凌空翻滚,又重重砸落,带起一阵砂石。

    咬着牙,红孩儿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跪好,眨巴着眼睛。牛魔王匆匆又至,又是重重一击,如此反复。

    由始至终,红孩儿都没有任何的反抗,也没有任何的惨叫,求饶,更没有运用灵力抵御牛魔王的攻击。

    他只是咬着牙,紧闭双目,握紧了拳头,承受着,周而复始地从地上爬起来,跪好。

    转眼之间,红孩儿已经奄奄一息了,再也动弹不得了。

    然而,牛魔王却还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正当牛魔王狠下心再次扬起拳头之时,那手腕被猴子从后面稳稳地握住了。

    “别打了。”

    回过头,牛魔王看见猴子面无表情地望着他,连忙放下高举的拳头,拱了拱手,往后退了一步。

    猴子瞧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红孩儿,抿着嘴唇。

    “痛吗?”

    红孩儿没有吭声,那半埋在碎石堆里的手是松开的,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痛吗?”猴子伸手指了指红孩儿道:“我问你,打他,你痛吗?”

    牛魔王抬头望了猴子一眼,一阵失神,又连忙闭上双目,重重点头。

    “你不是个好统帅,霜雨山那一战,你打得很糟糕。”

    微微紧了紧双手,牛魔王静静地站着,躬着身子,紧闭双目,咬着牙重重点头。

    “你不是个好盟友,一出事,你就为了自己的安全抛弃盟友,甚至落井下石。”

    牛魔王重重点头。

    “你也不是个好大哥,一帮子兄弟,全都没带好。现在都敢打你儿子主意了。”

    牛魔王重重点头。

    “你还不是个好下属,花果山一战,你没有和六拐他们协商好,就撤军了。不说别的,如果你们在,稍微处理一下,也许大角能活。他,是一路跟随我的兄弟。”

    牛魔王重重点头。

    猴子伸手拍了拍牛魔王的肩膀,悠悠叹道:“但你确实是个好父亲,虽然你的孩子也没教好,但你确实是个好父亲。”

    说着,猴子转过身,拄着金箍棒一步步地朝着玄奘的方向走去,轻声笑道:“其实我真想杀了他,杀鸡儆猴。不过,当着一个好父亲的面杀他唯一的儿子。这事儿。我实在做不出来。”

    闻言。牛魔王顿时老泪纵横。

    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地磕头:“老牛谢过大圣爷,老牛谢大圣爷恩典!”

    “之前的事都算了吧,你不是好下属,我也不是什么好头头,大家都不是什么好货。实在……也没什么脸面和你们计较。不要老是那么胆战心惊的了,六拐爱摆点谱,但他没什么恶意。”背对着牛魔王。猴子摆了摆手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带你儿子回去养伤。再有下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老牛谢过大圣爷,若有什么事,大圣爷一句吩咐下来,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老牛万死不辞!”

    猴子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的油锅,你下去,泡都不会冒一个的。有空替我盯着你那几个兄弟就好了。别让他们再给我惹出什么事来。”

    牛魔王重重抱拳,叩首道:“老牛遵命!”

    一跃跨过悬崖。猴子带着玄奘一行,又继续慢悠悠地向西了。

    空荡荡的火云洞前,只剩下牛魔王与那奄奄一息的红孩儿。

    他微微颤抖着,扫开散落在红孩儿身上的砂石,躬身将他抱了起来。

    “爹……对不起,儿子……闯祸了……”

    “没事,活着就好,活着就好。”牛魔王将红孩儿捂在胸前,低声道:“都怪爹太宠你了,都怪爹。以前还是小妖的时候,朝不保夕,以至于现在日子好过了,就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才养成了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都怪爹。”

    “爹……我以后……一定都听你的。”

    “别说话了,爹现在就带你回去,好好养伤。”

    “恩,谢谢爹。”

    那怀抱中的红孩儿,微微睁开眼睛望着自己的父亲,那眼泪一直不停地流,许久,却挤出了一丝笑容。

    一个转身腾空而起,牛魔王抱着红孩儿,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洞府前进。

    ……

    此时,华山外围的小镇。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中,将药煎好,服侍自己的老母亲喝下去之后,刘彦昌便坐在自己家看上去已经有些破落的院子里望着三圣母的发簪发呆了。

    肖家大爷的那些个话始终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回荡着。

    刘彦昌是读书人,在这个时代,读书人就是当官的后备军。然而,刘彦昌并不属于出类拔萃的读书人,如果不是被自己有着当官梦的老爹从小拿着木棍逼着,也许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屠户或者裁缝了。

    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可惜,这对于读书读得不出色又没有很好家底的刘彦昌来说,这辈子去当官这档子事儿,肯定也是轮不到自己了。如此一来,颜如玉和黄金屋自然是没有。可读书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明事理。刘彦昌自认读书不怎么样,却还是颇懂盘算的。

    三圣母的这个还愿的要求,内有乾坤,这几乎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

    若在往常,神鬼之说,刘彦昌必定会留个心眼,可这次亲眼所见,已经由不得刘彦昌不信了。

    那天兵说孙悟空是三圣母未洞房的夫君,肖大爷说孙悟空六百年前在三圣母与书生的婚礼上,将三圣母抢了去,书生则落入了天庭大军的手中,此后生死不明。

    这两件事一一对应,说明都是真的。

    在另一方面,三圣母让自己去找孙悟空,听口气,孙悟空是必定会卖她情面的。由此看来,当初的“抢亲”,并不一定真的是“抢亲”,所谓的婚礼,很可能不过就是个幌子。

    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是直接拿着发簪去要求孙悟空来华山救她呢?难道孙悟空亲自来,不应该比将自己收了为徒,教上了十年八载还指不定教成什么样来得有效吗?

    刘彦昌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神仙的世界,他不懂,此刻他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三圣母,绝非善类,若是一个行差踏错……那被天庭捉去下落不明的书生,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不去,会不会……出事呢?”握着那发簪,刘彦昌一脸的茫然:“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我那母亲……到时候,这病好与没好,不是都一个样吗?岂不是出了狼窝又入虎口?”

    想着,他无奈苦笑。

    正当此时,一个年仅五岁,浑身沾满了泥巴的孩童从门外奔了进来,看见刘彦昌,连忙喊道:“爹!他们说你回来了!帮奶奶找到药了吗?”

    说着,那孩童急匆匆地跑到刘彦昌跟前,睁着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刘彦昌。

    瞧着自己的儿子,刘彦昌不由得失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叹道:“药找到了,山里的神仙,也答应一定救奶奶的命。”

    “太好了!”小沉香一下尖叫了起来,手舞足蹈地喊道:“奶奶有救咯!奶奶有救咯!”

    他飞奔进里屋,又很快奔了回来,眨巴着眼睛低声道:“爹,你见过神仙啦?”

    刘彦昌微微点了点头。

    “那,神仙是怎么样子的?”

    “就……”刘彦昌伸手比划着,想了好一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是不是像庙里那样子的?”

    刘彦昌随意地点了点头。

    “哇!我爹见过神仙了!我要告诉大家——!”

    又是一声尖叫,沉香就要往院外跑去,却被刘彦昌硬拽了回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这件事,不能说出去。”

    “为什么?”沉香眨巴着眼睛问。

    “神仙不喜欢有人去骚扰他们,这次你爹我都差点死在那里了呢。若是让他们知道你爹我回来之后四处跟人说,到时候啊,咱都得死!”

    一听“死”字,小沉香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缓了缓,又问道:“那,他们不喜欢有人去骚扰他们,为什么又愿意帮我们了呢?”

    刘彦昌晃悠着身子面无表情地答道:“因为你爹答应了去拜另一个神仙为师,然后帮他们做一件事。”

    “哇!”小沉香又是尖叫了起来,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低声问道:“拜师?那……学成了,爹爹也是神仙了?”

    “算是吧。”刘彦昌随口答道。

    闻言,小沉香已是激动不已,那手脚都忍不住挥舞了起来,好一会,他才稍稍镇定了下来,低声道:“爹,他们让你去拜哪个神仙为师啊?”

    “拜……”刘彦昌吧唧了几下嘴,随口说道:“拜一个很厉害的神仙,但是暂时不能告诉你拜哪个神仙为师。”

    “很厉害的神仙?”

    “对,很厉害。”

    “有二郎神厉害吗?”

    “有,也许比他还厉害。”

    听着,小沉香的眼睛都在冒光了,他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道:“爹,那……到时候你会教我,等你学成了,你会教我吗?让我也变成神仙好不好?”

    瞧着一脸期待的沉香,刘彦昌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了。(未完待续……)

    PS:嗯哒,发完单章订阅就涨了一点了。保持这个势头。现在是2892.5。更新之后会掉落7个,变成2885.5。明天2897.5的时候更新下一章,说到做到~

    我知道有人会不舒服,然后大部分的读者会无动于衷,其实他们不关注甲鱼的感受,正好像甲鱼现在也不关注他们的感受一样。甲鱼的订阅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一个也好,两个也好,就是这些读者在延续这本书,感谢他们。

    天大的许诺都不如订阅激励有用,有订阅,就不会没更新。那些不订阅又想要更新的,你们也可以来订阅,大家务实一点,不要再画饼了,没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