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章:神仙姐姐

2018-01-17 08:51:49Ctrl+D 收藏本站

    握着那竹简一路拐了好几个弯直到自信已经走远了,哪吒撒开脚丫子就是一阵狂奔。直奔出了南天门的范围左顾右盼确定四下无人了,他才抹了一把冷汗,忐忑地拿起手中的竹简看了一眼。

    只一眼,他猛地又将竹简合了起来。

    眨巴着眼睛干咽了口唾沫,深深地喘了两口气,他又翻开再看。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他终于绝望了。因为他没有看错。

    再往下看,看到那许愿人的姓名和地址,哪吒简直觉得两眼一黑了。不禁苦笑了起来。

    这竹简上发簪的图案,像极了杨婵头上的那支。

    三界之大,可谓无奇不有。可相似的发簪或许有,但相似,又偏偏拿来跟自己的神像供在一起,而且还刚巧就在华山地界……这巧合,只能说神了。

    只见他双手一掐,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竹简化作飞灰洒落在地。

    “杨婵姐……这是想干嘛?”

    呆呆地凝视着地上的灰烬看了好一会,哪吒抿着嘴唇,转身离开。

    ……

    此时,距离刘彦昌开始对着哪吒像许愿,凡间已经整整过去了两个月时间。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刘彦昌可谓过得极为平淡。

    刘家虽说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有祖辈留下的几亩薄田、一份房产,不多不少,刚好够他一家子过活的。

    在这个时代,读书虽说不等同于富贵,但读书人的社会地位还是不低的。

    刘彦昌是读书人。自然不可能下田干活。也因此。那几亩田地便租给了同镇的其他乡亲耕种。每年收些租子。而他自己,在母亲病重之前,则是镇上一所私塾的代课老师。

    这代课老师虽说薪资微薄,但到底是一份体面的职业。乡里乡亲的见了面,若非辈分落差过大,少不了还要称一声“刘先生”,也算对得起他那望子成龙的父亲了。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前段时间,由于母亲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他不得不辞去代课老师的职务回家尽孝。而如今,随着母亲身体的一天天好转,他也开始重新拾起了自己原本的代课工作了。

    一时间,除了为了给母亲治病而欠下的几锭银子之外,所有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每天晨起天未亮,他便起身洗漱,烧火,备下早饭。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服侍自己的母亲起床,然后前往私塾教书。风风光光地站在讲台上朗诵了一遍连他自己都一知半解的经典。教训了一圈各色顽童之后,在夕阳西下之前,他又回家烧水做饭。晚间,再给自己的孩子开一趟小灶补习一番,指望着他长大之后,能真的当个官,别再像自己一样只能混个私塾先生。

    身体渐渐康复的母亲,聪明而孝顺的儿子,一切似乎已经像极了他原本想象的美好生活,只是少了一个娇妻罢了。哦,不……还多了一尊神像。

    按照三圣母所交代的,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只要他坚持许愿,那么哪吒必定会出现在他面前。对于神仙的嘱托,刘彦昌这区区凡人自然没有胆子怠慢,每天早晚祭拜,即便再如何忙碌也不敢疏忽。可……

    “这两个月过去了,哪吒会不会压根就不来呢?”

    每次望见那做工粗糙的神像,刘彦昌都会萌生这样一个想法。

    如果哪吒不来,那么他的世界就完美了。哪吒不出现,那么他就没法找到孙悟空,自然也没办法拜师。如此一来,他便不需要再为自己的性命忧心,可以好好地当他的教书先生,过着平淡,却安逸的生活了。

    这……应该不算是违约吧?哪吒不来,那是哪吒的问题,怎么都不应该算到自己的头上啊。

    只要不是违约,那三圣母就算有朝一日真从华山出来了,也应该没有理由找自己算账才对。

    想着,刘彦昌悄悄用自己的衣袖将那绘在神像底座的朱砂图腾给刮掉了一点,造成无意间损坏,却又没有发现的样子。

    然而就在这天夜里,刘彦昌一直等待,却又其实一点都不想他出现的人无声无息地降临了……

    “你就是刘彦昌?”哪吒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后,歪着脑袋,一脸鄙夷地瞧着他。

    短暂的慌乱之后,刘彦昌迅速镇定了下来,跪地拱手道:“草民刘彦昌,参见三太子。”

    哪吒淡淡瞥了一眼桌上与哪吒像供在一起的发簪,轻声问道:“发簪,谁给你的?”

    说着,哪吒无声无息地丢了个禁音术法,将这房间的声音与外界完全隔绝。

    “是三圣母。”刘彦昌连忙叩首道:“三圣母让草民给三太子传个话。”

    “说。”

    “圣母大人说……请三太子,送草民去见大圣爷……”

    ……

    此时,一双白色嵌金边的靴子悄悄踩在院落内稀松的落叶上,发出吱吱的声响。

    清心睁大了眼睛左顾右盼了一番,屏去自己的气息,蹑手蹑脚地朝刘彦昌的房间走去,躬着身子贴到墙边。

    半响,她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了,因为她啥也没听见。

    “这哪吒,这次倒是一点不马虎啊。”说着,她已经从腰间摸出了一件锥子状的法器,对准了土墙的墙面。

    正当她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扭头一看,忽然看见一旁小沉香正站在自己的房中探出半个脑袋来,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己。

    顿时,两人对视着,那场面僵住了。

    “姐姐,你要干嘛?”

    “小孩子别多事,回房睡觉去。”

    “这里是我家,我没见过你……你是贼吗?”

    “我是……贼?”

    清心差点没给呛死。抬眼望去。小沉香还趴在门边。依旧眼巴巴地望着她。

    “你看我像贼吗?”

    小沉香摇摇头。

    “不像不就行咯?”

    “我是说。我不知道。因为我没见过贼。”

    两人又是对视着,僵住了。

    好一会,正当清心准备施个术法把沉香弄昏过去的时候,沉香忽然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姐姐,你长得真好看。我从没看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

    说着,沉香甜甜地笑了。

    清心正在施法的手凌空就顿住了,那到嘴边的咒法忽然就变成了一句:“小小年纪,有眼光。”

    沉香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又神秘兮兮地问道:“姐姐,你是神仙吗?”

    “你见过神仙?”

    “我没见过,不过我爹见过。我爹说,有一个神仙会来找他,然后带他去找另一个更厉害的神仙,那个更厉害的神仙会教他法术。然后,他也会变成神仙。”

    “哦?”闻言,清心顿时笑了出来,随手在空中画了个圈。

    那圆圈中点点晶莹飘散。在这深夜里,看上去就像一群飞舞的萤火虫一般。又很快消失不见了。

    沉香惊得张大了嘴巴,猛地拍手。

    朝着沉香招了招手,清心笑嘻嘻地说道:“没错,我就是神仙。来,过来,告诉神仙姐姐,你爹还告诉你什么了?”

    ……

    房间内,刘彦昌已经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哪吒。哪吒听完顿时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刘彦昌的卧榻上,两眼呆滞。

    “所以,杨婵姐的意思是,让我送你去见那只猴子?”

    刘彦昌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哪吒,微微点头。

    “然后让那猴子教你术法?”

    刘彦昌又是微微点头。

    “再由你去击败二哥,救她出华山?”

    刘彦昌依旧点头,只不过那力度越来越轻。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哪吒十分不悦了。

    白了刘彦昌一眼,哪吒冷哼道:“你知道修仙是怎么回事吗?”

    刘彦昌摇头。

    “就你这资质,二十出头了吧?修到死,也别想上炼神,更别提和二哥过招了,还救杨婵姐?真是笑话。”

    刘彦昌干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圣母大人说,有丹药可以补救。”

    “就你这资质?整个天庭的丹药让你吞了都不够。”

    刘彦昌低着头,不说话了。

    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哪吒轻声道:“你就跟三圣母说,我认为不行,没那么多丹药让你修炼,所以,不送你去。”

    说罢,哪吒起身就要走,又愣了一下,转而说道:“你还是跟三圣母说你没见过我吧……就说你拜了很久,无论怎么拜,我都没来。听明白了吗?”

    刘彦昌微微点了点头。

    略略想了想,哪吒还是觉得不放心,对着刘彦昌招了招手道:“算了,你过来,我还是直接把你的记忆消了吧。这样就算杨婵姐逼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消除……记忆?”刘彦昌顿时一惊,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我想消除你记忆,你还躲得掉?”

    刘彦昌呆呆地望着哪吒。

    “放心,顶多变成傻子,不会死的。”也不等刘彦昌回答,哪吒松动了两下手脚,便一脸坏笑地朝着刘彦昌走去。

    那刘彦昌已经被吓得连连后退。

    正当刘彦昌张大了嘴准备要呼救求饶之时,那门响了。

    一时间,两人都僵住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刺耳的摩擦声中,那门已经被推开了。清心抱着小沉香一脚跨入了房中,淡淡扫了一圈,那目光最终落到了那发簪上。

    就在哪咤和刘彦昌惊愕的目光中,她笑盈盈地说道:“三太子这是准备要做什么呢?居然下个凡还布下禁音术,莫非,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未完待续……)

    PS:订阅2902,硬生生就涨不出那个0.5。然而,十二点已经要到了……最终还是点了下去。

    有人说,甲鱼绑架读者,然而甲鱼何尝不是被读者绑架呢?利用的就是甲鱼得对订阅读者负责这一点。

    额,顺便说一下,这两天打赏貌似上涨不少,拜托大家一件事,打赏是好东西,可订阅才是命脉啊。如果有以前的章节还没订阅的,大家可否将本来准备打赏的起点币直接订阅成章节呢?哪怕少也行,不是因为钱,由于【不可告人的原因】甲鱼真的很需要凑齐3000均订。其性质类似于凑齐七颗龙珠可以实现愿望,凑齐六颗,它就只是六个珠子……所以,拜托了。

    么么,最后推荐【神国】,好友的新书,玄幻香火流,老作者,完本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