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一章:等待

2018-01-17 08:51:48Ctrl+D 收藏本站

    冰凉的洞府之中,杨婵一袭白衣素服,静静地坐着,就如同一尊石像一般,那目光黯淡得没有一丝神彩。

    “哪吒,会帮忙吗?”

    洞府之中没有风,这里除了流转的法阵,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一切,就连时间,仿佛都是静止的。

    用指尖沾了杯中已经凉去的茶水,点在光洁的石桌上。

    那茶渍缓缓地晕开了。

    “会,还是不会?”她歪着脑袋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整整六百多年的光阴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可那记忆中的一切却都已经渐渐淡去了。

    整个世界都变得朦朦胧胧的,只剩下单纯的等待。而这等待是否有意义,此时此刻,恐怕连她自己也早已说不清了吧。

    许久,她抿着唇,淡淡地笑了。

    “就算哪吒愿意帮忙了,他会来吗?”

    六百多年了,早已流干的眼泪,竟在此时又漫过了眼眶。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要等到我让人去催促呢?就不能,主动一次吗?”

    她掩着唇,笑着,眼泪一滴滴地往下坠,滴落在冰凉的石桌上。

    那心中仅存的一丝暖意,也已经在一点一点地流逝了。

    ……

    一步步走到桌前,清心伸手要去碰那发簪,一旁的哪吒连忙张口要阻止,正当此时,清心的手凌空就顿住了,那视线缓缓朝着哪吒飘了过去。

    只一眼,哪吒一惊。连忙闭上嘴巴左顾右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兴许因为心虚的关系。那额头上都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清心灿烂地笑着,轻声叹道:“这发簪,看上去是上品货色啊。有些年月了,款式倒是不错。是谁的呢?”

    哪吒不说话,那脚却不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

    清心将发簪拿到眼前细看了两眼,又放到被她单手抱着的小沉香面前晃了晃,笑嘻嘻地说道:“沉香啊,告诉姐姐。这发簪哪儿来的?是你娘的吗?”

    沉香摇了摇头,那眼睛小心翼翼地望向缩在墙角的父亲。小小年纪,他似乎也已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了。

    刘彦昌那目光闪烁着。

    顺着沉香的目光,清心也朝着刘彦昌望了过去。

    清心看沉香的目光是充满了怜爱的,可就在这短短视线偏转的过程中,那眼神却忽然添加了几分犀利的味道。

    这一望,刘彦昌一惊,望向哪吒,见哪吒已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只得摆了摆手低声道:“说。没事,沉香告诉姐姐。”

    那大眼睛转悠了两下。沉香低声道:“是……是华山里的神仙给爹的。”

    “哦?华山里的神仙?”瞧着已经涨红了脸的哪吒,清心意味深长地问道:“那神仙……叫什么名字?”

    “沉香不知道。”

    “那你爹知道吗?”

    沉香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揉搓着自己的手,时不时抬头可怜巴巴地望清心一眼。

    清心收了收笑容,伸了伸懒腰,将沉香放了下来。

    这一放,沉香连忙朝着刘彦昌冲了过去,一下扑入刘彦昌怀里,扭过头,他睁着警惕的大眼睛,那目光在清心与哪吒之间不断来回。

    哪吒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涨红了脸,无所适从。

    清心盘起手在这小小的土房中来回转了两圈,悠悠道:“他说,还是你说?”

    这一问,哪吒顿时有些怒了,张口叱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管来作甚?蛮横也要有个限度!”

    清心当场翻了翻白眼,转身指着刘彦昌道:“你说,我保你没事。”

    “你!”

    “你不说,我让他说,怎么啦?”清心悠悠道:“你刚刚是想做什么呢?动他的记忆?就凭你那点行者道的本事动他的记忆,少不了是要发生错乱,轻则变成傻子,重则一命呜呼,到时候留下一个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和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啧啧啧啧,原本好好的一家子,被你三太子这么一弄,肯定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了。我清心路见不平救下他一家老小,不行吗?”

    哪吒火尖枪重重一顿,怒视着清心。

    那胸膛已经气得重重起伏了。

    与哪吒对视了好一会,清心面无表情地问道:“你觉得我这么做不对吗?”

    “你觉得对吗?”

    “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既然搞不清,不如,我们一起上凌霄宝殿论一论如何?”

    闻言,哪吒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那握着火尖枪的手已经攥得咯咯响了。

    怒火中烧。

    可,就是再气,他又能如何呢?这明摆着是他让人捉住痛脚了,难道真要捅得人尽皆知不成?

    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哪吒无奈,只得避开清心的目光道:“是杨婵姐托他找我,拜托我办点事,可我没答应。就这么点事儿,有必要宣扬开去吗?闹开了,我是没什么所谓的,反正我没答应。二哥有点麻烦罢了。他可和你无仇无怨,何必呢?”

    清心笑嘻嘻地问道:“那,具体是找你办些什么事儿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没什么大不了的,究竟是什么事儿呢?”

    “都说了没什么事儿了,你问了有什么意义?”

    转过脸,清心伸手指向刘彦昌,道:“他不说,你说。”

    “行行!我说,行了吧?”还没等刘彦昌开口,哪吒便抢白道:“就……就是让我带他去拜师学艺,说是让他学成了,回来救杨婵姐……嘿,你说这算什么事儿呢?就他这破资质,还想救杨婵姐?真是个笑话。哎。杨婵姐肯定是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呆太久了。已经有点糊涂了。改天去探望她的时候。我再好好劝劝她便是了。”

    说罢,哪吒摊了摊手,拄着火尖枪装模作样地就要往外走,却见清心一动不动地站着,注视着他,那脸上已经全然没有了原来的笑。

    停下脚步,哪吒有些不自然地笑道:“怎么啦?难……难道你真觉得他能救杨婵姐不成?”

    清心一字一顿地问道:“拜谁为师?”

    “这……这拜谁为师有区别吗?就他这破资质?你真当二哥吃素的吗?”

    “我问你,拜谁为师?”

    “这根本就不是拜谁为师的问题好吗?这件事根本。根本,根本就是不可行!真带他去拜什么师,到时候不但没救成杨婵姐,还可能招惹了二哥,陛下那边也不好交代。你说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们做来干啥呢?再说了……”

    哪吒叽里呱啦地说着,理由一个又一个地往外冒,顾左右而言他。

    那对父子缩在墙角静静地听着,清心的神情则是越来越冷了。

    还没等哪吒说完,只见清心一个转身。一指指向了刘彦昌。

    “说!”

    这一指,毫无心理准备的刘彦昌顿时一惊。脱口而出道:“齐天大圣……孙悟空。”

    一时间,整个场面都僵住了。

    清心静静地站着,面无表情。哪吒咬着嘴唇,蹙着眉,一脸愤恨地瞪着刘彦昌。刘彦昌干咽了口唾沫,又往里缩了缩,伸手护住沉香。

    而那沉香,则依旧一脸的懵懂。

    许久,清心缓缓地放下手来,淡淡笑了笑:“原来如此啊。”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清心深深吸了口气叹道:“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就让他拜我师兄为师吧。”

    “他能学成?这……这根本就是荒谬!”

    “他学不成,那就让他儿子去。沉香我倒是挺喜欢的。”

    “就这小孩也不行!根本不可能!”

    清心一步迈向前去,伸手就要去抱沉香。哪吒连忙一个箭步挡到她身前。

    两人对视着。

    许久,哪吒低声道:“杨婵姐根本不是什么要让他去拜师,就连我都看得出来,她是变相地想让那猴子表态。其实说白了,就跟当年那喜帖一个样。她想让那猴子来接她,又不肯说出来罢了。”

    清心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哪吒。

    “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哪吒伸手比划着,急切地说道:“这件事我们最好不要掺合。如果能让杨婵姐出来,为什么二哥还要困着她?那是他亲妹妹啊!困着她,是为她好!跟那猴子纠缠在一起,随时都会粉身碎骨!”

    “如果我一定要这么做呢?”

    “那我就上奏!让陛下干预此事!”

    清心侧身推开哪吒,伸手将沉香从刘彦昌的怀中夺走,随手抓起放置在桌面上的发簪转身就往外走。

    “你站住!”

    一声叱喝之下,清心停下了脚步。

    “你别以为我不敢上奏!反正这件事我也没掺合里面,陛下肯定不敢拿二哥怎么样,更没办法拿杨婵姐怎么样!闹大了,也就是凌霄宝殿上一通胡扯罢了!”

    清心用手上的发簪刮了刮沉香的小鼻子,轻声笑道:“沉香啊,姐姐带你到另一个地方去,去修仙,当神仙,好不好?”

    沉香眼巴巴地望着清心道:“要……离开这里吗?”

    “当然要了,这地方怎么修仙?”

    “那沉香还可以回来看爹和奶奶吗?”

    “当然可以,学成啦,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神仙都会飞天的,懂吗?”说着,清心握着发簪的手做了个飞天的手势。

    沉香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那……沉香想和爹,还有奶奶道别……”

    “去吧。”清心躬身将沉香放了下来。

    “陛下那边,我自有交代,不用你操心。还有。”再仰头望向哪吒之时,清心神情一变,对着哪吒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三圣母想他来接,那么,我就一定,一定会让他亲自,来接。”(未完待续……)

    PS:2905.7,距离3000,剩下94.3.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