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二章:黑水河

2018-01-17 08:51:48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西牛贺州某地。

    风浪之中,一艘小船正在漆黑的江面上缓缓行驶着。

    船首,天蓬迎风而立,那眼睛微微眯着,一动不动,神情冷峻。

    那身后,黑熊精和卷帘分别坐在船舷两侧,面无表情,却都是一手按在自己的兵器上,保持着警惕。

    再往后则是猴子了。

    他盘着腿,双目紧闭,看上去好像打坐入定似的。

    那船尾上,玄奘与小白龙靠坐在一起,与掌舵的艄公谈笑风生。

    一开始的时候,谈的是艄公的家人。那艄公支支吾吾的,话题打不开,于是又扯到了这黑水河中的鱼,对这个艄公倒是能聊,但似乎又不大感兴趣。最后东拉西扯地,话题就扯到了小白龙身上。

    那艄公似乎对小白龙格外感兴趣,一提起,那精神头整个就上来了。

    与其他人不同,小白龙是西行队伍中仅有的话唠,被艄公这么一问,就真给和盘托出了。从西海三太子的身份,到为了白素离家的往事,连半点遮掩都没有就直接给说了出来。

    更奇怪的是,这身份,这经历,艄公一没怀疑,二不震惊,而是直接就相信了,就好像再平常不过一般地与小白龙侃侃而谈。

    一旁的猴子耳朵微微颤了颤,那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玄奘低着头,悄悄朝着其他众人瞥了一眼,似乎也已经心中有数了。

    就这么侃着侃着,艄公随口来了一句:“父母之恩如同天地,儿女情长如何比得?”

    闻言。小白龙有点不开心了。鄙夷地瞧了艄公一眼道:“父母之恩我知道。逢年过节,父王寿诞,我都有去函问候的。”

    “只一封信函如何够?父母希望看到的是你啊。”

    “如果他真的希望看到我,就不应该继续处处针对我家娘子。”

    “毕竟是父母,总有点父母的架子不是?身为子女的,就不该体谅一下吗?依老朽看,三太子若是有空,还是应该回一趟西海龙宫。探望一下老龙王,老龙母才是啊。你若是能常回去,那西海龙王就算不说,想必心里也是高兴的。”

    “嘿,我说你咋那么关心我的家事啊?”小白龙翻了翻白眼,有些不屑地说道:“他要肯让我带我家娘子回去,别说回去探望了,就是搬回去都没问题。”

    “哪能这么说?”艄公摇着船桨长叹道:“常言道,父母在,不远行。趁着父母健在。便该多尽孝才是。莫等日后有个什么风雨不测了,悔恨莫及啊。”

    “切。”小白龙甩了甩头道:“有些事儿。你们凡人不懂。龙宫有天庭下赐的蟠桃,延年益寿。怎是凡人可比?”

    “我怎么就不懂了?”艄公悠悠叹道:“若真是有了蟠桃就不会死,你那姑丈泾河龙王现如今身在何处啊?”

    这一问,小白龙顿时一惊,抬眼瞧了瞧艄公。

    玄奘静静地坐着,手握佛珠,一言不发。

    猴子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颤了颤。

    艄公一愣,连忙说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泾河龙王赌局的事,天下人尽皆知,都已经传开了。”

    “那倒是。”小白龙点了点头道:“我那姑丈也就是一时糊涂了,才会做出那种傻事。”

    扭过头,小白龙轻轻用肘部碰了碰玄奘,道:“玄奘法师是大唐人士,我那姑丈泾河龙王的事,想必略有耳闻吧?”

    玄奘微微点头,道:“听,倒是听过。好像说是泾河龙宫与一江湖术士打赌,赌次日的雨水,那江湖术士算对了,结果泾河龙王私自更改了时辰和雨量,结果引得玉帝发怒,所以……”

    小白龙神秘兮兮地摇了摇头,道:“哪是那么简单?六百多年前那一战之后天庭衰落,四海龙宫早就不像之前那般臣服了。就因为更改了时辰和雨量就要了我姑丈的命?你觉得这可能吗?”

    “哦?”那艄公笑了笑,随口问道:“不是这样,那,实情是如何?”

    “这,你们就知道得没我清楚了。”小白龙干咳两声,缓缓说道:“不是更改了时辰和雨量,而是停雨,整个长安一年不降雨。而且也不是玉帝要我姑丈的命,而是魏征先斩后奏。”

    闻言,猴子忽然睁开眼睛朝着他们望了过来。

    正当此时,那江面上的风浪似乎大了不少,整条船都倾斜了起来。玄奘已经有点坐不稳了。

    还没等小白龙反应过来,黑熊精和卷帘已经一下站了起来,两人运力往两边一压,顿时,船体回复原位。

    任那江面风浪如何肆虐,船体稳如泰山。

    一滴冷汗从艄公的额头上缓缓滑落了,连忙低着头继续划船。

    “没事。”猴子伸手指了指小白龙道:“接着说,我想听听这泾河龙王的故事。”

    “大圣爷也想听?”小白龙干笑两声,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道:“那我就接着说了。我这姑丈,其实也是逼不得已啊。那一年,大唐遭了灾,国库里的粮食有些紧,唐皇下令让大臣们想办法。钦天监的台正袁天罡就求助于他的叔父袁守诚。这袁守诚,本就是个修士,虽说修为不咋滴,不过刚刚踏入炼神境,但放到凡人之中,也是佼佼者了。他呀,将算盘打到了泾河上。你说一个炼神境的修士想要告诉渔夫哪里能捕到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经他那么一弄,泾河渔夫的收获自然大增,袁天罡也受了唐皇的嘉奖。”

    “可,这人是好了,那水族怎么办?虽说人吃鱼,千万年来都是如此,可泾河就那么大,你捕那么多,水族肯定锐减的。龙王毕竟是水族之王,这件事,我那当泾河龙王的姑丈怎能不管?”

    干咽了口唾沫,小白龙接着说道:“为此,我姑丈托梦唐皇,要他处置这袁守诚和袁天罡叔侄。可那唐皇护短,又自认是天子,哪里肯?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唐皇不单不处置那叔侄,还给袁天罡奖赏了。这口气,我姑丈哪里咽得下。于是啊,就停雨,长安城地界,不降雨了。”

    “那唐皇也是个硬骨头呀。长安一年不降雨,他也不妥协。一方面从其他地方运粮食接济长安,另一方面,还不断祭天,有点向天庭告状的意思。”

    “这消息玉帝知道了之后,三番五次下令降雨。可我们龙宫一族哪里肯答应?要真对一个凡人妥协了,以后我们水族还哪有立足之地呢?于是乎,我那父王把事情拖着,就不降雨。后来才有了魏征先斩后奏的事情。其实不是玉帝下旨斩杀我姑丈,而是魏征受唐皇之命出的手。这件事后面还有好长一段扯皮呢。四海龙王联名上书要取魏征的性命,天庭诸神又出手保他,袁守诚得知事情已经彻底激化,连夜出逃……这些个东西,到现在都没扯清。要再详细的,我就当真不知道了。”

    说罢,小白龙无奈摊手,笑了笑。

    那其余的众人都沉默着。

    玄奘点了点头,轻声叹道:“传说的东西,总归是有些错乱的。有的是被蓄意曲解了,有的,则是以讹传讹,传到后面已经面目全非。”

    “你要真如实传了,天庭颜面何存啊。”小白龙伸了伸懒腰道:“要我是我姑丈呀,才不管什么天神不准干预凡间的天条呢。袁守诚不过是个炼神境修士,直接自己出手杀了就是了。如此一来,也不至于把事情闹那么大,最后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说罢,长长一叹。

    正当此时,只见江面一阵涌动,忽然掠起一卷滔天大浪,由上至下朝着船体拍了过来。

    这浪之大,莫说是江上的浪,即便是海中的浪,也难与之相比。若是迎面拍中,任你船体重心如何稳定,肯定也是四分五裂的下场。

    正当众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大浪吸引之时,只听艄公疾呼一声:“大师!小心!”便朝着玄奘扑了过去。

    可惜,还没等他碰到玄奘,便已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顶在他的胸前,阻断了他的去路。

    仰起头,他看到坐在远处的猴子正握着金箍棒的一端,而那金箍棒的另一端,则顶在自己的胸口。

    一时间,那艄公整个怔住了。

    此时此刻,船上除了小白龙,其余所有人都在冷冷地瞧着他。而那大浪也没有如意料般将整艘船拍翻,因为它凌空就被冻成了冰雕。

    不仅仅是大浪,就连船体四周的江水也都被冻住了,在那冰块的承载下,小船微微上浮了一点。

    天蓬面无表情地走到玄奘身旁,将玄奘拉到自己身后。

    “回去。”猴子握着金箍棒瞧着艄公,冷冷地说道:“没有你,我们也能过江。所以,别打什么歪脑筋。”

    那艄公手微微一颤,往后退了一步,乖乖地伸手去握船桨。

    汗如雨下。

    此时整艘船四周都已经被冻结,完全是靠着猴子的法力连同冰块一起推动着朝着对岸去的,哪里还需要他撑船呢?

    一时间,整艘船都寂静无声了。(未完待续……)

    PS:2907.6。差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