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三章:陷阱

2018-01-17 08:51:47Ctrl+D 收藏本站

    无边无际的河面上,水流被法力操控着推动浮冰,载着小船一点一点地朝着黑水河对岸缓缓飘去。

    黑熊精和卷帘拿着武器迅速跳出小船,站到浮冰上警惕地查看四周。

    天蓬握着九齿钉耙将玄奘稳稳护在身后。

    那艄公虚握着已经被冻住的船桨一动不动地站着,就好像正在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船的正中,猴子依旧盘腿而坐,微微仰头望天,淡淡叹了口气道:“说吧,你是谁,对玄奘法师出手,是何居心?”

    闻言,小白龙连忙缩到猴子身后去了。此刻,所有人中也只剩下小白龙还搞不清状况了吧。

    “大……大圣爷说笑了。”艄公缓缓咧开嘴干笑着,轻声叹道:“老朽能是什么人?老朽……老朽就是这黑水河上的艄公而已啊。”

    风从猴子施法凝成的冰上掠过,吹在他的脸上,一阵寒意袭来,那汗水却忍不住一滴滴地滑落。

    “演技这么差,就别装了吧。”猴子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将金箍棒扛到肩上,扭头瞧着艄公悠悠道:“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谁?”

    “大圣爷……您,是不是误会了?”

    “三。”

    “老朽真的只是黑水河的艄公,您可别错怪了好人呐!”

    “二。”

    那艄公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一。”

    话音未落,只见那艄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了。

    一阵白光闪过,那艄公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变成了一只身高约莫七尺的妖怪。

    长达一尺的上下颚。浑身上下遍布着褐色的鳞片。长长的十指看上去锋利无比,那身后更是甩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那模样,像是一只鳄鱼精。

    这一切,对其他人来说似乎都是意料中事了,唯独小白龙惊叫了出来。

    “鼍洁?”

    那鳄鱼精微微抬头看了小白龙一眼,却不发一言。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天蓬轻声问道:“你认识他?”

    “这是我表弟,就是我刚刚提起的姑丈泾河龙王的儿子。”小白龙连忙拦在猴子身前道:“大圣爷,这是我表弟鼍洁。肯定是误会了。”

    “是吗?”猴子冷冷地盯着鼍洁,依旧不为所动。

    正当此时,只听“咣”的一声闷响,整艘船连带着冻结的冰面都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玄奘差点跌坐在地。

    与此同时,那原本被悬在头顶上的冰雕浪花被拦腰震裂了,整个朝着小船砸了过来。

    就在这一瞬间,猴子一个翻滚,那棍子骤然伸长刺在那砸落的浪花冰雕上。

    顷刻间,巨大的冰雕碎裂开来,却如同滑落的山体一般继续朝着小船砸过来。

    如此剧烈的“冰雹”雨。若是真给打中,凡人肯定是一命呜呼的。

    情急之中。天蓬连忙撑起了护盾将玄奘护在其中。

    此时此刻,小船之外的冰已经全裂了,那立在冰上的黑熊精与卷帘竟是一阵手忙脚乱,闪躲着跳回船上。

    可也正在此时,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移开的时候,那跪在船板上的鼍洁骤然暴起,推开挡在猴子身前的敖烈朝着玄奘冲了过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猴子一个反手,金箍棒悄然改变了轨迹朝着冲刺之中的鼍洁呼啸而去。

    还没等鼍洁的手触及玄奘的衣角,猴子已经一击重重打在他的腰上。

    “咚”的一声,鼍洁整个被打落在船板上,一口鲜血溅洒而出。

    若不是身在这小船上不好施展,就这一下,恐怕已经取了鼍洁的性命了吧。

    机会稍纵即逝,鼍洁也不敢再逗留,只见他捂着伤处一个翻滚,直接就翻出了船体之外,落入水中。

    这一切来得极快。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原本用来抵御风浪的冰反而被震碎了,猴子与天蓬忙着抵挡砸落的冰雕,卷帘与黑熊精被逼了回来,鼍洁对着玄奘出手,猴子反击,鼍洁逃离。前前后后,小白龙甚至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便已经结束了。

    碎冰如同雨点一般打在小船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小白龙看着远处水花的涟漪缓缓荡开,一时间,都傻眼了。

    “追!”卷帘一咬牙,就要跃出小船,却被天蓬一把扯了回来。

    “不要追,他有同党。”仰起头,猴子看到那头顶上距离河面不足三丈的高度,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凌空悬浮着。

    这法阵之大,几乎横跨了十里宽的河面,一眼望不到边。

    顺着猴子的目光望去,黑熊精也看到了那巨大的法阵,犹豫着说道:“对了,刚刚,我们似乎没办法施展腾云之术。”

    猴子无奈叹了口气,道:“这应该是禁飞法阵,保护玄奘法师要紧。”

    当年老白猿引以为傲的禁飞法阵,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见。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施法者实力绝非老白猿可比,术法的范围,也极大。

    河面上的风浪越来越疯狂了,整艘船如同枯叶般剧烈地上下颠簸,好像随时都可能被巨浪吞噬一般。若不是天蓬搀扶着,也许玄奘早已经被甩出船外了吧。

    扶着玄奘,天蓬仰头瞧着那法阵,轻声道:“能破吗?”

    “能。不过,动静有点大。”低下头,猴子望向了翻滚的河水:“上面的不过是幻象而已,如果对方把法阵绘在我们头顶,我们不可能没察觉。真正的法阵应该在河底。对方,也在河底。看来,这黑色的河水是蓄谋已久啊。”

    ……

    此时,那黑水河之中,负伤的鼍洁已经逃出了好一段。

    伸手从腰间掏出一片白玉含在口中,顿时,眼前漆黑一片的河水顿时与往常无异了。四周甚至隐约可见游荡的鱼群。

    转眼之间,他已经栽倒在河底一处山丘之上。

    那山丘上站着的,赫然就是鹏魔王、狮驼王、狱狨王三位妖王。在他们脚下,还有一个直径十丈有余,布满梵文的蓝色法阵在缓缓流转着。

    法阵的正中远远看去,像是有一位干瘦的僧人盘腿而坐,作双手合十状。只可惜披着头巾,看不清面容。

    见鼍洁到来,鹏魔王连忙迎了上去。

    “失手了?”

    鼍洁躺在地上捂着伤处,痛苦地点头:“那猴子太快了……只要他在那和尚身边,根本没法下手。”

    狮驼王瞧着躺在地上的鼍洁无奈哼了一声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鹏魔王回头看了一眼法阵中心的僧人,又抬头仰望河面,道:“就算没法下手,有这东西在,他们暂时也逃不脱。先困住他们,如果能逼他们下水,就最好不过了。”

    说罢,鹏魔王快步朝着法阵走了过去,站到了法阵的其中一个角上。其余两位妖王也连忙走到法阵的另外两个角上。

    缓缓地,三人开始朝着法阵注入灵力。

    ……

    此时,那河面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猴子甚至看到一条鱼被河水甩出了河面,紧接着又在两个漩涡的撕扯下被撕成了两半。

    若不是猴子已经用灵力对这小船进行了加持,又强行稳住重心。此时此刻,这艘船怕也和那鱼一样被撕碎了吧。

    这些已经不是水了,根本就是液状的刀!

    就在这肆虐的河水之中,小船无视所有的风浪与颠簸缓缓前行着。那速度极慢。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抵达彼岸,脱离法阵范围不过是时间问题的时候,忽然间整艘船朝着前方疾射了出去,又在诡异莫测的河水推磨下迅速偏离了原本的航线,整个在这翻滚的大浪中毫无规律地飞窜着。

    卷帘和黑熊精都已经自顾不暇,天蓬紧紧地拽住玄奘,小白龙拖着船尾,差点就被甩了出去。

    好不容易,猴子总算再次将船稳定了下来,却再也不敢朝着任何方向移动了。

    所有的人都气喘吁吁的,好像只剩下半条命一般。

    天蓬看着被灵力阻隔的浪花,一滴冷汗从额头缓缓滑落了。

    “这恐怕……不是禁飞法阵那么简单吧。”

    此时此刻,猴子整个脸色都已铁青了。

    “这是佛门的术法。”

    “佛门的术法?”

    “对,是佛门的东西,看来,那个鼍洁已经投靠佛门了。”

    “这不可能!”一旁的小白龙高声呼喊道:“我龙族与佛门无甚往来,鼍洁怎么可能投靠什么佛门呢?”

    这一叫,所有人都朝小白龙望了过去。

    猴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轻声道:“你是他表哥?”

    “对。”小白龙点了点头。

    “那行,你下去跟他谈谈,把事情问清楚再回来吧。”

    说着,猴子伸手就去拽小白龙,吓得他抱住玄奘死活不肯放,勒得玄奘都差点背过气去了,猴子这才松手,算是放过了小白龙,气呼呼地走到船舷边上。

    指着漫天飞舞的河水,天蓬道:“这法阵的威力不小啊,你觉得,会是谁来了?佛门当中应该没几个人能施展出这种强度的法阵吧?”

    “最少是四大佛陀之一。”猴子想也不想地答道:“正法明如来、普贤、文殊,再不然,就是那个诡异莫测的地藏王了。”(未完待续……)

    PS:2909.1了。还差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