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五章:低估

2018-01-17 08:51:47Ctrl+D 收藏本站

    长长的石阶上,清心牵着沉香的手一步步地往上走着。那不远处,哪吒依旧小心翼翼地跟着。

    沿途的花草在风中微微颤动,一只青虫附在树干上缓缓扭转自己的身体,寻向另一处。

    清心鄙夷地回头看了哪吒一眼,对方连忙停下脚步,那目光却依旧充满了敌意。

    低下头,清心看到小沉香已经小脸通红,气喘吁吁了。时不时地还用手去撑膝盖。

    “这山有法阵,所以不能乱飞,只能走上去。”

    沉香默默点了点头。

    “累了吗?”

    沉香猛地摇头。

    “要不我抱你吧?这么远的路,对你来说太吃力了。”

    闻言,沉香抬头眨巴着眼睛望着清心,好一会,还是摇头了,小声答道:“能……能走。”

    清心淡淡笑了笑,牵着沉香迈开脚步继续往上攀爬。

    又是走了一小段,她轻声叹道:“其实,当神仙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神仙,也有神仙的烦恼。一个人的快乐,取决于心的宽度,就算当上了神仙,也不会多出一分一毫……所以,修仙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清心缓缓地笑了。

    这是须菩提说过的话,却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八百年前,对那个本就不该存在于天地之中的女子说的。

    也不知道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为之,最终这句话。却变成了她的“记忆”。

    牵着清心的手。沉香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姐姐为什么修仙呢?”

    “因为没有选择啊。我生下来就被收了为徒,修仙是自然而然的事,连我都不知道为了什么。”

    “还有这种好事,为什么我生下来不是像姐姐这样呢?”

    “沉香原本想做什么呢?”

    沉香仰起头想了想,握着拳头低声道:“沉香想当将军。”

    “为什么想当将军?”

    “因为当将军有马骑。肖大爷说,当兵是没马骑的,要当将军才有马。”

    “你骑过马?”

    “没有骑过真的。”沉香缓缓摇了摇头,嘟着嘴道:“不过每次玩骑马打仗。都是我当马……沉香也想骑马。”

    这番话不由得把清心逗乐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凡人真是简单,有时候想想,其实当凡人也挺不错的。”清心长叹道:“其实当凡人真的比当神仙好。许多凡人都修仙,说到底,除了术法之外,他们其实是怕死。修仙能长寿,甚至长生不老。”

    沉香仰着头,一脸的懵懂。

    抿着唇,清心悠悠道:“死。真得一点都不可怕。死了就会投胎,投胎了就什么都忘记了。又可以重活一世,认识新的人,过新的生活。真正可怕的,是几辈子的记忆垒在一起,一团乱,想管管不了,想理理不清,却又不能视而不见。而且,偏偏寿命还没有止境,这意味着你不出手做个了断,就会永远地纠缠着你。”

    “当神仙就会这样吗?”

    清心摇了摇头道:“正常的神仙不会,倒霉的神仙才会。所以姐姐要去做一些事情,做个了断,让某两个人死心。”

    “那……姐姐是正常的神仙还是倒霉的神仙呢?”

    这一问,清心顿时懵了。犹豫了好一会,才笑嘻嘻地说道:“姐姐啊,要当一个超脱世外的神仙。天庭的事儿,不管,凡间的事儿,不管,反正啥事儿都不管,就清清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以后你也要这样,千万别想不开去沾什么儿女私情。明白吗?”

    沉香越听越晕,但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道:“沉香知道了,沉香谨遵师傅教诲。”

    “师傅?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为徒了?”

    “姐姐你在来的路上答应过沉香的!”

    “我是说那猴子不收你,我就收你。”

    “那我希望他不收我!”沉香斩钉截铁地答道。

    清心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沉香的脑袋,轻声道:“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也应该不会收你的。不过,过场还是要走。到时候把事情跟他说了,给他看了发簪,他应该会二话不说就杀到华山去的。哪里还顾得上你啊?”

    此时,沉香听得一知半解,那身后远远跟着的哪吒更是如此。

    “这个清心,究竟想干啥呢?”停下脚步,哪吒摸着下巴细细地想着,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再往前就要进入斜月三星洞的外围法阵了,未经通报,他这么一个外人随随便便闯进去,虽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到底是于礼不合啊。

    无奈,哪吒只得盘着腿靠着腿就地坐了下去。

    不多时,清心与沉香便已经上到了半山腰,望见了依山而建的道观。

    一声钟声观中传出,在山间缓缓地回荡着。

    门口扫地的道徒见了清心,连忙躬身拱手道:“弟子拜见清心师叔祖。”

    说着,那道徒的目光落到清心身旁的沉香身上,微微一愣。

    清心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轻声问道:“怎么这时候鸣钟,观里怎么啦?”

    “也没什么事儿,师傅在讲经罢了。”

    “哦。”闻言,清心默默点头,带着沉香跨过门槛继续往里走。

    沉香挠了挠头消息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刚刚他叫你什么?”

    “师叔祖。”

    “师叔祖?”

    “对。他是于义的弟子,于义是伊圆师兄的弟子,见了我得叫一声师叔。他的弟子,可不就得叫我师叔祖了吗?”说着清心笑道:“以后啊,无论你是拜入我门下,还是拜入那猴子门下。都是他的师叔了。”

    沉香转悠着眼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依旧是一脸的懵懂。估计是没听懂吧。

    就年龄来说,他已经算是很激灵的了,不过师叔祖、师叔一类的辈分名词显然还是太生僻了,在寻常的人家,也不大可能听得到。

    如今的斜月三星洞比起以前规模还是差不多,但大概是因为位置较之前更加偏远的关系吧,弟子却少了许多。一路从山门往里走,都走出上百丈了。也没见几个弟子。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于义今天讲经。

    须菩提已经好几百年都没开过讲了,二代弟子只剩下清心和猴子,猴子就不用说了,清心也经常是兜率宫和斜月三星洞两边跑。现如今,身为三代弟子中佼佼者的于义已经是这里真正意义上的执掌者。他的课,自然是众弟子趋之若鹜的。就连临近的一些道观洞府中的游散修仙者有时候也会列席旁听。

    顺着小路走过一片紫竹林,清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静心院了。

    虽说名字里有个“院”字,听上去很大,但其实也不过是两间平房外带一个小院子罢了。

    其中一座是清心的住所。另一座是清心在斜月三星洞中主要的活动场所,里面有一间小小的书房和一间小型炼丹房。作为修仙者来说,居住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平日里不在的时候,这里都是交给观内弟子打理的。

    走在外面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一踏入清心的住所,沉香就整个呆住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站着泥巴的鞋子脱了下来,却又犹豫着该不该迈开脚步跨过门槛。

    “怎么啦?”清心回头问道:“还站在外面干什么?”

    沉香低头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袜子,又伸长脑袋看了看里面光洁的地板,可怜巴巴地望着清心。

    “哪那么多讲究!”一伸手,清心直接就将沉香给拎了进去,点着他的鼻子笑眯眯地说道:“这么小气吧啦的,怎么当我清心的弟子?”

    沉香眨巴着眼睛不说话。

    正当此时,那身后已经急匆匆地追来了一个人。

    一进门,雨萱连忙躬身拱手道:“雨萱参见清心师叔。”

    瞧见沉香的时候,她也是一愣。

    清心缓缓地直起身子。

    “怎么啦?”

    “于义师兄听说师叔回来了,特地让弟子赶过来看师叔有何差遣,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于义师兄让弟子提醒师叔,师尊就在潜心殿。”

    闻言,清心顿时愣了一下:“老头子说想见我?”

    “说倒是没说……不过,师尊交代于义师兄,若是师叔回来了,就告诉师叔他在潜心殿。”

    “我知道了。”清心点了点头,深深吸了口气,伸手将沉香推向前去,道:“你先帮我个忙吧,帮他洗个澡,换身干净点的衣服。”

    雨萱默默点了点头,伸手就要去拉沉香。沉香却连忙将自己的手藏到身后。

    “怎么啦?”

    “爹说,男女授受不亲,我……我自己洗。”沉香小声说道。

    ……

    此时,黑水河上,猴子的战斗还在继续着。

    他已经使出了法天像地化作数百丈的巨人,那河水也不过漫到他的胸前,即使不施展任何飞行术法,按道理他也能轻而易举地淌着河水过河。

    可惜,对方显然早有准备。

    当猴子刚一使出法天像地的时候,那几条肆虐的水龙卷便一下向他缠绕了过来试图阻拦他的脚步。

    猴子当即挥舞着金箍棒朝着那几条水龙卷扫了过去。

    一击之下,几条水龙卷当即被击得粉碎,化作漫天飞雨。

    然而,还没等手中的棍子再次撑住河底,它们便又是从水中生长了出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

    渐渐地,猴子陷入了困境,举步维艰。

    若是平时,猴子要挣脱是相当容易的,坏就坏在他的法天像地。

    这种术法有利有弊,而此刻,无疑是弊大于利。

    无奈之下,猴子干脆一咬牙,将手中的船整艘朝对岸抛了出去!

    整艘船,连同船上的人如同流星一般朝着对岸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短短的一瞬,天蓬已经将玄奘背在了身后,借着猴子的力道朝着对岸冲去。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一只黑水汇成的巨手忽然从水里伸了出来。

    法阵的作用之下,天蓬一时间无法凌空改变方向。就在这短短的一瞬,天蓬,连带这玄奘一起被那巨手稳稳地拿住,拽入了河底!

    一时间,猴子傻眼了。

    显然,他低估了对方的准备工作……(未完待续……)

    PS:睡觉了……五点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