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六章:金身(大章)

2018-01-17 08:51:47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玄奘与天蓬被那黑水汇成的巨手吞噬的瞬间,猴子急忙伸出手去想要阻止。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他露出了破绽。

    汹涌的黑水将他整个包裹其中,慌乱之下,甚至有一部分灌入了他的口中。

    那最后一眼,他看到黑水汇成的巨手被自己拍散,里面却已经空无一物。紧接着,他便已经陷入了与那些个河水的激斗之中。

    溅起的水花遮天蔽日。

    巨大化的身躯带来了强大的攻击和防御的同时,却也极大地削减了速度和灵活性。在应对这种大型法阵的时候,不但无益,反倒有害。

    已经落到对岸的黑熊精、卷帘还有小白龙目瞪口呆地回望身后发生的一切。

    ……

    “中招了!”那水底下,鹏魔王一下终止了对法阵的操控,操起方天画戟指着狱狨王道:“你留下来。”

    说着,一蹬腿,便已经朝着远处游去。

    这种游没有任何的灵力输出,甚至于没有任何的动作,是单纯地利用河水的力量推动。

    稍稍愣了一下,狮驼王也连忙赶了上去。

    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

    “散——!”

    一声暴喝,纠缠身旁的黑水被猴子用灵力强行震开了。

    情急之中,这一下的灵力,甚至激起了旋风朝着四周疯狂地扩散,吹得小白龙猝不及防,只得用手遮挡着后退了几分。

    整个河面都仿佛炸开了一般,一下平息了下来。

    借着河水退散的空当。猴子迅速解除了法天像地低头俯视。发现天蓬与玄奘都已经不知所踪了。激流之中夹杂着那小船粉碎之后残留的木块。

    由于他忽然解除法天像地的关系。河面上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反倒使得原本肆虐的河水被迫顺着那吸力旋转,以此赢得了那么一点点喘息的时间。

    然而,还没等他凌空落下,一股股的水龙卷已经再次腾空而起,朝着他呼啸而来。

    “稳住。”

    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

    “天蓬?”猴子不由得一愣。

    “是我。这河水很奇怪,虽然阻断外界感知河里的东西,却不阻断从河里感知外界。”

    “你现在什么情况。在哪里?”

    “玄奘法师和我在一起,暂时安全。我们在你垂直下方往东南方向五百丈左右的位置。”

    此时,已经一脚踩在河底淤泥上的天蓬撑起了一面以自己为中心,直径三丈有余的球形护盾,将所有的河水隔绝在外。

    在那护盾之中有足够的空气,玄奘正气喘吁吁地站在天蓬身旁。

    握着九齿钉耙,天蓬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一滴滴的水从他的额头上缓缓落下,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本身这河里的水。

    此时此刻的处境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对于那河面上的一切他的感知依旧非常清晰,可一下到水里,便只剩下他四周这三丈的范围。超过这范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片空白。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遭遇偷袭。别说身旁还有个玄奘了,即便是只他一个人也难以应对其他太乙金仙修为以上的修者。

    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如同一块陨石般从半空中重重坠落,顺势躲开了朝他轰袭而来的水流一下遁入河中。

    禁飞法阵还在,这意味着他根本无法随意操控自己的身形。无论是在空中还是在水中,这在原理上都是一样的。而如此之激烈的水流之中,想要游,除非原本就是水族,否则根本就不可能。

    要在这样的地方行动,唯一的办法也许只剩下“走”了。

    直接沉入河底,猴子撒开脚丫便朝着天蓬所说的方位冲去。

    可刚没跑几步,他便发现了异样。

    这河底,有许许多多从未见过的法阵,上面一概都是梵文,明显都是出自佛门手笔。当中许多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激活。

    很明显,来者详细地计划过,甚至估算了他们所有可能的举动,并且一一做了相应的安排。

    “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想着,猴子不由得哼笑了出来。

    他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困局了。

    这种能坐下来细细谋划的对手,实际上比那些个拿着刀枪和自己对战的对手更加恐怖。这大概也就是悟者道之于行者道的可怕之处了吧。

    在战场上悟者道绝对不是行者道的对手,可一旦退居幕后,很快就会变成一个难缠的对手。

    很遗憾的是,佛门几乎清一色的“悟者道”,而且抛弃了苦与乐,他们比道门的悟者道更加纯粹,更加能细细地琢磨对手。

    很快地,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河床的底部是柔软的淤泥!

    若是往常,踏着这些个淤泥便可以前进了。然而此刻却不然。

    猴子将自己的双腿压入淤泥之中,那些个如同利刀一般的河水,却可以将那些个淤泥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轻而易举地卷走。

    河水无法推动猴子的身躯,却可以让那脚下的淤泥好像另一条湍急的河流一般不断流转。让他无法行动。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使用了坠地术提升自身的重量,将自己的身躯深深陷入淤泥之中直至踏足那更深层的沙地。

    撑开双手,他踏着砂石,使出所有的力量直接破开迎面袭来的淤泥前行。可惜的是,那速度还是太慢了。

    ……

    在河流的另一个位置。

    一声闷响,顿时,天蓬的护盾被从侧后方撕开了。一把大刀从那缝隙中冲了出来,紧接着,黑色的河水之中可以看到狮驼王的身影。

    还没等天蓬扭转身形。狮驼王已经冲过了短短三丈的距离。一刀砍在天蓬的腰部。

    剧痛之下。天蓬咬着牙挥舞九齿钉耙还击。

    可还没等九尺钉耙凌空落下,对方却已经从另一面钻出了护盾,消失在黑色的河水之中。

    天蓬捂着腰部的伤口单膝跪地,那鲜血顺着指缝一点一点地滴落。

    “元帅……”

    玄奘想去搀扶,却被天蓬伸手制止了。

    “别管我……自己小心……”

    话是这么说,可在这河底,玄奘能做什么呢?

    对方就在自己的身旁伺机而动,天蓬瞪大了眼睛朝四周望去。却什么都望不见。

    正当此时,天蓬忽然感觉到猴子借着金箍棒的力量冲出河面,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猴子位置改变了,距离自己更远了!

    由于能感知到外界的变化,借着几个参照物,天蓬可以清楚地知道虽然自己和玄奘都没有动,那位置却在无声无息地偏移。

    更糟糕的是,猴子的位置比刚刚更远了。很明显,猴子在河底也遭遇到了某些问题,以至于位置发生了某种偏移。

    “位置改变了。原本的位置往西二十丈!”

    就是这稍纵即逝的一刹,天蓬迅速告知了猴子自己的位置。

    猴子没有回答。而是迅速冲入水中。

    局势,已经容不得他细想了。

    天蓬握着九齿钉耙缓缓地站了起来,换了手,摆出迎战的架势。那目光依旧朝着护盾外黑漆漆一片的河水不断扫视着。

    “轰”的一声闷响,头顶的护盾被破开了。

    一支方天画戟顺着缝隙朝着天蓬的额顶刺了过来。

    慌乱之中,天蓬只得往一旁闪去。

    正当此时,侧面的护盾又被破开,狮驼王又一次握着大刀冲了出来。这一次大刀的落点是天蓬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一咬牙,天蓬连忙用九齿钉耙去挡。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鹏魔王顺着头顶的裂痕冲了进来,凌空一个翻滚,方天画戟在天蓬的手臂上重重划了一刀,血流如注!

    紧接着,就在天蓬分神闪躲那方天画戟之时,狮驼王忽然空出一只手一拳重重打在天蓬腰部的伤口上!

    这一击,直接将天蓬打得口吐鲜血。

    下一刻,正当天蓬以为完蛋了的时候,这两个妖王却都是一个转身破出了护盾之外,消失在黑水之中。

    一个灵力在天蓬的掌心凝聚,被破得千疮百孔的护盾迅速修复,止住了疯狂灌入的黑水。

    回过头,他看到一旁双手合十,一脸凝重之色的玄奘,不由得苦笑了。

    这种层次的战斗,玄奘根本没有参与的可能。只要能自顾,别添乱,便已经是帮了大忙了。

    可狮驼王和鹏魔王是怎么回事?

    还以为是佛门的人,结果是冒出来两个妖王。这算怎么回事?妖王投靠了佛门?还是说他们真的相信了佛门放出来的那个可以长生不老的谣言呢?

    这个中因由,此刻天蓬没办法细细去想。他更加在意的问题是,对方方才的表现,究竟是谨慎,还是自信呢?

    多好的机会啊,刚刚自己已经身受两刀,又面临狮驼王的近身突击,只要鹏魔王稍稍冒点险,应该有很大机会可以拿下玄奘吧。

    可对方居然放弃了……

    难道,他们真就那么确定那猴子没办法很快赶到吗?

    正当此时,天蓬又一次感觉到猴子借着金箍棒突出了水面。

    “刚才的位置……往西北五十一丈……”

    一口鲜血从天蓬的口中溢出了。

    又移动了,他们分明没有动,可是河水,乃至于河底的淤泥都在动。更糟糕的是猴子的距离忽远忽近,显然还没摆脱河底困局。

    就这样的态势之下,猴子真的能找到自己吗?

    正当天蓬都有些绝望的时候,正从半空中缓缓下坠的猴子凌空调整身形,将自己手中的金箍棒直接指向了天蓬所报给的位置!

    “长——!”

    一声叱喝之下,猴子手中金箍棒骤然伸长,贯穿了河流刮着天蓬的护盾刺入了玄奘身旁河底的淤泥里!

    一时间。海底的砂石淤泥都被掀了起来。

    天蓬顿时恍然大悟。连忙朝着就在不远处的金箍棒伸出手去。

    可正当此时。鹏魔王却忽然破开了天蓬身后的护盾,出现在玄奘身旁。

    情急之中,天蓬只得转身一耙子朝鹏魔王砸去。

    鹏魔王连忙闪躲,这一闪,却距离玄奘更近了。

    而就在此时,天蓬的身后,狮驼王骤然出现,一个横劈在天蓬背部重重开了一刀。

    一声惨叫。鲜血喷洒而出。

    剧痛之下,天蓬只得转身应对。

    鹏魔王一手揪着玄奘,一手握着方天画戟猛地后退随时准备遁入黑水之中。

    此时此刻的天蓬,已是强弩之末。

    负伤、失血,身陷险境,同时对付两个实力与自己几乎齐平的对手,外带还要保护玄奘。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然而,就在这激斗之中,天蓬拼尽全力重重一击砸在狮驼王手中的大刀上,虎口剧痛之下。狮驼王只得往后退了两步,不慎踩中了身后斜斜刺入淤泥之中的金箍棒。

    顿时。这一侧的震动感瞬间传到了金箍棒的另一端。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护盾的顶部,猴子钻进来了……

    一瞬间,狮驼王、鹏魔王,那脸刷的一下白了!

    “原来是你们!”

    只见猴子凌空一个翻滚,一脚重重踢在狮驼王的脸上,直接将他踢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脚尖落地,一个冲刺,一拳重重击在鹏魔王的腹部。

    这一击之下,那背部的护甲都被撕裂了。

    剧痛之中,鹏魔王只得松开了拽着玄奘的手转身遁入黑水之中。

    猴子没有追击,而是迅速将玄奘背在身后,一手拽着伤痕累累的天蓬,一手握着金箍棒,大喝一声——“长!”

    顿时,那金箍棒破开河水冲向对岸。

    “握住!”

    站在岸边的黑熊精看到重重砸在自己身旁的金箍棒迅速反应过来,连忙一把握住!

    下一刻,在黑熊精的拖拽下,那金箍棒以极快的速度缩短,扯着猴子、玄奘、天蓬三人一同冲出了水面!

    ……

    黑色的河水一波接一波地拍打着河岸,看上去就好像海浪一般。

    跌坐在浅滩之中的三人那身上的衣物都已经被染成了纯黑的颜色。

    “娘的,原来是他们!别让我遇到,让我遇上了,这两个家伙一个都别想活!当初就不该留他们一条狗命!”拖着玄奘与天蓬,猴子骂骂咧咧地朝着河岸走去。

    一缕缕的黑水从玄奘和天蓬的口中呛了出来。

    远处,黑熊精和卷帘涉水急匆匆地朝他们奔来了。

    “别骂了……骂也没用。”天蓬重重咳了两声,咳出了血,拖着猴子的手乏力地在水中浮动着:“这阵仗不是他们能搞出来的,他们背后有人指使。就算没有他们,也会有另一拨人来做这件事。”

    那血从伤口不断地溢出,浮在水面上,红黑两色参杂,看上去就如同水墨画上的朱砂。

    这一番激斗,猴子基本上是毫发无损的,天蓬已经负了伤,玄奘一介凡身,虽说也是只剩下半条命,但相比天蓬还好上许多。

    最起码,还能挣扎着自己站起来。

    “没事吧?”

    玄奘上下检查了一番,缓缓摇头:“先看看元帅怎么样吧。”

    猴子将天蓬背了起来。

    “伤得很重?”

    “有点。”天蓬面色惨白地答道:“死不了。不过你要是再晚点来,我估计就真死了。”

    “关键时候,要相信大圣爷,懂吗?”

    猴子嘿嘿地笑着,背着天蓬一步步地走向河岸,与卷帘等人汇合。

    ……

    此时,那河底,三位妖王已经聚到了一处。

    一旁的法阵依旧流转,那正中的干瘦老僧依旧一动不动的坐着,某种奇异的金色元素如同萤火虫般飘散四周。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半点动静,看上去就好像已经坐化了一般。

    鼍洁握着鹏魔王给他的那柄金色锥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三人。

    狱狨王没有参加偷袭自然是安然无恙。

    狮驼王中了猴子那一脚。那脸上遍布着痛苦的神情。似乎还没缓过来。看样子已经有点够呛了。

    鹏魔王也同样挨了一击。不过看上去并无大碍。

    瞧着面色有些难看的三位妖王,鼍洁小心翼翼地说道:“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擒拿玄奘呢?或者杀了他也行啊。”

    鹏魔王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道:“我怎么做事用得着你管吗?”

    “这不是管不管的问题。”鼍洁憨笑着说道:“刚刚那么好的机会……”

    话音未落,鼍洁已经发现鹏魔王在怒视着自己,当即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扭头道:“我去监视他们。”

    众妖王也不吭声。

    无奈,他只得悻悻离开。

    待鼍洁走后。狮驼王才蹙着眉头道:“刚刚……确实是难得的机会。”

    鹏魔王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冷眼道:“你懂什么,刚刚那种情况下动手,一个不慎,玄奘随时可能殒命。”

    “这有什么关系?”狮驼王仰头道:“地藏王不是说了吗?只需用金锥取血,取到血就行,至于玄奘死活,不管。”

    闻言,鹏魔王冷笑一声,悠悠叹道:“他肯定不管了。其实不是不管,而是死了更好。只是杀玄奘这档子事。不能出自他的口罢了。这和释迦摩尼不能杀玄奘一个道理。都美其名曰要考验玄奘,其实啊,就是都在证自己的道,都在辩自己的法。”

    微微顿了顿,鹏魔王接着说道:“不过,对我们来说,玄奘是万万不能死的。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记住。”

    “这是为何?”一旁的狱狨王挑了挑眉头问道。

    “因为玄奘死了,我们算什么?”伸手捂着腹部被猴子击打过的位置,鹏魔王一步步走到那法阵边缘,注视着里面的僧人道:“玄奘死了,那猴子就破罐子破摔了。你以为他真无法解决这黑水?要硬来,他完全可以让整条河改道断流。再说了,佛门承诺给你我的,你们就都当真了吗?玄奘活着,那猴子就是个威胁,我们就是刀,可以让他们的手不沾血。玄奘一死,那猴子就屁都不是,而佛门,也不再需要我们了。嘿嘿……那条鼍龙小子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状况呢。报仇?到时候魏征是死了,仇是报了。那猴子一怒,他那一家子,连塞牙缝都不够。西海龙宫全部拿去陪葬都不够,又有谁来替他们报仇呢?”

    闻言,狮驼王不禁忐忑地点了点头。

    那一旁的狱狨王却是一脸的无奈。

    很明显,他们都走错了。猴子放过红孩儿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三界,猴子根本没打算和昔日的下属计较到底。

    如果当初他们好像牛魔王一样低头认错,或许根本不需要走到猴子的对立面去。

    可事已至此,谁还能保证猴子能像原谅牛魔王那样原谅他们呢?

    走错了一步,现在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路走到黑了。

    沉默了好一会,鹏魔王缓缓地笑了出来,道:“别担心,他们暂时跑不了,我们还有机会。”

    ……

    此刻,已是日落西山之时,众人却并没有远离黑水河而去,而是在河岸边上露宿。

    当猴子踏上黑水河的河岸之时,便已经发现这对岸的土地不知何时也已经笼罩在法阵之中。快步往四周寻了一圈,他很快便发现他们踏上的根本不是什么对岸,而是这黑水河中的一座“岛”,或者说是这黑水河畔的一块一里见方的飞地,那四周尽是翻滚的黑色河水。

    “千算万算啊……”猴子不禁无奈地笑了出来。

    这就是我在明,敌在暗的坏处了。

    简单地说,对方一开始派出那鼍洁来当艄公,便是已经打定了主意将自己一行人诱使至此。在那小船上东拉西扯,用极其缓慢的速度过江,一方面是为了尝试捕捉机会,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拖延时间,麻痹这一行人,等到船顺河走到这一带再动手。

    虽然依旧没有真正脱离危险,但好在对方也没胆子踏上陆地来。总体而言,也算是暂时扳回一局吧。

    可这样的局面应该如何突破呢?

    直接用金箍棒将他们一个个带过黑水河吗?

    虽说对方指不定在河里还暗藏了些什么,但这招也不是不可以。最起码,猴子在的时候这些人是没办法拿他们怎么样的。

    可是,这么远的距离,一次猴子能带几个人?万一猴子离开带人的时候对方忽然偷袭怎么办?

    想着想着,猴子忽然想到了小时候听过的一个奇葩故事。说是一只老虎生了两只小老虎,一只豹,一旦大老虎不在,小豹就会咬死小老虎,现在要过独木桥,一次只能带一只,要将三个小家伙都安全带过去,应该怎么办?

    老虎怎么能生出豹子来呢?

    这个问题,猴子至今没搞懂。

    一路胡思乱想着,猴子缓缓走回了扎营的地方,看见玄奘正在一旁生火,黑熊精正在搜集柴火,负了伤的天蓬依旧躺卧着不动。

    一步步走到天蓬身旁,猴子盘腿坐了下去,望着河面悠悠道:“好点没?”

    “好多了。”天蓬干咳了两声,缓缓道:“也许我们都猜错了,来的不是佛陀。”

    “那是什么?”猴子回过头来。

    抿着唇,天蓬犹豫了好一会,低声道:“很可能是……某位佛陀成佛的金身。这玩意有时候比佛陀本身还难对付。”(未完待续……)

    PS:恩,昨天捋大纲跳更了,今天一次更俩。当然,是合并在一起更的。太多新增章节订阅会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