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七章:河边(大章)

2018-01-17 08:51:46Ctrl+D 收藏本站

    “金身?”

    篝火烧得噼啪作响。

    猴子回头望向玄奘。

    那身后的不远处,玄奘正在悠悠地整理着仅存的物品。

    马已经没了,绝大多数的行李都随着船一起沉入了黑河。这仅有的几本经书和几件衣物,都还是卷帘抢救回来的。

    见猴子回过头来,玄奘轻声说道:“佛陀成佛的时候,成的是灵,修成佛光。肉身会留下坐化,成为金身。这一点,与道家有极大的不同。根据佛陀品阶的高低,金身的力量也是有强有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许多寺庙就是因为有佛陀遗留的金身而兴旺。至于具体的,贫僧也不太清楚。”

    魂魄成佛,**变成金身?

    这东西猴子倒是听过,可几百年前猴子和佛门杀成那样,也没见他们拿出来啊。

    真要说的话,也只有如来的那个被天道状态下的猴子打烂的“六丈金身”了。

    不过那是同一种东西吗?如果是的话那确实有点棘手了。

    虽说当时几棍子就给他砸了,但那毕竟是在天道修为的情况下,如果换做现在,猴子恐怕都难以招架了。

    基本上按照猴子当时的体验,那尊金身就相当于同样品阶下佛陀的行者道战力。当然,释迦摩尼成了天道,那金身却没成。不然也不会被自己那么轻而易举地毁掉吧。

    至于其他佛陀的金身……按理说应该不会像释迦摩尼的“六丈金身”那么强才对。不然他还怎么是佛祖呢?

    挑了挑眉头,猴子瞧了瞧玄奘,又瞧了瞧天蓬道:“那。这金身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它算是佛陀的先天法宝吗?”

    “也不能这么说。”天蓬轻声道:“征战西牛贺州的时候。由于佛门随时可能介入。这方面我倒是有研究过。每个佛陀成佛,都会产生一具金身,却不是每个佛陀都敢留下自己的金身。”

    “佛陀成佛,需要脱八苦,去执念,斩断过往。那金身,代表的其实就是过往。除却几个位阶较高,心性极稳的大佛陀之外。其他的,谁敢将金身带在身边?即便知道金身酝酿强大实力又如何?稍有不慎,对他们来说便是灰飞烟灭的结局。好像释迦摩尼那样敢修金身的,更是寥寥无几。所以,绝大多数的佛陀金身,最终其实都是被遗弃了,不知所踪。”

    天蓬微微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那被流传下来的金身,却没有一个是不厉害的。”

    闻言。猴子不由得一下笑了出来:“听你们这么说,这成佛怎么搞得好像坐牢似的?这个做不得。做了坏道心,那个不敢做,做了灰飞烟灭……那么多忌讳,果然还是道家活得舒服啊。”

    玄奘默默地听着,不做表态。

    哼笑过后,猴子话锋一转,轻声问道:“如果金身在这里的话,那佛陀本尊会不会也在?”

    天蓬微微点头道:“有可能,但几率不高。”

    “金身会在什么地方,能估算出来吗?”

    “在主法阵的核心,充当阵眼。也是整个河底法阵所有力量的源泉。”

    “阵眼会在哪里?”

    “这个,就不清楚了。”

    在场的三人就这么沉默了。

    好一会,猴子悠悠道:“这么说,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直接破了这黑水河的黑水了?只要破了这黑水,那些个家伙就无所遁形,到时候,什么都好办了。”

    天蓬默默点了点头。

    朝着四周扫了一圈,猴子忽然问道:“敖烈呢?跑哪去了?”

    ……

    此时,就在这飞地的另一面,小白龙正踏着水花朝黑水河中走去。直到河水及腰,才停下脚步。

    深深吸了口气,他扯着嗓子呼喊道:“鼍洁——!你丫的给老子出来!”

    那声音在空中回荡着,渐行渐远。

    夜幕下,河面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剩下沙沙的波涛声。

    “鼍洁——!快给老子滚出来!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快给老子滚出来!”

    小白龙又是呼喊了一声,气喘吁吁地来回扫视着。

    半响,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连忙回头。

    借着微弱的星光,他勉强看到鼍洁就站在距离他不到五丈的地方。

    一时间,小白龙僵住了。

    那对面的鼍洁默默地站着,眉头紧蹙,那目光似乎有些闪烁,不敢直视小白龙。

    短暂的沉默之后,小白龙缓缓说道:“你这是想干嘛?齐天大圣、天蓬元帅,这哪个是你惹得起的?”

    “我……”鼍洁干咽了口唾沫,小声答道:“三哥,我想给我爹报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报枉为人子。”

    “你想给你爹报仇?”小白龙哼地笑了出来,用力一拍,一卷水花朝着鼍洁洒了过去。

    鼍洁不闪不躲,任由那黑水打在自己脸上。

    只是那眉头蹙得更深了。

    “你有病吧?你爹是魏征杀的,关大圣爷,关玄奘法师他们什么事?你跑到这里来添乱?”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乱来?”卷起衣袖,小白龙蹚着水一步步朝鼍洁走了过去,到相距一丈的距离才停下脚步,怔怔地瞧着他。

    犹豫了好一会,鼍洁呲着牙道:“就因为是魏征杀的,所以只能通过这个办法报仇不是吗?”

    小白龙微微一愣,问道:“你什么意思?”

    深深吸了口气,鼍洁缓缓说道:“三哥,我爹的事,几个舅舅上奏天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小白龙点了点头道:“对。”

    “然后呢?”鼍洁摊了摊手,望着小白龙道:“然后就是没有然后了呀。天庭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动作,这一点。你知我知。大家知。”

    小白龙静静地瞧着鼍洁。

    鼍洁苦笑着。轻声叹道:“地府现在是佛门的地盘,连玉帝都管不了。那魏征在地府任职,就是玉帝下旨,也取不了他的性命。况且……我看玉帝压根就没想取他性命。现在不是满世界传着说是我爹跟那个谁打赌,私改了降雨量和降雨时辰吗?那魏征反倒成了执行玉帝的圣旨了。这消息能是谁放出来的?他们在粉饰太平,不是吗?”

    闻言,小白龙脸上原本气愤的神情一下消失了,转而换上的是一脸的错愕:“所以。你就投靠了地藏王,想借他的手,杀魏征?”

    鼍洁点了点头道:“只有这个办法了,否则我永远都报不了仇。”

    小白龙脸上的错愕缓缓消失,变成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

    营地中,天蓬猛地起身回望,猴子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缓缓地摇头。

    ……

    此时,就在距离小白龙与鼍洁一里开外的河面上,三个脑袋缓缓浮出了水面。六只眼睛齐刷刷地望向鼍洁所在的方位。

    “这龙小子有病吧,这时候跑去见他表哥?”

    狱狨王缓缓地朝鼍洁的方向游去。却被鹏魔王一把拉了回来。

    “不要去。”瞪着那三角眼四处张望了一下,鹏魔王低声道:“他也许已经被盯上了。”

    此话一出,狱狨王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往后靠了靠。

    如果鼍龙已经被盯上了,他们再去,就等于羊入虎口啊。

    “那怎么办?这河水都是那小子弄出来的,万一他被拿下,会不会就撤了术法?”狮驼王低声道:“万一术法撤了,金身的位置暴露,咱可就满盘皆输了。”

    鹏魔王缓缓摇了摇头道:“他不敢的。就算他不想报仇,也得顾及泾河龙王的魂魄。别忘了,泾河龙王的魂魄现在可是在地府。除非他想让他爹魂飞魄散,否则就算杀了他,他也不敢解除术法的。”

    说着,鹏魔王缓缓往后撤了一段,那其他的两位妖王也跟着后撤。

    ……

    “大鱼没上钩啊。”

    猴子悠悠叹了口气,拍着膝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拖着金箍棒朝着小白龙所在的方向缓缓走去。

    ……

    乌云缓缓地飘开。

    月光下,小白龙与鼍洁四目交对着。

    小白龙双目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鼍洁也不回避,只是那气势却弱了许多。

    “你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吗?”

    鼍洁眨巴着眼睛,望着小白龙。

    “你他娘得罪的是天底下第一恶棍,能为了一个女人掀了天庭,毁了三界的家伙!你他娘的知道吗?”

    ……

    正缓缓走着的猴子那眉头蹙成了八字,哼笑了出来。

    ……

    迈开脚步,小白龙踏着水朝着鼍洁冲了过去,毫不留情地扬起拳头就朝鼍洁的脸砸去。

    鼍洁连忙用手背去挡,连连后退。

    “你他娘的把我们西海龙宫当成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他谁都敢杀?”

    小白龙依旧穷追不舍,一拳接一拳地招呼,一脚接一脚地踢。

    鼍洁闪躲不及,已经扎扎实实地挨了几招,跌跌撞撞地后退。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枉我父王当年那么照顾你,就算你爹死了,也还替你做好各种安排。”

    ……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要让我们全部给你陪葬是吧?”

    ……

    “要死你自己去死!我现在就宰了你!现在就宰了你!”

    一路叫骂着,转眼之间,鼍洁已经被逼到沙滩边上,一个不慎,整个跌落在只有脚踝深的河水中。小白龙也顾不得许多,扑上去照准了腹部腰部就是一阵乱踢。

    “住手——!”

    一声呼喊,小白龙这才停下动作,气喘吁吁地盯着鼍龙。

    卧在水中,嘴角还淌着血的鼍洁也气喘吁吁地望着他。

    好一会,仰起头,闭上眼睛。鼍洁整个大字型躺了下去。缓缓说道:“三哥。舅舅的恩情……咳咳……舅舅的恩情不敢忘。动手之前我就想过了,你们不会有事的。那猴子和三圣母……有寸心姐在,他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对嫂子动手吧?再怎么样也不会迁怒整个西海龙宫的,不会的……真的。三哥,你就放心吧。”

    “万一会呢?”

    小白龙咬着牙,上前又是重重踩了两脚,痛得鼍洁满地打滚。

    溅起的水花噼啪作响。

    指着那河面。小白龙恶狠狠地说道:“解开,让这些河水恢复原样,立即!”

    “不行。”鼍洁有气无力地望着小白龙,摇头摆手。

    “为什么不行!”小白龙气不打一处来,靠上前去又是两拳,打得鼍洁“哇哇”直叫:“我说了,立即解开!是不是我说的话你现在都不听了?”

    鼍洁掩着嘴剧烈地咳着,在河水中蜷缩成一团,好一会才缓过气来。

    “不是……三哥,真不是……”

    “好!有你的!翅膀硬了是吧?”指着鼍洁。小白龙咬牙吼道:“既然你不答应,我就不劝你了!我这就把事情告诉父王去。让他和你说!”

    说罢,小白龙转身就要走。

    情急之中,鼍洁连忙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别,别!三哥,别告诉舅舅!”

    “不想我告诉父王,那就解开!”

    “不……不行,真的不能解。”

    “不解开,我就告诉我父王。”

    小白龙也不废话,抬腿就将鼍洁蹬开去,转身就走。

    慌乱之中,鼍洁只得连忙喊道:“我爹的魂魄在他们手上——!”

    这一喝,小白龙顿时停下了脚步。

    ……

    那身后黑漆漆的河面上,鹏魔王的嘴角缓缓扬起了。

    “很好,这小子脑子还没全坏。”

    狮驼王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办?真的不管他?”

    “你管得了吗?这地方才多大,那猴子的神识又有多大?”鹏魔王调转身形,“咚”的一声沉入水中了。

    余下的两个妖王面面相觑,稍稍犹豫了一下,他们也跟着潜入水中。

    ……

    那远处,陆地上的猴子翻了翻白眼,加快了脚步。

    ……

    转过身,小白龙拖着水痕一步步朝鼍洁走去,弯下腰朝着他的衣领伸出了手。

    还没等他拽住鼍洁的衣领,一只毛茸茸的手已经先一步扼住了鼍洁的咽喉。

    顿时,无论是鼍洁还是小白龙都怔住了。

    “谈谈吧。”

    猴子那毛茸茸的脸悄然出现在鼍洁面前。

    顿时,鼍洁一惊,连忙挣扎着要往后缩,却被猴子一用力,掐着脖子单手整个从水里举了起来。

    “你是敖烈的表弟。说起来,咱也算是远亲了。我不打算杀你。不过这烂摊子,你得替我收拾好。”

    掐着不断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的鼍洁,猴子一步步朝着河岸走去。

    ……

    高高梳起的发髻,蓝灰色的道袍,粉嫩粉嫩的小脸。

    此时此刻,斜月三星洞中,沉香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站在清心面前了。

    雨萱就站在一旁。

    绕着沉香走了三圈,清心伸手去捏沉香的脸,笑嘻嘻地说道:“果然是人靠衣装啊,换一身衣裳,立即就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了,不再是凡夫俗子。”

    一旁的雨萱仰着头插嘴道:“资质放到凡人中算是上佳了,但放到这斜月三星洞里,只能算是很一般。”

    那看着沉香的眼神淡淡的,就好像在说:“实在搞不懂为啥要收这么个孩子为徒。”似的。

    沉香虽然年幼,但对这言语之中的味道还是挺敏感的,一下嘟起了嘴。

    “中等就中等呗。”清心一把将沉香抱了起来,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说道:“咱有的是丹药,吃了,不就上等了嘛。对吧?没事,姐姐当年的资质也不怎么样,丹药吃多了,自然就好了。”

    沉香重重地点头。

    紧接着,两个人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那模样,看得一旁的雨萱顿时一怔。

    如果不是她知道清心离开南天门的时日也不算太久,就眼下这情形,几乎都要以为是一对母子了。

    犹豫了好一会,雨萱低声道:“清心师叔真的要收他为徒吗?”

    “先看看那猴子收不收,他要是不收,我就收。”

    “悟空师叔?”

    “对。”

    大概是觉得雨萱说起话来有些伤人吧,清心抱着沉香一步步走到走廊上,弯腰将他放了下去,又从腰间摸出一块腰牌塞到沉香手中,摸着他的脑袋道:“去玩吧,这里就是姐姐的家,你可以随便逛。”

    沉香默默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撒开脚丫就跑。

    望着沉香一路飞奔的背影,清心的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羡慕。

    一时间,雨萱都有些懵了。

    “这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清心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清心师叔为何要……”

    “他的爹运气很不错,本来应该是他爹来拜师的,不过我不喜欢那种步步算计的人。”清心翻了翻白眼,摊手道:“虽然他也没算计出什么,但我看得出来,他在算计。我不喜欢。所以,将他的仙缘直接过给这孩子了。”

    说着,清心转身走入房中,跪坐了下去。

    雨萱朝着远处沉香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跟着清心进屋跪坐了下去,道:“师叔这次回来,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就走。”

    “那,师尊那边,师叔真不打算过去吗?既然师尊都让人特意提醒了,师叔刚从外面回来,至少应该过去请个安吧。”

    清心捧起茶盏淡淡呵了口气,道:“他要真想见我,会明说的。”

    话音未落,只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位道徒来到清心的院落中,躬身拱手喊道:“弟子介庄,奉师尊之命请清心师叔往潜心殿一叙。”

    闻言,清心那端着茶杯的手顿在半空。

    好一会,她才低头抿了口茶,轻声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未完待续……)

    PS:订阅2922.5。还差77.5。

    好吧,我承认,今天的更新填了昨天欠的还差1000字……明天补上。

    大家记得明天看阅兵哦~无比期待~重舰巨炮才是男人的浪漫,甲鱼从很久以前就十分想写一本星际战争的小说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