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八章:夜谈

2018-01-17 08:51:46Ctrl+D 收藏本站

    月色下,斜月三星洞狭长的小道上树影摇曳。

    那前来召唤的道徒提着灯笼走在最前面,清心牵着沉香紧随其后,雨萱则落开了一丈有余的距离。

    林间的虫蝉鸟雀“吱吱”地鸣叫着。

    沉香时不时抬起头来仰望自己的这位神仙姐姐。

    这一路,清心都是面色淡然,沉默着。

    那双眸之中,隐隐有一丝慌乱,就好像一个孩子即将面对自己未卜的前程一般。

    那牵着沉香的手忽紧忽松的,似乎还有一丝忐忑。

    不多时,四人就望见了一半依着山,一半建在洞穴之中的潜心殿了。

    朴素而庄严的殿堂,幽暗的火光从一旁的窗户透出。

    这潜心殿的门并不大。

    沿着门前的石道望去,古宅之中,整整齐齐的八根石柱分列两旁,就如同一条狭长的隧道一般。

    在那隧道的末端,须菩提盘腿端坐着。孤身只影,低头摆弄着身前的棋盘。

    火光微微晃动着。

    这一刹,清心忽然有一种错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即将要面对的并不是一直以来看着自己长大的师傅,而是一个陌生得记不清容貌的故人罢了。

    也许正是因为害怕这种感觉,在兜率宫的时候她才不敢去见太上老君吧。

    与猴子之间的一切,所有的,她都可安慰自己,那并不是原本记忆。风铃是风铃,雀儿是雀儿。清心是清心。虽是前世今生。却是全然不同的三个人。

    可与两位师傅呢?

    领路的道徒退到一旁,伸手道:“师叔,请。”

    清心默默点了点头,松开沉香的手迈开脚去。

    沉香连忙跟了上去牵住清心。

    停下脚步,清心摸着沉香的脑袋道:“跟雨萱姐姐去玩会。姐姐要去找姐姐的师傅谈点事情,很快回来。”

    沉香呆呆地望着清心,又扭头去望雨萱。

    雨萱默默往前一步,伸出手去。

    “去吧。”清心淡淡笑了笑。

    沉香这才点头。伸手去牵雨萱。

    带着沉香,雨萱缓缓朝一旁潜心殿门前的庭院走去。

    沉香一步三回头。清心远远地朝着他,笑着。

    好一会,直到沉香消失在转角处,清心才稍稍收拾了心情,转身,迈开脚步,朝着须菩提走去。

    火“吱吱”地燃烧着,爆开烛花。

    清心一脚轻轻踏在潜心殿的地板上。

    须菩提握着棋子的手顿住了,缓缓抬头看了一眼。

    “回来啦?”

    清心仰着头默默地走着。没有回答。

    走到须菩提跟前,她震了震衣袖。双膝跪地,叩首道:“弟子清心,参见师傅。”

    一时间,须菩提怔住了。

    脸上原本的笑意消失,换上了一丝错愕。

    瞧着匍匐在地的清心,短暂的沉默之后,须菩提的脸上又是浮现了笑。却已经不是原本的那种自信、高深莫测的笑了。

    “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变得这么见外了?”将掌心的棋子放回棋篓中,须菩提捋着长须叹道:“虽说为师是你师傅,但你对为师行如此大礼,还真是少之又少啊。”

    说罢,须菩提呵呵笑了起来。

    清心一动不动地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不笑,不答话。

    那笑声嘎然而止了。

    好一会,须菩提干咳两声道:“起来吧,免礼。”

    “谢师傅。”清心直起身子,跪好,却低垂着双目,不看须菩提。

    潜心殿中又是沉默了。

    风呼呼地透过帘子的缝隙吹入殿中,摇曳烛火。

    须菩提静静地注视着清心,清心默默地望着须菩提身前棋盘上凌乱的棋子。

    两人的影子在各自的身后微微颤动着。

    许久,须菩提伸手将身前的棋盘搬开,轻声道:“你,有什么想问为师的吗?”

    清心摇了摇头道:“清心没什么想问的。”

    “今天,你有什么想问的,都问出来,为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清心没什么想问的。”

    “你就没什么想知道的?”

    “清心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不想知道的也知道了。”

    “可你还有很多事情不知道。”

    仰起头,直视须菩提的目光,清心面无表情地答道:“更多的,清心并不想知道。”

    顿时,须菩提笑了,少有的哼笑。

    他抿着嘴唇,蹙起眉头,盘起双手长长叹了口气。

    “有些事,即便你不想知道,为师也必须让你知道。”

    清心的目光微微低垂,不发一言。

    那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裙角。

    “许多事情,你已经知道了,但还有更多的事,你并不知道。你不知道,风铃也不知道的事。我们师徒也是时候好好聊聊了。漫长的,八百年光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时候聊聊了。”缓缓闭上双目,须菩提如同一个垂暮的老人般,轻声叹道:“你是个好孩子,风铃也是。雀儿为师不认识,但……想必也是吧。悟空,能同时让你们三个爱上,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福分啊?”

    清心缓缓仰起头来,眨巴着眼睛望着须菩提道:“回师傅的话,清心没有爱上他,也不会爱上。爱他的是雀儿和风铃。而我,是清心。”

    闻言,须菩提不禁干笑了起来:“从小,师傅就一直惯着你。那是因为为师前世亏欠了你,为了三界大局,为师把你,还有你的一众师兄,当成赌注一样放到了赌桌上,跟你那太上师傅对赌。为的,就是打开一个新局面,让金蝉子证道成为可能。这份心思。清心你明白吗?”

    清心静静地望着须菩提。没有回答。

    两人默默对视着。许久,须菩提淡淡笑着,低下头长叹道:“不明白也是正常,不明白也是正常。为师在你这年龄的时候,也不曾明白这许多。”

    窗外的风声呼呼地响,几片落叶透过窗棂卷入,掉落在光洁的地板上。

    撑着膝盖,须菩提缓缓起身。悠悠叹道:“其实,为师是一株菩提树,三界初生便已经存在于世间了。”

    一步步走到窗前,他伸手一晃,那几片掉落在地板上的落叶便随着卷动的气流腾空而起,顺着原路飞出窗外。

    伸手将那忘记放下的竹帘放了下来。

    拨开竹帘的缝隙,须菩提望着窗外月色下摇曳的树影道:“刚诞生的时候,为师就和它们一样,不知,不觉。就这么静静地长着。”

    “有一天。为师忽然很想知道这个世界究竟长成什么样子。于是,为师用了五千年的光阴。长出了一双眼睛。”

    “那时候天地之中只有水,只有风,只有土。没有所谓的妖怪,也没有神佛。”

    “看着荒芜的天地,为师很失望。”

    “于是,又用五千年的光阴,长出了一双耳朵。”

    “可惜的是,那双耳朵只能听到雷声,还有呼呼的风声。”

    “由始至终,为师甚至看不到,也感知不到任何一个同伴。”

    “这个世界,实在太寂寞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须菩提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似乎是嘲讽,却又更像是在缅怀。

    清心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好一会,须菩提在望着那窗外的绿叶,轻声道:“后来,为师遇到了很多人。你的那个太上师傅、镇元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还有,女娲。”

    “这个世界,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于是,我们几个一起合力创造了天地间所缺少的其他的,其他的东西,鸟兽,草木。女娲还按着我们幻化而成的模样,造了人。一下子,整个世界都喧闹了起来。”

    “可……喧闹过后,许多许多的问题也都出来了。我们几个,产生了分歧。”抿着嘴唇,须菩提忽然笑了出来,转身道:“不过那不重要,因为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法则,有天道。所有的大能,就算你再强,其实也不过是天道肚子里的蛔虫罢了。当所有的一切被我们创造出来之后,其实便已经脱离了我们的管控,自由地在发展。世界的面貌永远不可能按照我们想要的来塑造,它只可能会长成它自己的样子。”

    “有时候,为师会想,当初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就算没有我们,这个世界也会发展成如今的样子。”微微顿了顿,须菩提接着说道:“不过,后来事情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清心轻声问道。

    “这个变化就是……老君修成了天道,修成了无为。紧接着,其实该算是晚辈的释迦摩尼也修成了天道,他是无我。”须菩提摊了摊手,蹙着眉头似乎想说什么,抿着嘴唇转而问道:“你知道什么叫无为吗?”

    “无为,到无不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对。虽然还不全,但也相差无几了。”须菩提点了点头道:“简单地说,就是老君真正掌握了天地。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再没有能逃脱他的眼睛,超出他的算计的。整个三界,变得如同兜率宫院子里的盆栽一般,他可以随意地修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所以……”清心疑惑地问道:“你们就集体反他?”

    这一问,须菩提顿时笑了出来,摆了摆手道:“非也,这前因后果,待为师细细道明。”(未完待续……)

    PS:嗯哒,先更新了,我接着写哈。2924.5。还差75.5。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顺便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