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七十九章:夙愿

2018-01-17 08:51:45Ctrl+D 收藏本站

    昏暗的火光摇曳着。

    清心静静地跪坐,仰望。

    须菩提一步步从窗边走向原位,那身后的影子扫过了几乎大半个潜心殿。

    他撑着膝盖缓缓地坐下,伸手轻轻敲了敲侧边的棋盘,轻声叹道:“这三界,就如同一盘棋,不同的是,不是非黑既白那么简单。”

    清心一脸疑惑地望着须菩提。

    捋了捋长须,须菩提轻轻拨弄着棋盘上的子,道:“三界之中,不仅仅是大能,人、妖、兽,万物,皆可为棋手。所有的生灵,都在这天道的规则之下演化,或繁衍,或厮杀,此消彼长,争相斗艳,纷纷扰扰。每一个棋手,都有自己的渴求,都有自己的过往,自己的烦恼,自己的立场,自己的苦难……在这尘世之中追逐着自己所想要的,也许是名,也许是利,又或者,只是单纯的道。任何生灵,都是独立的,不附属于其他。”

    顿了顿,须菩提一边伸手亲自给清心沏上一杯茶,一边悠悠笑道:“通天易怒;元始谨慎有余,进取不足;镇元子意气用事;老君优柔。为师,则是过于淡薄。其实,所谓大能,也不过是万千棋手之一罢了,三界演化到今天,像为师这样的几个上古流传下来的老家伙,之所以看上去还有那么些特殊,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活的时间更长,看惯了天地变迁,比普通生灵,多出那么一点点的阅历罢了。”

    清心依旧静静地望着须菩提,不发一言。

    “抛开多活的那些许年月,其实所谓大能。不值一提。”将茶杯推到清心面前。须菩提双手握着拂尘交叉身前。侧过脸去望着竹帘上微微晃动的影子,轻声叹道:“其实,为师一直以为,这才是对的。三界,必然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对错是非,自当是在这棋盘上去一决胜负。”

    缓缓闭上双目,须菩提缓缓道:“可有一天。老君忽然成就了天道,修成了无为。这一下……嘿,三界还是那个三界,棋手,却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老君。对错是非,一概都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任何人做任何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有这样一位裁决者在,对错还有什么意义呢?”

    “也因此,道家渐渐脱离俗世,潜心于修行。好不容易出来一个佛门。却也是遁世教义,那佛祖。更是直接修成了天道无我……渐渐地,三界,好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变成了一潭死水。所有的一切都再难往前半步。”

    清心微微低头,捧起茶杯抿了一口。

    睁开眼睛,须菩提轻声道:“历时万年,强者强,弱者弱。天庭镇压妖众,血流成河,凡人却依旧沉沦苦海。修道者只知追寻长生不老,却忘记了原本的‘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到头来,纵使是神仙,也不过是活在另一种痛苦中罢了。对错正邪,已经不分彼此。三界的每一寸土地,都沾了血,可这血,却并不是为了改变而流,仅仅是为了维持。维持这个……其实并不满意的娑婆世界,以及那一碰即碎的盛世太平。活着,到头来,只是为了活着。”

    说到这儿,须菩提忽然干笑了起来,道:“那前两世的记忆,你都已经看过了。你以为,悟空如何,天蓬如何,杨婵如何,风铃、雀儿,又如何呢?”

    清心呆呆地听着,没有说话。

    须菩提捋了捋长须道:“他们,都不过是这世间的一角罢了。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痛楚。可即便他们的痛楚掩盖了,其他人的痛楚又如何?”

    “玉帝维持三界平衡,有错吗?佛祖追寻教义至高,有错吗?天将奉行法令,有错吗?甚至那恶蛟,出卖同族以求苟活,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在这乱世之中寻求一席之地,有错吗?”

    清心呆呆地听着。

    “没人有错。”须菩提缓缓摇了摇头道:“说到底,错的不是他们,错的甚至不是这世间任何一个人,而是这整个世界本身。只要这个世界没办法往前一步,那么,所有旧日的痛楚,必然反复上演,只不过出现在不同的人身上罢了。”

    “当年为师选择隐居,一是不愿再看,二,则是无能为力。”仰起头,须菩提轻声叹道:“直到某一天,为师的门前来了一只早了三百年拜师的猴子,提醒为师,那牢不可破的天道出现了裂痕。然后一位后生来到为师的面前,告诉为师,若众生之苦乃是整个世界的错,那么,他愿受十世轮回,哪怕九死一生,也要度化三界。”

    话到此处,须菩提便顿住了,静静地注视着清心。

    清心微微抬头,望着自己的师傅。

    “如果你是为师,你会怎么做?是放手一搏,纵使让三界经历一场浩劫,也要打开一个新局面。还是,继续闭目遮耳,孤身求道呢?”

    “所以,师傅……选择了放手一搏?”

    须菩提微微点头。

    “可是……可是……”清心一下站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师傅,你将所有人都压到了赌桌上,九个师兄因此毙命,还有风铃、悟空师兄。你说你为了苍生,可是三界的苍生,却在那次浩劫之中死伤惨重!这……”

    “那次浩劫让三界彻底摆脱了老君的掌控。”须菩提低头抿着茶,道:“也只有这样,金蝉子的普渡之道,才有可能证。这就是所谓的破,而后立。每一个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可每一个人,也将迎来新的希望。只有这样,这个世界已经停下的脚步,才有可能继续向前。血,才不会白流。”

    须菩提的语气淡淡的,却带着无与伦比的坚定,不容辩驳。

    清心彻底怔住了。

    好一会。她缓缓地笑了出来。

    “师傅。这代价。值得吗?”

    “不值得吗?”

    “真的值得吗?”

    两人对视着。

    清心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师傅。

    这一刻,她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种酸楚。不仅仅来自于清心,更来自于风铃。

    这份大义,清心无法辩驳。可师徒之情在这大义面前,就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吗?

    可这不是自己获得那份记忆的时候,就已经明明白白知道的事实吗?如今不过是经由自己师傅的口说出来罢了。

    烛火微微摇曳。

    “和弟子说这么多,师傅。是想让弟子怎么做?”

    “为师想要成全你一直以来的夙愿。”

    “哪个夙愿?”

    “就是……让你和悟空,有情人终成眷属。”

    “师傅确定这是清心的夙愿吗?”

    “不是吗?”

    “不是!”清心斩钉截铁地答道:“那或许是雀儿的愿望,是风铃的愿望,但绝不是清心的愿望。况且,它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为何?”

    深深吸了口气,清心缓缓说道:“雀儿和风铃,已经魂飞魄散了。过往的一切都已经结束,所以,清心请师傅不要再提了。现在清心所想的,只是如何对过往的事做一个了结。”

    须菩提望着清心。好一会才轻声叹道:“为师懂了。”

    稍稍沉默了一下,须菩提又道:“那如果。这三界,需要你去达成原本的那个夙愿呢?”

    ……

    庭院中,雨萱静静地坐在石椅上。

    幽暗的烛光从她身后的窗内透出,照亮了庭院中的草木。

    沉香在四周来回转悠着,雨萱名义上是在替清心看顾沉香,那心思却整个都放到了身后的潜心殿上。

    她听不见潜心殿里在谈什么,但她能感觉到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一次回来,自己的那位师叔隐隐地让她感觉到发生了一些说不清的变化,而须菩提,显然也有些不一样了。

    自从斜月三星洞搬了新址之后,须菩提就好像一尊石像一样,从来都是别人来找,都是他见与不见的问题,还真没听过自己的这位师尊想要见谁的。

    “会是什么事情呢?”

    雨萱实在搞不清楚。

    远处,孤孤单单转悠了半天的沉香朝着她走了过来,轻声问道:“姐姐,你会变法术吗?”

    “会。”雨萱不经意地点了点头。

    “那,可以帮我变个梯子吗?”

    “梯子?”

    沉香指着一旁的大树道:“我想到树上面去看看。”

    闻言,雨萱当即白了沉香一眼,一把将他扯到身旁,冷冷道:“给我好好呆着。”

    “哦。”

    沉香只得缩了缩脑袋,乖乖站到一旁。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不多时,雨萱便远远地看到清心从潜心殿中走了出来。

    还没等雨萱开口,沉香已经提着道袍的裙摆飞奔了过去,一把扑入清心的怀中,又小心翼翼地回头望向雨萱。

    雨萱缓缓走到清心身旁,躬身道:“师叔。”

    清心默默点了点头,又低头摸了摸沉香的脑袋,道:“走吧,我们回去。”

    说罢,牵着沉香就往回走。

    雨萱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师叔和师尊都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就一点琐事罢了。”

    “琐事?琐事用得着大半夜的找你过来吗?”

    清心没有回答。

    那身后,潜心殿中,须菩提将竹帘掀开一角,远远地看着。(未完待续……)

    PS:今天只有这么多,剩下的继续欠着。写了好几次,已经死了很多脑细胞,最终只能选择留白……

    均订2931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