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章:用刑

2018-01-17 08:51:45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黑水河畔,鼍洁已经被整个捆成粽子似的丢在篝火旁。

    重重一磕,沾得满脸的沙子。

    玄奘、天蓬、卷帘、黑熊精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敖烈紧张地眨巴着眼睛伸手去扯猴子。

    “大圣爷,大圣爷,小孩子不懂事,别跟他计较,别跟他计较啊。”

    一把甩开小白龙,猴子绕着鼍洁走了一圈,蹲到他的身旁,掏着耳朵悠悠道:“把黑水河的术法解开。”

    鼍洁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别过脸去。

    “解开。只要解开,我就放了你,之前的事都不会跟你计较。不然,我确实不会杀你,但你会比死更难受。”

    鼍洁紧紧闭上双目,咬紧了牙。

    见状,猴子的眉头顿时微微颤了颤,那双目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

    一旁的小白龙一惊,趁着猴子还没发火连忙拦到身前,低声道:“大圣爷,小孩子不懂事,别和他计较,让我来跟他说,我是他表哥,我说的话他多少……”

    话音未落,猴子已经将小白龙推开了去,拽着衣领,一把将鼍洁从地上提了起来。

    “别瞎扯了,刚刚你们的对话我不是没听到。”仰头望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的鼍洁,猴子缓缓道:“对付你这种人,我有无数种办法。”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听“咣”的一声巨响,猴子毫不留情地将鼍洁整个砸落地面了。

    滚滚的沙尘迅速朝着四周肆虐而去,就连一旁的篝火堆都整个被吹散了。火苗伴着碎木冲天而起。

    慌乱之中。天蓬与黑熊精几乎同时挡到玄奘身前。

    一时间。小白龙都吓懵了。

    沙尘散去。猴子缓缓走到整个趴在地上的鼍洁身旁,弯腰,一把将他又是举了起来,二话不说地朝一旁河滩边上的礁石砸了过去。

    只听“轰”一声,那整块礁石都被砸裂了。

    砂石翻滚。

    捆绑的绳子直接就被打崩裂掉了,当鼍洁从碎石堆中翻起来的时候,已是浑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连站都站不起来。

    猴子又是迈开脚步朝着鼍洁走去。

    那双手的关节握得“噼啪”作响。

    短暂的错愕之后,小白龙连忙挡到猴子身前道:“大圣爷,这件事交给我,我来说服他。”

    “你说不服他。”

    说着,猴子回头使了个眼色,黑熊精当即走过来将小白龙从身后一把制住。

    “大圣爷!我真的能说服他!”

    丝毫不理会小白龙的呼喊,猴子一步步走到鼍洁身旁,屈膝蹲了下去,伸手扶着下巴将他的脸抬了起来。

    头已经磕破了,鲜血顺着脸部的弧线滴落。已经渗入了眼眶。此时的鼍洁,只能半睁着眼睛望着猴子。

    “解。还是不解。”

    闻言,鼍洁死死闭上双目。

    那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爆了出来。

    “好!有骨气,我就喜欢有骨气的人!”

    一扬手,鼍洁已经整个被拽着甩了出去。还没等他飞远,猴子已经一个跃起,一拳重重打在他的腹部上。

    连惨叫都来不及,鼍洁便已经如同陨石一般重重坠落在地了。

    掀起的沙尘遮天蔽日。

    那滚滚的沙尘之中,一声声的惨叫破空而出,隐约可见猴子的身影在不断来回着,一拳接着一拳,一脚接着一脚。

    一声声的闷响。

    小白龙微微张口,目瞪口呆地看着,已经看傻了眼。

    玄奘想要开口制止,却被一旁的天蓬伸手拦住。

    好一会,猴子才停下动作,站在原地怒视着地面,缓缓地喘着气。

    “断了二十根骨头了,感觉如何?”

    一阵夜风掠过,沙尘缓缓地飘散。

    此时,众人终于看清躺卧在地的鼍洁的状况。

    短短的时间里,四肢都已经被全部打断,扭曲得不成样子。微张的口中鲜血不断地溢出,掺杂着泥沙,变成了红褐色。

    “放心,我说了不会杀你,就一定不会杀你。”只见猴子躬下身子,伸出二指点在鼍洁的眉心,将灵力一点一点地注入他的体内。

    顿时,鼍洁原本惨白的脸色红润了许多。

    紧接着,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猴子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打在鼍洁脸上。两颗牙齿这就这么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这样不好吧。”玄奘连忙拨开天蓬挡在自己身前的手上前道:“此事涉及鼍洁的父王,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屈从?还是……还是应该好好跟他谈谈。”

    还没等玄奘迈开步伐,天蓬便已经将他一把拽了回来。

    “未必不行。”

    玄奘有些错愕地望向天蓬。

    “凡间的酷刑可能未必有用,但这修道者的酷刑,那可就大不相同了。”只听天蓬淡淡叹道:“反复疗伤,反复施刑……一天不行就十天,十天不行就一个月,反正我们被困在这里,也不急于一时半刻。酷刑之下,就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总有妥协的一天。”

    微微顿了顿,天蓬接着说道:“以前天庭拷问妖怪就是这么干的,他花果山也经常用这种招数。说出去不好听,但确实有效。”

    一声声的惨叫传来。

    那不远处,猴子已经将鼍洁被悉数打折的四肢扎成了蝴蝶结。那血淋淋的画面看得玄奘一阵毛骨悚然。那小白龙,更是整个彻底懵了,那张大的嘴巴酝酿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

    还没等他喊出声来,黑熊精已经迅速一个手刀敲下去,当场将他敲晕。

    ……

    此情此景,那身在河底的三个妖王也是一阵哑口无言。

    与天庭的酷刑不同。

    天庭的酷刑多是单纯为了逼供。在天兵天将的眼中。妖怪这东西。拿到要的口供,接下来就已经一文不值了,杀掉了事。花果山的酷刑,更多的是单纯为了报复。

    当刑罚上升到报复这个层面的时候,便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真正的让人生不如死了。

    虽说花果山的酷刑三个妖王都见识过,但万万没想到,身为花果山真正主宰的猴子。竟会亲自下手。而且手法还一点不比那些专司刑罚的酷吏弱多少。

    “这样下去,那鼍龙小子会不会撑不住啊?”

    “暂时……暂时应该还没问题。”

    “那久一点呢?”

    这个问题,鹏魔王没法回答。

    很显然的,对方绝非善类,真要用起手段来,只怕比自己这边的几个人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眨巴着眼睛沉默了好一会,鹏魔王低声对一旁的狱狨王道:“你去下游,堵住河道。”

    “堵住河道?”

    “对!淹了他们!”

    ……

    整整折腾了一整晚,终究是到了黎明时分。

    这一整夜,鼍龙都一直在生死边缘挣扎着。每每被虐到奄奄一息。猴子就会为他注入灵力补上一口气,然后又接着虐。自己虐烦了就换黑熊精继续折腾。休息一下,又亲自上阵,用尽各种手段,简直跟凡间的凌迟处死没什么区别了。

    整整一&夜,鼍龙都在不断惨叫着,如果不是还要他那舌头念咒,说不定猴子已经将那舌头直接割了下来。

    小白龙还昏迷不醒,每每当要醒的时候,猴子便又会给他补上一击,让他接着昏。至于玄奘、天蓬、卷帘,刚开始都在一旁看着,到后面则走得一个不剩了。

    天蓬之前是天河水军元帅,长期战斗在镇压凡间妖怪的第一线,那麾下的部队各种酷刑自然也是齐备的,但今天见识了猴子的这些个手段,却还是开了眼界。

    大概是想起曾经被猴子虐杀的天衡的关系,当猴子将鼍龙的身体扭曲成一个球放在地上踢来踢去的时候,天蓬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随便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

    见天蓬离开,早已经受够了这血腥场面的卷帘也跟上,顺便将神色凝重的玄奘也一并拉走。

    这一下,原本的营地里就只剩下一个昏迷的敖烈,两只折腾得不亦乐乎的妖怪,外带早已经被玩残了的鼍龙了。

    从夜里折腾到黎明,又从黎明折腾到正午,为了让鼍洁的意志彻底崩溃,猴子甚至变出了各种行刑的家伙。割肉、烧烫,一样不缺。可就在这样的酷刑之下,已经昏过去无数次,又痛醒无数次的鼍洁却依旧紧咬着牙不肯解开术法。

    瞧这模样,黑熊精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

    “大圣爷,这样真的有用吗?”

    “你在花果山的刑房干过吗?”

    黑熊精摇了摇头。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瞧着如同一摊烂肉趴在地上的鼍洁,拍了拍黑熊精的肩道:“花果山的刑房拷问过无数人,除了我压根就不想问的,从来就没有不屈服的。时间问题而已。再说了,你有更好的办法?”

    黑熊精指了指躺在不远处的小白龙道:“要不,让敖烈试试?”

    “让他试?”猴子哼地笑了出来,长长叹了口气道:“他说是肯定没用的。你要知道,这家伙的老爹魂魄被扣着呢,你觉得谁说有用?别说敖烈那小子了,就是西海龙王亲自来了,他也会咬着牙挺下去的。”

    说罢,猴子又是朝着那奄奄一息的鼍洁走了过去。

    正当此时,黑熊精微微一愣,指着一旁的礁石道:“大圣爷,这河水,是不是在涨?”(未完待续……)

    PS:2932了,感谢支持~还差68个均订。另外……还差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