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一章:最后的办法

2018-01-17 08:51:45Ctrl+D 收藏本站

    河岸的另一侧,玄奘沿着细沙地缓缓地走着,眉头紧蹙,时不时回头望向猴子和鼍洁所在的方向。

    鼍洁的惨叫声还萦绕耳畔,那种感觉,让他心神有些不宁。

    时刻跟在身旁的天蓬看在眼里,轻声道:“玄奘法师无需放在心上,那鼍洁与猴子也算有些渊源,按理说,那猴子是绝不会对他下杀手的。只要不直接废去修为,无论受多重的伤,等到他出手解除了术法,自然有办法医治。”

    玄奘淡淡叹了口气,道:“贫僧倒是有一道窥心术,若用此法,不知如何?”

    “那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天蓬回头看了一眼,道:“即便知道了口诀,换了一个人,也是施展不起来。所以,只能逼他自己解开了。”

    玄奘无奈哼笑了一声,摇摇头,迈开脚步踏着细砂继续往前走。

    握着佛珠,他轻问道:“如果他不解开术法,我等就难以继续往西。无法继续向西,便没办法证道。这三界众生,便无以普渡……所以,做大事,不拘小节。否则,便成了迂腐。是这个理儿吗?”

    天蓬答道:“确实如此。”

    玄奘淡淡笑了笑,道:“可,若是这一路向西,本愿普渡,到头来却又给另一些人带去了痛苦……这样证得的道,还是我们原来想要的吗?”

    “玄奘法师这话的意思是……”

    “众生皆有其苦,我们证的是普渡之道,为的。是化解众生之苦。”玄奘轻声叹道:“那鼍洁为父仇所苦。如今出现在贫僧面前。贫僧不单无法化解,却还要看着他承受新的痛苦而坐视不理。”

    闻言,天蓬顿时微微一愣。

    稍稍沉默了一下,天蓬道:“那,玄奘法师可有良策?”

    玄奘缓缓地摇了摇头,低头凝视着脚边的泥沙,依旧一步步地往前走。

    这才是西行所遇到的,最大的困局。

    黑水河的水能阻断感知。黑水河底的泥沙能用法阵任意调整,令人迷失方向。可是,真正阻断西行之路的,却不是黑水河,而是眼前的这个困局。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苦,为了减少自己的苦,往往又将自己的苦强加到别人身上。一来二往,恶性循环,于是就有了苦海无涯之说。

    西行,为的就是寻找一条能扼住这恶性循环的路子。将众生从沉沦的苦海中拉出来。

    可是,照着这么走下去。西行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的苦呢?

    一路细细思索着,好一会,玄奘忽然苦笑了出来。

    天蓬轻声问道:“玄奘法师想到什么了?”

    “贫僧忽然想通了。”

    “想通了?”

    玄奘点了点头道:“从昨夜开始,贫僧就在想,该不该制止大圣爷施刑。制止,一来贫僧无甚理由,二来,贫僧也拿不出突破这黑水河的办法,我等必被困在这黑水河畔,无以往西。不制止,面众生之所苦而袖手旁观,贫僧所发普渡之宏愿,便形同作废。可若制止了,被困在这黑水河畔,无以往西,那宏愿,不也形同作废?”

    天蓬略略想了想,疑惑地问道:“那……玄奘法师想通了什么?”

    笑对天蓬,玄奘伸出一指,道:“此乃,贫僧之苦。身在苦中不自知。”

    说罢,深深吸了口气,转身便沿着来时的路大步往后走。

    此时,原本的愁容早已一扫而空了。

    一时间,天蓬与卷帘都有些懵了,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

    河岸边上,猴子与黑熊精一起将金箍棒插在水中细细地观察着。

    那黑水河上的波涛一卷接一卷地打开,冲在金箍棒上。

    就这么盯着金箍棒上被水漫过的纹路看了许久,猴子狠狠地唾了一句:“娘的,他们肯定是堵住了下游!”

    “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猴子撑着膝盖缓缓起身,随手将金箍棒收入耳中,一脸怒意地哼笑道:“若是往常,上天不行,我就入地。反正这地又不是没捅穿过,我就不信他这破法阵到地府还能有效!再说了,水都流到地府去,那所有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此话一出,黑熊精顿时吓得一缩脖子。

    猴子伸手拍了拍黑熊精的肩,悠悠道:“放心,这是最后的办法,不到逼不得已不会用的。不然,岂不是我们经还没取,这三界先烂透了吗?来,我们继续玩!”

    说着,他转身走到奄奄一息的鼍洁身前,将他一把提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放心,这水难不住我。大不了捅穿了,让水流地府去。到时候什么鹏魔王、狮驼王,一个都别想活!”

    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那声音在天地间缓缓回荡着。

    鼍洁依旧咬紧了牙不吭声,但那黑水河底的三个妖王,却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们说,他会不会真的捅破了,让水流到地府去啊?”

    正当三个妖王正犹豫着要不要先行撤离的时候,玄奘已经来到了猴子身旁。他首先双手合十,朝着猴子行了一礼,看得猴子一愣一愣的。

    “大圣爷,不如让贫僧和他谈谈吧。”

    “你和他谈?”猴子瞧了瞧不远处躺着的小白龙道:“你有信心?”

    “姑且一试。”

    猴子微微松手,鼍洁“噗通”一声整个摔在地上了。

    “那你试试吧。”说罢,猴子扭头便走,站到河畔边上来回扫视着黑水河面。

    朝着猴子点了点头,玄奘躬身将鼍洁扶正,让他的头枕到岩石上。

    伤势实在太重了,虽说要害一个没伤到,但全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没有根不碎的骨头。甚至其中很多是被猴子治好几次,又重新打断的。

    这一举一动之间,鼍洁哼哼连连,那额头上已经痛出了汗珠,与血污掺杂在一起缓缓滑落。

    微微睁着眼,他朦朦胧胧地望着玄奘,低声道:“我……我是绝对不会解开的,你们不用妄想了。”

    玄奘淡淡笑了笑,点头道:“贫僧知道。”

    说罢,转身用猴子变出来的木盆子盛了一些黑水河里的水,一点一点地替鼍洁将身上的血渍擦去。

    由始至终,鼍洁都警惕地注视着玄奘。

    那不远处,天蓬缓缓走到猴子身旁,与猴子并肩而立。

    “解决不了吗?”

    “骨头很硬啊,一时半会弄不服他。”回头看了一眼,猴子叹道:“水已经在涨了,那些王八羔子堵住了下游,用不了多久,这里应该就会被全部淹没才是。短时间内,用刑恐怕是没用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

    “刚刚他好像说了这件事跟地藏王有关对吧?要不,我直接淹了地府?也算报复。”

    天蓬顿时哼笑了出来,摇了摇头道:“有时候我挺佩服你的,什么办法都敢想。不过,这个办法真不行。一来,你把地府淹了,感觉上好像你报复了地藏王,其实苦的是那些个鬼差以及三界众生。二来,你真敢这么做,就不怕如来又打着救世的旗号出来找你麻烦吗?当年,可不就是这个借口?”

    闻言,猴子顿时又有些犹豫了。

    如果他是孤家寡人,即便如来真出来了又如何?大不了再来一场虚实之战,大家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最糟糕的是,自己不是孤家寡人,即使是六百多年后的今天,他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弱点。这一路的西行,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吗?

    吧唧着嘴,猴子抬头望了望天悠悠道:“你说,我那个洞捅得小一点,回头再用金箍棒给堵上不让水流下去,会不会好点?”

    天蓬当场笑了出来,拍拍猴子的肩道:“人家需要的是一个借口,至于你究竟造没造成破坏,不重要。”

    听着这话,猴子顿时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都说修仙要不沾红尘,不理俗事,摆在这件事上,还真就给他们说对了。同样的修为,同样的实力,沾染了红尘,理了俗事的人,那弱点确实要比一心修行的人多出无数倍。

    抛开长生不老一事不谈,这修仙,还真是看不到多少好处。实力上去了,自以为凌驾凡人了,其实不过是从一个牢笼踏入了另一个牢笼罢了。依旧战战兢兢的,有无数的不痛快。

    想到这儿,猴子不由得又想起了当初跪在斜月三星洞门前风铃说的那句话:“人的快乐,取决于心的宽度……”

    想着,他低声叹道:“我这么不快乐,肯定是因为心胸狭窄吧。”

    “什么?”

    “没,胡思乱想而已。”

    一手搭着猴子的肩,天蓬缓缓说道:“现在我们来探讨一下另一个问题吧。假设,我们没有办法在河水漫上来之前让鼍洁解开术法,那么,我们肯定就会深陷河底。走,是肯定走不出去的。对方是铁了心地要困住我们,所以,得做好长期战的准备。其他人没什么,玄奘法师没有修为,还需要俗物资身……恐怕撑不了多久啊。”

    ……

    此时,随着鼍洁自行调息,那脸色看上去已经比刚才稍稍好了一些了。

    玄奘在身旁专心致志地帮他清理着伤口,忽然开口问道:“令尊,过世几年了?”(未完待续……)

    PS:求个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