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四章:还是毒蛇

2018-01-17 08:51:44Ctrl+D 收藏本站

    黑水河的对岸,一个巨大的八卦缓缓降落在河滩边上。

    清心一跃从八卦上跳了下来,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翻滚的浪花以及天空中巨大的法阵。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在这里施法?”她回头对那八卦上的沉香说道:“你先不要下来,在这里等我。”

    沉香默默地点了点头。

    快步走到河边,清心弯下腰用手舀了一点黑水河的水放到鼻子边上闻了闻,又随手甩去。

    很明显的,这里有人在施法。这么大的阵仗,说明施法者实力极为强大,而他要对付的人也肯定至少拥有对等的实力。

    三界之中,能施展这种规模术法的人,需要施展这种规模术法才能对付的人,这两者皆是寥寥可数。

    就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会是谁在这里产生如此剧烈的摩擦呢?

    隐隐的,她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连忙从衣袖之中取出那颗可以看到过去的珠子朝着河面一照……

    不多时,她转身一跃上了八卦,带着沉香,沿着河流飞速朝上游而去。

    ……

    飞地上。

    水还在一点一点地涨。由于猴子筑起的堤坝的阻拦,河水吞噬陆地的趋势被极大减缓了。但也只是暂时的,只要那河水漫过了堤坝,这里很快就会被吞噬。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拄着金箍棒,猴子缓缓地走到玄奘跟前,淡淡看了他一眼。又转而靠坐到鼍洁身边上下打量着鼍洁。

    鼍洁也惊恐地望着他。

    好一会。猴子伸出一根手指戳在鼍洁大腿的伤口上。

    顿时。剧痛传来,鼍洁只能咬紧了牙死死地忍着。

    那冷汗已经从额头上飞速滑落。

    玄奘连忙站了起来。

    “大圣爷,不要再动刑了。”

    “你那么关心他干嘛?”猴子回头看了玄奘一眼,又转而瞧着鼍洁狡黠地笑道:“恢复了不少啊,看来敖烈身上的丹药药力不错。再最后跟你说一次,解开术法,咱两不相欠。如果方便,我还可以想办法帮你营救泾河龙王的魂魄。如果不解开。等老子从这里出去了……死是肯定不会死的,我也不吓唬你,不过,你们全家老小,包括你,你老爹,还有你老娘,全部都不得安生。”

    鼍洁连忙闭上眼睛,咬紧了牙死死地忍着。

    “不答应是吧?”

    说着,猴子摁住鼍洁伤口的手指缓缓用劲。

    原本结疤的伤口又是裂开。鲜血一滴滴地溢出。

    鼍洁依旧死死地咬着牙不吭声。

    一旁的玄奘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走过来拨开猴子的手。

    “大圣爷。既然鼍洁施主无论如何不会解开术法,又何苦为难他呢?”

    猴子冷哼了一声,瞧了瞧鼍洁,又瞧了瞧玄奘道:“放心,死不了,要死昨晚就死了,哪里会让他活到现在。”

    说罢,猴子扯着嗓子喊道:“敖烈——!”

    “在!在这儿呢!”小白龙连忙从远处奔了过来。

    指着鼍洁,猴子道:“你,看住他。”

    “看住?”

    “已经恢复一点了,你负责看住他,或者我再让他鬼门关走一回。”

    也不等敖烈回答,猴子已经拖着金箍棒缓缓离开了。

    见状,敖烈只得干咽了口唾沫,乖乖坐到鼍洁身旁。

    用力从自己的衣袖上撕下一块布条,玄奘又是简单地将那伤口重新包扎了一回。

    看着,就这德行还用看着吗?

    虽说伤势好转,性命无碍,甚至灵力都已经稍稍恢复了一点了,但有些伤势可不是那么容易复原的。例如那手和脚,被猴子绞成四根布条似的,不送回西海龙宫还真治不了。现在的鼍洁简直就是一根“人棍”。就这样子,还能干吗?

    至于术法嘛……这地方才多大?只要稍微一点灵力,猴子立马能感觉到。那完全就是在找死。

    瞧着随便一动就痛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惨白的鼍洁,敖烈不禁哼笑了出来。

    “别说表哥说你,这事儿,你算是惹大了。大圣爷要离开这里,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们要对付玄奘法师,对付不成,你们白忙活,万一给你们成功了……到时候天涯海角,谁也保不住你。这完全就是死路一条啊。”

    鼍洁淡淡笑了笑,默不吭声。

    见状,敖烈也只能哼道:“算了,不说了,反正说了也没用。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罢,别过脸去不看他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很快,那黑水河的水便漫过了简易的堤坝,一通倒灌之下,飞地的面积开始迅速缩减。

    一行数人,连同鼍洁都只得龟缩在飞地的最高处。

    几个妖王已经在河底摩拳擦掌,准备出击了。猴子则早早地撑起了护盾。

    那水缓缓地吞噬着陆地,一点一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陆地。

    然而,到与猴子相距十丈距离的时候,蔓延的势头顿时就被止住了。

    猴子撑起的护盾,足足十丈!

    见状,河底的几个妖王也不由得一怔。

    飞地之上,猴子拄着金箍棒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瞧着涛涛河面。

    猴子的护盾,自然非天蓬可比。在河底,天蓬撑起半径三丈便已经耗费了相当的灵力,而猴子却可以随手撑起十丈的护盾。

    扭头望向鹏魔王,狮驼王低声道:“接下来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鹏魔王咬着牙冷冷道:“我们等机会就行了。他们不可能逃得出去的,只要困住了,时间一长。他们自然会乱。一乱。我们就有机会了。”

    话音未落。却听一旁的狮驼王忽然惊叫道:“不好,有问题!”

    闻言,鹏魔王连忙朝着飞地的方向望了过去。

    此时此刻,猴子筑起的堤坝之中的水还没灌满,可不知怎么地,那溢入的水却在飞速减少。渐渐地,高出堤坝一截的河面,竟然又与堤坝齐平了!

    “这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飞地之上的猴子等人。还是河底的三位妖王一概都懵了。

    好一会,鹏魔王才反应过来。

    “上游被人堵住了!”

    “谁?”

    “管他是谁!娘的,还不赶紧过去!”

    一顿怒斥之下,狱狨王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鹏魔王捂着额头,怒视着飞地的方向。那覆盖着羽毛的额头上青筋都已经隐约可见。

    猴子的强悍程度已经超出他们一开始的预估了,即使真的将他们全部纳入河底,三个妖王能如何吗?

    很明显,不能。

    十丈的距离,别说他们了,就是加上牛魔王。再加上猕猴王,五个妖王凑齐了。十丈的偷袭距离,出手,那也是九死一生的事。

    弄不好玄奘没捞着,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但好歹这河水能将他们困住不是?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上游居然有人在堵河?

    会是谁?

    眼前的问题都还要靠磨,新的对手又出现。一时间,鹏魔王已经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了。

    连他都有不祥的预感,一旁的狮驼王则更是忐忑不安。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总得想个办法,不能干等啊。”

    静静地注视着那飞地好一会,鹏魔王缓缓地游了过去。

    ……

    飞地之上,河水止住,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松懈了不少。

    猴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河面,好一会,扭头对着天蓬问道:“你怎么看?难道他们下游堵不住了?”

    天蓬仰起头看了两眼,缓缓摇了摇头。

    正当此时,两道汇成刀刃状的灵力忽然从河里冲了出来,一路掠起水花,如同鲨鱼的鱼鳍一般朝着猴子筑起的堤坝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伸手一扬,两面单独的护盾迅速在堤坝前生成。

    “咣”的一声巨响,河面荡开的涟漪化作浪花朝着四周翻滚而去,堤坝分毫无损。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四周的河里无数一模一样的灵力刃已经冲出水面,从各个方向冲向堤坝。

    猴子一咬牙,双手一掐,十余面单独的灵力护盾凌空生成。

    一时间,河面之上一场你来我往的争斗开始了,溅起的水花遮天蔽日。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争斗所吸引的时候,只见原本奄奄一息的鼍洁捉准了时机一个翻转,化出了本相——一条鳄鱼!

    这鳄鱼的四肢都已经血肉模糊,但他还有长长的上下颚,还有尾巴!

    “对不起,玄奘法师。我最终还是一条毒蛇,你不该不防我的。”一个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鼍洁张口吐出了一支金锥子,咬住,用力朝着玄奘甩了过去。

    敖烈彻底懵了。

    猴子把盯住鼍洁的任务交给他,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个表弟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化出本相袭击玄奘。

    慌乱之中,天蓬朝着玄奘冲了过去,卷帘挥舞着伏魔杖冲向那凌空飞行的金锥子,黑熊精则扬起黑缨枪刺向鼍洁。

    可他们还是不够快。

    就在金锥子即将刺入金蝉子胸膛的瞬间,猴子的金箍棒到了。

    轻轻一挑,已经刺破玄奘皮肉的金锥子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黑缨枪直接贯穿了鳄鱼的腹部。(未完待续……)

    PS:欠两更了……放心,我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