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六章:暴走的金身

2018-01-17 08:51:43Ctrl+D 收藏本站

    黑水河上,清心还在带着沉香来回逃窜。

    狱狨王忽然顿住了身形。

    低头望去,他猛然发现那原本漆黑如墨的河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清澈。心中顿时一惊。

    对于河面上的人来说,河水是否已经开始还原,可谓是一目了然。对于在河底的人来说却不一定了。

    术法依旧维持,意味着河底的一切河面上依旧无法感知到。而一旦能感知到,则意味着术法已然解除。而对于身处河底,并且拥有破解黑水玉石的人来说,解不解开术法,都能够清晰地视物,所以无论河水如何变化,他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

    只一刹,猴子便已经先于其他人反应过来。

    他舞动金箍棒摆出一个突刺的姿势。

    “长!”

    一声清叱,手中的金箍棒顿时化作一道金光猛地伸长,刺穿堤坝斜斜地插入浪涛之中。

    ……

    “放心吧,我会把你的魂魄带回地府的,让你和你那亲爱的父王一起长相厮守!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之中,鹏魔王缓缓举起了方天画戟对准了鼍洁的咽喉,目露凶光。

    正当此时,鼍洁却缓缓地笑了,那笑容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狡黠。

    还没等鹏魔王和狮驼王从鼍洁这一丝笑意中感觉出什么来,鹏魔王已经觉得背后一凉,那水缓缓地扩散了开来。晃动他的羽毛。

    正要落下的方天画戟顿住了。

    那背后的东西也同样顿住了,悬停在距离鹏魔王脊部不足一尺的地方。

    鹏魔王瞪圆了眼一动不动地站着,惊恐地望向狮驼王。

    此时此刻。狮驼王早已惊得张大了嘴巴。

    无声无息悬停在鹏魔王身后的,是金箍棒的一端。那另一端,还握在相距二里开外飞地之上的猴子手中。

    “你……你居然敢解开术法!”狮驼王猛地吼了出来。

    “我有什么不敢的?咳咳……”一缕鲜血从鼍洁的口中溢出,缓缓地飘荡在水中。

    他面无表情地仰望着头顶阳光也透不入的深渊,轻声道:“你们能骗我,难道我还会坐以待毙吗?”

    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那是一种最后的垂死挣扎。疯狂的笑。

    “不如……一起死吧?”

    两位妖王都紧紧地咬着牙,惊恐地望着已经有些癫狂,却奄奄一息的鼍洁。

    猴子的声音同时在两个妖王的脑海中响起了。

    “放下武器。现在放下武器。跪地求饶,我还可以赏你们一个死无全尸。万年以后,你们的魂魄还可以轮回。否则,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鹏魔王的手在抖。那啄咬得咯咯响。

    狮驼王的眼球来回转动,已经彻底慌了。

    “怎么办?”狮驼王用传音的方式惊恐地问道:“现在怎么办?水已经还原了,我们……我们死定了!这次真的死定了!当初就不该来!就不该……”

    “不要慌!你个废物!不要慌!”鹏魔王的声音直接轰在狮驼王的灵魂上。

    顿时,原本已经脚软的狮驼王镇定了下来。

    “我们,还有机会……不要慌,我们还有机会。”鹏魔王瞪圆了眼睛,一道道的传音被送入了狮驼王的脑海中。

    “大圣爷,鼍洁这条命给你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猴子淡淡答道:“你的命不值钱。”

    “我知道……总之。任你处置了。”说罢,鼍洁闭上双目,一动不动地躺在河底。

    鼍洁已经彻底放弃了,那另外的两方,却还在僵持着。

    猴子的金箍棒缓缓贴近鹏魔王的脊背,似乎在催促对方做出最后的答复。那两个妖王却在不断来回地使着眼色。

    忽然间,狮驼王一声暴吼,抡起九环大刀就朝鼍洁砍去!

    “狗改不了吃屎!”猴子微微调整金箍棒,隔着二里的距离用那细长得似乎只剩下一条直线的棍子干净利落地将狮驼王手中的九环大刀挑飞了。

    紧接着,重重捅在狮驼王的腹部上,将他整个顶飞。

    鲜血在河水之中缓缓晕开。

    又一个翻转,金箍棒打在正要逃亡的鹏魔王肩部,将鹏魔王手中的方天画戟都打落在地。

    两妖王分开两边开始没命地奔逃。

    天蓬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不好打,太远了,使不上劲。”猴子淡淡叹了口气,将手中金箍棒插入鼍洁身旁的泥沙中。

    金箍棒一端变重变大,一端猛地缩短,将猴子朝着鼍洁所在的位置猛地扯了过去。

    河水的术法解除了,法阵却还在,这也许已经是猴子目前最有效的移动方式了吧。

    与此同时,鹏魔王和狮驼王已经急匆匆地来到了河底法阵阵眼边上。

    狮驼王急切地要朝那阵眼之中的金身冲过去。一旁的鹏魔王一惊,连忙将他拦住。

    “你要干嘛?”

    “带……带走金身……”

    “带你娘!带着金身,我们两个都别想逃!”

    说罢,鹏魔王一把推开狮驼王,自己俯身双手摁在法阵的两个节眼上。

    道道灵力从鹏魔王的掌心流入法阵之中,顿时,整个法阵放射出如同旭日一般的璀璨光芒!

    此时,猴子已经落到了鼍洁身旁。

    “还活着吗?”

    “活……活着。”

    “那就好好活着,回头跟你算总账!”

    一个转身,猴子扬起金箍棒,对准了百丈开外的鹏魔王直刺了过去。

    就在此时,剧变开始了。

    整个黑水河中的水都好像沸腾了一般在翻滚。强大的水压猝不及防地从四面八方袭来。整个河底的水都如同漩涡中湍急的水一般肆虐着,就连光影都在其中扭曲。

    那卧倒在河底的鼍洁都差点被整个掀起,好在猴子单脚踏住并给他施展了一个护盾。这才保住了他一命。

    突破了百丈的距离,眼看着那金箍棒就要刺中鹏魔王的后脑勺。可就在此时,金箍棒在肆虐水流的冲击下,偏了。

    一击不中,鹏魔王与狮驼王慌忙借着水流的力量向两边逃窜。

    猴子想追上去。

    可惜的是,水流在帮助鹏魔王与狮驼王逃窜,却在阻挡着猴子的追击。让他寸步难行。

    阵眼之中的金身缓缓睁开了眼,那是一对纯金色的眼球,放射着摄人心魄的光。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一瞬间,数不清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袭来,那感觉就好像身处众僧之中一般。

    鼍洁痛苦地在打滚。

    慌忙之中。猴子扬起金箍棒来回狙击两位妖王。可惜的是那水流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相距数百丈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猴子这一端的手抖一分,到了另一端,便已经是数丈的偏差!

    那感觉,就如同一个凡人拿着棍子在打飞舞的苍蝇一般,纵有千钧之力,也莫奈何。

    转眼之间,两位妖王便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娘的!”猴子转而望向了金身。

    此时。那金身已经缓缓悬空而起,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变成了一个干瘪的僧人模样。底下法阵的图腾转动的速度已经快到眼花缭乱。

    那感觉,就好像一台机械的功率被开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原本漆黑的河底已经被照成了白昼,庞大的力量正在汇聚。

    此时此刻,河水的汹涌程度早已经不是先前能比的了,在这河水之中,猴子甚至都只能撑起五丈范围的护盾。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金身上的力量,甚至不输给正法明如来,不输给通天教主……

    “你懂得操控这个金身吗?”

    “不……不懂……”

    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趁着那金身的力量还没完全凝成,他一个转身将鼍洁从淤泥中托起,夹在腋下。

    “长——!”

    金箍棒又一次出水,落到黑熊精脚边。

    黑熊精连忙伸手握住。

    “砰”的一声,猴子与鼍洁一同被扯出了水面。

    “怎么样了?解决了吗?”小白龙急切地问道。

    “没有。”猴子咣当一声将鼍洁甩在地上,转身又冲入了河。

    不多时,整个河面都沉默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河滩上的众人都伸长了脖子静静地看着。

    “轰——!”

    一声巨响,两个巨人同时从河中站了起来!

    一个是使出了法天像地的猴子,一个是由河水汇聚而成的巨人。远远看去,类似于一个僧人的轮廓,那眉心处一点金光闪烁。

    飞地上的众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猴子露出了獠牙,亮出了利爪,踏着水花,如同一只单纯的野兽一般嘶吼着朝那巨大的僧人冲了过去。

    每一步,都激起惊天巨浪。

    天蓬连忙撑起护盾将所有人护在其中。

    另一面,那巨大的僧人也朝猴子冲了过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高达数百丈的两个巨人重重地撞在一起了,激起的冲击波沿着地表掠行,竟将河岸边上的小树连根拔起!

    ……

    十余里外,清心还在驾着八卦来回地逃遁,远远地看到那两个巨大的身影,顿时吃了一惊。

    那身后的狱狨王微微一愣,连忙掉头朝着西边逃去。

    ……

    巨人与巨人之间的近身搏杀正式开始了。

    猴子嘶吼着朝着僧人眉心那一点金光抓去,那僧人身子一缩,躲过了猴子的攻击,紧接着,一击重重打在猴子的腹部上。

    趁着这个机会,猴子直接将对方的脖子夹在腋下,对着对方的背部一阵肘击。

    这是最单纯的力量与力量的对抗,两个巨人之间,每一动作都是惊天动地,每跨一步都是地动山摇。

    惊天的巨浪以这两人为核心朝着四周疯狂地肆虐开来,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天蓬的护盾上。

    护盾之中的小白龙悠悠叹道:“这可真是涨见识了,还能这么打的……”

    转眼之间,僧人已经被猴子推倒在河水之中一阵践踏。紧接着,猴子也被扳倒了,双方在河水之中扭打在一起。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

    这一仗,足足打了一个时辰。

    大浪一次又一次地冲刷陆地,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一个时辰之后,随着猴子又一次将对方压倒,一拳自上而下插入水中。

    那朝着猴子的脸砸去的巨大拳头顿时僵住了。紧接着,崩成了涛涛洪水溃散。

    天空中悬浮的法阵彻底碎去了。

    猴子气喘吁吁地望着那僧人消失的方位,身形迅速缩小,直至消失在河面上,只留下几个巨大的漩涡。

    片刻之后,猴子跃出水面,浑身湿漉漉地落到众人面前,将还完好无损的金身、鹏魔王的方天画戟、狮驼王的九环大刀一并甩在了地上。

    环视了一圈众人,他拖着金箍棒与玄奘擦肩而过,轻声叹道:“这鬼东西真难缠啊,不过……还是赢了。”(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