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七章:那孩子叫啥?

2018-01-17 08:51:43Ctrl+D 收藏本站

    朝阳缓缓升起,璀璨的光辉洒落凡间。

    剧烈的动荡之后,河水正在一点一点地退却,原本被河水浸泡的陆地正在一点一点地重新露出水面。

    折腾了几天,这黑水河的事情也终于告一段落。随着河水归于平静,渐渐地,天蓬也终于可以解开护盾了。

    玄奘和小白龙蹲在鼍洁身旁细细地帮他清理着伤口。

    “玄奘法师……对不起……”

    玄奘缓缓摇了摇头,依旧细细地帮他清理着伤口。

    瞧这模样,估计又是准备要原谅鼍洁了。这让猴子略略有些不悦。

    不过,也是没办法啊。

    说到底,这西行的主角还是玄奘,得靠他来证道。先前玄奘的那句话,直接就问得猴子一愣了。

    “不心怀善念,如何证道?”

    是啊,如果道都证不了了,这一路还有什么意义。

    行吧,瞧鼍洁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反正也就是个小鱼小虾,玄奘想护着就护着吧。接下来盯紧点,恢复得差不多了,赶走就是了。

    不过,现在好像除了这个半死的,还有一个全死的要处理啊。

    想着,猴子伸手理了理自己湿漉漉的毛发,斜眼望向了一旁卧倒在地一动不动的金身。可刚准备要开口,他就怔住了。

    “大圣爷,怎么啦?”一旁的黑熊精问。

    猴子没有回答,他蹙着眉头朝黑水河的上游的方向望了过去。

    远远地。众人看到有什么东西正缓缓地朝这里飞来。

    “清心?她来干什么?”

    ……

    八卦缓缓地降低了高度,掠着河面飞行。

    霞光中,河面上的点点晶莹与它交错而过。好不绚丽。

    沉香闭着眼睛,紧紧地拽着清心的手。

    “你师傅就在前面了。”

    “我师傅?”沉香一惊,连忙睁开眼睛望着清心。

    “就是那只猴子,恩……孙悟空,听过吗?”

    沉香连忙重重点头:“我听说书先生说过,他好厉害的,大闹天宫。无人能敌!最后被如来佛祖给制住了。”

    “就是他了,如果他不收你呢,到时候我再收你为徒。以你的资质呢。如果他肯收,很快就能有所成就。毕竟这三界之中无论什么样的丹药,他都能搞得来。当然,我也能弄得到。”

    “那……他会收吗?”沉香小心翼翼地问道。

    清心点着下巴略略想了下。道:“按道理。是不会收的。看到发簪,他应该会立即去华山才对。”

    说着,清心淡淡笑了笑。

    八卦旋转着,缓缓落到河滩上。

    其他人都默默地看着。

    猴子迈开脚步,拄着金箍棒一步步向前。

    他瞧了瞧清心,又瞧了瞧沉香,懒懒地掏着耳朵道:“你怎么来了?还真巧啊,我们打完了你就来。来得可真是时候。”

    “我早就到了。”清心从八卦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了猴子一眼。一跃跳下八卦,又转身将沉香抱了下来,轻声道:“不是我来了,你以为是谁帮你止住上游的水的?”

    “你止住了上游的水?”

    “你没感觉到吗?”

    猴子翻了翻白眼,嬉笑道:“抱歉,真没什么感觉。”

    扭过头,猴子指着其他众人问道:“喂,你们感觉到了没?”

    其他众人都不吭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两人。

    猴子露出一副无赖嘴脸,摊了摊手道:“你看到啦,没人感觉到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地找这么个机会来讨功劳的,没讨到,真是不好意思啦。”

    这一说,清心那脸顿时涨红了。

    沉香面带惊恐地仰望着清心。

    怒视着猴子好一会,清心咬了咬牙,深深吸了两口气道:“我来这里不是来跟你耍嘴皮子的。”

    说着,她从腰间摸出了发簪,朝着猴子丢了过去。

    稳稳地接下清心丢过来的发簪,猴子摊开手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

    这一眼,猴子的表情顿时僵住了。

    这发簪他怎么可能不认得?

    清心和灌江口并无过节,相反的,和南天门似乎还有些交情。找点什么关系,走点什么门路,想要见杨婵并非不可能。拿到这发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这丫头片子这时候带着发簪来见自己,算是几个意思?

    见猴子表情有些异样,清心当即高傲地仰起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猴子面色如常地将发簪收了起来,轻声道:“什么意思?”

    “有人让我给你带话。”

    “什么话?”

    清心将沉香推向前去,一字一顿地说道:“三圣母说了,让你收他为徒。日后好让他劈开华山,将三圣母救出来。”

    “劈开……华山?”这一说,猴子的呼吸顿时有些急促了。

    杨婵的意思,猴子自然是明白。可他现在能去吗?

    如果能去,他还在这里干嘛?

    就算离开了五行山,他也没有跳脱这三界。只要如来佛祖一天还存在,就好像在他的头顶悬了一把剑一样。

    莫说劈华山救杨婵了,就是恢复天道修为,猴子说是没必要,其实又何尝不是不敢呢?

    任何过头的举动,都有可能给佛门以借口。任何借口,都可能带来身边之人的伤亡。六百多年前的那场灾难,那种无能为力的痛,无论如何,猴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难道这时候去把杨婵接出来,让她和自己一起承担这个风险吗?

    猴子不愿意,也不敢。

    眨巴着眼睛,猴子轻声道:“发簪留给我了,你带着这孩子回去吧,我不收什么徒弟。”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什么然后?”

    一时间,四目交对,两个人隔着三丈的距离就这么僵住了。

    沉香仰着头,睁大了眼睛,那目光在彼此之间来回。

    那四周的人也都默默地看着。

    一阵微风掠过,卷起了地表的沙尘。

    清心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我做什么用得着向你报告吗?”

    清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哼道:“你能好好说话吗?”

    “我没好好说话?”猴子冷哼一声道:“准确地说,其实我不是没好好说话,而是我压根不想和你说话。你听清楚了,我很讨厌很讨厌你,非常讨厌你,希望你滚得远远的,不要再沾任何与我有关的事情。如果你不是我师妹,如果不是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我早宰了你了。也许还不只宰了那么简单。还有,我和杨婵的事不用你管,不管你是出于好心还是恶意,都不用你管。这是我们的私事,轮不到你管。你听懂了吗?”

    一口气,猴子将长长的一段话都说了出来。

    这一大顿话说完,清心整个都怔住了。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着猴子。

    说罢,猴子一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便拖着金箍棒朝着原本端坐的地方走了过去,不再搭理清心了。

    此时,就连一旁的玄奘都悄悄斜眼朝着清心望了过去。

    清心呆呆地看着猴子,那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

    “哭也没用。”猴子撇过脸去,悠悠叹道:“讨厌的人,流泪,看上去就更讨厌了。”

    顿时,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沉香手足无措地张望着。他小心翼翼地扯着清心的裙角。

    “姐姐……别哭。”

    清心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那嘴角微微上扬,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好一会,她深深吸了口气,眨巴着眼睛道:“没事,沉香,我们走。”

    沉香?

    猴子的耳朵顿时微微颤了颤,连忙瞪大了眼睛回过头来。

    清心远远地瞪了猴子一眼,将沉香抱上了八卦。

    紧接着,自己也跳上了八卦,一运灵力,飞走了。

    由始至终,猴子都没有开口阻止,那双眼睛却越瞪越大。

    清心一走,众人当即就活络了起来。

    小白龙走到猴子身旁坐了下来,拍拍猴子的肩道:“这对话,怎么就那么带火药味呢?大圣爷,我觉得你们两个前世肯定是结怨了。”

    “她刚刚叫那孩子沉香?”

    “啥?”

    猴子侧过脸,十分认真地问道:“她刚刚,是不是叫那孩子沉香?”

    小白龙略略想了想,挠了挠头道:“好像是吧,我也听不太清楚,怎么啦?”

    一旁的黑熊精插嘴道:“就是沉香没错,大圣爷,小的听得很清楚。”

    闻言,猴子的嘴角顿时抽了两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