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八十八章:纠结

2018-01-17 08:51:42Ctrl+D 收藏本站

    长风凌厉。

    清心站在八卦上一动不动,那神色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细细想一想,这一段姻缘,从一开始就是个错。错误的开始,错误的节点,错误的过程,这当中没有一处不是错。由始至终,都不过是被大能们利用的一个点罢了。

    可是,错了两世,难道还要错第三世吗?

    “真是……孽缘。”这是清心唯一能给的评价了。

    都已经将杨婵的发簪带到面前了,他居然还不为所动。

    对雀儿的爱是假的,不过是自责造成的假象,难道和杨婵在月树上的花也是假的?

    清心实在不懂。

    漫长的记忆告诉了她许多许多,却也带给了她各种各样的情绪,以至于她并没有办法平静地去算计这只猴子,甚至看不穿,悟不透。

    回过头,如果不是放不下,她又何苦那么急着想要了结呢?

    一旁的沉香乐呵呵的。

    “你笑什么?”

    这一问,沉香连忙闭上嘴,低下头。

    “我问你笑什么?”

    扭扭捏捏了半天,沉香才低声说道:“齐天大圣不收沉香,沉香不就可以拜姐姐为师了吗?”

    闻言,清心顿时哼笑了出来。

    那脸上原本的阴郁一扫而空。

    伸手摸了摸沉香的头,她轻声叹道:“你不知道你刚刚失去的是什么。”

    沉香一脸懵懂地望着清心。

    “我的这位师兄,是三界之中仅有的一位行者道天道修者,虽说他已经失去了天道修为。但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恢复。除了佛门。三界也没有谁不买他的账。如果拜入他门下,你想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三界之中,谁都要高看你一眼。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你想做的事,就连天庭,也管束不住你。”

    说罢,清心低头注视着沉香道:“明白了吗?神仙的世界。和凡间其实没什么差别,一样要看出身,一样要论身份。如果姐姐不是老君和菩提祖师的入室弟子,怎可能如此逍遥?”

    “沉香不要逍遥。”

    “你还小,不懂事。”

    沉香撅着嘴,眼巴巴地望着清心。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沉香犹豫了好一会,低声道:“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沉香了?”

    “怎么这么说?”

    “姐姐……好像不开心。”

    清心顿时一愣,又是伸手揉了揉沉香的脑袋:“别瞎想,姐姐不开心是因为其他事。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是我清心的弟子了。”

    “真哒?”

    “真的。”

    沉香开心得一下扑了上去。

    这一对师徒乘着八卦缓缓地掠过万里长空。

    相距数十里外。山之巅,须菩提静静地遥望着,轻抚长须。

    ……

    漆黑的夜里,黑水河的河岸边上,黑熊精抱来了一堆柴火,叮叮咚咚地叠成一排。

    天蓬伸手要去拿柴火,却被猴子制止了。

    “今天我来吧。”

    天蓬瞧着一脸阴沉的猴子,微微蹙了眉。

    “你怎么啦?”

    “没什么,我能怎么?有谁能把我怎么吗?”猴子撑着膝盖坐到了篝火边上,伸手捉了一根柴火,咣当一声丢到了篝火中。

    点点火星溅起。

    注视着那吱吱燃烧的篝火,猴子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

    “行吧。”天蓬淡淡叹了口气:“我去玄奘法师那边看看。”

    说着,天蓬撑着膝盖缓缓起身。

    一次河难,船翻了,马没了,随身的物品,包括玄奘的衣物、携带的经书还有一应生活用品全都落了水。

    在岛上困了两天,那落水的物品早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任凭小白龙下水如何搜,也只找回一点点而已。

    此时此刻的玄奘,真可谓是孑然一身,一穷二白了。他正对着一堆散乱的物件发愁呢。

    不多时,小白龙从河里钻了出来。这是他第十二次回来了,带回来的是玄奘平日里化缘用的鉢。

    用衣袖从头到尾细细地擦拭了一遍自己的鉢之后,玄奘对正在休息的小白龙说道:“算了,不用再去了。找到鉢就好了。”

    小白龙默默点点头,转而去照顾自己的表弟去了。

    猴子依旧注视着篝火一动不动地坐着,时不时拿出杨婵的簪子细细地看。

    狠狠地折腾了几天,大家都已经累了,不多时,便都沉沉地睡去,唯独猴子还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篝火旁。

    “沉香……沉香……”

    他反复默念着这个名字,咬着牙,那手微微用劲,握在手中的柴火被攥得“咯咯”响。

    许久,他起身来回踱步,蹲到河畔洗了个脸,然后蹙着眉,抿着唇朝着华山的方向张望。

    吐出的气息化作淡淡的雾在空中弥散。

    好几次,他都想不管不顾地腾云飞去,却终究没能成行。

    他在怕。

    又呆呆地在营地边上站了好一会,他深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向篝火,将自己手中的小半块柴火丢了下去,又是愣神地望着篝火。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

    好一会,他忽然徒手从篝火堆中捡起了一块烧红的炭,握在手中。

    没有运用灵力进行防护,没有采取任何的术法,他就这么徒手握着。即使是不死之躯,也被吱吱地烫出了一丝焦味。可他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只是静静地看着,入了神。

    忽然间,一只手从一旁伸来,握住了猴子的手腕。

    “你干什么?”

    一仰头,猴子看到天蓬站在自己面前,有些错愕地望着自己。

    “没什么。”猴子手一松。那木炭掉到了沙地上。

    挣脱了天蓬的手。他坐到一旁的石头上借着月光细细地看着焦黑的手掌:“好久没有真正痛过了。自从修成天道之后,就没有真正痛过了。我只是,有点怀念那种感觉而已。”

    “出什么事了吗?”

    “没。”猴子垂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坐着,不再说话了。

    好一会,天蓬也躬身坐了下去,随手捡起一旁的树枝挑动篝火:“想去华山?”

    猴子摇了摇头。

    “如果想去就去吧。三个妖王是难对付了点,但如果有准备,他们未必能拿我们怎么样。”

    “不是。”猴子仰起头仰望星空。眼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些发红了。

    天蓬一时间都有些懵了。

    “出了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猴子沉默着,闭上双眼,抱紧了自己的脑袋。

    “不方便跟我说吗?”

    犹豫了好一会,猴子仰起头,舔了舔干瘪的嘴唇,低声道:“那孩子……是杨婵的儿子。”

    “啊?”

    “那孩子,是杨婵的孩子。”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忽然一跃而起,徒手从篝火中抓起了一块烧红的柴。还没等天蓬出声,他已经用尽全力狠狠地将它朝着东方甩了出去。

    那柴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刷地一下已经消失在夜空之中。

    站在河滩边上,猴子远远地眺望着。

    天蓬端坐着,静静地看。

    “你怎么知道他是杨婵的孩子?还有,杨婵如果有孩子的话……那父亲是谁?”

    “他的父亲叫刘彦昌。”

    “什么人?”

    “华山脚下一介书生。”

    天蓬揉了揉太阳穴,细想了一番,道:“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反正我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只是从未逃脱过。”转过身,猴子又是坐回了原地。

    侧过脸,他瞧着天蓬道:“以前我觉得你真的好蠢。”

    天蓬的眉头跳了跳。

    “但我现在发现原来我比你蠢。”

    “你究竟想说什么?”

    “没什么,自嘲一下而已。不过也是实话。”猴子低头抚摸着自己手掌上的烫伤,道:“还记得你围剿花果山那会吗?当时我就想,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蠢的人呢?连自家媳妇都保不住了,还拼什么命啊。还不如跟我一起揭竿而起,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最后失败了,起码也死得不憋屈。”

    天蓬静静地听着。

    “现在我发现我比你蠢多了,你拼死拼活,起码还赢回了一个美名。如果西行证道成功,你还可以堂堂正正迎娶霓裳。虽然过程糟糕了点,但起码结果是好的。我呢?雀儿死了,我保护不了。风铃就在我身边,我不珍惜……最后魂飞魄散了。杨婵等了我那么多年……”掩着脸,猴子狠狠地抓着头顶的毛发,沉默了好一会,低声道:“到最后,我就剩下一个‘蠢’字而已。齐天大圣,就是个笑话。我都不知道我活着是要干嘛了。”

    天蓬淡淡笑了笑,道:“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认为你还是应该当面求证一下。杨家兄妹,最早是我的同僚,后来变成我的对手,也打过好几次战。我所知道的杨婵,不像是会嫁给一个书生的。”

    “求证……怎么求证?成亲的时候我跑了,让她守了六百年的活寡,我有什么资格问?”猴子抬头瞥了天蓬一眼,低声道:“说实话,如果霓裳和别人有了孩子,你怎么办?”

    “凉拌。”天蓬面无表情地答道:“她转世的这几百年,又不是一次两次。”

    “得,问错人了。你这绿帽专业户,不问也罢。”

    猴子伸手捡起一个石子狠狠甩了出去,正中小白龙的脑袋。

    顿时,一声尖叫,所有人都吓醒了过来。一个个慌张地四处张望。

    黑熊精和卷帘的武器都握到手中了。

    “没事没事,石头是我扔的。你们继续睡觉吧。敖烈,你过来。”

    其他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个有些莫名其妙地瞧着猴子。

    “大圣爷……真没事儿?”

    “让你们睡你们就睡。”

    卷帘与黑熊精这才眨巴着眼睛躺了下去。

    小白龙捂着被砸伤的脑袋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猴子将他拉到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假设。你家娘子找到了。然后你发现她和别人有了孩子……”

    话音未落,只见小白龙已经瞪圆了眼。

    “我就是假设的,不是真的,随口问一下。不用紧张。”

    小白龙这才稍稍缓了口气。

    “来,说说,如果你发现她和别人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办?”

    “先杀奸夫,再杀yin妇!”说着。小白龙还做了一个手刀下切的手势,以示决心。

    瞧着小白龙那意志坚决的眼,猴子顿时有些迟疑了,蹙着眉头想了半天,他又转而说道:“那,假如是你先对不起她呢?”

    “我对不起她?我哪对不起她了?”

    “我就假设,假设你先对不起她。”

    “那得看怎么个对不起法了。”

    “恩……就比如成亲当日,你跑了。”

    “我成亲当日没跑。”

    “我说假设,你没听懂吗?”猴子的语气已经有点重了,怒视着小白龙。

    “行行行。大圣爷说怎么就怎么……”

    “就……假设你成亲当天丢下她跑了,然后……她就和别人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办?”

    “成亲当日我为啥跑?”

    “因为……因为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是什么事?”

    “就是重要的事。”

    “那到底是什么事呢?我没有比成亲还重要的事啊。”

    “我他妈说了是假设了!”猴子气不打一处来,操起一块石头对准了敖烈就要砸。

    一时间,所有人又被吓醒了,一个个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猴子指着连同玄奘在内的众人恶狠狠地吼道:“都闭上嘴,睡觉!”

    众人连忙扭过头去。

    一扭头,猴子看到敖烈已经闪出了五丈开外。

    瞪眼怒视着敖烈,猴子伸手朝自己身旁的位置指了指。无奈,敖烈只得硬着头皮又走了过来。

    一旁的天蓬强忍住不笑。

    “大圣爷,你就别打哑谜了。我都听出来了。”压低声音,小白龙小心翼翼地问道:“杨婵姐和别人有孩子了?”

    猴子的脸色刷的一下黑了。

    他忽然有一种很浓烈的,揍小白龙一顿的冲动。

    犹豫了半天,他最终还是将那股冲动摁了下去,恶狠狠地说:“我问你啥,你回答我就行了,话太多活不长。”

    “行,我不多话了。”小白龙连忙摇头摆手,想了想,答道:“新婚之日,抛下新娘跑了,而且还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这要换了我是女的,不只给新郎戴绿帽子,还要戴很多顶。”

    话音未落,小白龙已经自己手脚利落地闪到一边去了。

    两人隔着十来丈的距离对视着,小白龙小心翼翼地看着猴子,随时做好了跑路的准备。猴子的眼睛瞪得浑圆,嘴角不住地抽,不住地抽。

    短暂的沉默之后,猴子一个弯腰去捡石头,小白龙连忙掉头就跑。

    只听“刷”的一声,猴子的石头丢出去了。黑暗中传来了小白龙的惨叫声。

    天蓬在一旁捂着嘴一直笑,一直笑。

    ……

    华山,幽暗的洞府中,杨婵静静地端坐着,凝视着空无一物的石桌。

    ……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猴子气冲冲地坐回了原地,捡起一块石头,掐得粉碎,再捡起一块,又掐得粉碎。

    不远处的黑熊精悄悄将身子往远处挪,以免殃及池鱼。

    “我在笑啊,威震三界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也有今天。”

    猴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两个人静静地坐着。

    天蓬笑眯眯地瞧着猴子,猴子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篝火,那一对獠牙咬得咯咯响。一双手更是摸到什么掐碎什么。

    “不要那么早下定论,去一趟华山,当面问一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猴子用手重重地揉了揉脸,低声道:“你……替我走一趟?”

    “这事儿得你去。”

    “丢下她六百多年,我拿什么问?”

    “那你问是不问?”

    猴子盘起腿坐在石头上,猛地抓头皮,猛地抓头皮。

    “不问!”

    “不问你着急个啥?”

    猴子仰起头正色道:“如果是真的,我问了又能如何?如果不是,我不问又何妨?”

    天蓬撅着嘴,拍着大腿笑眯眯地说道:“对,说得好。就是这个理!”

    猴子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是对着篝火沉默。

    ……

    华山,幽暗的洞府中,杨婵静静地端坐着,凝视着空无一物的石桌,静静地等待着。

    六百多年的光阴,她一直都在这么静静地等。

    ……

    短短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猴子拿出发簪看了六次,叹气十五次,朝着华山的方向望了十八次,抓头皮二十六次。

    天蓬低眉,悠悠道:“实在坐不住,就去吧。”

    “不去!”猴子闭起双目,握紧了拳头。

    “问一问,就清楚了,省得你在这里东猜西猜。”

    “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是假的呢?”

    ……

    斜月三星洞。

    清心路过沉香的房门前,顺手将被沉香踢到了一旁的被子盖了回去。

    伸手掐了掐熟睡的小家伙的脸。

    远处林间,须菩提远远地注视着,淡淡叹了口气,拂袖而去。

    ……

    “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坦然面对,该怎么办怎么办。”

    “要不……我再找敖烈问问?”

    天蓬哼地笑了出来:“齐天大圣从来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天庭一直以来最怕的就是你这不管不顾的性格。怎么到这问题上,就这么畏首畏尾呢?”

    “那……”猴子低头抱膝,有些茫然地问道:“见了面,我第一句话跟她说什么呢?”(未完待续……)

    PS:恢复更新啦~大章,听说有人在等我跳票的说。

    话说……为啥我算来算去总感觉10天好像没放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