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九十章:一模一样的脸

2018-01-17 08:51:41Ctrl+D 收藏本站

    荒芜的林间,猴子孤身一人缓缓前行着。

    徐徐刮过的夜风压低了艾草,卷起了落叶,有那么一丝丝的凉意。穿梭在林间,引来一阵如同恶鬼嚎哭的声响。

    猴子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不断地走。

    也不知道怎么地,越走天色越暗,天上的星辰,云间的月牙都失了踪。天地间仿佛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明。

    到最后,竟连猴子的眼睛都已经看不清四周的景致了。

    “这是怎么啦?”他有些茫然地揉了揉眼睛,却又似乎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更准确地说,他的脑子早已放空了,以至于种种的异常,都没能引起他的警觉。

    渐渐地,他觉得有些昏昏沉沉地,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拄着金箍棒休息。

    忽然间,一个黑影从他的眼前掠过。

    “谁!”猴子一惊,本能地操起了金箍棒。

    然而,在他的前方,黑暗之中仅仅看到几根微微颤动的树枝,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就这么盯着那个位置看了许久,猴子才缓缓松了口气,放下金箍棒。

    “我这是怎么啦?我……我在哪里?”

    直到此时,他似乎才发现自己的一应外在感知,似乎都失效了。

    感觉不到灵力和灵气的波动,没有了夜视,就连听觉,似乎也只剩下周遭这一点点的范围。

    正当他一阵茫然之际,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

    “是我。”

    “你是谁?”

    “我是你。”

    “你是我,那我是谁?”

    “你……什么也不是。”

    “呵呵呵呵。我什么也不是?这三界之中。敢这么说我的人可不多呀。”

    天空中的云层缓缓地拨开了。月光又一次照亮了大地。

    就在前方十丈开外的地方,一个黑影静静地站着,背对着他。

    一瞬间,猴子方才的无力感消失了,对外界的感知似乎恢复了一些。但对眼前的这个人的感知,却依旧是朦朦胧胧的。

    那种感觉就好像当初在斜月三星洞刚刚领悟了灵气和灵力的时候一样,虽然知道对方就在那里,却无法直接透过感知获知对方灵力强度的虚实。

    暗暗攥紧了手中的金箍棒。猴子低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真的想知道吗?”

    这一次的声音不是在猴子的脑海中直接响起,而是实实在在的声音,却极为沙哑,难听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就好像这人许多年都不曾开口说过话似的。

    “佛门的人,天庭的人,妖怪,还是昆仑山的人?”

    “你猜。”

    “我不喜欢猜。我最讨厌的,就是打哑谜了。”

    闻言,那人“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地上气不接下气。

    “我们认识吗?”

    “认识。”

    “熟吗?”

    “很熟。”

    “有过节吗?”

    对方犹豫着。轻声叹道:“算是……有吧。”

    “有过节,应该早点说。这样就可以省去那么多废话了。”猴子已经暗暗运起了灵力。准备动手。

    正当此时,头顶的乌云缓缓遮掩了月牙,四周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猴子的眼睛再看不清前方的身影了,但他依旧可以凭感觉锁定对方的具体位置。

    “有过节,所以,你就准备杀我?”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既然都已经有过节了,不杀你,难道留着你给我添堵?”

    “对……你说得对。要我,也会像你这么干。可是,你确定你打得过我吗?”

    闻言,猴子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这世界上,能跟猴子这么说的,现如今好像也就只剩下一个如来吧。可惜,这个人身上有明显的灵力波动,几乎已经可以断定出身道门,而且,修的必然是行者道。

    短暂的沉默之后,对方“咻”地一声,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前方飞遁而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猴子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抡起金箍棒就砸。

    然而,这重重地一棍,却落空了。

    翻滚的石屑扑面而来,一时间,猴子都有些愣神了。

    对方并不是闪过了这一击,准确地说,对方是用最单纯的速度,瞬间拉开了与猴子之间的距离,以至于猴子一棍落空。

    对于战场上最可怕的战士来说,他们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手动得比脑子还快。更多的时候,他们战斗凭借的是直觉与本能。

    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迅速加快了自身的速度。然而,对方的速度也在加快。

    黑暗中,两人就这么你追我赶地冲刺着,也不知道猴子打烂了多少块山石,砸烂了多少根巨木,掀翻了多少片树林……可无论如何,猴子就是追不上对方,更碰不着对方一根毫毛……因为,对方的速度和他一样快!

    这让猴子感觉十分不悦。

    这么多年了,除了那无根无凭的如来,还没有人能跟他比速度的。

    情急之中,猴子暴喝一声:“长——!”

    那金箍棒骤然伸长,朝着对方呼啸而去。

    “当!”

    一声刺耳的声响,猴子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金箍棒打在什么硬物上。

    紧接着,对方反击了。

    凭借着对灵力波动的感知,猴子虽然看不见,却也能清晰地直到对方出手的方位。

    手中金箍棒迅速回防,稳稳地接下了对方的一击。这一击之下,猴子的手竟有一丝发颤。

    这是谁?

    天地间还有力量如此之强的行者道?

    瞬息万变的战局已容不得猴子细想了,他一个翻滚,连着三棍朝着对方击去。全部被稳稳接住。紧接着。对方又是三招还击。也被猴子稳稳接下。

    双方你来我往地激战了起来,陷入胶着之中。

    渐渐地,猴子的感知能力越来越清晰了。可随着感知能力一点一滴地恢复,他却越来越心惊。

    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修为竟然是和自己一样的大罗混元大仙巅峰,使的也是棍,一根和自己手中的金箍棒一样,可以伸缩自如的棍……一样的行者道。一样的,只有死门,没有活门的棍法。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和自己对战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重重的撞击之下,双方弹开了,隔空对峙着,再没有谁率先出手。

    天空中的云又一次缓缓地拨开,月光挥洒而下。

    一张毛茸茸的脸缓缓出现在了猴子面前……

    ……

    猛地瞪大了眼睛,猴子一跃而起。

    柔和的月光,微微闪烁的星辰。风从身旁徐徐地刮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

    篝火旁的天蓬略带疑惑地望着他。

    放眼望去。猴子发现其余的众人都在不远处躺着。

    睡梦中的小白龙伸手挠了挠脸,黑熊精的呼噜声如同雷鸣……

    “是……梦?”

    扑通一声,猴子如同被抽离了所有力量一般瘫坐了下去,呆呆地注视着自己摊开的手。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大汗淋漓。

    “怎么?”天蓬用手中的树枝挑动了两下篝火,轻声叹道:“你也会做噩梦?”

    猴子伸手揉了揉脸,依旧瘫坐着。

    噩梦?

    他有多久没做过梦了?

    应该……从五行山下出来以后就从未做过梦吧。

    修仙之人,修为越高,需要的睡眠时间便越少。修为到了猴子这种境地,别提做梦,基本连睡觉都已经不需要了。

    在五行山下的时候,他是自己想睡觉,为的是打发时间,解除了所有防御,才有可能做梦。从五行山下出来,这一路的西行,他都是戒心极重的。别说做梦了,连睡觉都不可能。可这一个月来,因为杨婵的事情,他每日心神不宁,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这才会在今夜躺下去准备眯一会。没想到这一眯,居然真的睡着了,还做了个噩梦。

    这算是怎么回事?

    他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朝着熟睡的玄奘走去。

    “怎么啦?”天蓬问。

    猴子没有回答。

    他轻轻握住玄奘的脉门,朝着他的身体注入了一丝灵力,在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后才将灵力收了回来。

    “发生什么事了?”

    猴子摇了摇头,转过身去一步步走到天蓬身旁坐下,道:“我居然睡着了……还以为中了什么诡计呢。”

    “睡着了不是很好吗?难得能睡一下。”天蓬回头扫了众人一眼,道:“每次守夜,我们都是轮着来,你却是天天如此。嘿,也该你睡一下了。”

    猴子低头注视着篝火,入了神。

    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猴子……六耳猕猴?

    见猴子的脸色有些难看,天蓬轻声问道:“梦见……杨婵的事了?”

    “不是。”

    “梦见如来佛祖了?”

    猴子摇了摇头。

    “那还有什么能把你吓成这样?”

    “总之,是一些不好的东西就对了。”猴子朝着西方望了两眼,道:“明天应该就能到车迟国了。把你们送到那里,我就下地府走一趟。那边我有预感,可能会出一点麻烦,不过你们应该能解决。”

    “放心吧,我们自己可以的。”说着,天蓬从腰间摸出了一块玉简,握在手中摩擦着:“实在不行了,我会向你呼救。”

    猴子侧过脸望了天蓬一眼,轻声道:“记住,只要有一点点感觉不对,立即通知我,千万不能迟疑。”

    “放心。”(未完待续……)

    PS:五点快到了。

    中秋节喝了一小杯,结果胃就不舒服了,痛了好几个钟头……不过,最终还是缓过来了。

    作者就是毛病多,以前我不信的,现在我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