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九十一章:车迟国

2018-01-17 08:51:41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中午,猴子一行便抵达了车迟国的国都。

    那是一座一望无际原野上密布房屋环绕之中的小小城池。车迟国气候寒冷,国土一半是草原,一半是山川,这使得这个国家同时拥有农耕和游牧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在水草茂盛的季节,国都四周扎起大量的帐篷,遍地都是牛羊。在干旱的季节,则显得人烟稀少。

    由于居民的数量随着季节变动非常大,这所谓的国都甚至都没有修建大范围的城墙,以至于绝大部分的民居其实都裸露在城墙外。

    众人抵达的时间,正巧是干旱季节。

    一路上,身穿厚实夹袍,头戴皮帽的居民穿行而过,一个个都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猴子一行。

    天蓬已经习惯性地幻化成人形。

    虽说猴子维持着原本的相貌没有施展任何的幻术,但猴子本身有个人样,个头也就跟寻常人差不多罢了,除了满脸的毛,谈不上多惹人注意。

    至于黑熊精,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也已经早早幻化成了人形。

    按道理,这样一支队伍走在这东西方交汇的商道上,应该不算奇怪啊。

    纳闷了好一会,猴子渐渐发现四周居民指指点点的对象,竟是玄奘,不由得轻声叹道:“看来该来的麻烦,还是逃不过啊。”

    “麻烦?什么意思?”

    “没什么大不了,一点你们能解决的麻烦罢了。等你们安顿下来我就走。”

    回过头,猴子与天蓬看到玄奘正在不远处尝试问路。一众路人却都是走避不及。

    见了玄奘。就好像见了瘟神一般。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愿意说话的。那人神色慌张,开口便道:“小师傅,在下劝你还是速速离去吧,指不定官府的卫队已经在往这里赶了。走晚了,可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官府?”玄奘一下愣了神。

    那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身旁的好友却已经硬拽着他离去了,边走嘴里还边嘟囔着:“管那闲事干嘛?匿藏者与僧人同罪,你不懂吗?”

    见状。天蓬微微蹙起了眉头。

    “看懂没?”猴子问。

    天蓬缓缓摇了摇头。

    好一会,玄奘终于放弃问路的打算有些沮丧地回到众人身边。

    朝着天蓬和猴子看了两眼,玄奘叹道:“初到此处,听闻车迟国寺庙众多,香火鼎盛,本想着先行拜访众寺,挂个单……没想到,连路也问不到啊。”

    猴子咯咯地笑了起来:“你想找本地的僧人?”

    玄奘微微点了点头。

    “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了。”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踏步声。顿时,那大街上的路人纷纷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过道。

    那过道的末端。众人看到一群身穿铠甲的兵卫正全副武装地朝这里而来。

    玄奘也想让到一边,却被猴子一把拽住了。

    “来拿你的,躲不掉。”

    “拿贫僧?贫僧并未犯事,他们为何要拿贫僧?”

    还没等猴子回答,数十名兵卫已经将众人团团围住。

    四周的路人远远地看着,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个将领模样的人扶着腰间的长刀往前跨了一步,指着玄奘厉声叱道:“大胆妖僧,竟敢违抗陛下的旨意!”

    闻言,众人皆是一脸的茫然。

    猴子拖着金箍棒往前跨了一步。

    眼看着猴子就要动手,玄奘连忙将他拦住,低声道:“是非不明,怎可乱伤无辜?此事,还是交由贫僧处理吧。”

    瞧着玄奘,猴子略略想了想,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震了震衣袖,玄奘走上前去,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对那将领行了个礼,轻声道:“这位施主,贫僧法号玄奘,自东土而来,初到贵地。不知道施主所说的违抗旨意,所指何事?”

    “何事?”那将领轻蔑一笑,道:“看你的样子,确实像刚从境外来。不过,也不打紧,反正陛下的旨意说的是所有僧人,既然进了我车迟国,就该依从法令!”

    闻言,玄奘正要询问是何法令。可还没等他问出口来,便已见那将领伸手一扬,叱道:“来人呐,将妖僧拿下!”

    顿时,围在四周的士兵一个个卷起衣袖就朝玄奘走了过去。

    这是要强拿玄奘的意思了。

    此情此景,众人自然哪肯?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四周的众人便已经悉数亮出了各自的兵器,将玄奘护在中间。

    黑缨枪、九齿钉耙、伏魔杖……

    眼看着对方动了刀兵,那些准备要拿下玄奘的士兵顿时一惊,连忙一个个退了回来,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

    双方一下成了对峙之势。

    玄奘连忙双手合十,又是行了一礼,道:“这位施主,不知玄奘所犯何事?”

    那将领却丝毫没打算和玄奘说话似的,扫了一眼,他便指着猴子等人叱道:“本将今日只拿妖僧,此事与尔等无关。若是强行护佑,则与其同罪,尔等可懂得?”

    金箍棒一顿,猴子歪着脑袋挡到了玄奘身前,却低头剔着指甲,连看都没看那将领一眼。

    “既然如此,就休怪本将无情了!”那将领冷哼一声,伸手一扬,叱道:“将这些乱党一并拿下!”

    “诺!”

    “慢——!”还没等双方冲在一起,玄奘便喊了出来。

    第三次朝着那将领行礼,玄奘轻声道:“将军欲拿玄奘,可否先让玄奘知道所犯何事?若在情在理,玄奘愿束手就擒。”

    所有的士兵都朝那将领望了过去,将领似乎也有些犹豫了。

    玄奘那边。猴子、天蓬、卷帘、黑熊精、小白龙。再加上一个玄奘。总共六个人。而且依照他多年的经验看,包括玄奘在内,这六人,似乎还都是些好手。

    反观自己这一边,包括他自己在内,总共有三十五人。

    虽说三十五对六,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但刀剑无眼。如果狗急了跳墙,难免也会有些伤亡。

    眯着眼睛看了玄奘两眼,那将领摸着自己的剑柄,歪着头一脸不悦地说道:“陛下有旨,我车迟国境内所有僧人,一概征发徭役。你觉着,这算不算在情在理?”

    ……

    地府。

    那祭坛上的法阵还在运行着,放射出道道金光,不断地发出阵阵诡异的“嗡嗡”声。

    三位妖王早已离去,此时。整个平原上只剩下地藏王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

    道道光华映在他脸上,看上去就如同一尊不懂哭笑的佛像一般。

    一位鬼差匆匆落到他的身旁。单膝跪地,奏报道:“启禀世尊,正法明尊者驾到。”

    “有请。”

    “诺!”

    那鬼差匆匆转身离去,不多时,又引着正法明如来落到了地藏王身旁。

    分别朝着两人行了个礼,那鬼差便离开了。

    地藏王一言不发,正法明如来也不开口,只随着他一起注视着法阵。

    许久,地藏王侧过脸来笑了笑,指着法阵道:“这法阵,如何?”

    “甚是巧妙,只是……”

    “只是什么?”

    深深吸了口气,正法明如来道:“只是,魂魄引回了,却还有许多事要做。否则,光有魂魄,也无用处。”

    瞧着法阵,地藏王轻声道:“引回来便好,至于其他的,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地藏王点了点头道:“过两日,贫僧准备上一趟灵山面圣,想请尊者与贫僧同去。”

    “所为何事?”

    “到时便知。”

    正法明如来朝着地藏王瞥了一眼,叹道:“听说,为了金锥取血,还把金身弄丢了啊。”

    “金身本是身外之物,丢了,也无需多想。”地藏王轻声笑道:“况且,即便是丢了,也会有人将它送回来的。”

    “哦?”

    地藏王低垂着眉头,淡淡道:“人,一会便到。”

    ……

    此时,夕阳西下。

    猴子一行正缓缓地走向西郊采石场,那身旁还环绕着一众脸色发青的兵卫。

    这一行,与其说是押送,不如说是胁迫,而且不是兵卫胁迫众人,而是众人胁迫兵卫……因为,他们根本没缴除猴子一行的兵器。

    并不是士兵们不想缴除,而是根本没有能力缴除。

    那将领要拿玄奘的理由自然是不合理的,但玄奘坚持凡间之事,应该用凡间的办法解决,猴子等人也只好答应。

    如此一来,众人也只好跟着。

    这一下问题来了,他们是被官兵拿下的,按道理,应该先缴除手上的兵器。

    可问题是,这些个凡间的官兵有能力拿他们的兵器吗?

    别说猴子的金箍棒了,就是最轻的,小白龙的剑,那也是几百斤重的东西。就是几个人抬也不一定抬得动。

    当发现根本拿不动对方的兵器之后,那将领顿时意识到自己碰到的是一堆非比寻常的人,隐隐有了一丝打退堂鼓的意思。

    不过,事情既然开了头,怎么收尾可就由不得他们了。

    于是,事情开始朝着哭笑不得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不想拿玄奘,玄奘却要求他们按照规定收押自己,一番折腾之下,猴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甚至还有意无意地露了一手,当场就吓哭了两个士兵,在闹市中掀起了一番骚动。

    整个王都都被震动了。

    无数的士兵蜂拥而至,在经历了一番短兵相接之后,一众士兵被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去,唯独那最开始的将领还有十几个士兵被硬留了下来。

    就这么着,那将领和士兵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将猴子一行“押”往西郊石场。

    玄奘终于如愿以偿了。

    当然,那后面还尾随了一大堆偷偷摸摸跟着观望的人。

    远远地,还没等猴子一行抵达,戍守采石场的兵卫们便已经收到风声,被通通集结了起来严阵以待。

    那些个正在服徭役的人们也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远远地观望着,不明所以。

    不多时,那将领便领着玄奘等人来到了采石场的围栏外。

    “肖将军,开一下门——!”

    没有人回答,那大门依旧静静地关着。透过围栏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猴子用金箍棒轻轻捅了捅那将领的背。

    无奈之下,那将领只得硬着头皮又是高喊了一声:“肖将军!开门!末将带了今天集市捉住的僧人来了!”

    不多时,那门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不收!你们回去吧!”

    将领回头看了玄奘一眼,见玄奘依旧目光炯炯地望着紧闭的门,只得扯着嗓子喊道:“不行啊,不能不收!”

    “你们今天在集市干的好事以为我没看见吗?回去!不收!说什么都不收!”

    说罢,那门后半点回应也没有了。

    “看来他今天就在集市上,看到了情况,所以快马加鞭赶回来……”那将领无奈地看着猴子,在确定猴子丝毫没有半点改变主意的意思之后,他无奈干咽了口唾沫,正要再喊,却见猴子已经拖着金箍棒走向前去。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一丈高,两丈宽的大门轰然倒下了,阵阵尘土翻滚。

    那门后筑起的长枪阵吓得往后缩了缩,一个个惊恐地望着猴子。

    “今天你们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说罢,猴子伸手一招,迈开脚步踩着大门往里走。

    身后的几人护着玄奘一步步前进。与此同时,那围栏内长枪阵却是一步步后退。

    领头的大胡子吓得脸都紫掉了。

    “肖将军,人交给你了,我走了!”送玄奘他们过来的将领高喊了一声,扭头就跑,连自己的佩剑也丢掉不管了。那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士兵们也一个个连滚带爬地逃开。

    在场的,戍守采石场的士兵一个个都干咽了口唾沫,面色惊恐。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那大胡子监军挥舞着手中的马鞭呼喊着。

    然而,谁也没准备听他的。

    猴子缓缓后退了两步,对天蓬和玄奘说道:“估摸着整个车迟国的僧人都在这儿了。守军就是些凡人而已,你们自己解决吧。”

    “行。”天蓬点了点头道:“金身带上吧。地府是地藏王的地头,有金身在手,你也有谈判的筹码。”

    转过身,猴子从黑熊精的手中接过被包得严严实实的金身,回头扫了那些个兵将一眼。紧接着,他将金身夹在腋下,腾空而起。

    这一下子,那些个兵将更加傻眼了。

    大胡子监军压低声音对一旁的士兵道:“快,去请国师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