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九十三章:有古怪

2018-01-17 08:51:41Ctrl+D 收藏本站

    星夜,采石场中,一众僧侣围着玄奘席地而坐。

    天蓬伫立在玄奘身旁,听着他不断劝慰众僧。其他的几人,除了小白龙在照看着鼍洁之外,都在外围来回巡视着,提防着采石场的守军。

    夜风缓缓地吹袭,扬起的砂石如同涟漪般在脚下扩散。

    采石场的守军都已经被逼到了围栏边上,一个个握着兵刃警惕地望着黑熊精和卷帘。

    一个士兵悄悄走到大胡子将领身旁,低声道:“将军,我们就这么等着吗?他们只有几个人,要不……”

    “放屁!”那大胡子将领低声唾骂道:“今天他们在集市,三两下就打跑了整支护卫队,你是嫌老子死得不够快是吧?”

    “那我们……”

    “什么都不要做,既然国师让我们按兵不动,我们就按兵不动!”

    “诺!”

    此时,在他们身后围栏数十丈开外的地方,大批的军队已经悄然集结了。

    趁着夜色,他们如同一滩流动的黑水一般迅速匀开,列起盾墙,拉开硬弓。

    一位士兵快步从被猴子推倒的正门走入,挤过围栏边上密布的士兵来到大胡子将领身旁。

    “将军,大军已经到了。”

    瞥了来者一眼,那大胡子将军低声道:“听到了。国师怎么说?”

    “国师让将军撤出采石场外。”

    闻言,那大胡子将军摆了摆手。一众士兵都开始有序地向正门移动了。

    采石场中的僧人一个个有些诧异地看着,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

    “这是怎么回事?都走了?”

    “准备放我们走吗?”

    天蓬瞧着正在撤离的戍卫队。侧过脸对一旁的卷帘道:“要放箭了。”

    “不会吧。”卷帘低声道:“就算他们真想杀。应该也只是想杀我们而已。不至于想让所有僧人都陪葬才是。”

    “难说。”天蓬冷哼了一声,道:“我总觉得这车迟国远比表面上看上去的要古怪。按道理,我们今天集市上那么一闹,他们要么招揽,要么围剿……虽说围剿是没什么可能的,但至少,他们应该派个人来谈一谈,尝试招揽才是啊。到现在为止。你见到国王派来的使者了吗?”

    卷帘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了。

    在场的有将近两千的僧人徭役,如果对方放箭,要劝玄奘丢下他们跑,估计是不可能的。可不丢下他们……那得是多大范围的护盾才能将他们护住啊?

    回头望去,这采石场里里外外虽说也有些能躲的地方,但终究是藏不下两千人如此之多。

    “要不……擒贼先擒王?”

    “不。”天蓬半眯着眼睛道:“再等等,先看看形势再说。”

    ……

    “报——!”一个士兵飞扑到多目怪面前,拱手道:“禀国师,那些和尚已经开始往里缩了。”

    “往里缩?”多目怪顿时愣了一下,那捋着长须的手顿在半空。

    “就是。”那士兵微微抬头道:“就是往采石场里缩。似乎是想躲避箭雨。”

    “他们竟然没出击?”多目怪捋着长须,陷入了沉思。

    身旁的三个道士面面相觑。

    “大人。”身穿橙色道袍的道士拱手道:“不如。就干脆放箭吧。只要放了箭,射死几个和尚,不怕没办法把他们逼出来!”

    多目怪缓缓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居然不主动出击……他们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什么了?”

    ……

    地府。

    猴子拄着金箍棒在生死殿前来回走动。

    身旁的铁盆里火吱吱地燃烧,两侧的鬼兵一动不动地站着,头顶一朵朵的鬼火呼啸而过。

    回首望去,无边无际的阴间看上去就好像一个繁华的夜市一般,只有当走近了,才能意会到其中的阴森恐怖。

    金箍棒重重一顿,只听“咣”的一声巨响,那脚下的石砖都开裂了。

    四周的鬼兵吓得微微一缩。

    “怎么个意思?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来?嘿,那是不是说,地藏王根本就不在这地府之中了?”

    说罢,猴子抬腿一步步跨上了台阶。

    那四周的鬼兵都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因为,六百多年前猴子在这里做了什么事,他们都知道。

    生死殿的大门就在眼前。

    正当猴子已经走过了一半的台阶之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了。

    “且慢!大圣爷!且慢!”

    秦广王提着前摆,正气喘吁吁地朝猴子飞奔而来。

    回头看了秦广王一眼,猴子的脚又往前迈了一步。

    秦广王一个纵身挡到了猴子面前,双膝跪地,喊道:“大圣爷,不可啊!”

    “不可?”猴子白了他一眼,哼笑道:“你不是去请地藏王吗?地藏王呢?”

    秦广王抹着冷汗道:“世尊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马上是多久?”猴子晃了晃脑袋,忽然一个发狠,一把揪住秦广王的衣领将他整个从地上拽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吼道:“一炷香,一刻钟,还是一个时辰?啊?多久,你他妈给老子说说!”

    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布满血丝的双目、獠牙,都近在咫尺。

    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秦广王整个怔住了,那嘴角的肌肉微微抽动,浑身上下都在不住打颤。

    此时此刻,他甚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猴子呼出的炙热气息了。

    “大……大圣爷……”

    “别叫得那么好听。”猴子怒视着他缓缓道:“你说说,多久?一炷香,一刻钟。还是一个时辰。说错了。老子当场就宰了你!”

    秦广王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猴子。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这秦广王已经被自己给彻底吓傻了,猴子手一松,直接将他丢到了一旁,抬腿就要继续往上走。

    正当此时,一个声音同时在猴子、秦广王以及在场所有鬼兵的脑海中响起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圣爷的性子还是没变啊。哈哈哈哈。”

    闻言,猴子当即停下脚步,缓缓回过头来。

    不多时。一道金光落下,生死殿前的广场上出现了一个人——地藏王。

    ……

    山坡上的四人依旧静静地站着。

    多目怪不断捋着长须,那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大人,此事宜早不宜晚啊。”

    “是啊。大人,若是大圣爷回来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没啦!”

    多目怪依旧眯着眼睛,望着采石场的方向。

    此时,采石场的僧人都已经被聚集到了石山脚下。

    他们利用采石场中的几座小屋和一些大块的石头遮掩身体。可惜空间实在不够,绝大多数的僧人还是无遮无拦地暴露在对方弓箭的射程之下。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凡人如此。神仙亦如此。

    超过两千人,光凭天蓬与卷帘等人。根本不可能撑起一个庞大到足以防住所有箭矢,护住所有人的护盾。

    当然,护住玄奘是毫无问题的。

    一步步走到天蓬身旁,玄奘低声道:“贫僧虽不曾读过兵书,但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若是能拿住对方主帅的话,说不定……”

    玄奘没有接着说下去。他静静地望着天蓬,似乎在征求天蓬的意见。

    “大师有所不知。”天蓬淡淡叹了口气道:“无论按何种理念治国,对方都不应该至今不派出特使与我等交涉。所以,这里面恐怕另有内情。”

    一旁的小白龙低声道:“要不,我们赶紧通知大圣爷?”

    天蓬低头掏出玉简看了一眼,缓缓摇了摇头。

    ……

    秦广王躬着身子快步跑到地藏王跟前,伏地行礼道:“卑职恭迎世尊!”

    “免礼。”

    随着地藏王轻轻摆手,早已经吓到脸色发青的秦广王迅速连滚带爬地闪到一旁去了。

    远远地,地藏王与猴子对视着。

    一个面色淡然,不喜不悲。

    一个一脸的轻蔑之色。

    好一会,猴子朝着身后的生死殿使了个眼色道:“我想进里面去看看,听说得你同意。”

    “确实如此。”地藏王淡淡笑了笑,缓缓卷起衣袖一步步朝着猴子走过来。

    那动作,便是用闲庭信步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拄着金箍棒,猴子悠悠道:“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不太好。毕竟生死殿事关三界,若可随便查阅,岂不是乱了套了?”

    “若是我一定要查呢,你是准备在这里跟我打一架吗?”

    地藏王笑眯眯地摆了摆手道:“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此乃凡间刀客所为,岂是得道之人该做的?”

    “那是怎么个意思?”

    地藏王摸着下巴故作为难状。

    就这么又沉默了好一会,猴子都有些不耐烦了,指着被丢在一旁,用布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金身道:“我也不白看你的生死簿,这金身还你,就当是入生死殿的买路钱,如何?”

    淡淡瞥了金身一眼,地藏王轻声叹道:“大圣爷可真是豪爽啊,金身就这么还给贫僧了,回头,若贫僧一个不小心又将它给大圣爷送了去,可如何是好?”

    “你若还敢送来,我就直接砸了它。”一步步走到金身旁,猴子单手握着金箍棒对准了金身的头颅,扭头道:“你也可以拒绝,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砸了它。反正,留着也没用。”

    此话一出,秦广王以及那四周的鬼差都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唯独地藏王面容依旧。

    ……

    祭坛边上,正法明如来面无表情地望着悬在空中的金锥。

    放射出来的光已经越来越盛了。那感觉,就好像所要召唤的“东西”,已经近在咫尺。

    ……

    生死殿外,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不多时,地藏王注视着那金身缓缓地笑了出来。

    “来人呐,替大圣爷打开生死殿的门。”

    “诺!”

    几个鬼兵迅速绕过猴子朝着生死殿的大门飞奔而去。

    直到此时,猴子才缓缓地将手中的金箍棒放了下来,点地。

    ……

    此时,采石场外,一匹快马手握旗令沿着盾墙飞驰而过。

    那士兵一路嘶吼着:“国师有令!放箭——!放箭——!”

    顿时,一阵弓铉之声炸开了,密布的箭雨朝着采石场内的僧人呼啸而去……(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