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九十四章:你帮谁?

2018-01-17 08:51:40Ctrl+D 收藏本站

    密集的破空声呼啸而来。

    天蓬一把将玄奘拽到了自己身旁。

    转瞬之间,大片的箭矢已如同雨点一般洒落,地面掀起了烟尘,一支支的箭矢倒插着微微晃动。

    数十名毫无防备的僧人应声而倒,鲜血顺着脚下的碎石缓缓地晕开了。

    玄奘惊得睁大了眼。

    他的身旁有天蓬,寻常弓箭即便再多,也近不了他的身。可是,其他人呢?

    整个采石场中,早已是哀鸿遍地。

    其他僧人一个个缩在石缝中,缩在房舍后,有的吓得痛哭不已,有的则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出了声,被人知道自己的躲藏之处招至另一波的箭雨。

    “放!”

    还没等玄奘缓过神来,围栏外又是传来了阵阵破空之声。又是一阵箭雨倾泻而下。

    血泊中,一个身中数箭,却还没断气的僧人哭喊着想往玄奘这里爬。可还没等他爬出一丈距离,只听“噗”的一声,一支箭矢已经从他的太阳穴洞穿而过。紧接着,又是三支箭接连落到了他的背上,数十支箭落到了他的身旁。

    那僧人张大了嘴巴,所有的言语都被死死地锁在喉中。脖子一歪,维持着错愕的表情,没了声息。只剩下一双空洞的眼睛似乎还在朝着玄奘的方向望。

    这一刻,玄奘的手微微颤了颤。

    那面容之中依旧看不出一丝的惊恐,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却真真切切地滑落。

    他死死地握住自己的手,呆呆地站在天蓬身旁。像是在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那四周。所有的僧人都在望着他。

    围栏外架起了梯子。一个士兵爬上梯子朝着里面望了一眼,回头朝着后方比划着什么。

    “放!”

    又是一声清叱,一阵箭雨从那围栏后破空而起朝着矮屋飞去。

    只一瞬,惨叫之声从那屋内传来,原本就简陋的土墙竟被箭矢射得千疮百孔。

    刺耳的声响中,门缓缓地推开了。一个身中数箭的僧人从那里面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才没走几步,便已经栽倒在地。

    那一双手微微颤抖着。不甘地伸向玄奘所在。

    在他的身后,房舍之中,已经堆满了尸骸。

    玄奘瞪大了眼睛,那眼中布满了血丝。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天蓬出手了。

    他隔空一指,那趴在梯子上遥望的士兵当即口吐鲜血栽了下去。

    “你干什么?他是凡人!”玄奘一把拽住了天蓬的手。

    缓缓地回过头,天蓬轻声道:“他在观测这里面的人躲在哪里,指挥箭矢的方向。如果他不死,就会有更多的僧人死。”

    玄奘的手微微一颤,松开了。

    ……

    山坡上。多目怪如同一根钉子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

    “禀国师!他们出手了!”

    “怎么出手法?”

    “隔空杀了我们负责观测的兄弟!”

    “隔空杀了一个人?”多目怪的眉头微微抖了抖,着:“还真忍得住啊。证道普渡?哼。一派胡言!看你如何证道,继续射!派更多人去观测,让他们杀!”

    “诺!”

    ……

    围栏外同时架起了数十道梯子,一个个的脑袋探了出来。

    天蓬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着一切,玄奘脸上的惊恐之色已再难掩住。

    “怎么办?”卷帘急急忙忙地凑到天蓬身旁。

    “不对路,完全可以确定不对路了。”

    “怎么说?”

    ……

    山坡上,多目怪缓缓地揉搓着手指,一双眼睛不断转悠着,喃喃自语道:“多了个天蓬元帅,这种身经百战的大将……果然是棘手许多啊。”

    ……

    瞥了卷帘一眼,天蓬低声道:“这是要强攻……我不相信凡人会这样毫无恐惧地进攻他们心目中的神仙……哪怕是妖怪。最关键的是,其实我们什么都还没做,根本不值得他们这么做。所以,可以肯定有人躲在背后指挥他们,想要达成某件事。”

    “那怎么办?他们的目标肯定是玄奘法师了!”

    小白龙掏出了联络猴子的玉简,天蓬连忙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还不通知大圣爷?”

    “不通知。”天蓬缓缓地摇了摇头,道:“那猴子在办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你中途打断,回头他还得去。最关键的是,真正的敌人没露面,你就是喊了他来也没用。”

    玄奘有些错愕地望着天蓬。

    是啊,虽然同路,但他们终究不是一样的人。

    猴子身上的血债多不胜数,天蓬又何尝不是踏着尸骨一路走来的呢?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小白龙、黑熊精、卷帘,他们哪一个没走过杀戮,早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可是玄奘呢?

    一行人中,只有玄奘一人是真正双手不沾血的。

    低下头,玄奘看到众僧正在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角,一双双眼睛巴望着。

    他们在怕。

    他们怕玄奘一离开这里,天蓬也会离开,到时候,护盾就没了,他们也会死。

    ……

    此时,地府之中,猴子正坐在堆积如山的目录上翻阅着。

    一旁的地藏王轻声道:“大圣爷,一个人查,要查很久的。这还仅仅是目录。要不,贫僧让人帮你查?”

    “哼。”猴子白了地藏王一眼,悠悠道:“你是想知道我要查什么吧?心领了。”

    “怎么?大圣爷要查的东西,不能让贫僧知道?”

    “你猜。”猴子笑嘻嘻地看瞥了地藏王一眼,低下眉,刚巧看到华山地域人类降生记录存放地的一页。却只是暗暗记在心里。不动声色的翻了过去。悠悠道:“我发现,这生死殿你管得不错啊。上次来,我可没看见还有目录这东西,一下子,要查阅也方便了许多。”

    “大圣爷过奖了。”地藏王轻声笑道:“这其实都还是大圣爷您的功劳,若不是您毁了整个生死殿,烧了生死簿消戾气,哪里来的重整一说呢?再说。贫僧既然接手了阴间,自然得有所建树才是。”

    “你这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呢?”猴子随手将翻完的目录丢到一旁,又捡起一本装模作样地看。

    “当然是夸大圣爷了,不破不立嘛。”微微顿了顿,地藏王轻声道:“既然大圣爷都说不用贫僧帮忙了,那贫僧,就失陪了。”

    “哦?你要走?”猴子微微抬起头来。

    “大圣爷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相反,求之不得。”

    “大圣爷真是……快人快语。既然如此,贫僧失陪了。”地藏王淡淡笑了笑。后退了三步,转身朝着殿外走去。

    可他这么一走。猴子的心却突然咯噔了一下,朝着地藏王离去的方向望了过去。

    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浮现了。

    “有点不对。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想找什么了?”

    ……

    “破!破!破!破!”

    天蓬不断地出手。

    不仅仅是天蓬,就连卷帘,黑熊精,小白龙也都加入其中了。

    一个个爬上长梯的士兵应声而倒,那速度甚至已经快到他们连往里看的机会都来不及了。

    可即便是这样,一个个的脑袋还是好想不怕死一样地从围栏后探出来。

    一**的箭雨腾空而起,又重重砸下,无论僧人躲在哪里,他们都能准确地射中。

    很显然,这并不是盲射。

    渐渐地,天蓬发现他们派出许多人在透过围栏那微小的缝隙往你查看,尽管视野十分狭窄,却依旧可以借以指挥箭矢的方向。

    站在天蓬的位置,若不是细细观察,甚至都察觉不到。

    “他们能用另一种方式观测,却还是不断地派人送死?只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吗?”

    数十名僧人躲到了岩石后,那箭矢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选了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隔着围栏瞬间射杀了其中的半数。

    十余名僧人被逼着往身后的矮山上爬,他们压低身子借着乱石隐蔽,避免被围栏外的士兵看到。然而,他们还是被发现了。

    一位僧人哀嚎着从矮山上滚了下来。磕在山石上,连脑浆都磕了出来。

    玄奘红着眼眶,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那手依旧紧紧地交握着,十指扣入了肉里。

    他囔囔自语道:“连他们都救不了,这西行一路,还如何证道普渡啊……”

    “现实没那么理想。”天蓬面无表情地答道:“就好像战争一样,有得必有失。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想要攻城略地,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想把什么护住,那是不可能的。”

    “若如此说的话,普渡岂不是也不可能?”

    天蓬没有回答,只是如同先前一般细细地隔着围栏感知着围栏外的一切。

    那里,已经有超过两万的大军了,更多的军队还在赶来,却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一**地箭雨徒劳地打在护盾上,掉落在地。

    整个采石场中,似乎已经只剩下玄奘所处的,由天蓬、黑熊精、卷帘还有小白龙共同撑起的这个护盾才是真正的安全了。可惜这里满打满算,也只能容纳两百人。

    尽管已经拥挤不堪,却还是有无数的僧人从采石场的各个角落冒着箭雨朝这里冲来。然而,他们没有一个能走到。

    这里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鱼饵一般,无数的士兵正在隔着围栏细细地看着,等着散落各处的僧人冒险出击的一刻送上致命的一箭。

    最成功的一个,也仅仅是走到与护盾相聚五丈的距离罢了。

    他身中五箭,栽倒在地,却依旧朝着玄奘伸出了一只手:“大师……救我……”

    下一刻,一轮箭雨洒在他的身上。

    鲜血在身下晕开了。

    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恍惚中,玄奘向前迈出了一步,却被天蓬拦住了去路。

    “他已经死了,别过去。”

    好一会,玄奘缓缓闭起了双目。

    一阵阵的箭雨连续不断地袭来,一阵阵惨叫此起彼伏,一声声如同梦呓般微弱的**从尸堆中传来,一双双沾满鲜血的手朝玄奘伸去。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睁开双眼。

    “元帅,你说得对。万事万物,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但贫僧,起码可以决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还没等天蓬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玄奘已经迈开了脚步。

    一个转身,天蓬连忙上前又一次将他拦了下来。

    “大师想做什么?”

    “我们,降。”玄奘注视着天蓬,缓缓地说道:“在我们来之前,众人安然无恙。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我们,只要我们降了,便不会再射箭。僧人不死,士兵,也不会死。如果这能救众人于水火之中,我们便该按着去做才是。不该,有丝毫的犹豫。”

    闻言,天蓬的眼角顿时微微抽了抽。

    ……

    地藏王缓缓地来到祭坛边上,与正法明如来并肩而立。

    “当年,第一个发现那魂魄的是你?”

    地藏王微微点了点头。

    “你准备要直接介入西行了?”

    地藏王没有否认。

    “那你帮谁?”

    侧过脸,地藏王淡淡笑了笑,伸出一指,指向天空。(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