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五百九十七章:水

2018-01-17 08:51:39Ctrl+D 收藏本站

    黎明时分,玄奘一行被安置在了一个露天广场中。

    这个有点类似于竞技场或者校场之类的大广场被整个包围了起来,四周捆起了一圈圈的铁链充当栏杆,加上大军看管……虽说不比监牢,但也算是十分严密了。毕竟,面对眼下这足足千人的队伍,这个西域小国早已没有足够的监牢可用了。

    王宫中,一位文职官员匆匆来到国王面前,躬身跪地:“启禀陛下,国师已在门外。”

    燃了一宿的蜡烛,那烛台上的蜡都已经滴到地上了。

    小小的殿堂里,老国王有些昏昏沉沉地抬起头来,注视着眼前的文官轻声道:“有请国师。”

    “诺。”

    那文官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哼,他总算来了。”站在一旁胡子花白,看上去却依旧十分硬朗的大臣厉声道:“竟然将守护王宫的禁卫都调了出去,陷陛下于险境,此举真要论起来,形同造反!陛下,可莫再骄纵啊。”

    这一番言辞说得很重,老国王却似乎不以为意,只是一夜未眠,实在有些熬不住了,那双眼朦朦胧胧的,提不起神来。

    不多时,多目怪走入殿堂中,躬身拱手道:“贫道多目,参见陛下。”

    闻言,老国王连忙摆了摆手:“免礼,免礼。”

    多目怪缓缓松开双手,直起腰杆。那神色,就好像全然不曾犯错一般。

    一旁的大臣有些按捺不住了,正要开口厉声叱责,却见老国王已经在悄悄暗示让他不要多言。只得不甘地闭上嘴。

    稍稍沉默了一下。老国王捋着长须道:“多目爱卿呐。听说,你昨日将本王的禁卫都调走了,可有此事啊?”

    “确有此事。”多目怪仰头朗声道:“只因东方来了一妖僧,伙同一些盗匪于菜市口出手伤了巡城的兵将。为免此妖僧祸害百姓,贫道才斗胆,借用了陛下的禁卫。还请陛下恕罪。”

    嘴巴上说“请陛下恕罪”,可多目怪那脸上,却全然没有半点愧疚之意。一时间。在场的几个大臣更加怒火中烧了,一个个攥紧了拳头,暴起了青筋。

    只可惜,多目怪全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原来是这样啊。”老国王稍稍松了口气,道:“这妖僧,是怎样的妖僧?可懂得呼风唤雨?如今,又拿下否?”

    “禀陛下,不过一些旁门左道之辈罢了。”多目怪连看都没有看那些个大臣一眼,只对着老国王微微躬身道:“陛下洪福齐天,那妖僧已被贫道命人拿下。幸未祸及百姓,如今正囚于齐云台中。”

    “拿下就好。拿下就好。”老国王呵呵地笑了起来:“多目爱卿又立下大功,本王,都已经赏无可赏了。”

    “陛下……”

    大臣刚想说话,却又被老国王摆了摆手止住了。

    抬起双手伸了伸懒腰,期间又有意无意地瞥了两旁,面色铁青的诸位大臣一眼,老国王轻声叹道:“既然事情已经了了,诸位爱卿一宿不眠,也早些回去休息。都,退下吧。”

    说着,也不管那其他大臣还有何话讲,老国王便已经撑着龙案起身,在左右侍从的搀扶下晃晃悠悠地朝着后堂走去了。

    一时间,在场的大臣皆是面面相觑,一个个脸色铁青。唯独多目怪神色依旧。

    短暂的沉默之后,多目怪面无表情地说道:“陛下累了,要歇息。今天的早朝就免了,诸位也早点回府歇息吧。若是有什么要事急事,便如同往常一般将奏折交予贫道便可。贫道,自会交予陛下。”

    那些个大臣一个个都怒视着他,却没有一个敢当面叱责。

    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大臣们一个个拂袖而去,大殿之中只剩下多目怪一个人了。他这才捋了捋长须,转身离去。

    ……

    此时,烈日下,囚着玄奘等人的露天广场上一片寂静。

    与刚开始的时候不同。

    玄奘刚到采石场的时候,众僧把他当救星,认为玄奘能救他们脱离苦海。大军包围之后,乱箭之中,玄奘更是成了救命稻草。

    然而,如今被囚,却是另一番光景了。

    众僧窃窃私语着,渐渐地,他们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这场血光之灾、生死之祸,皆因玄奘等人而起。一个个看玄奘的眼神都有些变了,没有了原本的那种炙热,转而多了一丝怨恨。

    当然,有天蓬等人在,没有人敢说出口,但他们的举止已经告诉了所有人真相。

    没有人再缠着玄奘问道了,他们甚至一个个对玄奘走避不及,就算盘腿而坐,也恨不得坐远点。

    这露天广场是圆形的,四周重兵把守,又缠绕了铁链充当监牢的栏杆,正中的僧人虽然身戴脚镣枷锁,却还是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自由。

    可笑的是,与在采石场中的光景不同,采石场中,他们一个个缠着玄奘,恨不得拽着玄奘的衣袖,抱着玄奘的大腿。如今……

    玄奘盘腿坐在广场的一角,那其他的众人便都挤到了另一角,无端端在广场中排出了一个缺月的形状。

    这一切,玄奘自然都看在眼里,只是低眉不语罢了。烈日下,那嘴唇都干裂了。

    队伍的其他几个人,天蓬、卷帘、黑熊精依旧紧守在玄奘身旁。

    蹲坐一旁的小白龙忽然看到了什么,一个起身朝着众僧人冲了过去。

    一时间,坐在前排的几个僧人吓得连滚带爬。

    “你!”站在众僧前方,小白龙指着里面的一人开口道:“给我点水。”

    众僧纷纷回头望去。

    那藏在人堆里的僧人连忙将手中的水壶塞入衣袖中,假装没听见。

    “就说你,我都看到了。把水壶给我。”

    那僧人依旧佯装没听见。闭眼念佛。

    小白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一跃而起。一下落到了人堆里。

    众僧惊叫着四散逃开了,唯独那捂着袖中水壶的僧人依旧一动不动地忍着。待他发现周遭众人皆已逃开时,为时已晚。

    小白龙拽着他的衣袖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把水给我。我们几个没关系,玄奘法师可是凡身,这么晒下去,一个不小心得给晒死!”

    “你们不是神通广大吗?你们变口水给他喝啊!不要抢我的水!”

    “没有他,你们早死了!你连一口水都不肯给他?”

    “胡说!没有他。我们根本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这一声嚷嚷之下,顿时,原本被小白龙搅得喧嚣不已的露天广场整个安静了下来。

    众僧有些惊恐地望向了玄奘,望向了玄奘身旁的天蓬等人,又回头看着那被小白龙死死压在地上的僧人。

    玄奘微微睁开了眼睛,依旧一言不发。

    小白龙有些错愕地看着被自己制住的僧人。

    那僧人也惊恐地望着小白龙,好一会,他鼓起勇气接着嚷嚷道:“我说错了吗?你们来之前,我们虽然要服徭役,却无性命之忧。你们来了之后……才短短一天。一天……我们就死了那么多人……我的师傅死了,师弟也死了……我说错了吗?”

    话到此处。僧人已是嗷嗷大哭。

    那四周的众人一个个神色紧张地缩了缩脖子,不听,不看,就好像那僧人的哭喊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玄奘依旧静静地坐着,远远地望着那被小白龙压倒在地的僧人,不发一言。那目光之中,尽是难以释怀的无奈。

    回头看了玄奘一眼,小白龙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翻了翻白眼从僧人的衣袖中抽走了水壶。

    “就算你爹死了这水壶也得交出来。”

    握着水壶,小白龙一步步地往回走。

    众僧纷纷闪避。

    一步步走到玄奘面前,他拧开水壶,递到玄奘的嘴边:“喝口水吧,别到时候没给射死,反倒给渴死了。”

    玄奘的目光依旧停留在远处奄奄抽泣的僧人身上,看入了神。

    好一会,他伸手接过了小白龙手上的水壶,连同盖子一起接了过来,却没有喝,而是拧了回去,握着水壶一步步朝着那僧人走了过去。

    小白龙顿时都傻眼了。

    他看着玄奘穿过众僧所坐的地方,一步步走到那整个瘫倒在地上的僧人身旁,躬身将水壶递了回去。

    那僧人微微睁大了眼睛望着玄奘,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不该接。

    “贫僧的这位朋友,虽然鲁莽了些,但并无恶意。还请见谅。”

    那僧人唰的一下将水壶从玄奘手中夺了过去,捂在怀里,连滚带爬地闪到远处了。

    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玄奘这才直起身子,一步步地往回走。

    “你是念佛念傻了吧?我抢来给你,你又还回去了?”

    “敖烈,闭嘴!”一旁的天蓬开口了。

    一声训斥之下,小白龙只得不甘地闭上嘴巴。走开两步,又回头喃喃自语道:“我是指着你喝完了,我能给我表弟喝一点。他还有伤在身……没想到你……”

    咬了咬牙,小白龙一脸怒意地坐到了鼍洁身旁。

    玄奘遥望了横卧在地脸色惨白的鼍洁一眼,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那鼍洁似乎也会意,艰难地朝着玄奘点了点头。

    ……

    “这事儿,你可都看仔细了?”

    “禀国师,卑职亲眼所见。”

    闻言,多目怪不由得笑了出来。

    一时间,多目怪身旁的三个道士皆是不明所以。

    “大人,您这是……”

    多目怪眉开眼笑地招了招手,那将领连忙靠上前来。

    一阵耳语之后,那将领应了声“诺”,转身朝殿外奔去。

    待那将领走后,多目怪悠悠道:“有趣,真是有趣。天蓬等人在兵器上留了术法,让我等一时半会不能夺了他们的兵器。既然如此,就换一种方式吧。”

    瞧着身旁的三个道士,多目怪轻声道:“给他们发水,只发一点,而且,只发给那原本被囚于采石场中的僧人。”(未完待续……)

    PS:嗯哒,感谢哈。今天下午公布了一下新申请的微信公众号,本想着应该没多少人,可以聊聊。结果一下来了好多人……额,有点猛啊。看了下记录,我下午跟300多人聊过……

    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以后甲鱼会不定时在微信公众号上更新一些番外的。PS:微信公众号:jybsg2014(甲鱼不是龟2014)感谢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