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零一章:真与假

2018-01-17 08:51:37Ctrl+D 收藏本站

    长空中,须菩提手握拂尘,面无表情地朝着华山的方向飞去,暗暗加速。

    没有肆虐的气流,没有让道的云彩。

    与猴子不同,他的气息温和得如同一股清泉一般。

    ……

    小镇上,刘彦昌刚从私塾回来。

    推开房门,他坐在卧榻上,有些失落地注视着角落里早已经被收起的小被子。

    长长叹了口气。

    ……

    地府,小小的阁楼中,一位鬼差对着地藏王微微躬身:“禀世尊,须菩提祖师离开了斜月三星洞,看方向,该是往华山去了。”

    “哦?”地藏王放下手中的竹简微微笑了笑。

    “要去吗?”一旁的正法明如来轻声问道。

    地藏王缓缓摇了摇头,道:“换个方式。”

    “换个方式?”正法明如来一脸的疑惑。

    ……

    大殿中,猴子睁大了眼睛望着雀儿与于义。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样?”

    那眼神之中同时掺杂了期待与忐忑,看得于义都蹙起了眉头。

    那种感觉,就好像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曾经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万妖之王,而是一个纠结的孩童罢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看似强大,看似看破一切,超然物外,其实,不过是没被击中软肋罢了。

    雀儿似乎也已经渐渐意识到什么了,她默默地低头抿了一口茶。

    “怎么样。你们别不说话啊。你们觉得……会不会是他爹骗他呢?”猴子伸长了脖子希望听到哪怕一点建议。

    在场的两人悄悄对视了一眼,于义尴尬地笑道:“悟空师叔,你问我们。我们哪里知道呢?既然师叔仍有疑惑,为什么不去查一查呢?翻一翻地府的生死簿,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说罢,于义两手一摊。

    猴子顿时一愣,猛然发现两人的神情都有些怪异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了收神。

    低头深深吸了口气。他摆了摆手道:“地府已经去过了,就是查不出来才到这里来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想见到那个所谓的师妹呢。”

    雀儿掩着唇淡淡笑了笑。道:“清心妹妹……好像也没做错事吧。不知大圣爷身为师兄,为何却如此生分。”

    “因为讨厌。”猴子瞥了雀儿一眼,道:“反正我看到她就讨厌,最厌恶这种什么都不知道就爱多管闲事。实力薄弱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了。”

    “也许……大圣爷误会她了呢?”

    “误会了什么?”

    “例如……她其实什么都知道。甚至知道的比大圣爷还多。”

    这一说,猴子略略有些迟疑了,那脸上的神情微微收了收。

    这个雀儿,原本是另一个雀儿的替代品。这猴子是很清楚的。如今这雀儿在兜率宫任职,这猴子也是知道的。

    难道在兜率宫呆久了,也学会了话里有话这一招?

    可是,这里面能暗藏什么话呢?

    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好几圈,猴子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随口道:“她看上去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吗?就算是,也不关我啥事。难道还要费力去了解不成?没那个闲工夫。讨厌就是讨厌。老死不相往来,就当……是上辈子结的怨,这辈子八字不合好了。”

    上辈子结的怨……

    雀儿低头抿着茶,不再说话了。

    扭过头,猴子对着于义说道:“我记得,我以前入观的时候,要记下一些过往,现在是还如此吗?”

    “自然是如此。斜月三星洞不收来历不明之人,这规定,千年未改。”

    “把沉香的卷子给我看一下,那上面,应该有他原本的住址才对。”

    于义点了点头,扭头着人去取。

    ……

    聚在一起的灰色屋顶看上去就好像嵌在平原上的一块鳞甲一般,四周的丘陵上尽是梯田,耕农们三三两两走在一起忙碌着。

    扑面而来的云雾之后,那山间小镇终于显现在了须菩提的眼前。整个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

    只见须菩提凌空双手一掐,那身形迅速淡去,变成了半透明的形态,如同幽魂一般不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紧接着,他降低自己飞行的高度无声无息地穿行在城镇之中,苍老的眼中暗光微微闪动。

    只一会,他便已经找到了刘彦昌的住址。由始至终,这大街小巷中的人甚至都没察觉丝毫的异常。

    悄无声息地落到庭院中,须菩提显现身形,一抖拂尘,快步朝着刘彦昌所在的房间走去。

    随手一扬,那门“咣”的一声自动打开了。

    房中的刘彦昌惊得站了起来。可还没等他张口说话,须菩提已经伸手一指,刘彦昌身子微微一倾,失去知觉,“咣当”一声倒在了卧榻上。

    对这结果,须菩提似乎还算满意。

    他默默点了点头,迈开脚步就要往刘彦昌走去,可就在此时,那抬起的腿顿在了半空中。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缓缓地将脚收了回来,转而回过头。

    在他的身后,那房门口站着一个虚影——地藏王!

    ……

    握着沉香的卷子,猴子冲出了大殿一跃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朝着华山的方向冲了去。

    ……

    刘彦昌的房中,地藏王与须菩提对视着。

    地藏王眉目带笑,须菩提的眼睛却已经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许久,须菩提捋着衣袖轻声叹道:“佛门如今的实力,真是越发让人忌惮了。果真是,后生可畏。”

    “不敢当。”地藏王的虚影双手合十微微躬身。恭敬地朝须菩提行了一礼。

    “有何不敢当的?”注视着地藏王,须菩提轻声笑道:“快了就是快了,慢了就是慢了。老夫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察觉的。没想到,佛陀已经抢先了一步。果真是,后生可畏啊。”

    “此事埋藏甚深,祖师晚一步,不奇怪。至于贫僧,不过是侥幸知之罢了,先到一步。也无甚意义。‘后生可畏’这四个字,实在当不起。”地藏王又是躬身行礼,仰头道:“祖师是想修改这位书生的记忆吧?将他的记忆改为。他与三圣母相恋,生下沉香。”

    须菩提意味深长地瞧着地藏王,那双目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却不吭声。

    见状。地藏王面无表情地说道:“普天之下。贫僧最佩服的,除了如来尊者,便数您,须菩提祖师了。”

    “哦?”须菩提微微一愣,面无表情地瞧着地藏王道:“老夫何德何能,受此殊荣啊?”

    “不顾道门、天庭、佛门三方重重压力,为苍生,出手助金蝉子一臂之力。可谓德之至也。八百年筹谋,将计就计。顺势而为,四两拨千斤,布出这西游大局。既在局中,却又置身事外。八百年了,三界之中,除了祖师您,还有谁的手没沾血呢?此为能也。”望着须菩提,地藏王淡淡笑道:“甚至连西行之后对你那徒儿的安抚都已经想好了,让他远离飞扬跋扈的杨婵,安排另外一个稳定的归属,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这世间,论佛法,当数西天如来尊者。论智,论德,论能,则当数您须菩提祖师了。”

    闻言,须菩提顿时哼地一声笑了出来。

    他捋着长须拂袖道:“佛陀太过抬举了。老夫,不过一蒙混度日的老道罢了。此番言语,可切勿对他人说起,免得贻笑大方。”

    ……

    此时,长空中,猴子正以极快的速度沿着须菩提先前走过的路朝这里呼啸而来。

    ……

    朝着西方的天空看了一眼,须菩提话风一转,道:“说正事儿吧,佛陀出现在这儿,总不会是专程来向老夫表达敬仰之情吧?”

    “这倒不是。”

    “那。”须菩提伸手指了指一旁躺着的刘彦昌道:“莫非佛陀是想制止老夫?我那徒儿若非不得已,绝不会登老夫的门。既然已经上了斜月三星洞,肯定,也已经去过生死殿,查过生死簿了吧?”

    地藏王缓缓摇了摇头,道:“贫僧是来劝祖师的。”

    “劝我?”须菩提淡淡一笑,看似不以为意,那双手却不由得紧了又紧。

    对他来说,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地藏王点了点头道:“那地府的生死簿,已经被贫僧撕了,他自然查不出什么。贫僧也不是非要碍着菩提祖师不可。让那猴头平白生出些误会,对贫僧也并无好处。只是……那猴头之苦,该由自己挣脱。祖师所做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能否证道,就顺其自然吧。一旦过了,届时,即便贫僧不出手,也自然会有人出手。”

    注视着地藏王,须菩提的眉头微微颤了颤,那掩在袖中的手缓缓攥紧了。

    ……

    片刻之后,一道金光从天空中悄无声息地落下。

    看到地藏王的虚影的瞬间,猴子整个怔住了。

    那脑海中无数个念头闪过。

    他瞬间将金箍棒握在手中,怒视着地藏王道:“你怎么在这里?”

    地藏王淡淡笑着,望向了一旁。

    顺着地藏王的目光,猴子看到了虚掩的房门。

    下一刻,他冲入房中,看到了还昏迷的刘彦昌。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对他做什么了?”猴子猛地咆哮道。

    地藏王又是淡淡笑了笑,瞧着猴子摊手道:“贫僧说什么都没做,大圣爷信吗?”

    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一阵微风徐徐吹过,那虚影缓缓地消散了。

    “别跑——!”猴子举起金箍棒,想也不想地朝着地藏王砸了过去,却落了空。

    “查生死簿,查月树,找这个,找那个。大圣爷,这八百年的光阴,您似乎一直在做这种事。这可一点都不像您那决胜深谋远虑,未雨绸缪的师傅啊。”微风中,地藏王的虚影消散无踪了,只剩下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回荡着:“听贫僧一句吧。其实,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什么,也都有可能是真的。关键是你信什么,又不信什么……否则,等您把一切都弄得清清楚楚,自己的心,却再也不清明了。”(未完待续……)

    PS:抱歉哈……又跳票了。甲鱼真不是故意的,越写越难写啊。

    不过,保证不会太监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