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零五章:只要一个人的命

2018-01-17 08:51:36Ctrl+D 收藏本站

    缓缓行走在众僧之间,天蓬将一道道的灵力汇聚二指之间,又注入昏迷僧人的眉心。

    只见他轻轻一点,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僧人呼吸顿时就平稳了许多。

    见状,四周的的僧人一个个恍然大悟,连忙双手合十对着天蓬和玄奘行礼道谢。那看玄奘一行的眼神顿时就和善了许多。

    玄奘也双手合十,远远地向他们回礼。

    “别开心得太早。用灵力续命……小心连我们一起搭进去。”小白龙用手背贴了贴鼍洁的额头,又探了探自己的额头,悠悠道:“灵力是我们保命的根本。续命最耗灵力,一旦耗尽,我们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你今天话有点太多了。”

    回过头,小白龙看到卷帘正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我说错了吗?我说错了吗?”

    ……

    地府。

    阁楼中,地藏王瞧着放在正法明如来身前,写着“怨憎会苦”的竹简,却只是一直笑。

    “这,算是解了‘怨憎会苦’了吗?”

    “没解吗?”正法明如来反问道。

    “如果这样就解了,那西行就是个笑话。”地藏王微微仰头,闭着眼睛叹道:“若这算解了,那普渡之道,就不该由我佛门来证,该由道门来证。别忘了,天蓬元帅,可是道门的人。证道,岂是空有善心,有勇气便可为之?”

    正法明如来只是面无表情地问道:“若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这一问,地藏王微微蹙起了眉头。略略思索了一番。他注视着正法明如来摇头道:“若是一伙强盗。那好办。可惜。这些不过是寻常士兵。要护住僧人,便只能对士兵出手。可刀剑无眼,士兵又人数众多……说到底,那些个士兵,不过奉命行事,本身并无过错。这就好比狼吃羊,本是天性。若救了羊,那狼必饿死。若要救狼,羊又如何能护?这世间的事,本就不是用单纯的对错能说得清的。”

    “你也不知道?”

    地藏王点了点头:“贫僧,解不开。”

    闻言,正法明如来笑了笑,道:“既然都解不开,那就静静看着就是了。你想给他设多少难关,我也不阻拦。将他送上西行之路,为他安排好了护法,接下来怎么去做。是成是败,就都看他自己的了。”

    ……

    一圈走下来。天蓬的额头上已经多了几滴冷汗。那脸色就好像刚刚经过一番大战似的。

    “元帅,没事吧。”

    卷帘连忙要上前搀扶,却被天蓬制止了。

    “这才刚刚开始呢,如果这就要人扶,一会岂不是要抬着我去。”

    卷帘尴尬地笑了笑:“要不,下一次换我去?或者,我们轮流去?”

    “不行,你们几个必须保存实力。”天蓬摇头道:“如果每个人都出手替他们续命,万一对方忽然出手,我们怕是连抵抗的力量都没了。”

    一声叹息,天蓬缓缓地坐到玄奘身旁,那手中还时刻握着联系猴子的玉简。

    踏出这一步了,猴子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不过,按照猴子的速度,即使再远,也应该能瞬间抵达才对。就好像当初面对奎木狼一样。

    玄奘双手合十,朝着天蓬微微鞠了一躬:“贫僧替众僧谢过元帅。”

    天蓬轻轻摆了摆手,并未多言。

    那对面的僧人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们。

    不多时,他们三三两两地朝玄奘一行走了过来,朝着玄奘与天蓬行礼。

    “弟子妙道,替家师谢过诸位救命之恩。”

    “弟子固法,替师弟谢过诸位救命之恩。”

    “弟子普惠,替师兄谢过诸位救命之恩。”

    一时间,这围栏之中的气氛一下好了许多,玄奘也终于绽露了一丝微笑。天蓬也笑,只是那眉头却依旧舒展不开。

    一旁的小白龙看在眼里,那嘴巴微微动了动似乎还想念叨些什么,不过最终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一个时辰过去了,那些个昏迷僧人的呼吸又渐渐微弱。

    在那一双双眼睛的巴望下,天蓬只得起身,又是一个个地对他们注入灵力续命。

    第二次的续命,耗费的灵力足足是第一次的四倍有多。足足六七十名昏迷僧人,两圈走下来,天蓬的脸色都有些惨白了。

    “元帅。”

    “我没事。”

    天蓬摆了摆手,盘起腿坐到一旁,开始专心致志地补充灵力了。

    然而,莫说在这种灵气稀薄的地方,就是在那些个灵力充裕的仙山福地,如此庞大的灵力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补充得过来。

    “喂。”卷帘轻轻踢了踢小白龙:“你的丹药呢?”

    小白龙摊了摊手,没好气地答道:“我要还有丹药,能让我表弟这么躺着?”

    这一答,卷帘也是哑口无言。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面向天蓬道:“都是因为贫僧的过错,所以才……”

    话音未落,天蓬已经轻轻摆了摆手,叹道:“玄奘法师无需多言,天蓬明白的。西行不过是形,证道才是神。若是丢了神,即便走到灵山又有何用?三番五次劝止法师,只是因为我们冒不起这个险。”

    玄奘双手合十,微微躬身道:“贫僧谢过元帅体谅。”

    深夜,广场之中一片寂静。

    时间又是一点一滴地流逝,转眼之间,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无奈,天蓬只得再次起身前往为众僧续命。

    那些个僧侣一个个恭敬地让道,再三向天蓬道谢。

    对此,天蓬只是无奈苦笑道:“我本身的灵力,加上刚积蓄的。顶多也就够一次有余而已。再往后。只希望你们不要怪我才好。”

    这一说。那些个僧人脸上的笑容顿时都僵住了。

    修佛的人,特别是好像他们这种居于底层的佛门弟子先前并不知道,灵力是有限的,而续命,又是极为耗费灵力的。

    其中一位僧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灵力耗尽了,不是还有他们吗?”

    那僧人所指的,是卷帘,黑熊精等人。

    “他们不行。如果他们的灵力也耗尽了,我们拿什么保护玄奘法师?”

    “可是……可是……”那僧人蹙着眉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加重了语调低声道:“玄奘法师在采石场不是跟我们说众生平等吗?为了保护他,就可以置我们于不顾吗?”

    天蓬没有回答,只是依旧细细地凝聚灵力,为僧人续命。

    那僧人见天蓬不作答,底气一下足了不少,朗声叱道:“这件事任谁都看得出来,是因你们而起。若不是你们来了,我们本来好好地在采石场服徭役。怎么都不需要……”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被人捂着嘴拉走了。

    另一位僧人顶替了他原本站立的位置。笑嘻嘻地说道:“大仙别介意,他胡说八道的,贫僧替大家谢过大仙。”

    天蓬依旧没有说话,连客套话都不想说。因为,他清楚地听到有人在远处压低声音叱责那刚刚指责自己的僧人:“你这蠢货!现在和他们撕破脸皮,万一他们不治了怎么办?要闹,也得等他灵力真的耗尽了再闹啊!”

    “怨憎会苦”,天蓬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这个他曾经在佛经上看到的名词。

    熟读佛经的僧人况且如此,这三界之中的众生,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证道之路,还真是长路漫漫啊。希望这条路,真的走得通吧。

    无奈地苦笑着,天蓬低下头,继续为僧人续命。

    不多时,又一轮走完了。

    回到玄奘面前的时候,天蓬一脚踩空差点整个栽了下去。卷帘与玄奘几乎是同时上去,一人扶住一边。

    微微低着头,天蓬低声对玄奘说道:“我尽力了。现在灵力已经所剩无几,接下来,要么让那猴子赶紧回来,要么……就只能看着他们死了。”

    玄奘默默点了点头。

    正当此时,一阵号角声响起了。

    所有的僧人都骚动了起来,四下张望。

    远远地,他们听到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透过四周列阵的军士,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黑暗之中点点光亮正在汇聚。

    “那是火把……不好,他们要动手了。”

    天蓬微微颤抖着伸手从腰间摸出了那片与猴子联系用的玉简,忽然间,他猛然发现手中的玉简已经变成了黑色的!

    “不好,他们动了手脚!”

    闻言,几个人纷纷掏出猴子留给他们的玉简,发现每一片都已经变成了黑色!

    再仰头时,他们看到大批的军士已经里外三层地将这里团团围住了。几个士兵正在解开四周捆着的铁链。无数的弓铉已经拉满,月色下,森森箭矢朝他们指了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犯了什么错了?”

    “陛下说让我们服徭役,没说要杀我们啊!”

    无数的僧人惊呼了起来,他们紧紧地缩成了一团,当他们发现主要的箭矢都指向玄奘所在的方向之后,又很快开始和玄奘保持距离。

    一排排手握各式兵器,身穿重甲,魁梧得站在军阵之中犹如鹤立鸡群的士兵走到了最前方。

    卷帘的眼角微微抽了抽,低声道:“这些……都是妖怪……”

    “什么……都是妖怪?”小白龙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我们……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啊。早知道,应该一开始就召回那猴子。”天蓬无奈地苦笑着。

    此时,大军已经缓缓让开了一条过道。

    那过道的末端,多目怪以及那三个道士骑着高头大马晃晃悠悠地朝他们走来。

    “不用怕,本座只要一个人的命。”扬起马鞭指向玄奘,多目怪悠悠道:“玄奘法师,只要你死了,就什么事儿都没了。要么你自杀,要么,我们杀了你。再或者……”

    多目怪缓缓望向众僧,轻声笑道:“再或者,你们替本座杀了他?”(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全订。距离达成3000均定只剩下24!感谢支持!PS:微信公众号jybsg1985(甲鱼不是龟1985)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