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零八章:活腻了吗?

2018-01-17 08:51:35Ctrl+D 收藏本站

    那一众僧人,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他们想跑,可根本无路可走。

    四周的铁链栏杆已经被解开,但士兵们又以盾牌筑起了铜墙铁壁,围得滴水不漏。

    真正的激战才刚刚开始。

    只见那军阵的后排,大片的箭雨飞射上天,朝着一众僧人所在的方位挥洒而去。

    卷帘想回援,可嘴角还挂着一抹鲜血的鹿精早已挡在了他与众僧之间。在他的身后,多目怪依旧骑在马上淡淡地笑着,让卷帘不敢轻举妄动。

    小白龙紧紧地拉着玄奘,与那羊胡子道士对峙着。

    天蓬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向前,可惜早已经什么都做不了。

    慌乱之中,早已经化身巨熊的黑熊精连忙往回跑,试图用身躯去阻挡箭雨。就在此时,与他缠斗在一起的巨虎一个飞扑将他扑倒在地。

    两只巨兽迅速撕打在一起,沙尘飞滚,地动山摇。一声声的嘶吼响彻天地。

    箭雨无遮无拦地,重重地砸落了,只一瞬,那广场之中已是一片血泊,遍地都是中箭哀嚎的僧人。

    玄奘呆呆地望着,那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仿佛忘记自身也处于危机之中,仿佛瞬间被摄去了魂魄一般。

    号角吹响了。

    走在前方的大刀兵一个个仰天长啸,肌肉撑破了铠甲,他们长出了利爪,尾巴。绽露了狰狞的面容。化出了妖身。

    一双双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睛整齐划一地望向了玄奘。

    竖在军阵最前方的盾牌如同一片片的门板一般张开。无数的长枪兵列队从中冲了出来,与那前方化出妖身的妖怪一同迈开脚步,一步步朝着玄奘逼近。

    天蓬无奈地笑着。

    玄奘一脸的呆滞,那目光还停留在僧侣身下缓缓蔓延的鲜血上。

    小白龙无比惊恐地望着这一切,在他的对面,那羊胡子道士的脑袋上缓缓长出了两根卷曲的山羊角。

    “投降吧,忍一忍,就过去了。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你休想——!”小白龙原本白净的脸上迅速长出了一片片的白鳞。一个翻转,他抱住早已木然的玄奘化出龙身,冲天而起。

    “想走?没那么容易!”

    那山羊精伸手一扬,手中拂尘尖部突出了刃口,变成了一支槊!紧接着,他迅速化作一道幻影追上天去了。

    紧随其后的,军阵之中不知何时冒出了大批妖怪,展开翅膀也跟着冲了上去。

    卷帘也想追上去帮忙,却在腾空而起的瞬间,让那鹿精用一卷皮鞭捆住了脚。硬生生扯了回去。

    激战已经如火如荼了。

    化作白龙的敖烈静静地抱着玄奘在天空中来回飞窜着。环绕在他四周的妖怪就好像一群蜜蜂一样,疯狂地蛰咬着。逼迫着,营造出了一个看不见的牢笼,让敖烈无论如何都逃不脱。

    一缕缕的鲜血挥洒而下。

    黑熊精将虎精死死摁在地上,刚想要给虎精致命一击,可一转眼之间,猛虎的尾巴扫到了他的眼睛。

    这一瞬间的痛楚让他松开了熊掌,不得不后退。那肩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当他在挣扎着起身之时,四周已经被一大批的妖怪团团围住了。

    仅存的僧人被逼到了广场的角落里,那身后,是层层叠叠的盾牌,已经退无可退。

    天蓬怀抱着鼍洁走到他们当中,轻声道:“帮我照顾他。”

    说罢,也不管那些个僧人的回答,天蓬走到了最外围,直面一步步逼近的妖怪和长枪兵们。

    “你们以为,没有灵力,我就没办法战斗了吗?”

    他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衣袖束好。

    一个长枪兵嘶吼着朝他冲刺而来。

    他瞬间躲过了枪尖,伸手抽出了长枪兵腰上的长剑,与那长枪兵交错而过。

    只见那长枪兵还没跑几步,那腰部的护甲便已经迅速开裂,紧接着,整个上身都飞了出去。

    各种内脏器官掺杂着血水洒了一地。

    那些个正朝着天蓬与众僧步步紧逼而来的妖怪们顿时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灵力不是已经耗尽了吗?

    将剑尖刺在地面上,天蓬摇摇晃晃地,勉强撑住了身子。

    “吃惊吗?”仰起头,他缓缓地笑了出来:“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灵力之前,也不是没杀过妖怪。”

    封神之战的前期,在他还没修仙之前,便已经是周朝大军中除了阐教门徒之外战功最显赫的一个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封神之战结束。

    “他已经快不行了,不用怕!”有人低声道。

    原本已经停下的脚步又一次迈开了。

    妖群之中有五个挥舞着兵器朝着天蓬冲了过去。

    一支长枪朝着天蓬的胸膛径直刺了过去。

    就在这一瞬间,天蓬用剑轻轻拨开了枪尖,交错而过的瞬间,那妖怪的头飞上了天空,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又一支长剑落到了天蓬的手中。

    很快地,双手持剑的天蓬与众妖纠缠到了一起。

    “别给他喘息的机会!一起上——!”

    数十名妖怪紧接着冲了上去,一时间,血肉横飞!

    天蓬的身躯灵巧地在妖群之中来回穿梭着,妖怪一个接一个地倒地。

    鲜血沿着地面砖石的缝隙缓缓地蔓延开了。

    激烈的战斗之后,妖怪们缓缓地后退,留下满地的尸骸。

    天蓬却还站着。

    他身中数刀,却还稳稳地站着。

    将右手上已经打到钝了的长剑丢掉,他又从地上捡起了血淋淋的一把。用衣袖抹去血渍。握在手中。

    “这剑。真垃圾。比当年花果山的差太多了。”那惨白的脸上,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微笑:“当然,你们也比不上你们花果山的先辈。”

    所有的妖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有人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已经耗尽了灵力的天蓬,用单纯的身法剑技,凭一己之力将妖军逼退,护住了那些个僧人。

    那身后的僧人们看得都痴了。

    “上,上。杀了他!连灵力都没有了,他就是个废人而已!”一瞬间,又是大批的妖怪朝着天蓬冲了过去。

    如同狂潮一般的妖群之中,天蓬挥舞着双剑,游刃有余,死死地将他们牵制住了。

    与此同时,黑熊精却已经被一波接一波的攻击推倒在地。

    与他体量相当的猛虎死死地咬住了他的熊掌,如同蚂蚁一般的小妖甩开了一道道的绳索,那绳索的一端,是锋利的三爪钩子。直接扣住黑熊精的皮肉,限制他的动作。

    卷帘同时应对着鹿精的冲撞。多目怪的狙击,还有无数小妖的暗箭来回不断地冲刺着,早已经无暇他顾。

    片刻之后,小白龙的身躯从天空中重重地砸了下来,腾起阵阵沙尘。

    一瞬间,天蓬、卷帘、黑熊精都停下了动作,惊恐地看着。

    整个妖军,包括多目怪在内也都是微微一愣。

    待那沙尘散去,显现出来的是布满伤痕的躯体。

    足足不下百道的刀伤剑伤,甚至还有已经断去了一半,却仍有半截刺入**之中的长枪与箭矢。

    那躯体上还缠绕着大片肉眼难以察觉的蜘蛛丝。

    涌出的鲜血浸湿了地表。

    一道白光闪过,小白龙化作了人形,一直被他用爪子护在胸前的玄奘从地面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保护玄奘法师——!”

    “杀了那和尚——!”

    双方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下一刻,所有的力量都朝着玄奘所在的方向蜂拥而去……

    天蓬闪过了几个小妖,手握双剑拼尽最后的力量往前冲……

    黑熊精不顾扎入皮肉的铁爪使出所有的力量冲刺,鲜血挥洒而下……

    卷帘一个手劈直接将一个小妖撕成两截,冲向了玄奘……

    虎精飞扑着朝玄奘奔去……

    鹿精将双角瞄准了玄奘,撒开腿狂奔……

    羊精手握长槊从天空中俯冲而下……

    更多的,还有数之不尽的小妖。

    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玄奘满脸的血污。

    放眼望去,他看到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冲向自己,那是一张张扭曲的脸。

    每一寸土地都是泥泞的,吸足了鲜血,一片血红色的世界。

    低下头,他看到奄奄一息的敖烈。

    “这就是,三界众生啊……”

    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没有恐惧,没有愤恨,有的,仅仅是无穷无尽的,无奈。

    一片纷扰之中,多目怪咬紧了牙,使出所有的力量绷紧了弓铉,瞄准了玄奘的咽喉。

    “妖族万岁——!”

    已经无路可走了。

    走到尽头的,也许不仅仅是玄奘的性命,还有,西行证道之旅。

    一片纷扰之中,玄奘缓缓闭上双目,双手合十。

    “南……”

    多目怪松开三指,那箭矢脱铉而出,以极快的速度飞射了出去。

    “无……”

    黑熊精与虎精一面朝着玄奘冲刺,一面又使出所有的力量撞击对方,每次的撞击,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头庞然巨兽身上每一寸的肌肉在抖动,鲜血溅洒了一路。

    “阿……”

    一个漂亮的圆弧,天蓬砍翻了两个小妖,咬着牙,踩着他们的尸骨继续向前。

    “弥……”

    羊精抽出了腰间的剑,握着长槊,如同一颗流星一般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

    “陀……”

    破空的箭矢已经与玄奘近在咫尺,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或惊恐,或满怀期待。

    “佛。”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安静得好像整个世界都忽然消失了一般……

    许久,玄奘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看到猴子挡在自己的身前,一手稳稳握住了那支射向玄奘咽喉的箭矢,另一只手,握着一片发黑的玉简。

    一瞬间,多目怪脸上期待的神情凝固了。

    每一个人都停止了动作,那画面如同定格了一般。

    轻挑着眉头,猴子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活腻了吗?”(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