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零九章:越快越好

2018-01-17 08:51:35Ctrl+D 收藏本站

    重重的一巴掌扫过,多目怪整个身子都倾斜,一缕鲜血飘洒而出。

    忍着剧痛,他又跪好。

    “啪!”

    又是重重的一巴掌,多目怪被整个抽翻在地,摔得满脸的泥沙,又连忙爬了起来。

    那远处的妖怪们都看傻眼了。

    “大圣爷……这西行是佛门的陷阱,万万去不得啊!”

    “啪!”

    第三声,多目怪的一颗门牙都被打飞了出去。依旧低着头,跪好。

    “我问你话了吗?”

    多目怪捂着脸,微微颤抖着低下头。

    绕着多目怪,猴子缓缓地踱着步。许久,他轻声问道:“谁让你做这些事情的?”

    “回大圣爷的话,没……没人让我做,是我自己。”

    “你做这些事情之前,知会过我吗?”

    “没,没有……”

    “谁告诉你可以这么做的?”

    “没……没人说。”

    “全盘都是自己策划的?”

    多目怪微微点了点头。

    猴子的手又抬了起来。多目怪连忙紧闭双眼,缩着脖子,却又不敢闪躲。

    好一会,猴子这一巴掌最终没有落下。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出来的?”

    “回大圣爷的话……大圣爷您刚出来不久,我就知道了。”

    “可是你都没想过要找我聊一聊?”

    “大圣爷,这是佛门的阴谋。您看!”多目怪仰起头指着远处的那些僧人急切地说道:“那和尚普渡了什么了?该死的还是死了,该伤的也还是伤了,根本就没有普渡。那就是个谎言!他是佛门的人,哪怕和如来有教义之争,他到底还是佛门的人。咱与佛门有血海深仇,佛门的人有什么理由引狼入室?大圣爷,您可千万不要相信他啊!此时此刻,大圣爷当登高一呼,三界妖众必从者如流。重现花果山昔日盛况不在话下啊!”

    重现花果山昔日盛况?

    猴子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重现了又如何,当初强盛的花果山,还不是让佛门一锅端了?

    见猴子没反应。多目怪又急切地吼道:“三界妖众皆以大圣爷马首是瞻,六百多年了……苦苦等待六百年之后,若他们知道大圣爷归来了,却成了佛门的一条走狗。他们会怎么想?”

    这一句话放下去。猴子双眼一瞪,那手又抬了起来。

    多目怪吓得连忙紧闭双目,咬紧了牙,苦苦的等待着又一巴掌。

    然而,猴子并没有再打他。

    那手缓缓地放到多目怪的肩上,一把将他揪了起来。

    怒视着多目怪,猴子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用你替我分辨。”

    说着,猴子一松手。他整个瘫坐了下去。

    “滚吧,该干嘛干嘛去。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多目怪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那眼眶微微地红了。

    迈开脚步,猴子一步步地朝着玄奘所在的方向走去。

    “大圣爷!老臣对大圣爷的一片赤诚,日月可鉴啊!”

    一声呼喊,猴子停下了脚步。许久,他背对着多目怪悠悠道:“怎么,念在你对我一片忠心的份上,这件事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还想怎么着?”

    仰望着猴子,多目怪微微颤抖着说道:“大圣爷,玄奘万万不可信,万万不可信啊!您若信了他,我妖族危矣,危矣啊!”

    用眼角瞪了声泪俱下的多目怪一眼,猴子头也不回地朝玄奘走了去。

    那身后,多目怪捶胸顿足,嗷嗷大哭。

    然而,猴子已经不再理会了。

    人总有立场,有些事,说不明白,也说不清楚,更永远没可能达成一致。

    半途上,虎鹿羊三妖与那七只蜘蛛精分列两旁,恭敬地朝着猴子行礼。

    “参见大圣爷。”

    停下脚步,猴子看了那挂了满身彩的虎鹿羊三妖一眼,又望向另一边的七只蜘蛛精。

    虎鹿羊三妖猴子没什么印象,也许是这几百年来新长成的妖怪吧。当然,也可能是当初花果山的妖众,只是当时还没绽露头角罢了。这七只蜘蛛精猴子倒是有些印象。

    当初在花果山的时候,她们七个还稚嫩得很,每天只知道紧紧跟着她们的师兄。记得老九的媳妇到花果山避难的时候,猴子还特别嘱咐过让多目怪派他的师妹们多去陪陪呢。说起老九的媳妇,她叫什么来着?一时间,猴子也没想起她的名字来。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安好。

    老九……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对着七个蜘蛛精轻声叹道:“你们师兄,很忠心。当然,你们也很不错。你们的这份忠心,我知道了。”

    七个蜘蛛精微微低着头,面面相觑,轻声答道:“奴婢替师兄谢过大圣爷赞赏。”

    “不过,忠心也要讲究个方式方法,不是这样乱来的。帮我盯着他,别让他再给我来捣乱了。听明白了吗?”说着,猴子掏出一片玉简丢给了其中穿着紫色衣裳的蜘蛛精。

    将那玉简默默收入衣袖中,紫色衣裳的蜘蛛精福身道:“奴婢明白了。”

    侧过脸,猴子又对虎鹿羊三妖道:“回去养伤吧,好好修行,别干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了。妖族要在这个世界真正站稳脚跟,必须要流血,但不是靠你们去流血,而且……也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去流血。”

    “诺!”

    迈开脚步,猴子与他们交错而过,一步步地朝玄奘走了过去。

    多目怪错了吗?

    其实多目怪没有错。如果猴子不是早在另一个世界就知道了另一个版本的玄奘取经,也许根本就不会相信玄奘。说来可笑。有些事,信与不信,其实也不过一念之间罢了。

    默默朝着玄奘点了点头。猴子转而走向了远处正在打坐调息的天蓬。

    一身的白衣,已经被彻底染成了红色,数不清有多少伤痕。那从肩部一直绵延到胸前的刀伤此刻看上去触目惊心。若真是凡人,大概已经一命呜呼了吧。

    “没事吧?”

    “没什么事,就是灵力耗尽了,须得些许时间恢复罢了。”

    猴子上下打量着天蓬的伤势,笑嘻嘻地说道:“还是那么猛啊。没灵力了还能打。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手下败将。”

    天蓬无奈笑了笑。

    一扬手,几道光从远处一片漆黑的地方飞了过来。稳稳落入猴子手中。

    那是天蓬的九齿钉耙、卷帘的伏魔杖、黑熊精的黑缨枪,还有小白龙的剑。

    远远地将兵器一件件抛还给他们,最后一件,递给了天蓬。

    仰头看了一眼猴子手中的九齿钉耙。天蓬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问道:“哪来的?”

    “在……离这里五里开外的山里挖到的。他们将你们的兵器都埋在那里了,好在你们都留下了气息,否则还真不好找啊。”

    天蓬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你早就回来了?”

    猴子抿着嘴,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出来?”

    “本来我是想出来的,不过……”猴子将九齿钉耙硬塞到天蓬手中,深深吸了口气,撑着膝盖在天蓬的侧边坐了下去:“不过当我看清了围攻的人是多目怪之后。我就改变主意了。多目怪想看普渡,我也想看。我想知道。如果队伍没了我,会怎么样。”

    “你差点害死我们!”天蓬一下吼了出来。

    一时间,无数双眼睛都朝这里看了过来。

    随手丢了个禁音术,猴子悠悠道:“不会死的,谁都不会死。你以为敖烈为什么还活着?我悄悄让所有的攻击都避开了他的要害。”

    “那他们呢?”天蓬伸手指向了远处堆起的,僧人的尸骨。

    “他们与我何干?”猴子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一时间,反倒是天蓬懵了。这一瞬间的错愕之后,他才猛然想起眼前坐着跟他谈笑的,其实是一只杀人不眨眼的妖王,一只,万妖之王。

    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天蓬微微低下头去。

    好一会,他才抹了把脸轻声问道:“不是去办事吗?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别提了,没办成。”猴子努了努嘴,蹙着眉悠悠道:“而且我发现,在我端了如来的老窝之前,我什么也办不成。所以,怎么证道,这一点很重要,非常重要。一天没搞清楚,我都寝食难安呐。”

    “所以你就让玄奘法师和我们,身历险境?”

    “算吗?”

    “还不算吗?”

    瞧着一脸凝重的天蓬,猴子笑嘻嘻地枕着手臂躺了下去:“你说算,那就算吧。”

    天蓬的脸色一下更加阴沉了。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回来的这个猴子,跟离开的那个猴子有着极大的差别。这一个,才是当初与他在花果山使出浑身解数拼杀的美猴王。

    “天蓬啊。”

    “恩?”

    “我忽然觉得我好傻,大概是在五行山脚下压太久了,脑子都迟钝了吧。”

    “啊?”

    抿着唇,猴子缓缓地说道:“这次出去,我见了地藏王两次。一次在地府,一次在刘彦昌的家门前。”

    天蓬有些疑惑地望着猴子。

    淡淡笑了笑,猴子接着说道:“他跟我讲了一通佛门唯心的东西,我承认,他说的……有点对。但更重要的是,他告诉了我一个道理,佛门的人,是永远不会让我好过的。他们就好像一堆苍蝇一样,让人讨厌。所以,证道必须成功,越快越好。”(未完待续……)

    PS:10点自动更新~求月票求订阅,最重要是求全订阅~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