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四章:宴席

2018-01-17 08:51:33Ctrl+D 收藏本站

    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女王却始终不满意。那身旁的衣服都已经堆积如山了。

    借着更衣的空挡,一个又一个的婢女中从屋外走进来,酒菜,到宴席用的酱料,女王都一样样亲自指定。时不时地还要询问一下猴子一行人有没有什么其他要求。

    一旁的小侍女都看傻眼了,她还从未见过女王好像今天这样。

    穿着一件杏黄色嵌金边的衣裳,女王在镜子前转起了圈。那裙摆一下飞了起来。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一旁的小侍女甜甜地笑道:“陛下穿什么都好看。”

    “你就会拍马屁。”瞧着自己衣袖上的金边花饰,女王蹙眉道:“总觉得还是不行,太华丽了一点。”

    “您是陛下,衣服当然要华丽了,不华丽,怎么彰显贵气呢?”

    “再贵气,也贵不过他啊。”女王悠悠叹道:“谁又能贵得过大圣爷呢?”

    那神色之中,似乎有些许的无奈。

    闻言,那小侍女好奇地问道:“陛下,从刚刚回来就一直听您不断念叨着‘大圣爷’、‘大圣爷’的,那‘大圣爷’究竟是什么人呐,能让陛下如此上心?”

    “‘大圣爷’是……”话到嘴边,女王微微一顿,瞧着小侍女道:“说了你也不懂,那是外面的事,跟女儿国无关。”

    小侍女扁了扁嘴。

    女王一边拿着头饰对着镜子比划,一边说道:“说了你也不会懂就是了。”

    “陛下不说。怎么知道奴婢不懂呢?”

    那小丫头已经有些不开心了。

    这女儿国之中的人,虽说与外边一样也有着贵贱之分,但更多的时候。她们却好像姐妹一样和睦,也少了许多朝堂的争斗与腥风血雨。

    见状,女王无奈叹了口气,笑道:“行吧行吧,就告诉你。不过,可不许四处传哦。”

    小侍女当即收了收神,笑道:“奴婢的嘴。陛下难道还不放心吗?”

    回过头,女王瞧着小侍女翻了翻白眼:“该怎么说呢?恩……这大圣爷呀,是三界妖王。所有的妖怪,都以他为尊。将近八百年前,他一手创立的花果山妖国,逆转了局势。逼得天庭也无可奈何。今时今日。三界之中,几乎任何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妖怪,都曾经是他的臣子。这么说,你知道他有多厉害了吧?”

    小侍女蹙着眉头,听得懵懵懂懂的。好一会,小声问道:“那,他干过什么大事吗?”

    “大事啊?”女王略略想了想,道:“他一个人打上天庭去。百万天兵也奈他不何。前任的玉帝,王母都是他杀的。还破了老君的天道修为。这算不算大事?”

    “天道修为……”小侍女越发糊涂了:“天庭。比我们女儿国还厉害吗?还有,他为什么要创建妖国呢?”

    “啊?”

    “玉帝和王母是什么?还有那个什么‘天道修为’,又是什么?”

    这下轮到女王糊涂了。

    女儿国,是一个消息极为闭塞的地方。除了少数好像她这样从外部来的人之外,大部分土生土长的臣民,连女儿国之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世界都不知道。

    数千年以来,她们都是这么过的,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

    无奈叹了口气,女王轻声道:“所以说说了你也不懂嘛。总之,‘大圣爷’是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他对本王有恩,大恩。”

    微微顿了顿,女王望着镜中的自己,抿着嘴唇,淡淡笑道:“以前我只是齐天宫的一个女婢,连让他看我一眼都不敢想,他又怎么可能记住我呢?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我现在是女王,刚刚,我还和他并肩而行,他还给我传音了呢……这次,一定会让他记住我,无论如何,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此时此刻,那平日里总要强撑出威严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少女才有的幸福的笑,如同春日里的阳光一般温软。

    ……

    夕阳西下,马厩里,小白龙已经被一群母马逼到了墙角。

    看着一大群围着自己两眼放光的母马,小白龙两脚发软,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咴儿!咴儿——!”

    一个正在站岗的女兵背对着马厩伸手掏了掏耳朵。

    “怎么回事,马厩里怎么啦?”

    “没什么,刚放了一匹公马进去。是那些人带来的。”

    “公马……这,没关系吗?”

    “问过陛下了,陛下说不用管。”

    略略想了想,那另一个女兵道:“也好,这样一来,今年不用特地去母亲湖取水来给它们喝了。”

    片刻之后,一声凄厉的马嘶响彻了整个行宫。

    ……

    “几位贵客,女王陛下已经在大殿备好了宴席,特命奴婢来请诸位赴宴。”

    半响,房门紧闭,那房中没半点动静。

    站在门外的几位侍女面面相觑。

    “几位贵客,女王陛下已经在大殿备好了宴席,特命奴婢来请诸位赴宴。”

    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稍稍犹豫了片刻,那为首的侍女伸出手去准备要敲门,却在即将碰到门板的瞬间,那门“咣”的一声打开了。

    一时间,在场的三人都被吓了一跳。

    猴子从里面探出头来朝外面望了望,“咣”地一下将两扇门都推开了。

    “带路吧。”

    那三个侍女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提着灯笼走在了前头。

    随着一行人一个个从房中走了出来,那对面楼台上聚集的一众女子又是叽里呱啦地议论了起来。

    “那毛脸的好可恶,居然还吓人。”

    “还是那光头好。长得好看,看上去,又温文尔雅。”

    “我觉得还是那使钉耙的那个好。雄壮有力,白白净净的,长得又好。他那钉耙,听姐妹说起码有数千斤重,光头软趴趴的,哪里比得?”

    “那是个猪妖。”

    “不会吧?猪妖?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搞错,都照过了。这些人里面。只有光头和大胡子是人,另外三个是妖。马厩里的那匹马还是条龙呢。”

    “哎呀,这倒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顿时。那些个女子一个个吓了一跳。回首望去,发现那在这行宫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绿衣女子就站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她们,一个个连忙低下头去。

    “可惜什么?怎么不接着说了?”绿衣女子仰着头,瞪大了眼睛来回瞧着她们。一个身穿甲胄的女将站在她的身后。

    被那绿衣女子这么一瞪。原本兴高采烈的女孩儿们一个个顿时感觉头皮发麻。不敢做声了。

    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其中一个唯唯诺诺地说道:“奴婢……奴婢还要去准备宴席,所以……”

    “去吧。”

    默默福身,那女孩低着头,快步离去。

    “奴婢还要去厨房帮忙……”

    “去吧。”

    “陛下命奴婢准备今晚的焰火……”

    “去吧。”

    不一会,所有人都走光了,只剩下绿衣女子与那女将静静地站在楼台上。

    “哼,居然还有烟火……我们女儿国。该有百年没放过焰火了吧?丞相,陛下贸然邀请男性外来者进入行宫。这恐怕不妥啊。”

    “我倒是劝过陛下,不过,她不听。”淡淡叹了口气,那绿衣女子轻声道:“你速速去一趟母亲湖,将这件事禀报娘娘吧。”

    “娘娘还在休眠,恐怕……”

    “娘娘休眠之前说过,若是真有急事,可将她唤醒。妖猴实力强横,除了和尚之外的几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帮人一旦发难,就算我们倾尽全国之力,也恐怕压制不住。这件事还不够急吗,你觉得?”

    稍稍犹豫了一下,那女将躬身拱手道:“诺!”

    ……

    一排排的美艳侍女,张灯结彩的殿堂。

    女王化着淡妆,穿着一身橙黄色的长裙,戴着她所认为最美的饰品,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如同一朵盛开的康乃馨,美得不可方物。

    踏入大殿的一刻,猴子着实愣了一下。

    同样吃惊的还有站在猴子身后的玄奘等人。

    这女儿国的风格,多以简单,自然为主。可如今放眼望去,这大殿中竟有几分当初齐天宫的风格,那种熟悉的味道。

    台阶上的女王陛下挺直了腰杆,站在台阶上淡淡地笑着。

    缓缓地往前走,猴子不断地四下张望。

    这木雕,是刚雕的。悬挂在屋顶的红绸,巧妙地掩盖了大殿原本的雕文。两侧矮桌上放置的水果,都是猴子喜欢的。

    王座已经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平行的两个座位,分立台阶的两侧。身为一个君主,哪怕是为了宴请另一个君主,也还有主宾之分,移开自己的王座是难以想象的举动。

    猴子有些错愕地望着女王,一时间都懵了。

    这得是下了多少工夫来准备这场宴会啊……这是要干嘛呢?

    此时,已从今日那一身戎装换成了长裙的女王双手按住腰间,缓缓地福下身去,扎扎实实地行了个礼。

    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奴婢毕竟还是女儿国的国王,所以……只能委屈大圣爷与奴婢平位就坐了,还请大圣爷不要怪罪。”

    “没……没事。”猴子木讷地点了点头。

    “奴婢的本名,芸香。是在花果山书院的时候,吕清吕丞相给起的。”(未完待续……)

    PS:甲鱼专用微信公众号:jybsg1985(甲鱼不是龟1985)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