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五章:陵

2018-01-17 08:51:33Ctrl+D 收藏本站

    “大圣爷,请入座。”芸香扶着长袖,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说整个殿堂被添加了几分往日熟悉的味道,但不知为何,猴子的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不适应,准确地说,是有些别扭。

    默默点了点头,猴子一言不发地走上了台阶,并未婉拒。

    “诸位,请入座。”芸香又朝着玄奘等人友善地点了点头。

    似乎看出了什么,芸香亲自斟满一杯酒,经由侍女的手呈到猴子桌前,轻声道:“这算是家宴,还请大圣爷不要过于拘谨。”

    猴子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待众人坐定,芸香轻轻拍了拍手,十余名侍女从那殿外鱼贯而入,呈上各色菜肴。

    鼓乐齐鸣,整个殿堂顿时活络了起来,一片莺莺燕燕。

    此时,猴子才注意到不仅仅是对自己,即使是对玄奘等人,那荤素看上去也都是根据各自的身份刻意搭配过的。

    压低了声音,猴子道:“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大圣爷指的是什么?”

    “听说,女儿国不欢迎男人。我们不但受到了欢迎,还被奉若上宾,受到了款待,这是不是有点……”

    芸香掩着唇,淡淡笑了笑,道:“若是其他的男人,女儿国自然是不欢迎。可您是大圣爷。对……”

    朝着自己身旁侍奉的侍女看了一眼,芸香望着前方殿堂正中的舞者接着说道:“大圣爷对奴婢有恩。自然不可一概而论。”

    “恩?这,怎么说?”

    端起酒杯,芸香低声道:“大圣爷挽救了整个妖族。芸香也是妖,难道这不算是恩吗?”

    说罢,她转而朝着自己的臣子高声道:“敬我们远方的来客!”

    那些个台阶下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女儿国文武官员们见状,连忙一个个都跟着端起酒杯:“敬远方来客!”

    玄奘等人也都礼貌性地端起了酒杯。

    猴子也象征性的端起酒杯回敬,却只是低头抿了一口,轻声道:“我对妖族究竟是功是过,我自己清楚。”

    闻言。芸香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了收。

    女儿国虽说宴会也不少,酒,却不是常备之物。一众臣子参与这场宴会。纯粹是由于女王的要求,出于礼貌性的考虑。玄奘等人则更是如此。自然而然的,高亢的乐声之下,氛围却始终低沉。

    左右两边。不过是在偶尔目光交汇之际礼貌性地点头微笑罢了。

    猴子更由始至终却都是那般阴沉的脸色。即使看着特意安排的舞蹈,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让芸香想起了许多年前在花果山举行的那次欢迎猴子归来的庆典,在那次庆典上,前半部,猴子也是这般木讷,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中途离场与杨婵一起看了焰火,在那之后,整个人便都彻底不同了。没有人知道当时在阁楼上。三圣母究竟和猴子说了些什么。

    在那时候,芸香只能远远地看着这位他一直敬仰的大圣爷。连靠近一步都使不得。谁又能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能堂堂正正坐在他身旁呢。

    宴会上三圣母的位置和大圣爷的位置似乎也和现在差不多吧?

    不,应该还要更近一点,当时,他们是共用一张桌子。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前尘往事。

    深深吸了口气,芸香稍稍收了收神,直起腰杆,又是朝猴子望了过去。

    这宴会,其实办得一点都不成功。也许是她太过于自来熟,而猴子一行,又一个比一个沉闷的关系吧。

    猴子几乎没有碰那桌上的菜肴,酒也只是礼貌性地抿了几口。玄奘的杯中都是清水。天蓬撑着双膝盘腿而坐,一双眼睛不断来回扫视。至于那黑熊精与卷帘,也都是一脸的冷漠。

    乐曲到了**,一位红衣舞女在大殿的正中挥洒着水袖。

    芸香端起酒杯又是朝着猴子敬了过去:“大圣爷说功过自知,芸香不便评价,不过,大圣爷对芸香的恩,却是真真切切的。如果没有花果山,芸香也许早已生死魂灭了,不会有机会识字,更不会有机会当上这女儿国的国王。所以,这杯,芸香必须敬大圣爷。”

    猴子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侧过脸来看了芸香一眼,端起酒杯象征性地回敬,道:“你是什么时候到花果山的?”

    “芸香出身南瞻部洲,在大圣爷受天庭册封弼马温上天的第二十五年,抵达花果山。”

    “那时候花果山可是杨婵在打理,你应该感谢她,而不是谢我。”

    低头抿了一口,芸香轻轻将酒杯放到了矮桌上:“大圣爷要谢,三圣母,自然也不可少……若今生有机会再见三圣母,芸香自当亲自谢过三圣母。”

    “会有机会的,再过几年吧。过几年,我就去把她接出来。”

    “恩。”芸香默默点了点头。

    ……

    二十里外,无边无际,却又平静得如同一面镜子的母亲湖湖畔,一座占地百亩,好似佛寺一般的庙宇静静伫立着。

    在那庙宇的正中有一座七层塔状建筑。

    与一般的佛门浮屠不同,这座塔状建筑基座极厚,四四方方的,最下两层足有十丈宽,到了第三层,却骤然缩小到只有三丈的大小,再往上,则不再缩小,好似根柱子似地。

    三个女将从东方而来,匆匆降落到庙宇前。刚一落地,戍守的女兵便一个个迎了上来。

    ……

    不多时,一位女吏匆匆步入还在举办宴会的大殿中,小心翼翼地绕开殿中众臣的视线走到角落里,偷偷朝着侍候在女王身旁的小侍女招了招手。

    那小侍女收了收神。左顾右盼了一下,躬身往后退了两步迅速转入屏风后,很快来到了那女吏的身旁。

    芸香有意无意地朝着正在耳语的两人瞥了一眼。

    不多时。那侍女便又回到了芸香身旁。借着斟酒的机会,她悄悄地对芸香说着什么。

    只见芸香的眼睛微微睁大了,略带惊恐地望向就坐在自己右手边次席上的绿衣丞相。

    此时,那绿衣丞相正面不改色地看着舞蹈,时不时还微笑着鼓掌。

    那小侍女低声道:“陛下莫急,祭司大人正设法拖住她们呢。一时半会,她们还不可能进陵。”

    芸香微微点了点头。朝着猴子望了过去,正巧四目交对。

    芸香连忙把目光收了回来,稍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芸香有点急事,恐怕要失陪一会,还请大圣爷不要见怪。”

    “不怕,我们不用人陪的。”猴子拨了颗瓜子。丢入口中。朝着芸香笑了笑。

    芸香也连忙撑起一丝微笑回应,点了点头,起身拖着裙摆离开了。那侍女匆匆跟了出去。

    “她去哪?”天蓬的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

    “不知道。”

    “你问过她关于修行的事情没?”

    “还没有,回头等她回来了,问一问吧。”

    那绿衣丞相远远地对着猴子端起了酒杯,猴子也远远地回敬。

    ……

    此时,芸香已经拿着自己的长鞭冲到了行宫门外。

    戍守宫门的几个女兵被女王陛下那焦虑神色吓了一跳。

    将一片玉简塞到侍女手中,芸香低声叮嘱道:“切记不可怠慢了大圣爷他们。”

    说罢。她转身腾空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西边呼啸而去。

    ……

    庙宇中。高塔紧闭的石门外,一群女兵正结成人墙死死地挡在几个女将面前。

    “让开!”那为首的红袍女将一只手都已经按到了剑柄上了。

    女兵们一个个纹丝不动。

    站在那些个女兵身前,身穿灰色长袍的女祭司轻声道:“娘娘正在休眠,岂容闲杂人等擅闯?”

    “娘娘吩咐过,若真有急事,可即刻禀报。”

    “本座又怎么知道你要禀报的事情,是否真是急事呢?”

    “陛下未经娘娘允许,擅自准许外来的男人入行宫,坏了娘娘立下的规矩。这难道还不是急事?”

    “正如你方才所说,那入侵者实力强悍,说不定,陛下只是虚与委蛇呢?”

    “既然你也知道对方实力强悍,那就更应该禀明娘娘!”

    “此言差矣。”那女祭司微微仰起头,道:“本座倒觉得,既然陛下没有下令禀报娘娘,就说明陛下觉得没必要禀报娘娘。既然陛下都觉得我们自己能解决了,又何必劳烦娘娘,打搅娘娘的休眠呢?”

    “你!”

    “不准男子进入我女儿国国境,是娘娘立下的规矩。我女儿国臣民世代以侍奉娘娘为天职,这也是娘娘定下的规矩。若是因为这种自己能解决的芝麻绿豆小事就打搅娘娘的休眠,那岂不是反过来,变成娘娘侍奉我们了吗?”

    闻言,那红袍女将勃然大怒,吼道:“如果娘娘因为女儿国之外的旧情而坏了女儿国的规矩,这又怎么说?”

    注视着已是怒不可遏的女将,女祭司缓缓说道:“陛下,是娘娘钦点的女王。既然娘娘做出这个决定,就说明娘娘信得过陛下。你是想质疑娘娘的决定吗?”

    到底是文臣对武将。

    一时间,那红袍女将竟被顶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往后退了一步。

    那身后的两位同僚连忙将他一把搀住。

    “怎么办?他们不认丞相大人的手令。”

    “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与丞相大人再行商榷吧。”

    “不行,没时间了。他们肯定已经通知了陛下,若我们就这么回去,怕是再也来不了。”微微顿了顿,那红袍女将低声问道:“可敢与我一同闯陵?”

    说罢,红袍女将瞪大了眼睛向着自己的两位同僚望了过去。

    好一会,那两人才犹豫着点了点头。

    几乎是同时,三人的手握到了剑柄上,那对面的一众女兵连带着女祭司顿时都吃了一惊。

    这陵位于女儿国的中心地带,处于女儿国层层防御圈的最正中。平日里,都是女儿国臣民心中最为神圣的存在。如果敌人能来到这里的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所有的防线都已经被突破了,女儿国已经无兵将可用。也正因此,陵前的守卫,不过是象征性的,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充当一种仪仗队的作用。真要打起来,哪里是这三个女将的对手呢?

    “你们要干什么?”女祭司惊呼了出来。

    那三个女将一言不发,用手握着剑柄一步步向前,逼得众女兵步步后退。

    “住手!你们要造反吗?”

    正当此时,只听“咣”的一声巨响,一个身影如同一记惊雷从天而降,瞬间砸在两方中间。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烟尘散去,众人看到芸香穿着一身橙黄色的长裙稳稳地立在正中,那长鞭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盘在她的左手上,在澎湃的灵力之下微微颤动着。

    一双瞪大了的杏眼之中,透着浓浓的敌意。

    若说站在猴子身边,芸香表现出的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女人的姿态,那么现在,她则是一位彻彻底底的女王。

    “参见陛下!”祭司以及那些个女兵都跪了下去。三个女将却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望着芸香,那脸上的惊恐之色尤未散去。握着剑柄的手微微攥紧。

    “立即跟我回去,否则,有你们苦头吃的。”

    说罢,芸香手中战鞭一甩,一声巨响,如同一道疾驰的闪电一般,直接在身旁坚硬的石板上刮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掀起阵阵烟尘。

    整个地面都微微颤了一下。

    此时此刻,就连坚定站在女王一方的祭司都有些傻眼了。

    历代的女儿国国王,以侍奉女娲娘娘为本职。这里是女娲庙,身为女娲娘娘钦定女儿国国王的芸香,准备要在这里动手吗?

    这种事,女儿国成立伊始数千年来,还从未发生过。

    有什么理由能逼得堂堂女儿国国王在这里跟几个下属动手呢?

    自知实力不济,到此时,那三个女将才无奈地看了芸香身后紧闭的石门一眼,双膝跪了下去。

    “末将遵命!”

    见她们已经屈服,芸香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好了,回去吧。跟本王回去,这件事可以既往不咎。”

    说罢,芸香正要迈开脚步。正当此时,只听一阵轰鸣,那身后,巨大的石门缓缓地打开了……(未完待续……)

    PS:请关注微信公众号:jybsg1985(甲鱼不是龟1985),么么,还有求订阅~求全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