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六章:黑影

2018-01-17 08:51:32Ctrl+D 收藏本站

    鼓乐齐鸣,水袖飞舞,五颜六色的长裙如同陀螺一般旋转。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宴席已经渐渐接近尾声。然而,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到来。随着女王的忽然离席,整个大殿之中忽然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只剩下歌舞与管乐在继续徒劳地渲染着一切。

    女王依旧未归,任凭如何呼叫也没反应,那小侍女站在猴子的对面已经急得团团转了。可是,急又能怎么样呢?

    她只是个小小的侍女罢了,在丞相不愿意出面主持大局的情况下,她什么也做不了。即便是最简单的对猴子劝酒,也是一种极为失礼的举动。

    失去了女王这个主心骨,整个宴会渐渐地都有点变味了。夜已深,无奈之下,小侍女只得草草宣布收场。

    临走的时候,猴子意味深长地看了那镇定自若,正与众臣谈笑风声的绿衣丞相一眼。

    “怎么啦?”天蓬轻声问。

    “没什么。”猴子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有点不太对。”

    “怎么说?”

    “女王忽然离席,至今未归……若说是有心怠慢的话,她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邀请我们呢?必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是。可是,什么样的事情,是女王必须亲自去,而丞相又可以不管,甚至分毫不上心的呢?”

    “这……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太对劲啊。要做点什么吗?”

    猴子有些意外地朝天蓬望了过去。

    “她是你的旧部,又不是我的。这里的事情,自然是该你拿主意了。”

    说罢。天蓬默默地跟上了前方玄奘的脚步。留下猴子蹙眉站在原地。

    “要……干点什么吗?”猴子扭头朝大殿的方向望了过去。许久,又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算了,人家盛情款待,不打招呼乱动手总归是不太好的。”

    说着,猴子也朝着玄奘的方向跟了过去。

    夜幕下的行宫,除了马厩还有些骚动之外,一片寂静。

    ……

    此时,女娲庙。主体宝塔那沉浸在黑暗与绿光之中的地宫里,芸香正孤零零地跪着。

    这地宫深埋在地底百丈以上的深度,四周漆黑的岩壁湿漉漉的,那感觉,就好像身处一个雨林之中的岩洞之中一般,让人极不舒服。

    在芸香的正前方的墙面上,有一个巨大的翡翠镜面,透着幽绿的光,将所有的一切都照成阴森恐怖的颜色。

    这是整个地宫唯一的光亮来源了。

    细看之下,可以隐约看见翡翠里面似乎有某种液体在流动。偶尔甚至可以看到阵阵不起眼的云雾升腾而起,像是气泡。

    就这么静静地呆了好一会。许久。一个巨大,长条状的影子忽然从那镜面上划了过去。

    芸香一惊,连忙仰起头来,对方却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很显然,芸香所面对的翡翠镜面,并不是它的全部。甚至应该说,她看到的不过是某个庞然大物微不足道的一角罢了。

    它实际上应该是一块埋藏在地底深处的巨大中空翡翠,厚厚的翡翠壁之后,是一个如同它顶上的“母亲湖”般巨大水团。有某种巨大的生命体生活在这里面。

    “事情,本宫已经大概清楚了。”一个声音在芸香的脑海中响起了。

    那声音听上去是个女声,宛如天籁,却又如同从远方传来一般带着阵阵回音,同时,还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金属感,冰冰冷冷,透着威严。

    芸香忍不住用手攥紧了裙角。一滴滴的汗从光洁的额头上滑落了,在这幽暗的绿光之下格外地显眼。

    “身为女儿国的国王,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芸香微微张口,半响,却只能紧闭双目,缓缓地摇头。

    “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芸香连忙仰起头道:“大圣爷……大圣爷是公认的妖族之王,我们女儿国应该对他怀有善意,怎可将他当做普通误入者一般呢?毕竟……毕竟娘娘,您也是妖啊。”

    “‘妖’?‘妖’是什么?什么是‘妖’?”那声音冷冷地反问道。

    一时间,芸香越发紧张了,她猛地眨巴着眼睛。

    “‘妖’,是除了人类之外,所有领悟了变化之术,修成人形的修仙者的,‘统称’。”那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个称呼,是选定了人类作为三界使徒,代行天命之后,才出现的。实际上,本宫,也是这个‘统称’的缔造者之一。你说得对,按道理,本宫也是妖。老君、元始、通天、镇元、菩提……这当初一同缔造这个‘统称’的,谁又不是妖呢?”

    芸香沉默不语,只是呆呆地望着那翡翠壁。

    “从来就没有妖族,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妖’,不过是我们用来区分人类与其他所有物种的称呼罢了,除了出身人族的修仙者之外,一律统称为妖。它,能真正代表什么吗?”

    芸香缓缓地低下头,微微颤抖着。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芸香那攥紧了裙摆的手,微微地都有些酸软无力了——与灵力无关,这单纯的,是因为来自于前方的威压,或者说是,内心的恐惧。

    许久,那声音轻声道:“说说你宴请他们的真正理由吧。本宫,不想听借口。”

    深深吸了口气,芸香缓缓说道:“大圣爷……大圣爷对芸香有恩,他对整个妖族都有恩。娘娘不认可妖族,但芸香也是妖,所以……”

    “仅仅是这个理由?”

    芸香抿着唇,缓缓闭起双目,那神色之中的无奈越发明显了。

    翡翠壁上。那黑影又一次出现。这一次。她并没有如同上一次一样瞬间划过。而是悬停了身子,隔着厚厚的翡翠壁注视着芸香。

    芸香缓缓地低下了头。

    “如果仅仅是这个理由,为什么不趁本宫还没苏醒之前让他们赶紧离开呢?那样,即使国中有异议,怕也来不及阻止吧。”

    芸香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听着,无法辩驳。

    那攥着裙摆的手,一点一点地用力。

    绿光下。双肩微微颤动,一滴滴的眼泪从脸颊划过,打落在身前湿漉漉的地砖上。

    “本宫早已经厌倦了世间的纷争。这里,应该是一片世外桃源,比任何地方,都要来得更安逸,更温暖。即使是妖和人,也可以在这里共存。当然,男人,是不需要的。雄性的生物总是热衷于争夺各种资源。他们只会不断地为了各自的目的制造各种混乱,破坏这个世界的祥和。这一点。你只要看看那外面的世界,就会明白。不仅仅是不能让他们存在,一旦闯入,更应该予以彻底的消灭。只有这样,才可以保守住女儿国的秘密,避免女儿国受到来自外界的滋扰。”

    芸香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低声道:“大圣爷……大圣爷不会说出去的,他一定不会对外人透露女儿国的秘密。”

    “是吗?他不会,那跟他一起的其他人呢?”

    芸香沉默了。

    “此例一开,往后,女儿国的律法又该如何实施呢?你的资质不算好,甚至相比之下,还有些差。除了修行功法出自名门之外,几乎乏善可陈。当初之所以选你继任女儿国的国王,就是因为你是从外面来的。你知道外面世界的丑陋,不会去留恋,也不会去好奇。由你来执掌女儿国,远比这国中的其他人,更能让本宫放心。”微微顿了顿,那黑影接着说道:“可现在你所做的,因为外部的牵扯,竟违背了女儿国数千年的规矩……是否已经辜负了本宫对你的期望了?”

    芸香缓缓地俯下身去,叩首。

    “芸香,有罪。”

    那翡翠壁对面的声音停止了,对方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

    短暂的沉默之后,芸香俯着身子,高声哭喊道:“请娘娘责罚!”

    那声音在地宫中缓缓地回荡着,又透过翡翠壁,掠向了远方。

    翡翠中的影子依旧一动不动地,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芸香有罪,请娘娘责罚!”

    许久,那影子终究缓缓仰起头来,轻声叹道:“你,是女王……”

    芸香维持着叩首的姿势,一声声的哽咽幽幽地传了出来,成为了这幽暗地宫之中唯一的声响。

    “你,是女王。女王,是女儿国直接的统治者,万千女子依附的对象。你应该,比男人更加勇敢。如果连你都在哭泣,那么,你要让你的臣子,怎么办呢?”

    芸香没有回答,因为这句话,她没办法回答。

    许久,那影子才接着说道:“女儿国,是世外桃源,不是十八层地狱。没有人要责罚你,只要你一天还是女王,便不会有人责罚你。当然,每一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负责。你必须回到行宫去,亲口咽下你自己种下的种子,长出的果。向所有人证明,你依旧适合坐在王位上。否则,会有人替你收拾你的烂摊子的。到那时,你该何去何从,就难说了……”

    说着,那影子仰起头,摇晃着身子一点一点地向上游去。

    这是一个半身蛇人。上半身跟人类相似,那下半身,却是长长的蛇尾。一条巨蛇在翡翠壁中游荡的场景,多少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很快的,她彻底消失在翡翠镜面上了。

    一个声音在芸香的脑海中缓缓响起:“记住,不是赶走,也不是驱离,而是按照女儿国一贯的规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至于你用什么方法去达成,本宫不想过问。”(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