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七章:毒

2018-01-17 08:51:32Ctrl+D 收藏本站

    当芸香从地宫中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浑身湿漉漉的,分不清究竟是冷汗,还是那地宫之中的水汽。

    望着从门外投入的火光,恍恍惚惚的,有些慌了神。

    那站在门外的三个将领恭敬地躬身行礼,面无表情。

    “陛下,现在就回去吗?他们还在行宫里,趁夜,我们可以好好准备一下。”

    “回去……”芸香的呼吸在微微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强撑起笑容朝着那红袍女将望了过去。

    很明显的,这地宫之外的人,至少眼前的这三个女将,都已经知道女娲娘娘命令的内容了。

    微微顿了顿,芸香轻声道:“准备什么?能把大圣爷安安稳稳地送走,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娘娘并不清楚大圣爷的实力……一旦动起手来,我们绝不是大圣爷的对手,到时候……”

    “未必。”那女将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小巧的白色瓶子,呈到芸香面前。

    芸香看着那瓶子,有些慌乱地笑了出来:“早在六百多年前,大圣爷就是天道修为,怎么可能用区区毒药就……”

    “陛下。”那女将冷声打断了芸香的话,道:“这丹药,是娘娘给的。”

    芸香惊恐地朝着一旁的祭司望了过去。

    只见那祭司微微点了点头。

    这一刻,芸香的脑海之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了。

    ……

    行宫中。

    飞檐上,猴子与天蓬并肩坐着,抬头望月。

    其他人都早已经睡下了。按照原本的计划应该是让猴子守夜。不过不知道怎么的。天蓬也坚持要守夜。于是乎,屋檐上就变成了两个人。

    不过,两个人也好,虽说以他们的修为守个夜肯定不至于打瞌睡,但毕竟还是挺无聊的。有个人可以聊天,终究不是坏事。

    一片漆黑寂静的行宫中,一个侍女提着灯笼从远处的回廊上走过。天蓬静静地看着,轻声道:“那边暗处有五个守卫。阁楼上还藏了两个。宫墙边上有十二个。每一座岗哨上,除了明面上的两人之外,还有最少十人躲在暗处。”

    说着,天蓬淡淡一笑,又指着一旁的阁楼道:“阁楼里有三十几个,全部都是炼神境以上。这么晚了,也都不睡觉,不说话,什么都不做,只是干呆着。”

    “你想说什么?”猴子问。

    “这行宫里。暗哨这么多,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也许这行宫里向来如此呢?”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道:“堂堂女儿国国王。一国之主,宫里有几百号人值夜轮换,有什么好稀奇的?”

    “女儿国非比一般国度,再说了,如果是单纯的值夜轮换的话,他们不是应该驻在外围吗?不只是被安排在内围,还刚好在我们旁边加了重兵。这,应该不是个偶然吧?”

    猴子“啧”了一声,回头看了天蓬一眼,然后又是抱着膝盖注视着前方一动不动地坐着。

    “你怀疑她们想对我们动手?”

    “不一定是动手,但最起码,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欢迎。而且那女王今天不是离席未归吗?说不定,也跟我们有关系。”

    对于这个说法,猴子没有回答,只是长叹了口气。

    总体而言,到目前为止猴子对芸香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当初齐天宫的一个女婢,变成了一国的国王,还有着堪比天蓬的修为。这里面,究竟是经历了多少呢?

    天上是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的,当初自己为了修仙,走过十万八千里路,不知道咬着牙吃过多少苦。天蓬不知道打了多少场硬仗,这普天之下的妖怪都被他杀到望风而逃了……整整千年,依靠着这当中获得的各种资源,他也才将自己的资质提上去。

    一个女婢要走到今天该经历多少,猴子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那么简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总体而言,猴子对芸香是欣赏的。当然,也没到能拿人格去给人家打包票,深信不疑的地步。不过,实力差距那么大,对方真的可能贸然对自己动手吗?

    猴子不太相信。

    当然,这并不能作为放松警惕的理由。这夜,还是要值的。

    “对了,你不是吆喝着要让玄奘法师去普渡那些被拿来献祭的男婴吗?”

    “这个问题啊……”猴子回头透过半开的窗朝着屋里看了一眼,悠悠道:“他自己都好像还没缓过来,我原本也就想着刚好有个机会,逼上一逼。不过,吃人的嘴短,刚被人宴请过就闹事,总不太好吧。还是算了。”

    ……

    长夜就这么缓缓地过去了,黎明时分,芸香才带着那三位女将降落到行宫前。

    那速度慢得可怜。

    这一路,几乎可以说是被那三位女将押送着的。而在宫门口,绿衣丞相也已经早早守候。

    “陛下。”简单地行了个礼之后,绿衣丞相便默默地望着芸香。

    对于女娲庙地宫里发生的一切,她们大概都已经一清二楚了吧。

    芸香看都没看她一眼,一脸的冷漠。就这么站了好一会,才迈开脚步缓缓地朝行宫内走去。一行人都紧紧地跟着。

    冰凉的风席卷而过,天已经灰蒙蒙地亮了,整个行宫却还沉在阴影之中。

    一行人行走在冷清的宫道上,却静悄悄的,连半点声响都没有。

    每走一步,芸香感觉那身后的一双双眼睛都在死死地盯着自己。只要自己一有轻举妄动,她们随时都可能会一拥而上。

    她们能拿下自己吗?

    不一定。

    自己是太乙金仙巅峰了。而她们,充其量也不过是金仙,连太乙散仙都一个没有。这样的修为。别说十个八个。就是来个五十个。也不一定能制服自己。

    当初女娲娘娘赐给自己这一身的法力,为的不就是在她漫长的休眠期中无论女儿国内发生什么变故,芸香都可以凭借一己之力镇压下去吗?也正因此,她才能保持自己在女儿国数万臣民面前强大的威信。

    不过,这威信是娘娘给的,如果要扭转了应对娘娘的命令,那就门都没有了。

    这女儿国,说到底。是女娲娘娘的。她这所谓的女王,尽管看似对于女儿国的臣民来说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其实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平日里想怎么做都可以,可一旦娘娘亲自插手……

    说来可笑,原本自己应该是直接受命于娘娘,监控整个女儿国的。结果现在,转眼之间,却反过来,是她们来监控自己。

    抿着唇,芸香无奈地苦笑着。

    那身后。绿衣丞相捧着从女娲庙带回来的白色瓶子,寸步不离地跟着。

    真的要下毒吗?

    娘娘知道大圣爷曾经是天道修为吗?

    如果不知道倒好办。反正无效,下了便下了,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才是。

    如果知道……知道大圣爷曾经是天道修为了,还给出丹药,勒令自己下毒。那么,这丹药肯定是对天道修为也有效的。一旦中毒的话……

    一边是大圣爷,对自己有恩,也是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对象。另一边是女娲娘娘,同样对自己有恩,一手扶持自己上王位,随时可以让自己身首异处。

    这一瓶丹药,究竟应该如何抉择呢?

    一时间,芸香心乱如麻。

    大门缓缓地打开,芸香看到自己的贴身侍女与一帮亲她的文武大臣站在一起。

    见到芸香的时候,她们一个个都是沉默不语,躬身行礼。

    “陛下……”

    芸香轻轻摆了摆手,那小侍女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们先退下吧,早点休息。”

    屋内众臣面面相觑。好一会,才一个个躬身拱手。

    “诺!”

    随着那亲女王一边的众臣退出门外的,还有随丞相一起到宫门外守候的其他几位大臣以及从女娲庙回来的三位女将。不过,亲女王的众臣是真的离开,而那三位女将,却是迅速领兵将芸香的住所团团围住。

    房门紧闭,宽敞的房间里,只剩下芸香、丞相,以及那芸香的贴身侍女三人了。

    芸香淡淡看了丞相一眼,道:“你不回去休息吗?天已经快亮了,就算要下毒,也只能等到他们用餐的时候,不可能是现在。”

    “确实只能等到他们用餐的时候,不过,陛下。”那丞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的准备,却应该及早开始。妖猴实力强横,此事事关重大,身为臣子,此时哪里还敢休息呢?”

    “对……你说得对。丞相果然是,国之栋梁。”芸香淡淡笑了笑,转而对一旁的贴身侍女道:“你也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那侍女仰头看了看芸香,又侧过脸去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丞相,默默行礼,退出了门外。

    在她临合上门的时候,丞相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那些个外来者不过是过眼云烟,臣劝陛下,还是以国事为重的好。”

    “怎么,丞相认为本王现在没有以国事为重吗?”

    “不敢。臣,只是善意地提醒罢了。”

    转过身,芸香一步步朝着里屋走去,额头上一滴滴的冷汗坠落。

    那藏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握着那片用来与自己的侍女联系的玉简。

    ……

    此时,已经离开了芸香住处的侍女正刻意放慢脚步,低着头,沿着宫内的过道缓缓地朝着猴子一行人下榻的阁楼走去。

    那藏在衣袖中的手,同样紧紧地握着用来与芸香联系的玉简。(未完待续……)

    PS:么么,大家一定以为今天没更了吧?乃们错了,今天是有更滴。不过明天真要请假了,必须去参加一个活动~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