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八章:芸香的办法【大章求月票~】

2018-01-17 08:51:32Ctrl+D 收藏本站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亮整个行宫的时候,猴子在屋檐上懒懒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正当此时,他远远地看到芸香的那个侍女就站在百丈开外的阁楼上注视着自己。

    他顿时微微一愣。

    短暂的目光交汇之后,那侍女急匆匆地走下了阁楼。

    “怎么啦?”天蓬问。

    “没什么,我去去就来,你别声张。”说着,猴子盘腿原地坐了下去。紧接着,他留下一个虚影,真身悄悄朝着那侍女所在的方向飘了过去。

    那守在四周的暗哨丝毫没有发现屋檐上的异常。

    ……

    打开房门,绿衣丞相从门外的女婢手中接过了盛放着各色糕点的红色盘子,转身一步步走到圆桌旁放了下去。

    “陛下,糕点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可以送过去。”

    “我知道了……”芸香端坐在卧榻上,那藏在衣袖中的手握着手绢,拧了又拧。

    那朱唇紧紧地抿着。

    已经没有退路了吧,只能放手一搏。

    本质上,芸香并不认为让猴子一行人进入行宫是多么大的过错,因为他们并不会留下,更不会对女儿国构成威胁,充其量只能算是过客。身为花果山旧部,自己也不过是尽一尽地主之谊罢了。之所以一定要除掉猴子,只是因为女娲娘娘的忌讳。

    可女娲娘娘是自己的恩人,猴子又何尝不是恩人呢?

    无论那毒药是否对天道修者有效,向猴子下毒,对芸香来说都是万万不可行的。

    她的认知决定了她不可能做这种事。

    如果非要选择的话,芸香宁可因此获罪。但,怕只怕……即使芸香愿意去承担这个罪责。也是于事无补。因为女娲娘娘说过:“会有人替你收拾你的烂摊子的……”

    这么多年了,芸香深刻知道这句话的含义。身为上古大能之一,女娲娘娘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即便她真的狠下心去忤逆了女娲娘娘的意思,大概,也只是掀起另一番纷争吧。到头来,将是女娲和猴子之间的硬碰硬。这是芸香无论如何不愿意看到的。

    为今之计。也许只剩下铤而走险了。

    ……

    行宫的另一边,无人的角落里,猴子盘起手静静地站着,俯视着跪在身前的侍女。

    “你说,是你们陛下让你转告我的?”

    “对。”那侍女叩首道:“陛下交代了,一会,她会亲自送下了毒的糕点过去给大圣爷。到时候大圣爷只需要佯装吃下去,然后勃然大怒就是了。”

    猴子意味深长地瞧着那侍女:“佯装吃下去?”

    “对。”那侍女点了点头道:“陛下说了,以大圣爷的修为。必定可以瞒过所有人,装出已经吃下糕点的样子。大圣爷曾是天道修为,即便毒对大圣爷无效,也该是情理之中。届时,只需大圣爷勃然大怒,声称发现糕点中有毒,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大圣爷其实没有吞下糕点。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大圣爷千万配合。大恩大德,女儿国上下感激不尽。”

    瞧着那侍女。猴子的眉都蹙成八字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预告要下毒,还教自己怎么应对?变相赶人吗?怎么又感觉不像呢?

    见状,那侍女连忙从衣袖中取出一片玉简双手奉上,道:“奴婢绝无半句虚言。这是奴婢与陛下联系的玉简,若大圣爷不信,可直接与陛下确认。不过……陛下现在身旁有人盯着。恐怕大圣爷得稍微等上一等。”

    “还有人盯着?”接过玉简,猴子拿在手中对着阳光细细打量了几眼:“你们的陛下还被人挟持了?什么人想对老子下毒?”

    “陛下说了,这是女儿国的家事,恕她不能明言。另外,陛下恳请大圣爷无论如何。不要伤及这女儿国中的姐妹们。”

    盯着玉简看了好一会,猴子无奈冷哼了一声:“行吧,我答应她。翻了脸,我就带着人走。”

    “奴婢替陛下谢过大圣爷大恩。”那侍女又是深深俯身行礼,道:“奴婢是奉陛下之命偷偷过来的,若是离开太久,怕是会被察觉,到时候……”

    “你先回去吧。”

    那侍女起身又是慎重地行礼,这才后退两步,转身匆匆离开。

    握着那玉简,猴子的眉头紧紧地锁着。

    “女儿国的家事……兵变了?不对啊,兵变她应该向我求助才对。”想了半天,猴子只能无奈摇头:“搞不懂啊。”

    微风中,那身形缓缓淡去,只剩下一道幻影,悄悄地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了。

    ……

    当猴子回到原地,附在自己留下的虚影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屋里的玄奘等人早已经起来了。

    卷帘正在门前的水井边上打水梳洗呢。

    从飞檐上一跃而下,跨入大厅中的时候,猴子正巧看到玄奘端坐在屋里的圆桌边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红皮书,那嘴角挂着一丝难得的笑意。

    两个婢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到这屋子里了,正在更换香炉里的檀香呢。原本历经了一整晚的燃烧,已经渐渐淡去的香味又是弥漫了开来。

    “这什么书?”

    “卷帘大将从那边抽屉里找到的书,这……应该是女儿国独有的书吧。”

    “讲什么的?”

    合上手中的书,玄奘轻声叹道:“一些女子处事的道理,角度甚是独特,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倒是给了贫僧些许启发。”

    “哦?”猴子笑嘻嘻地拿起桌子上的果子啃了一口,道:“那你是顿悟了?”

    这一说,玄奘脸上的笑当即微微收了收,缓缓摇了摇头。

    这,该算是意料之中的吧。如果看一本书就能普渡,那普渡还轮得到玄奘来吗?

    不过话说回来。原本说的那献祭那档子事儿,管不管好呢?

    猴子悄悄朝玄奘看一眼。只见玄奘注视着横卧桌前的书本,都已经入了神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算了,还是别管了吧。

    那女王芸香也算是旧识了,对自己这帮子人也还不错。硬拿她的女儿国来当试验品,有点不太仗义啊。再说了,听刚才那侍女话里的意思,芸香现在自己也是焦头烂额,就别添乱了。一会还要假装察觉到糕点有毒和她们闹一番呢。

    反正玄奘也是自己逼着来的,献祭的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猴子心想。

    ……

    长长的宫道上,芸香身着盛装,面无表情缓缓地走着。身后跟着那女丞相。连带的,还有六名侍女,其中两个端着红色的木盒,盒中尽是精致的糕点。

    “昨夜陛下离席未归,今天一早便来致歉,这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按道理,妖猴是不会起疑才对。毕竟,昨夜在宴席上他们也并没有忌讳我们送上的酒水食物。”

    “娘娘给的丹药。臣已经命人化了水,掺入糕点之中。”

    “说起来。娘娘这丹药真是厉害,无色无味,更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即便是知道这糕点中有毒的人,也丝毫察觉不出异样来。量那妖猴修为再高,在药力发作之前也是发现不了。”

    “臣已经吩咐下去,让各部暗自做好准备。只要妖猴一中毒。所有兵力立即汇聚一处……”

    “当然,最好是能让他们所有人都中毒。不过这应该有点难。也不知道这毒要多长时间发作,那妖猴吃下之后多久会察觉异样。为了以防万一,臣以为,该尽可能让那妖猴第一个吃下糕点。毕竟。他才是对方的主要战力。若其他人未中毒兴许我等还可一战,可若他未中毒……到时候怕不仅仅是功亏一篑,还要惹来杀身之祸啊。”

    一路上,那丞相一直在芸香的耳边细细叮嘱着,芸香始终一言不发。

    转眼之间,这一行人已经来到猴子等人下榻的阁楼前。

    “女王陛下驾到——!”

    一袭长裙跨过门槛,芸香默默地朝着猴子福身行礼,猴子也随意地拱手回礼。

    猴子身后的其他人,芸香身后的一干人等,也都十分有默契地按足了礼节行礼。

    这一切都是在沉默之中进行的。

    举手投足之间,猴子、芸香的目光交错而过。就在这一短暂的瞬间,芸香的目光朝着左边稍稍移动了一分。站在她左后方的,正是那位绿衣丞相。

    猴子顿时对侍女口中“盯着陛下的人”心中有数了。

    要拿下她,猴子是分分钟的事。不过,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人家已经有所决定,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盘起手,猴子就这么笑眯眯地瞧着芸香,准备着演一场早已经说好的戏。

    由于猴子早已经跟大家都打过招呼了,玄奘、天蓬等人也是冷眼旁观。

    “昨日的宴席实在是抱歉。本王有要事不得不离席,以至于怠慢了诸位,今日,特来致歉。”

    猴子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没点破事儿呢?”

    “谢大圣爷体谅。”芸香微微福身,转而接过女婢送上的装有糕点的盒子,放到桌面上,又亲手将两个食盒都打开了。那动作轻得没有一丝声响。

    “大圣爷,这是本王亲手做的糕点,一点心意,还请大圣爷不要推辞。”说罢,芸香又对着玄奘等人道:“诸位也都尝尝吧。

    玄奘等人都有意无意地朝着猴子望了过去。

    这一瞬间,整个大厅寂静无比,仿佛一切都僵住了似的。

    绿衣丞相依旧维持着入门时的笑容,那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

    不可否认的,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忐忑。从一进门开始,她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了。

    难道女王陛下已经将消息透露给对方了?

    丞相的心中焦虑无比,但眼下的情况,她也只能佯装一切如常。

    猴子挠了挠脸颊,悠悠道:“我是不怎么喜欢吃糕点的。”

    “大圣爷不喜欢吃糕点,我喜欢。既然是陛下的一份心意,那我等也不便推辞了。”说着,天蓬捋开衣袖伸出手去。

    这一瞬间,绿衣丞相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一双手紧紧地攥着。

    如果是天蓬先吃了,先发作,而猴子却没吃,到时候……

    还没等天蓬触碰到那些个糕点,猴子便伸手将他拦了下来:“人家主要是要送给我的,你着急个什么劲?我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吃,不过,既然是陛下送来的,那便没理由不吃了。”

    说着,猴子伸出手去拿起其中一块。

    那绿衣丞相的眉头微微颤了颤,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不知为何,站在天蓬身后的玄奘脸色渐渐有些难看了。不过,此时在场的所有人注意力都在猴子身上,竟没有人察觉到这微小的变化。

    笑嘻嘻地瞧着芸香,又有意无意地看了那丞相一眼,猴子将糕点放到了嘴边。

    就在这一瞬间,猴子悄悄地用术法强制将半块糕点蒸发掉,又用障眼法悄无声息地变出了半块。凭借着碾压式的修为,如此繁琐的连环术法,猴子在一瞬间便完成了,没有留下一丁半点的痕迹。

    一口咬下,细细咀嚼。

    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这当中的变化。

    芸香微微睁大了眼睛望着猴子,等待着。

    那丞相缓缓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

    猴子吃下糕点,这样一来,事情已经算成功了一半了。

    她微笑着往前跨了一步,捧起其中一个食盒,微笑着说:“诸位实在羡煞我等啊。跟了陛下这么多年,说起来,这女儿国中可还没一个人见过陛下亲自下厨呢。若非诸位来,我们可都还不知道陛下厨艺如此了得呢。”

    说着,她迈着小步来到了队伍中修为排行第二的天蓬面前,望着天蓬。

    待天蓬伸手取出一块之后,又快速走向修为排行第三的黑熊精。与此同时,她却在悄悄地用余光打量着天蓬,屏住了呼吸。

    正当天蓬准备将糕点放入口中之时,猴子忽然双目一瞪,将手中的糕点甩到了地上!

    “这什么东西?你们居然下毒?”

    一声暴喝之下,早已意料到这一切的芸香呆站着,女丞相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准备闪躲,随行而来的其他人等,皆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略带惊恐地望着猴子。

    伸手一抓,金箍棒已经落到了猴子手中。

    正当猴子准备借机开闹之时,一阵晕眩感袭来,从头到尾没有碰过糕点的玄奘身形一晃,“咣当”一声栽倒在地。

    一时间,整个厅堂中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月初求月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