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一十九章:条件

2018-01-17 08:51:31Ctrl+D 收藏本站

    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脑海里同时浮现这个疑问。一个个都停止了动作,呆呆地看着倒地的玄奘。

    恍惚中,玄奘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这是……怎么啦?”

    “浑身……浑身乏力……”

    短暂的错愕之后,天蓬连忙丢下手中的糕点朝着玄奘冲了过去,与同时赶到的卷帘一同将玄奘扶起。

    直到此时,猴子才缓缓回过头,望向芸香。

    “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

    芸香也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不仅仅是她,就连那女丞相也全然摸不着头脑。

    还没等浑身乏力的玄奘在那椅子上坐稳,只见一旁的卷帘身子一倾,也跟着倒了下去。

    “中毒了。”同时握着玄奘与卷帘的脉门,天蓬迅速给出了结论。

    那檀香有问题?

    猴子恍然望向了还在冒着稀薄烟气的香炉。

    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飞速来到香炉旁,一把将盖子掀飞,伸手便抓出一把放到自己的鼻子下闻了闻。

    所有的人都望着猴子。

    好一会,猴子却只是将手中的香灰洒回炉中,那眼珠子一直在转。

    没有毒?还是这毒厉害到连自己也察觉不出来?

    还没等猴子想明白,黑熊精也一只手扶着椅背,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摇摇晃晃的了。

    “怎么你也……”

    “浑身乏力,灵力也运不上来……”

    还没等黑熊精把话说完,他已经身子一倾,朝着后方倒去。好在天蓬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搀住了。

    与此同时。站在芸香身后的六个侍女也一个接一个地倒地,那症状和玄奘等人如出一辙。

    猴子已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一个冲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地扼住了女丞相的咽喉。

    “说!这是怎么回事?”

    一声暴喝,猴子连獠牙都露了出来,那女丞相惊得整个都懵了。躺在地上的六个侍女更是吓得魂不附体,挣扎着想要逃。却连爬也爬不动。

    “说——!”

    又是一声暴喝,扼住咽喉的二指缓缓扣紧了。

    到底是女人,那女丞相已经吓得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坠,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因为,其实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门外,无数的兵卫已经被惊动,正朝这里狂奔而来。

    情急之中,芸香连忙握住了猴子的手腕试图阻止。被猴子一瞪,她又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隐隐的,猴子看她的眼神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转眼之间,整个阁楼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涌入厅堂之中的兵将一个个拿着长枪指向众人,却没有一个胆敢靠近。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怒视着那女丞相,咬着牙冷冷道:“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句话像是在问女丞相,却更像在质问芸香。

    没有人回答。

    芸香早已经慌了神了。

    “说啊——!既然是中毒。就一定有解药!今天你们不把解药交出来,整个女儿国都要陪葬!”

    猴子猛地吼了出来。身上暴虐的灵力呼啸而出,犹如一阵狂风。

    霎时间,所有的兵将都惊得往后缩了一步。芸香更是整个瘫坐在地,只能眼巴巴地望着猴子。

    “咣当”一声,连天蓬也栽倒在地了。西行的队伍之中,只剩下猴子一个人还站着。

    “发生了什么事。你还不明白吗?”一个声音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响起了:“那些个糕点,从来就没有被下毒。她只是骗取你的信任罢了。如果没人告诉你糕点有毒,你可能会将所有的一切都细细检查。而如果有人说过糕点有毒,那么……你的注意力就会全部集中在糕点上。我的女王啊,你做得不错。本宫,很满意。”

    “娘娘!是娘娘来了?”有人当场惊呼了出来。

    “有娘娘在,就再也不用怕这妖猴了!”

    “这猴子怎么可能是娘娘的对手?”

    猴子有些吃惊地望向芸香。

    “糕点没有下毒?”只一瞬,芸香便已经明白了女娲的用意了。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朝着猴子望了回去:“大圣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不是……不是……”

    然而,猴子早已经没功夫理她了。一阵倦意袭来,猴子的手微微一颤,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力量仿佛被吸干了一般,有无数的女妖在他的耳边呢喃,奉劝他放弃抵抗。可就在那阵倦意即将吞噬意识的瞬间,猴子猛地瞪大了眼睛,扣紧了扼住女丞相咽喉的手,凭借着意志力,凭借着原本就强大的修为,他将那种不适感硬压了下去。

    “呵呵呵呵,本宫,倒是低估你了。居然还曾经是天道修为。两千多年了,本宫两千多年不曾踏出过女儿国,这世间竟多出你这么一只猴子?”

    “你是谁?”猴子重重一甩,直接将女丞相整个摔了门出去,砸倒了一整片的兵卫。

    “你不知道我是谁,就跑到女儿国来?你的师傅是谁?他是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无知的徒弟的?”

    “你究竟是谁?”猴子仰天长啸道:“出来!给我滚出来!别偷偷摸摸的,出来一战!”

    那身上的灵力迅速疯狂地滋长着。

    马厩里,早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白龙马听到行宫里的骚动,感觉到猴子的气息,顿时惊觉了起来,用马蹄猛踹围栏意图冲出马厩。

    片刻之后,只听一声巨响,玄奘等人居住的阁楼被整个掀飞上了天!

    漫天飞舞的木屑之中,猴子用灵力将已经昏迷的玄奘等人。甚至还清醒的芸香团团包裹,夹带着丝丝闪电冲了出来,落到了远处行宫主殿的屋檐上。

    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女子的尖叫。

    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人安顿好后,直起身子开始用自己的神识掠查整个行宫的范围。

    微风从他的脸颊扫过,微微颤动着脸颊的绒毛。那双目,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然而,却一无所获。

    在他的身后,芸香微微颤抖着说道:“大圣爷……我真的没有……”

    “不要说话。”

    芸香一下愣住了。

    猴子缓缓地喘息着,一边站在最高处扫视着整个行宫,一边低声道:“我没那么好骗。她的那个毒,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遮掩,连我都发现不了。跟我那么说,纯粹就是要陷你于不义罢了。不过……她也已经彻底不信任你了。留下来,你会死得很难看。”

    抿着嘴唇。一时间,芸香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侧过脸,猴子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好像也中毒了。”掩着胸口,芸香只觉得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了,那身形渐渐倾斜。

    猴子连忙将她一把抱住。

    靠在猴子的胸前,她笑着,却泪流满面。

    “她究竟是谁?”

    “她是……女娲……娘娘……”

    缓缓地,芸香闭上双目。失去了知觉。

    “放心吧。”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将芸香放平。轻声道:“女娲娘娘,大能又如何?镇元子、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他们哪个没被我揍过?我一定会替你们拿到解药的。”

    只一会,从猴子所在的位置望下去,那底下已经被重兵团团围困了。只是,正主却始终没有出现。而猴子甚至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对方所在的方位。

    这种感觉。颇有点当日在地府与镇元子对打的时候的感觉。区别是,现在手上的金刚琢,已经发挥不了效用了。

    憋足了气,猴子攥紧了拳头嘶吼道:“滚出来——!灵霄宝殿都被我砸了,兜率宫都被我毁了。这些兵丁奈何不了我!”

    一瞬间,声波沿着地表如同涟漪一般疯狂肆虐开去,无数的瓦片瞬间被猴子掀上了天,那地上的大军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站在最前排的几个将领以及士兵直接口吐鲜血栽倒了下去。

    “极限行者道,曾经是天道修为,如今依旧是大罗混元大仙巅峰修为,随时都可以突破返回天道,却没有选择突破……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本宫休眠了太久了,错过太多好戏了?”

    “出来啊!出来,你出来,老子就把你错过的戏讲给你听!”

    “出来和一个极限行者道,大罗混元大仙巅峰修为的修者正面对打吗?”

    一阵阵清脆的笑声传来,猴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玄奘等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时间,已经不多了。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将手中的金箍棒反手握到身后,咬牙笑道:“你也是大罗混元大仙,我也是大罗混元大仙,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不好吗?你应该很清楚,和我硬碰硬对你没好处的。不说别的,这女儿国肯定是毁了。你不喜欢我们?没关系,给我们解药,我们马上就走,还你一份清净,如何?”

    猴子的声音在行宫之中缓缓回荡着。

    整个行宫,除了那脚下大大军还有些许骚动之外,一切都静悄悄。

    瞪大了眼睛,猴子静静地等待。

    许久,那声音又一次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你是担心他们性命不保吗?”

    这一问,猴子的眉头顿时微微颤了颤。

    他恍然想起了当初与如来的那场虚实对决——牵挂越多,弱点就越多。如果女娲也是如来那样的对手,那么这一战,他就彻底输了。

    握着金箍棒的手攥得“咯咯”作响,那双目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猴子的脸上,却依旧维持着虚假的笑意。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缓缓滑落。

    好一会,那声音才再度响起。

    “老实说,毒对你无效,这一点确实出乎本宫的意料。之所以要用毒,其实也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位本宫亲命的女王陛下是否还依旧称职……你可以走,解药,本宫也可以给你。”那个声音微微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是,芸香,你必须给本宫留下来。”(未完待续……)

    PS:么么,更新了更新了~求月票啊!!激励一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