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一章:玉简

2018-01-17 08:51:30Ctrl+D 收藏本站

    冒着狂风骤雨一般的剑刃,猴子死死地将玄奘等人护在怀中,一步步前行。

    女娲的笑声几乎在每一个角落回荡,刺痛着猴子的神经。

    密布剑刃的摧残下,一道道的伤痕在猴子庞大的身躯上显现出来,鲜血溢撒而出。

    忍着剧痛,猴子坚持着一步步向前,强行突破。

    那心中早已憋了一肚子火!

    身处外围还没来得及幻化成剑刃的半身蛇人被猴子一脚踩得稀巴烂,高耸的宫墙摧枯拉朽地倒塌,女儿国的兵将们四处奔逃。

    轰鸣声中,沙尘冲破蒸汽的屏障飞速蔓延。

    转眼之间,猴子已经穿透了浓郁的蒸汽区域。护着玄奘等人,加快速度朝着女儿国外围狂奔而去。那身后,数不清的半身蛇人直追而来。

    “你想跑去哪里呢?”

    猴子没有回答。

    在这百丈巨人践踏之下,整个女儿国的地面都在颤动了。

    建在山坡上的房屋轰然倒塌,鸟兽没命地奔逃,就连平静得如同镜子一般的母亲湖,也出现了犹如海涛一般的波动。

    那沿途的山川河流树木,更是一律被踩得粉碎。

    只要离开女儿国就赢了,只要离开女儿国。此时此刻,猴子是这么想的。

    女儿国是绿洲,四处都有水。只要有水,在灵力不枯竭的情况下,女娲的攻击就是无穷无尽的。如果真如她所说,蓄了两千年的灵力……猴子是无论如何都耗不过她的。

    可一旦离开了女儿国。那就不同了。那外面是荒漠,一滴水都没有!

    想想也真是可悲,都说修为高了之后行者道吃亏。以前不怎么觉得,现在感觉,这亏吃大了。单打独斗毫无问题,可一旦带上几个拖油瓶……就只剩下骂娘的份了。

    猴子不禁狠狠地唾了一口。

    远远地,他已经看到了森林尽头的荒漠了!

    只见他当机立断,伸手一抓,握住金箍棒。紧接着。他一跃而起,单手握着巨大的金箍棒往后重重一扫,直接将追得最近的几只半身蛇人拍了个稀巴烂。待到落地时。他已经身在荒漠之中了。

    那脚下的泥沙已经被他踏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沙尘以他的双脚为中心疯狂地荡开来,又迅速掩没。

    一时间,猴子的践踏带来的巨大轰鸣声消失了。女娲的笑声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变得寂静无比,只剩下猴子重重的喘息声。

    那些个紧追不放的半身蛇人全部悬浮在森林的边界线上,一个个不甘地望着猴子,却始终不敢再往前一步。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将金箍棒靠在肩上,猴子一手护住玄奘等人,一手抹了一把满脸的血,干咽了口唾沫,怒视着那些个半身蛇人道:“来呀。怎么不敢来了?”

    那些个半身蛇人依旧徘徊不前。

    好一会,当猴子气喘吁吁地转身。准备要带着玄奘等人前往天庭找老君求助的时候,忽然看见那一个个半身蛇人开始汇聚到一起。

    不一会,他们便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半身蛇人。长长的蛇尾蜷曲着,而就光挺立的躯干,便已经与猴子一般高了。

    猴子一愣,连忙停下脚步。

    如果是这家伙的话,猴子是肯定不怕的。只要四周没水给它补充,管它多大,几棍子猴子就可以把它解决掉。怕就怕它打不死。

    与之前那些脑袋上除了好像两个点似的眼睛便只剩下一张长长的嘴的半身蛇人不同,这一次的这个,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张精致的女人的脸。

    那半身蛇人微微张口,轻声道:“你以为本宫只能控制水,对吗?”

    这是女娲的声音。

    猴子微微睁大了眼睛,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其实,本宫还可以控制很多东西,例如‘土’。”

    话音刚落,只见那荒漠之中,猴子的四周顿时隆起了一个个的沙丘。那些个沙丘迅速被塑成了一个个沙子聚成的半身蛇人,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不由得攥紧了金箍棒。

    还好……这里没蒸汽,只要看得清,这些蛇人压根就不是个事儿。

    还没等猴子做好准备迎战,那张精致的脸又一次微微张口了,她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三个字:“还有,‘风’。”

    顿时,荒漠之中狂风骤起,那远处,惊天巨浪呼啸而来——那是一阵前所未见的巨大沙尘暴!

    猴子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算怎么回事?分明就是欺负人啊!

    无奈之下,又一次夺命狂奔开始了……不同的是,这次究竟该往哪跑,连猴子自己也不知道。

    ……

    地府之中,一个鬼差缓缓来到地藏王面前,躬身道:“禀世尊,那妖猴一行人已经离开女儿国国境了。”

    棋盘对面的正法明如来微微抬起头来。

    地藏王注视着棋盘,深深吸了口气,道:“怎么离开的?”

    “与世尊料定的差不多,打起来了。一方是女娲,一方是那妖猴。不过那妖猴要护住其他人,看上去,很被动。”

    “正常。”地藏王淡淡笑了笑,一边将一枚棋子压到棋盘上,一边轻声叹道:“就算不用护住其他人他也不见得主动。这个世界上,除了如来尊者是天道修为,除了老君和他曾经是天道修为之外,还有一个半天道的女娲呢。”

    ……

    此时,另一方面的猴子已经几乎陷入绝境之中了。

    他要带着众人腾空而起,女娲便使出类似于盘古幡的重力阵,将他从天空中硬生生吸下来。

    他带着众人四处逃亡。女娲就不断滋扰,消耗他的灵力。

    利刃划破脸颊,留下浅浅的伤口。石刺打在肩上。同样留下浅浅的伤口。渗出的鲜血却已经将百丈的身高都染成了红色……这每一击都不重,但每一击,却又都在一点一滴地消耗着猴子的力量。

    他只能无奈地护着玄奘等人,时而维持着百丈巨人的形态狂奔,时而恢复原形躲藏,可无论他怎么逃,怎么躲。女娲都总能很快地找到他。更糟糕的是,他至今无法察觉到女娲的真身究竟在哪里……

    “只剩下恢复天道修为一条路了吗?”

    那额头上的青筋在不断跳动着。

    只要恢复了天道修为,拥有了无限灵力。强横的力量,女娲这点攻势无异于挠痒痒……但那样一来,他就不得不提早面对另一个更强大的敌人——如来了。

    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眼下的局势,已经糟糕透顶了!

    ……

    “女娲。在女儿国呆了有两千多年了吧。”捋开衣袖。正法明如来拈起棋子,犹豫着放入棋盘,轻声道:“她也是个沉沦苦海中的人呐。说起来,她应该是好像通天教主那样的,道门的悟者道,兼修行者道吧?如果她当初行者道能再修得慢一点,说不定就是一个完整的天道,而不是如今这般模样了。”

    “那可未必。”地藏王盘着手悠悠道:“对于她的事。贫僧倒是知道一些。若不是行者道的话,她连这半个天道都不会有。当然。怎么也好过现在,真身被困在女儿国的石头里,寸步不得离。”

    正法明如来微微一愣,抬眼道:“怎么说?”

    “还不知道吧?”地藏王缓缓地笑了出来,道:“万年以前,她与如来尊者,以及老君,可都是有过一番争斗的。起因,是这三界的法则。”

    正法明如来的眉头微微蹙起了,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地藏王,等待更进一步的答案。

    然而,地藏王却没有要细说的意思。沉默了许久,他只是收了收笑意,淡淡叹道:“总之啊,她的心结大着呢,想凭悟者道成天道,绝无可能。”

    又是一子落下,地藏王又是恢复了惋惜的笑。

    两个人都沉默了,都注视着棋盘,想的,却是全然不同的事情。

    地藏王淡淡地笑着,正法明如来面无表情。

    好一会,正法明如来撑着膝盖缓缓起身,拂了拂衣袖道:“不下了。”

    “不下了?”地藏王微微仰起头瞧着他。

    “既然有好戏,当然要去观战了。这棋下得再多,来来去去的,也不过是场游戏罢了。”说着,正法明如来将握在手中的白子都抛到了棋盘上。

    一下子,整个棋盘上的棋子全乱了。

    地藏王无奈苦笑了起来。

    瞧着地藏王,正法明如来轻声问道:“同去?”

    “你把好好的一盘棋都给毁了。”地藏王摊了摊手道:“贫僧不去还留在这里作甚?”

    ……

    此时距离猴子与女娲开战,已经整整过去了一个昼夜。

    黎明时分,西牛贺州的处山洞里,浑身鲜血淋漓的猴子正趴在洞口细细地往外张望。

    那洞外,群山之间,几个巨大的泥沙汇聚而成的半身蛇人歪歪斜斜地站着,在那天空之中,则有数不清的泉水,狂风汇聚而成的半身蛇人在来回盘旋。

    猴子的身后,整整齐齐的排着那昏迷的五人。

    “别躲了,躲,也是躲不掉的。你曾经是天道修为,本宫也知道杀不死你。”

    “只要你将芸香交出来,本宫可以以解药交换。从今往后,你我各不相干。如何?”

    “再拖下去,即使老君能解毒,恐怕也不够时间炼药了。你,可要想清楚。”

    女娲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回荡,猴子翻了翻白眼,高声应答道:“你少废话,逼急了我现在就升天道!反正他们挂了,我的计划也就砸了,不如拉你当垫背的!”

    一时之间,那洞府之外沉默了。

    这么多年了,自从修为提升上来之后,除了当初与如来对战,猴子好像还真没狼狈到这种程度过。

    他实在不明白女娲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天地间在自己之前,除了老君,便只有如来是天道修为,这应该是不会错的。自己说对方是大罗混元大仙修为,对方也并没有否认。可……刚刚那是怎么回事?猴子简直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大罗混元大仙版的哪吒,浑身各种法宝层出不穷——如果那种奇异的操控术是法宝的话。可除了法宝之外,好像也没有第二种解释了。

    不过,怎么样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先解毒。扛过了这一关,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清楚。

    猴子转过身来,将自己藏在腰间的玉简一口气全摸了出来,洒到地上,开始细细挑选了起来。

    既然自己没办法躲开女娲去见老君,那就只能想办法找外援了。

    一大串玉简里面,有联系敖听心的,有联系吕六拐的,有联系多目怪一支的,有联系李靖的……甚至连联系那个被丢在女儿国变不回人形的小白龙的都有。可看来看去,就愣是没有半个能做到通行南天门,并以最快的速度见到老君的……

    猴子忽然有些后悔当初没顺手跟老君要一片玉简放身上了。这件事人家答不答应帮忙另说,但首先,得先能联系上不是?再说了,万事总有个价。自己这身份,就算万一老君想要点什么补偿,也还是付得起的。眼下的大问题是,没有人可以替自己传这个话啊!

    “等等……这是联系谁的?”正当猴子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一片他从未用过的玉简。(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