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二章:求救

2018-01-17 08:51:30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和煦的风缓缓刮过,摇曳了树影。

    敞开的门内,清心跪坐在矮桌前认真书写着什么。

    不一会,沉香挎着个小单肩包从庭院外走了进来。

    他小心翼翼地脱下沾满泥沙的布鞋提在手上,抹了把汗,踏上了光洁的走廊。从清心房门前走过的时候,还刻意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地生怕被清心发现。

    “站住。”

    沉香缩了缩脖子,无奈,只得转身站好。

    那房中的清心依旧细细书写着,连头也没抬。

    “今天都学了些什么了?”

    被这么一问,沉香扁着嘴抬头看天,又回头看了看院落里的树叶,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

    “我问你话呢。”

    见躲不过了,沉香只得深深吸了口气,答道:“回师傅的话,于义……师兄,今天讲的是《乾辰协帝经》。”

    “听懂了吗?”

    沉香支支吾吾地答道:“听……不太懂。”

    “是‘不太懂’,还是‘完全不懂’呢?”

    犹豫了半天,沉香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完全不懂。”

    说罢,连忙低下头去。

    清心的笔尖顿住了,微微直起身子回头看了沉香一眼,道:“你听不懂也正常。”

    “真的?”

    低下头,清心又是细细书写了起来,随口道:“对。所以,去把没听懂的部分抄一百遍背下来吧。”

    这一说,沉香脸上刚绽开的笑马上就僵住了。又是扁了嘴。

    “师傅……能一会再抄吗?”

    “为什么要等一会再抄?”

    沉香伸手挠了挠头道:“这都听了一整个早上的课了,一句也没听懂,听得晕乎晕乎的。弟子感觉自己……都要睡着了。”

    瞧着沉香那委屈的样子。清心微微一愣。

    自从来了斜月三星洞,沉香也算刻苦了。至少,比观里其他的弟子要努力许多。但他毕竟满打满算的,也才是个六岁的孩子。再说了,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猴子当初那样,那么执拗拼命的。

    无奈叹了口气,清心淡淡道:“行吧。累了就休息一下。”

    “谢谢师傅!”

    最大的威胁解除,沉香当即欢呼了起来。将自己那布鞋放到台阶下,一个转身就溜进清心屋子里去了。

    一阵来回的飞奔之后。沉香趴到清心桌前看着张望着。

    “师傅,你在写什么?”

    “给你准备的经文。行者道,还是要多融合一点悟者道的东西比较好。对了,你刚刚不是准备要回房吗?”

    “不回了。”

    “那你现在准备干什么呀?”

    “什么都不干。”

    “什么都不干?”清心瞥了沉香一眼。

    “是啊。什么都不干最舒服了。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多好。”

    闻言。清心笑了出来:“行,等你修成了,为师就准你每天什么都不干。”

    说罢,清心伸手摸了摸沉香的脑袋。

    “谢谢师傅!”

    忽然间,清心的表情僵住了。

    “怎么啦,师傅?”

    低下头,清心从腰间摸出了一片玉简。

    “刚刚这玉简……好像有反应。”

    ……

    “对她,本宫是无论如何不能妥协的。若女儿国的国王背叛本宫还能有好下场。往后本宫还怎么统领?”

    “你可想清楚了。芸香只是你的一个婢女而已,真的有必要为了一个婢女跟本宫这么僵持下去吗?”

    “你给我闭嘴!有本事就攻进来。大家一拍两散!说那么多干嘛?”猴子猛地咆哮了出来。

    一时间,那洞府之外又是安静了下来。

    回过头,他细细盯着自己手中的玉简看,那眉头都蹙成一团了。

    这玉简是清心给的,当初说的是另一片会给须菩提,让自己有空要多和师傅聊聊。当然,给完之后她就被猴子给挂到树上去了。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用上这片玉简,可是……

    如果找须菩提帮忙的话,确实会是一个好办法。一来须菩提到天庭肯定是通行无阻的,想找老君也不会找不到。二来……说不定根本用不着老君出手,须菩提自己就能把解药给炼出来。要知道,他也是天地间数一数二的炼丹高手。第三,说穿了,这西行的局,其实也是他一手促成,按理说没理由看着这金蝉子转世殒命不出手帮忙才是。

    可是……猴子实在不想找他。

    这么多年了,自从昆仑山逃离之后,两个人虽然还维持着师徒的名分,却早已经形同路人了。前前后后,猴子也就主动找过他一次,为的是雀儿魂魄的下落,结果他闭门不出,就派了大师兄给自己一阵搪塞。

    “真的……要去找他吗?”握着玉简,猴子实在有些拿捏不定了。

    “老君还好,明码标价,想要他帮忙,总要有所付出。找那死老头的话……”

    有点拉不下脸啊……

    那一旁,玄奘等人,包括了芸香还在静静地躺着,那气息越来越微弱。

    一滴豆大的汗珠从芸香的额头上缓缓滑落。

    眼看着众人的脸色越来越差,猴子只得硬着头皮将玉简贴近嘴唇,可在触碰的瞬间却又拿开了。

    沉默了一下,他又将玉简贴到唇边,犹豫了一下,他却又拿开了。

    如此反复几次,终究下不了决心。

    那额头上的汗珠,简直比芸香等人还多了。

    洞府之外,女娲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本宫只给你最后一炷香的时间考虑,一炷香之后。如果你再不将芸香交出来,就休怪本宫不客气了。”

    “再吵,老子现在就一棍子抽飞你的女儿国。让你统领个屁!”

    猴子扭头朝着洞府外咒骂了声,不再理会。

    低头注视着手中的玉简,他不禁干咽了口唾沫。

    ……

    “师傅,这玉简,能千里传音对吗?”

    “恩。”清心注视着手中的玉简,呆愣地点头道:“玉简是一种法器,每一套都是两片。只要将玉简贴在唇上,运动灵力,就能千里传音。”

    “那。师傅,另一片在谁手上啊?”

    “在谁手上?”清心淡淡看了沉香一眼,将玉简放到了桌上,轻声叹道:“另一片。在你悟空师伯手上。”

    “他呀……”

    “他怎么啦?”

    “他太讨厌了。老欺负师傅。昨天晚上我还听见师傅在骂他呢。”

    “昨天晚上?”

    “对啊,昨天晚上我起夜,路过师傅房门前,听到师傅在骂他。”

    清心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忙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骂他什么了?”

    沉香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道:“我就听到‘死猴子’,其他的……就听不清了。我还以为师傅在说什么秘籍呢,赶紧偷听。”

    清心的脸一下更红了。

    这估摸着。该是说梦话了吧。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也会说梦话。看来……以后睡觉还是布个禁音阵的好。

    沉香趴在桌面上眼巴巴地望着清心道:“师傅啊,要是他有事找你帮忙……他那么讨厌。你会帮他吗?”

    干咳两声,清心连忙故作镇定地要提笔继续书写:“不帮,肯定不帮。”

    “对,就不能帮。”

    话音未落,只见那一旁的玉简又是闪了起来。

    还没等沉香的手碰到玉简,清心已经抢先一步将那玉简抓在手中了。

    顶着沉香满是狐疑的目光,清心硬着头皮,微微颤抖着将玉简贴到了唇上。

    顿时,那玉简的另一端传来了猴子支支吾吾的声音:“老头子啊……那个,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和你的老朋友女娲干架,你的另一个老朋友金蝉子中了女娲的毒了,情况有点危急。我也快顶不住了……所以呢,想找你帮个忙。”

    听到“顶不住”三个字,清心不由得立即想起了风铃记忆中猴子被丹彤子打得浑身是血的模样。她脸色一变,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不假思索地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一时间,玉简的两端都愣住了。

    “怎么是你?”握着玉简,猴子原本有点讨好的表情一下就没了。

    “我……我忘了交给师傅了。”

    “那还不赶紧去交!娘的,有你这么个师妹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清心一急,连忙“咻”的一声冲出了门外,只留下沉香呆愣当场。

    “刚刚又说不帮……”托着腮帮子,沉香狐疑地叹道:“昨天晚上说梦话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师傅是越来越可疑了。”

    ……

    一路冲出了自己的宅子,清心迅速腾空而起,转眼之间已经落到了潜心殿外。

    那潜心殿大门敞开,里面空无一人。

    清心一慌,连忙拉住了门前扫地的道徒:“师傅哪去了?”

    “师尊……师尊今天一早就出去了,说是一个月后才回来……没说去哪儿。”

    丢下那道徒,清心连忙又将玉简贴到唇上:“师傅不知道哪里去了,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快被你害死了。”

    “害……害死……很严重吗?”

    “女娲这货说是大罗混元修为,我怎么看怎么像天道,你说严重吗?”

    “那……那现在怎么办?”清心急得眼泪都在打转了。

    玉简的另一端,猴子的眉头都蹙成八字了。

    这着急的语气……有点太不对啊。这家伙不是跟自己八字不合的吗?这急的算怎么回事?就算帮忙,不是也应该先冷嘲热讽几句吗?难道是传说中斜月三星洞的“同门之谊”忽然间生效了?

    “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马上过去!你现在怎么样了?”

    抿了抿唇,猴子轻声道:“你过来也没用。女娲,你打得过吗?这样,你立即找老君,让他帮个忙,炼一下解药。”

    “好!”清心不假思索地答道。

    猴子又一次怔住了。他本来还想着说几句中听的话的,毕竟现在是求人办事不是?最起码说点之前的旧账就算翻篇了,以后大家不要再互相针对之类的话。得,这下都省了。

    不过,清心这次是不是有点太配合了?他握着玉简悠悠地想。(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