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六章:证明

2018-01-17 08:51:29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飞速落到地面上捡起了清心留下的药瓶握在手中,望着清心离去的背影,一时间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难道我刚刚那句话太过分了?不对啊,之前更过分的话都说过了,又不是第一次……为什么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呢?”

    远处,潜伏着的众妖还在懵懂地看着。

    小七的眼都直了。

    “是……大圣爷?小花姐,这是大圣爷吗?”一回头,他才发现草小花也呆住了。

    此话一出,刷的一下,聚集在一起的七八只妖怪全都眼巴巴地望着草小花。

    在场的,除了小七和草小花谁也没见过真正的大圣爷。而即便是小七,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已记不清了。

    与其他地方的妖怪不同,他们太弱小了,弱小到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别人彻底吞掉。多年的生活让他们学会了谨慎,在没完全确定对方的身份之前绝不露面。

    此时此刻,唯一有可能辨认出对方身份的,就只剩下草小花了。

    然而,此刻的草小花同样拿不定主意。

    她睁大了眼睛望着远处山坡上的猴子,微微张嘴,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认出了猴子,可是,这世间洞悉变化之法的人何其多。如果刚刚清心没走,她或许会多少相信清心真的是猴子的师妹,是真的受了猴子的委托来找她。可是眼前的这个“大圣爷”来了,清心却走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那脑子里的思绪就好像忽然被打了个死结一样,完全懵了。

    长长地哼了口气。猴子将药瓶收入怀中。又将那昏迷的五人一个个安置好。

    女娲随时有可能再出手。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清心的反应究竟是代表什么了。

    转过身,他朝着草小花的方向招了招手,吼道:“是我回来了,知道你们在那里,赶紧出来!急事!”

    “……”

    “这么远都能感知到我们?会不会……真的是大圣爷?”

    “真的是大圣爷!一定没错了!”

    还没等草小花下令,小七连同那其他几个妖怪已经欢呼着冲了出去,只留下草小花一人依旧站在原地,呆呆地眨巴着眼睛。

    犹豫了许久。她最终还是迈开脚步走了出去。

    ……

    南天门城楼。

    太白金星躬着身子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拱手道:“老臣,参见陛下。”

    “免礼。”督了太白金星一眼,玉帝似乎想起些什么,稍稍调整了下情绪,轻声道:“爱卿是三朝老臣了,这女娲娘娘的事,你该是清楚吧?”

    这一问,太白金星一怔,微微直起身子朝着左右瞥了一眼。犹豫着拱手低声道:“陛下是想知道哪一方面?”

    “全部。”

    “全部,这……”

    “怎么。连朕都不能知道吗?”

    太白金星又是左顾右盼,抬头望着玉帝尴尬地笑了笑。

    殿堂中一片寂静无声。

    见状,玉帝摆了摆手道:“你们其他人,先下去吧。”

    “诺!”

    待到其他众将走后,太白金星才震了震衣袖,走上前来,躬身拱手道:“陛下,女娲娘娘之事,实在不便公开讨论,还请陛下见谅。”

    “平日里即便是有什么事忌讳人多嘴杂,李靖也不过是丢个禁音术解决。”玉帝冷冷瞧了太白金星一眼,哼道:“你倒好,还得屏退左右。”

    “陛下,事有轻重,不可一概而论。”太白金星笑了笑,低声道:“平日里的事,顶多也就牵扯朝政。这女娲娘娘的事,可是牵扯了三清、如来。说少一分无功,说多一分有过。既然陛下要问,臣也不是不能说,但大庭广众之下去说,即便借臣几个胆子,也是不敢啊。”

    玉帝意味深长地瞧了太白金星一眼:“那你说说,女娲娘娘的修为,究竟几何?她能击败那猴子吗?”

    “女娲娘娘的修为,属半天道。”

    闻言,玉帝哼笑一声,道:“天道就是天道,哪里来的半天道?”

    “陛下有所不知。”太白金星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这得从那女娲补天的传说说起,且等老臣细细说来……”

    ……

    “大圣爷!您可算回来了!我们等得好苦啊!”

    此时,那一群的小妖已经跪在猴子身前,一个个激动得嗷嗷大哭,眼泪鼻涕一气下。

    “爷爷临死之前,最最挂念的就是大圣爷了。他嘱咐我们一定要守着花果山,一直守到大圣爷回来。只要大圣爷能回来,我们妖族就一定可以重振!大圣爷,您以后不会再走了吧?”

    猴子鼻子一酸,那眼泪差点也跟着一起掉下来。

    “还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大圣爷,您会回来重建妖国吗?”

    “会的,等我西行取经完成,一定回来。大家再忍耐忍耐,不会很久的。等我回来了,带大家吃香的喝辣的!”

    “大圣爷,您可别骗我们啊。”

    “放心,骗谁都不骗你们!”

    “大圣爷一定不会骗我们的!”小七紧紧地拽着猴子的手,抹着眼泪鼻涕哭喊道:“当初大圣爷说出海寻仙,修成了就回来,最后真的就回来了。大圣爷一言九鼎,这次一定也不会骗我们的!无论是谁欺负我们,大圣爷都会帮我们讨回公道的!”

    “对——!”所有的妖怪都喊了出来。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这么多年了,一个个都活得好像乞丐似的,却依旧死守这片寸草不生的土地,等的不就是今天码?

    “我就怕这个,就怕这个。所以上次回来。都不敢见你们……”说着。猴子也憋不住了。那眼泪跟着一滴滴地坠。君臣几个抱在一起嗷嗷痛哭。

    就这么折腾了好一阵,猴子才将他们一个个从地上搀起来。

    远远地,草小花一步步走来,微微福身行礼,却没开口说半句话。

    那望着猴子的目光中,有着些许欣喜,但更多的依旧是警惕。

    松开搀着小七的手,猴子轻声道:“怎么啦?看到我回来。不开心?”

    “小花不敢。”

    那一旁的小七看气氛有些不对了,连忙解释道:“大圣爷,您可别误会。您回来,小花姐肯定高兴。自从有传闻说你已经从佛门的手中逃脱,她……她每天都念叨着呢,每天都念叨,怎能不高兴?肯定是高兴过头了,所以才……”

    “闭嘴。”

    被草小花冷冷的两个字丢下去,小七那满肚子的话一下都咽了回去,那脸上的笑也微微收了收。眨巴着眼睛望着草小花。

    草小花微微低头。那眼睛注视猴子身前空无一物的地面一动不动地站着,冷冷道:“既然您自称是大圣爷。总该先向我们证明一下吧?”

    这一说,不仅仅是小七了,连那其他所有的妖怪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一个个禁了声,往回缩了缩,警惕地望着猴子。一颗颗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如果这个大圣爷是假的,那……怎么办?

    “怎么证明?”猴子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

    “信物,或者,大圣爷才知道的一些事。例如,卑职在花果山任何职,主司何事,曾经与谁关系好,与谁关系差。”说罢,草小花又冷冰冰地补充道:“大圣爷别怪卑职无礼。人心险恶,卑职不可不防。”

    猴子顿时觉得又气又好笑,叉着腰,歪着脑袋上下打量着草小花。

    “怎么?不会证明不了吧?”

    猴子一下笑出声来了,长叹道:“以前可真没发现你戒心这么重,不过,也是好事。这些年你辛苦了。”

    将手中的金箍棒晃了晃,变大缩小,猴子轻声道:“这个是金箍棒,你应该认得。当然,这个三界都知道,要造一个看起来相似的东西不难。证明不了什么。再来一个比较少人知道的。”

    说着,他取下的手腕上的金刚琢晃了晃:“哝,这个是风铃的金刚琢,我一直留着。可大可小,不过时间太长,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好使了。被压到山下的时候我就只留下这两件,其他的信物例如令牌什么的,早就没了。”

    将金刚琢重新套回手腕上,猴子伸手挠了挠头接着说道:“接下来是回答你的问题。你之前的职务,是齐天宫内务总管,反正跟内务有关的东西都归你管,每次我支取东西都要找你。你跟谁关系不好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跟杨婵还有风铃关系还都不错,这个我是知道的。哦对,你跟白娟的关系也不错。”

    听着这些话,草小花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了,那一对睫毛不断地闪着。许久,她低着头,轻声问道:“有一次您亲自出手剿了一伙妖怪,夺了慧泉。那伙妖怪的头目是什么妖?”

    “棕熊精。”

    “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见到我?”

    “水帘洞瀑布前。”

    “那天除了你和我,还有谁在瀑布前?”

    猴子深深吸了口气,淡淡道:“以素。她来找我有事。”

    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了,草小花笑着,那眼泪却如同决堤一般地往下掉,连忙福身道:“卑职参见大圣爷!”

    那周遭的妖怪,一颗心也总算都放了下来,齐声欢呼。

    “快起来吧。”猴子快步上前,将草小花搀起,轻声道:“他们几个中了毒了,我需要你凝结的露珠解毒。”

    “解毒?”这么一说,草小花当场僵住了,犹豫着问道:“大圣爷,卑职可否问一句……这毒,是谁下的?”(未完待续……)

    PS:我以后再也不承诺更新方面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