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二十八章:劝说

2018-01-17 08:51:28Ctrl+D 收藏本站

    花果山。

    洞府中,猴子用手背一个个细细地试他们的体温。

    小七在一旁紧紧地跟着。

    “脉像已经正常,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这段时间,一定要细细看顾才行。”环视着四周,猴子轻声叹道:“给他们换一个房间,到更深层的地方去。”

    “大圣爷。”小七小心翼翼地提醒道:“洞府中空气混浊。一般来说,应该是在表层修养比较好。”

    “我知道,但现在还有个头疼的问题要解决。他们在表层的话,太容易被发现了。这时候不能有意外。”

    “头疼的问题?”

    瞧着小七,猴子很认真地说道:“将他们全部移到最深层去。”

    “诺!”

    抬起眼皮,猴子轻蔑地笑了笑,握着金箍棒一步步走出洞府之外。

    ……

    长空中,一队大雁迎面而来,与女娲擦肩而过。

    这莺莺燕燕的世界,是她数万年的追求。可惜当实现的时候,却早已偏离了她原本设定的轨迹,变得连它的创造者都已经不认识了。

    缓缓地降低了高度,女娲一点一点地扩大自己的神识,开始搜索猴子的气息。

    ……

    南天门内,当太白金星简明扼要地传达了玉帝的圣旨之后,李靖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陛下要我去当和事佬?”

    “这是陛下的旨意。”

    闻言,李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住了太白金星的衣袖道:“这是陛下的旨意还是你请的旨?你为什么自己不去?”

    好不容易挣脱了李靖。太白金星正色道:“这是陛下对你的信任。是你的荣耀。”

    李靖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这是要让一只蚂蚁去劝两头打架的大象啊……

    此时此刻。李靖只想说脏话。

    “你也别慌,来之前老夫就替你算了一卦了,上上签,天王大可放心。”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靖转身就朝着南天门城楼冲了出去,边跑边将一片玉简贴到唇边。

    “召集二十八星宿!还有,立即查清楚女娲娘娘现在的位置,立即!听懂了没有!那只猴子的位置也必须查清楚!必须赶在他们碰头之前见到女娲娘娘!”

    一旁的哪吒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望着李靖火急火燎的身影。太白金星缓缓松了口气,干咽了口唾沫道:“哎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去了,这李靖啊……不过也是,命令都下了,要推脱哪有那么容易。再等下去,双方碰头了,就更没法劝了。”

    ……

    花果山主峰上,猴子拄着金箍棒,嬉笑着。迎风而立。

    此时,女娲才搜索到距离花果山万里开外的地方。那速度已经降得越来越慢。

    她能清楚地辨别猴子逃离的方向,却无法像金刚琢一样准确地估算猴子的所在。随着沿途猴子的气息越来越浓郁,意味着猴子有可能就潜藏在附近。

    错过事小,要是一个不小心……

    要知道,猴子几乎是跟她处于一个量级的对手,若是先前还好,现如今已经显出了魂魄,虽说力量比先前又增强了许多,但毕竟弱点已经出现了,万一被打个措手不及的话,那后果可谓不堪设想。

    就这短短万里的距离,女娲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走过了三分之一。

    正当她神经紧绷之时,天空中忽然响起了道道惊雷。

    “这是……”

    仰起头,女娲看到一个黑色的缺口正在云层之中被缓缓撕开,透出的狂风席卷而下,瞬间将地表的植物吹得七零八落。

    她顶着狂风静静悬浮在半空中,暗暗运起了力量。

    这种术法她从未见过,或者说,在她被迫将自己封到神石之中之前,三界之中还不曾出现过如此术法。但身为创世大能之一,只一眼,女娲便看穿了这术法的本质。

    很明显的,有什么东西要从那缺口之中出来了。

    “天庭还是……佛门?”

    其实是谁都无所谓,一个助纣为虐,一个置身事外,在她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人帮她,她只能靠自己。这种觉悟,她早就有了。

    “女娲娘娘——!有话好说!别动手!”李靖的声音响起了。

    片刻之后,李靖孤身一人从那缺口之中冲了出来。

    紧接着,那缺口在他身后迅速封闭了。席卷了整个世界的狂风渐渐平息。

    这是二十八星宿的看家本领——星门,在花果山之战的时候曾经用过。不同的是那一次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他们还有可能面对的对手,而现在面对的两者,是他们无论来多少人都无法匹敌的。

    李靖很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选择孤身前来。

    “你是谁?”看到李靖身上天军的铠甲,女娲的神经依旧紧绷,那手微微攥紧了。

    “我是……我是您的‘孩子’。”李靖睁大了眼睛,强撑起笑脸缓缓地靠近女娲。那神经同样绷到了极致。

    虽说他在一点一点地靠近,但那速度实在慢得可怜。只要女娲稍有动作,他该是会立马掉头就跑吧。

    “孩子?”女娲依旧一脸的冷漠,却已经稍稍松懈了一些。

    “对,我是您的孩子。整个三界,除了创世大能,都是您的孩子。”李靖猛地抹了一把汗,轻声道:“娘娘,末将名唤李靖,在南天门任一不足挂齿的小官。听闻三界之中所有生灵皆是娘娘创造,李靖常感怀恩德,可惜为将多年。却一直无缘亲睹圣颜。今日能在这里遇见娘娘。实在万幸。万……幸。”

    虽是轻声,每一个字,李靖却都咬得极为用力。因为他心里清楚,这时候只要他说错一个字,或者对方误会一个字,那么他随时都可能身首异处。

    凌风之中,他竟已经汗流浃背。

    女娲将信将疑地注视着李靖,一言不发。

    ……

    此时。那数千里外的花果山上,猴子的双目已经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星门?天庭在我花果山附近使用星门作甚?”

    那双瞳微微转了转,他迅速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女娲。

    一时间反倒是犹豫了。

    要对付女娲,自然是主动出击最好。在花果山附近开战实属下下策。

    虽说花果山早已经没什么可破坏的了,但玄奘他们就在这地底,万一被女娲发现,到时候自己可能又落到被动的局面。

    可是猴子敢主动出击吗?

    万一自己的猜测错了,那星门的波动与女娲无关,而是因为别的什么事。到时候女娲真跑到花果山来,第一个找到的却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自己又不在……那情况。可就糟得不能再糟了。

    ……

    “你觉得他们在哪里开打好?”似笑非笑地瞧了正法明如来一眼,地藏王望着方才星门波动的方位轻声叹道:“贫僧觉着嘛,还是在花果山好。这里是女娲的老巢,也是孙猴子的老巢。前后两个主人在这地皮上开战,多有意思啊?”

    一旁的正法明如来沉默不语。

    ……

    “娘娘。”在距离女娲大概十丈左右的地方,李靖悬停了身体,睁大着眼睛轻声道:“李靖看娘娘神色不悦,不知道,可是有什么事气着娘娘了?”

    女娲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冷冷地瞧着李靖。

    这么多年,她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欺骗,绝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这个人,自称是她的“孩子”。

    “娘娘。”李靖干咽了口唾沫,拍着胸脯道:“末将蒙娘娘的恩德,如今也有幸当了一个天庭小官,统领一支人马。若真有什么人气着娘娘了……娘娘只管说来,李靖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这‘孩儿’都长成了,要教训个什么人,哪里还有让‘母亲’动手的道理啊?”

    说罢,李靖哈哈哈地干笑了起来。

    深深的恐惧之中,那笑隐隐地都有些走样了。

    冷冷地瞧着李靖,女娲轻蔑笑道:“本宫才休眠了两千多年,东天庭的大军,便已经能对抗得了接近天道修为的修者了吗?”

    说罢,女娲缓缓地朝着李靖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一瞬间,李靖屏住呼吸,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犹豫着应不应该扭头就跑。

    然而,女娲却只是与他擦肩而过,朝着花果山的方向继续细细搜索着猴子的所在。

    “娘娘!娘娘!”短暂的错愕之后,李靖鼓起勇气追了上去:“娘娘!您玉体金躯,实在没必要亲自动手,还是让末将来吧!无论是什么人,哪怕真是天道修为,末将也可上奏陛下,让陛下派兵围剿!娘娘你就先回女儿国去吧!”

    女娲不但没有理他,反倒稍稍加快了速度,有点嫌他烦,想要快点摆脱他的意思。

    就在她距离花果山地界仅余百里的时候,猴子伸手从石缝里拔起了一朵小野花,一点一点地掰起了花瓣。

    “去,不去,去,不去……”

    那远处,一直暗暗监视的地藏王顿时呆住了。

    “这骨子里,还是个行者道啊。”正法明如来呵呵地笑了起来。

    还没等地藏王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暴喝:“去!”下一刻,猴子化作一道金光,手握金箍棒朝着女娲所在的方向冲了出去!(未完待续……)

    PS:虽然偏头疼……但还是死出一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