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一章:闹剧

2018-01-17 08:51:27Ctrl+D 收藏本站

    “你别给我装傻!”女娲一甩手,老君身前的酒菜连同桌子一起化作齑粉随风飘去。

    老君拿着酒瓶的手顿在半空。

    “把我的孩子还回来。”女娲怔怔地望着老君:“还回来,什么都好说,不还回来,本宫跟你势不两立!”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所有人都静静注视着女娲,女娲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老君,老君无奈地抬头望天。

    天空中,一缕清风吹过,吹散了弥漫的云雾。

    “你这又是何苦呢?”

    “何苦?好一句何苦。”女娲咬着牙怒叱道:“你做的那些缺德事,现在来问我何苦?”

    “那又不是老夫一个人的决定。”老君轻轻将手中的酒瓶放到瓦砾上,撑着膝,无奈苦笑:“有些东西,存在就是存在。你以为我们不教他们,他们就学不会吗?孩子长大了,由不得母亲的。我们,不过是加速了这个进程。”

    “是吗?”女娲冷哼一声:“那我的花果山又是怎么回事?留给我一片净土,就那么难吗?”

    “花果山的事,你问他们。”隔着老远,老君随手一指。

    那所指的方位上,天兵纷纷让开。

    女娲猛然回头,双目微缩。

    相距百里,竟是偷偷猫着身子准备溜走的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

    “不好,老家伙把我们卖了!”

    一转身,两人连忙又向三十四重天逃遁而去。

    老君微微低头,捋着长须嘿嘿地笑了起来:“想让老夫一个人背锅,哪那么容易?”

    “想跑?”女娲顿时恍然大悟,揪起老君的胡子就往三十四重天冲去。

    “轻点轻点!老夫不挣扎还不行吗?”老君连忙嚷嚷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

    直到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那一众天兵才稍稍松了口气。

    “陛下。要不,我们散了吧?不然他们打起来,怕是要殃及池鱼啊。”

    “不行。”玉帝蹙着眉头说:“咱得为三清分忧。”

    遮天蔽日的战舰开始调转方向,浩浩荡荡朝着三十四重天前进。

    ……

    “快快快!把贵重的东西全都收起来!”弥罗宫中,元始天尊连忙对着众弟子嘱咐道。

    这一说,众弟子连忙四散开去。

    一旁的通天教主悠悠叹道:“你还能收到哪去?”

    “你不用收拾吗?”

    “我人在你这儿。老君肯定会告诉她的。这样一来,那边不就安全了?”

    “你!”元始天尊顿时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

    女娲远远地看了碧游宫一眼。

    “别急,他们跑不掉的。”被扯着胡子的老君腾出两只手,掏出三个铜板拍在手背上,抬手指了指天:“都在弥罗宫呢。放心,天涯海角老夫都帮你算出来。”

    女娲怒视了老君一眼,继续拽着他的胡子往高处飞。

    那身后,大批的战舰紧紧地跟着,继续为三清“分忧”。

    ……

    花果山的边缘地带。两个佛陀还在静静地站着。

    “有点不太明白。”正法明如来轻声道:“将女娲引到这花果山来,闹得三界不稳,究竟有些什么好处?”

    “要让女娲的心结越来越重,重到极致。这些个事情若是都瞒着,又怎么能激得女娲上天呢?”地藏王微微仰起头,叹道:“连女娲都无法渡,这金蝉子,也大可不必枉谈什么普渡众生了。”

    “让玄奘去渡女娲。这可能吗?若是能渡,三清又何苦躲她那么多年?”

    地藏王淡淡笑了笑。道:“局已成,接下来,就看他们怎么化解吧。”

    ……

    “出来——!”女娲猛地咆哮了出来。

    那衣袖一甩,烈风朝着前方呼啸而去。一瞬间,承载着弥罗宫的大地都在颤动。

    “都给本宫滚出来——!”

    老君抿着嘴唇在一旁偷笑:“让你们破老夫的天道,看看你们现在拿什么挡她。”

    “你说什么?”女娲两眼瞪了过去。

    “没!”老君连忙摇头摆手道:“我在想那两个家伙怎么还不出来……你不用担心。一会我就把弥罗宫的地宫图画给你,保准他们跑不了。”

    女娲怒视了老君一眼,冷哼了一声。

    ……

    弥罗宫中,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正来回踱着步。

    “要不……直接动手吧?”通天教主卷起衣袖道:“她是半天道,但到底真身出不来。至于老君。虽说把我们都抖了出来,但总不至于帮她吧?我们两个联手,有胜算!”

    元始天尊默默白了他一眼。

    “不行?不行那你来说。”

    干咽了口唾沫,元始天尊蹙眉叹道:“打肯定是能打得过,可即便赢了,又能如何?南天门都是玉帝下令开的,你把众生之母灭了,往后如何面对众生?要真能这么干,女娲如何活到今天?”

    通天教主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那怎么办?出去受死?老君不会死,我们可是会死的。”

    元始天尊犹豫着说道:“再……再等等,也许会有什么人赶来破局也说不定。”

    ……

    此时,须菩提才不紧不慢地落到南天门外。

    一位留守的天将匆忙赶了过来,躬身行礼:“末将参见须菩提祖师。”

    须菩提抬头望了望天,轻声问道:“女娲娘娘进去了?”

    那天将微微一怔,拱手道:“进去了。”

    “谁下令开的门?”

    “说是……陛下。”

    “哟?”须菩提顿时捋着长须呵呵地笑了起来:“她上去多久了?”

    “好一会了……说是,拉着老君刚到弥罗宫。”

    “刚到?”须菩提努了努嘴,忽然问道:“你这里有茶没?老夫渴了,喝口茶再去。”

    “有有有,祖师这边请……”

    ……

    “出来——!”

    女娲红着眼眶,硬拽着老君的衣领落到了陆地上。

    一抬手之间。一座高塔直接被凭空折断,塔尖重重砸落。

    那碎石洒了一地,几个道徒慌忙逃遁。

    “给本宫滚出来!有本事做,为什么没胆子见本宫?”

    又一抬手,一抹蓝色的灵力被释放了出去。轰鸣声中,厚实的墙壁被硬生生破开一个大洞。那屋檐摇摇欲坠。

    ……

    元始天尊无奈叹道:“出去吧,再等下去,整个弥罗宫都要给拆了。”

    “不去。”通天教主扭头道:“出去了打起来弥罗宫也是保不住。”

    说罢,就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敢情东西不是你的,你就不知道心疼!”元始天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硬拽着通天教主往外走。

    ……

    拉拉扯扯地,直到女娲都拆了三分之一时,那两人的身影才出现在女娲面前。

    见了女娲,两人才停止了拉扯的动作。换上了平日里冷酷的表情。可刚换上了表情,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才惊讶地发现没有人想走在前面。

    于是,两人就这么站在只剩下半边的大殿里,大眼瞪小眼。

    “说!”女娲怒叱道:“毁我花果山,到底是谁的主意!”

    “这……花果山怎么能赖到我们头上?”

    “不赖你们难道赖我啊?”老君脱口而出,叫骂道:“不是你们联手想要扳倒老夫,扶植那猴子。又怎么会把花果山毁了?”

    通天教主一下站了出来回道:“这事儿能赖我们?要怪也要先怪菩提老头和释迦摩尼!他们先布的局!”

    “七巧弥云丹谁给那猴子的?”

    “别扯什么七巧弥云丹了,那东西握在老夫手上那么多年也没见出什么事!现在说的是谁毁了花果山的问题!这事儿。要怪就只能怪那猴子……还有释迦摩尼!直接毁花果山是佛门的人,与我东天庭何干?”

    “就你们俩搞的!不是你们俩,佛门哪里动得了手!”

    “胡说!你这是血口喷人!当初偷偷引导人类作恶就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女娲找上门了就想推卸责任!”

    “怎么就是我提出来的了!你倒是说说,我当时怎么提了!”

    人堆里,哪吒悄悄捅了捅一旁的持国天王。小声说道:“这三清……怎么跟三个泼皮似地推卸责任啊?”

    “你要看对面站着的是谁。”侧过脸去,持国天王忽然发现前一刻还淡定无比的玉帝正左顾右盼,准备要开溜。

    眼看了老君和通天已经闹得面红耳赤,女娲在一旁听得晕头转向,元始忽然一个激灵。开口说道:“这……花果山好像是后来停止降雨才毁的吧?那命令谁下的?”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朝着玉帝刷刷刷地望了过去。此时,船楼上玉帝的位置早已经空了。

    低下头,众人看到在战舰的边角上玉帝正提着裤腿健步如飞。

    “你别走!”通天教主惊呼了一声,腾空而起,转眼之间已经拎着玉帝回来了。

    只听“啪嗒”一声,玉帝被随手丢到了地上,跪在女娲娘娘的面前。

    一时间,就连女娲也是愣了神。

    只见玉帝抬头看了女娲一眼,当即“呜呜”的哭了起来,嚷嚷道:“娘娘,朕实在不知道花果山的这些个渊源啊,当初请示天尊和教主的时候,他们也不予置评。所以……所以……”

    老君连忙插嘴道:“你听听你听听,老夫已经归隐多年,他连请示都没请示老夫,所以这件事与老夫无关。”

    女娲缓缓地朝着其他两人望了过去。

    元始天尊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望着通天教主说:“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不作批示呢?那封函,最终好像是送到你那里去的啊。”

    “你!”通天教主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这是要赖我的意思?你自己做了批示了吗?”

    顿时,场面变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扯皮了。

    ……

    身处南天门军营之中的须菩提将手中的茶杯缓缓放下,轻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行了,应该折腾得差不多了。”

    ……

    此时,花果山的洞府之中,玄奘微微睁开了眼睛……(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