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二章:猜想

2018-01-17 08:51:27Ctrl+D 收藏本站

    弥罗宫前,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的争吵还在继续,一旁的女娲早已气得瑟瑟发抖。倒是老君终于顺利推脱了责任,一脸的惬意,就差变出一张桌子来现场泡茶看戏了。

    外围的战舰上,天兵天将们一个个默不吭声,神情呆滞。

    须菩提的身影远远地出现在天空中,所有人都抬头仰望。

    已经吵得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能说点什么,打破眼下的僵局。然而,他却只是默不吭声地落到女娲身旁,轻声说了一句:“别管我,你们继续咬。”

    此话一出,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顿时就泄气了,女娲却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怎么,有说错吗?”须菩提两手一摊,就是一副无辜样。

    女娲连忙收了收神,瞪了须菩提一眼。

    老君、通天、元始皆是一副鄙夷的神色。

    “怎么样,发泄够了没有?要是不够,我跟你一起动手,把这天庭拆了,战个痛快。”

    “你!”一听这话,通天教主当即勃然大怒:“菩提老儿,你别落井下石!”

    此时,刚刚还跟他闹得不可开交的元始天尊却伸手将他一把拽住了。一旁的老君抿着嘴,左顾右盼,就好像全然不干他啥事似的。

    女娲只是静静地站着,不开口。

    “要是发泄够了,那咱就干正事吧。”稍稍沉默了一下,须菩提扫了眼前漫天的战舰一眼,轻声道:“其实呢,有些东西当初放出来很容易,想要把出了笼的猛虎再关回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例如人‘恶’的一面。就他们这几个糟老头子,你就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他们也没办法将一切还原。没办法得到你想要的,到头来,单纯出一口气,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罢。他悄悄看了女娲一眼。

    女娲依旧沉默不语。

    老君、通天、元始,乃至于其他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看着须菩提。静静聆听着他与女娲之间的轻声细语。

    “况且……”须菩提低头摩搓着手指,悠悠道:“现如今,能掌控三界大势的已经不是老君了。”

    “那是谁?”

    “老君的‘无为’没了,那猴子你也见过,‘无极’没了,你说,还能是谁?”

    女娲又一次沉默了。微微攥紧了拳头。

    “要不要走一趟灵山?”

    女娲闭起双目,缓缓摇了摇头:“不去了,那个人,四大皆空,见了又有何用?”

    “佛门有些东西我是很不喜欢的,例如冷漠。但也有些东西,很值得欣赏。例如对仇怨,他们看得很开。若复仇于事无补。他们便不会复仇。只做有益的事情,这是他们的一贯风格。所有与自己所追求的相左的东西。一概放下。”说着,须菩提侧过身轻笑道:“既然你已经发泄够了,不如这样吧,我带你去见一个,能解开你心结的人,如何?”

    ……

    花果山水帘洞。

    刚刚苏醒过来的玄奘在小七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坐到石桌旁。从猴子的手中接过了一杯温水。

    “我已经让人去给你找吃的了,你的身体不比他们,昏迷了这些日子,醒来就能落地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你修养了。”猴子歪着脑袋道:“女娲可能会找回来。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玄奘微微抬头扫了卷帘、芸香等人一眼。脸色惨白,额头上还在微微泛着冷汗。

    许久,他微微点头。似乎已经疲惫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扭过头,猴子指着芸香道:“你肯定是不能回女儿国了,接下来就跟着我。”

    “谨遵大圣爷吩咐。”芸香连忙起身行礼。

    “别再叫什么大圣爷了。”猴子哼笑着深深吸了口气道:“他们这么叫我没所谓,你叫,我不太习惯。”

    芸香有些无奈地望着猴子。

    转过脸,猴子对一旁的卷帘和黑熊精说道:“你们赶紧准备一下吧,我们一会就离开。玄奘法师是凡人可以休息,你们可就没这待遇了。”

    卷帘与黑熊精默默点头。

    ……

    弥罗宫,须菩提与女娲已经离开,天庭的战舰皆开始转向返航。

    那瓦砾堆上,三清还在静静地站着,旁边跪着一个玉帝。

    “就这么走了?”通天教主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闹了半天,说走就走?”

    “怎么,你还想她回来?闹了这么一出,以后恐怕这天庭也不得安宁了。”说着,元始天尊淡淡瞥了玉帝一眼。

    这一眼望去,玉帝连忙微微一缩。

    “你也起来吧。”老君拂袖道:“这件事不怪你,暂时不会换玉帝的。”

    说罢,老君伸了伸懒腰,苦笑仰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早知道,就不给那丫头解药了,也省了那么多事儿。”

    通天教主冷不丁冒了一句:“你们说,这事儿会不会是有人算计咱?”

    这一说,元始天尊顿时一愣。

    “别瞎想了。”老君回过头笑嘻嘻地说道:“就是有人算计咱,而且不是一个人在算计,是两个人在算计。算计的人多了,偶尔被人算计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负着手,老君一步步朝那崖边走去,悠悠道:“一个恨不得弄得三界大乱,好试探一下‘普渡’的真义。另一个,则是顺水推舟,试着帮昔日的老友解开心结。哎……想想这菩提老头最擅长的就是顺水推舟了,其他什么也没干成过。哈哈哈哈。”

    脚尖轻轻点地,老君腾空而起,那身形朝着三十三重天落了去。

    通天教主急急忙忙冲到崖边喊道:“你倒是说清楚一点啊!算计我们的一个菩提老儿,另一个是谁?”

    “一个你原本不太瞧得上的后辈。呵呵呵呵。”远远地,传来了老君的笑声。

    ……

    花果山的边缘上,地藏王的眉头缓缓蹙成了一团。

    “怎么?”

    低头掐指一算。地藏王轻声叹道:“老君介入之后,菩提祖师又介入了。看来,他并没将贫僧那日的话放在心上啊。”

    正法明如来淡淡一笑,道:“到底是道门的大能,渊源,积淀。都非我等可比。又怎会随便受你我言语左右呢?”

    “这也算是金蝉子给自己留下的后手吧。金蝉子未雨绸缪,给自己留下了须菩提,还有你,这两支伏兵。而你们呢,又给他安排了孙猴子这个助力……这阵容,真是天上地下难出其右啊。”

    正法明如来又是淡淡一笑,不予置评。

    ……

    让玄奘吃饱喝足,稍事休息之后,猴子便背起玄奘带着众人往外走。

    可刚一踏出水帘洞。猴子便停下了脚步。

    那其他众人也都停下了脚步,一个个不明所以地看着猴子。

    缓缓转身,猴子抬头向花果山的主峰顶望了过去。

    顺着猴子的目光,众人很快看到了悬停半空中的须菩提与女娲。

    下一刻,两人已经站到了众人跟前。

    一时间,所有人都握紧了武器,往后退了一步。唯独猴子还站在原地不动。

    他死死地盯着须菩提,微微躬身将玄奘放了下来。转眼之间,金箍棒已经握在手中。笑嘻嘻地说道:“师傅,好久不见。”

    那是满怀恶意的笑。

    “这是你徒弟?”女娲轻声问道。

    “算是吧。”须菩提捋着长须,微微点了点头。

    “真想不通你怎么会带出这样的徒弟。你要带我见的人呢?”

    一抬手,须菩提指向了玄奘。

    “他?”

    猴子几乎条件反射地护在玄奘身前。

    隔着猴子,女娲上下细细打量着玄奘。

    在女儿国的时候女娲便已经见过玄奘了,不过那时候玄奘在明处。她在暗处。而且,她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那只拥有通天本领的猴子给吸引了去,压根就没多关注这跟在猴子身边的凡人。

    除了一匹龙马之外,其余都是太乙金仙以上修为的队伍里,居然跟着一个凡人……现在细细想来。倒是自己疏忽了,竟将他跟其他人同等看待。

    可是……一个凡人,还是一个和尚,能解自己的心结?

    玄奘怔怔地与女娲对视着,不明所以。

    得知了消息,草小花已经从洞府之中匆匆奔了出来,却只是站在阳光照耀不到的角落呆呆地望着女娲。

    好一会,女娲缓缓地笑了出来:“你不会是想让我放下一切,皈依佛门吧?要说起来,我还是佛门师祖奶奶呢。”

    “当然不会。”须菩提也笑了出来,微微挺直了腰杆,轻声叹道:“这是释迦摩尼座下二弟子,金蝉子转世而成。”

    “那又如何?”

    “你可还记得数千年前,你与我说起的渡人渡己之说?”

    “不过一个猜想罢了。”

    “对,那只是一个猜想。你希望释迦摩尼做到的,是渡人。可释迦摩尼却选择了已经水到渠成的渡己。而渡人,还依旧是云里雾里,就连是否可行,都有待考证。时间久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修行,甚至都没人想起了……不过,数千年之后,当你已经身陷女儿国之时,他的座下,却出了一个名唤金蝉子的弟子。他与我说起了自己的疑惑,那般言论,与当日你所说的……一般无二。”

    闻言,女娲顿时微微一惊。

    捋着长须,须菩提轻笑道:“不同的是,他已经将猜想付诸实践了。”(未完待续……)

    PS:自觉告诉我,明天有惊喜!嗯哒,就是这样滴。求订阅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