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三章:沙与水

2018-01-17 08:51:26Ctrl+D 收藏本站

    稍稍侧过身子,须菩提朝着女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还没等女娲向前,猴子手中金箍棒却已经重重一顿。

    顿时,所有人都朝着他望了过去。

    咧开嘴露出獠牙,猴子对着须菩提冷冷地说道:“这里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们为所欲为。”

    “你的地盘?”女娲冷哼了一声。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静静地注视着猴子。

    少顷,须菩提干咳两声,悠悠道:“让女娲娘娘和玄奘法师单独聊聊吧。”

    “凭啥?凭你是我师傅?”

    须菩提的脸色稍稍暗淡了几分,道:“你们想要继续西行,若是女娲娘娘不答应,恐怕……你们的路也不会好走。与其如此,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将事情解决。”

    “要谈也是我来谈,不用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去谈。”猴子微微挑眉,瞧着女娲道:“况且,我实在没兴趣让一个刚对我们下过毒的人跟他单独相处。”

    一时间,女娲与猴子静静对视着,那一旁的须菩提竟也呆愣住了。

    双方僵持。

    许久女娲轻声笑了出来:“看来,你跟你这徒弟,也不是很愉快啊。”

    须菩提捋着长须道:“自入师门开始,便疏于教养,难免有些生疏。”

    “疏于教养?”这一说,女娲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疏于教养还能养出个‘天道境’,我怎么就教不出来呢?看来,改天得向你好好请教才是了。”

    说罢,女娲那神情微微一收,冷冷地注视着猴子道:“那现在怎么办?你我联手制服这猴子,还是你这师傅不太方便出手。我一个人来?”

    “谁制服谁还不一定呢!”猴子微微压低了身子,做好迎战的准备。

    澎湃的灵力已经开始汇聚,激起的狂风席卷而过,飞沙走石。

    须菩提却还呆站着,似乎还在犹豫着什么。

    正当此时,玄奘与猴子擦肩而过。挡到了猴子前头。

    一时间,无论是女娲还是猴子,乃至于须菩提,都是微微一愣。

    只见玄奘双手合十,微微躬身向着女娲郑重地行了个礼,又转而向须菩提行了个礼,道:“方才须菩提祖师与娘娘的对话,贫僧也都听到了。恰好,贫僧也有惑未解。是关于渡人,与渡己的。恕贫僧斗胆,恳请与娘娘就此详谈。”

    顿时,四周的狂风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女娲上下打量着玄奘,那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猴子回过头,有些错愕地望着玄奘:“你没问题吧,要跟她谈?”

    “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希望,都不应该放过。”玄奘淡淡道:“况且。须菩提祖师不是贫僧前世的好友吗?既然须菩提祖师引了女娲娘娘过来要见贫僧,那么。该就不会害贫僧才对。”

    这一说,猴子也是一怔。

    往侧边退了一步,玄奘伸手道:“娘娘,此处荒芜,不如就在洞府中谈吧?”

    女娲还在有意无意地瞧着猴子。

    好一会,猴子无奈哼笑一声。收起迎战的架势悠悠站到一旁。

    猴子都同意了,其他人自然也都不会反对,一个个都收起了武器,解除武装。

    玄奘躬身道:“娘娘,请吧。”

    女娲这才解除了戒备。缓缓前行,与猴子交错而过之时,两人冷冷地对视了一眼。

    光影交错之间,一行人沿着长长的隧道缓缓前行。

    小七走在了最前头带路,玄奘次之,女娲再次之,再往后,则是须菩提以及其他众人。

    猴子与须菩提时刻保持着一丈以内的距离。

    不多时,一行人便到了水帘洞中的大厅前。

    两个小妖匆匆推开了虚掩的门。

    “娘娘,请。”

    女娲微微点了点头,随着玄奘一起走了进去。

    那门轰然关闭了。

    其他人等都在门外静静地站着。

    须菩提直了直身子,道:“在洞府外等多好,有风。这里可闷得慌。”

    猴子冷冷瞥了须菩提一眼。

    须菩提微微抬起眼皮与猴子对视,悠悠道:“要真出事了……若是别人动手,有女娲在,你大可放心,这三界之中,没几个人能当着女娲的面伤得了玄奘法师的。若是她自己动的手……你在门外与洞外,又有什么区别呢?莫说阻止,便是收魂的时间都不够。”

    猴子努了努嘴,仰头望着石门道:“我是想着她要是真的动手了,我好当着她的面把你给宰了,一报还一报。”

    闻言,须菩提顿时笑了出来。

    八百年师徒,这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坏啊。

    ……

    大门内,女娲蜿蜒着蛇身缓缓行至王座边上,转身坐下,轻声道:“说说吧。本宫想听听,你究竟打算如何渡人。”

    “回娘娘的话,贫僧还没想好。”

    “还没想好?”女娲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

    玄奘双手合十,微微躬身,道:“想了很多,却还尚未周全。”

    “你这和尚倒是坦白。”女娲淡淡叹了口气,扶着扶手,靠到椅背上,道:“那你就说你已经想到的吧。如何渡人,如何证道。”

    “贫僧可否先请教娘娘一个问题?”

    女娲随口答道:“你问吧。”

    玄奘又是微微躬身行礼,道:“贫僧在此先谢过娘娘了。贫僧心中一直都有一惑未解,是有关佛经典籍上所载,女娲造人的理念,与佛门极乐的理念,贫僧虽对此有疑,但也无所凭据,所以,贫僧想先听听娘娘当初对这世界构建的理念。”

    这一问,女娲顿时微微一愣,略略思索了一番,纠正答道:“不只是人,是众生。当初本宫创造万灵,本是想着为众生创造一片其乐融融无忧无虑的人间仙境,只是,未曾想到”

    女娲的话,到这里便顿住了,没再往下说。

    “既然如此,这世间的恶与苦,便不是出自娘娘之手了?”

    女娲微微点头。

    玄奘抿着唇淡淡笑了笑,道:“果然是人性本善啊。既然如此,贫僧明白了。五毒八苦,并非生来有之,而是环境使然。既然众生能由善向恶,便可由恶向善。”

    此时,女娲的脸上已然没有了方才入门之时的那种轻松,转而换上的,是满心的疑惑。

    “既然你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现在,可否告知本宫,你的道是如何?”

    仰起头,玄奘轻声问道:“娘娘可曾了解过佛法?”

    “深知根底。”

    “既然如此,贫僧就用佛门的说法,来说一说贫僧的道吧。”干咳两声,玄奘接着说道:“现如今的佛法,源自佛祖如来,也正是释迦摩尼佛。其佛法,无非是‘利己’,‘修身’,去五毒,除八苦,成佛,达之极乐,修成无我之道。其本身,便是实证。三界之中,但凡佛门子弟,无不奉为盛典。”

    女娲微微点了点头。

    “贫僧却以为,此法甚谬。”

    闻言,女娲的嘴角微微上扬,却并没有笑出来。她低着眉,瞧着玄奘轻声问道:“释迦摩尼用了毕生才悟出的修行之道,最终成就天道,老君‘无为’已失,那猴子的‘无极’也已经没了。当今三界第一人,你却以区区‘甚谬’二字论断……”

    “娘娘此言差矣。”玄奘道:“谁对谁错,谁正谁反,莫不是可用修为高低一概而论?修仙尚且不能说是为了长生,修佛,难道就只是为了修为?”

    女娲不禁有些迟疑了:“那,你觉得佛法应该是怎么样的?”

    微微挺起胸膛直视女娲,玄奘朗声道:“佛经有言,‘一沙一世界’,修成者,自知其中奥妙。贫僧却以为,隔绝了所有,即便‘一沙一世界’,沙,终究是沙。贫僧所求之法,应为水。”

    “水?”

    “对。”玄奘双手合十,淡淡道:“虽无‘一沙一世界’之妙,却有汇聚汪洋之效。修佛者,不应为沙,应为水。绵延流长,聚成江海,看似一滴,实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娘娘,这不正是你创世之初构想的人心向善吗?人人向善,世间自融。”

    一时间,女娲呆住了。(未完待续……)

    PS:今天上大封推了,第二次首页大封,连带的还有客户端大封。感谢大家的支持~

    PS:推荐一下《古墓奇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