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六章:六耳猕猴

2018-01-17 08:51:26Ctrl+D 收藏本站

    有了女娲的许诺,西行众人的时间一下就变得没那么紧迫了。

    考虑到其他人刚刚才解毒,身体还处于极为虚弱的阶段,猴子最终决定让众人先留在花果山修养几天,等到全部恢复过来了再前往女儿国继续上路。

    至于身处女儿国的小白龙怎么办……这问题从来就不在猴子的心上。

    躺在山坡的黄土上,猴子悠悠地望着天:“要不,我替你们做点什么吧?”

    草小花蹙着眉头问:“做点什么?”

    “做点被人叫大圣爷应该做的事。”猴子一跃而起。

    半天之后,他带回了一大堆的食物,各种丹药,各种武器,铠甲,衣服……

    面对那堆积如山的物品,花果山的众人都傻眼了,就连病怏怏的玄奘也是如此。

    “你这些东西怎么来的?”

    “找老龙王借来的呗。”猴子掏着耳朵说:“放心,本大圣讲信用,打了欠条的。至于什么时候还……等他找我讨再说吧。”

    天蓬悠悠道:“他敢吗?”

    “这我就不知道咯。”猴子一下跃到了小山上,拿起物品撒了下去:“小的们,这些都是你们的!”

    “大圣爷万岁——!”

    所有的小妖都欢呼了起来,一时间,整个花果山都活络了起来。

    草小花在一旁掩着嘴笑。

    小七忧伤地叹道:“要是大圣爷能一直不走就好了。”

    话还没说完,猴子已经操起笔写下两张欠条塞到他的手中:“这是两千万精金,你拿着,以后缺什么到龙宫搬就是了。额……要记得找零。”

    小七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欠条,想象着自己拿着两千万精金的欠条要老龙王找零的时候,他该是何种表情。

    草小花在一旁咯咯咯笑个不停:“大圣爷。你这会把小七带坏的。”

    “我就是没带坏他才后悔。要是以前就带坏他,你们肯定不至于混得如此落魄。”

    几天的时间,猴子早就已经把花果山的底子给摸清楚了。

    由于花果山的妖怪们几乎都散尽了,留下来的不是老弱病残走不动,就是修为尚浅不敢出去的。更糟糕的是,他们不仅仅是资质差那么简单。连眼界也可以说处于妖怪平均水平线之下。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想当初,猴子发展花果山的时候那第一批妖怪都是生死线上混过的,被淘汰过一遍的,无论是眼界还是警惕性,乃至于反应速度各方面都不差。而现如今的这些小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呆在这巴掌大的山头上对着漫天黄沙与遍地石头,能写两个大字就不错了,你还指望他们能有多大的见识呢?

    简单的说。这是一团无论如何也扶不上墙的烂泥。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他们叫自己大圣爷一天,自己就不可能完全丢下他们不管。既然打打杀杀不适合,那就尽情享乐吧!

    “区区几百只妖怪,大圣爷我就是再落魄也养得起!”宴会上,猴子高举着酒杯郑重交代道:“小七,明天你就带着人马,把花果山的界碑重新给老子立起来!这是咱们的地盘。宫殿可以没有,战舰可以没有。但地盘,必须划清楚!”

    “诺!”

    叉着腰,猴子一脚踩在矮桌上悠悠道:“那个齐天大圣的旗帜,也给我竖起来,竖在花果山的主峰上。让他们都知道我回来了,谁敢来捣蛋。就是找死!”

    “大圣爷万岁!”

    “来,为重振花果山,干杯!”

    所有的妖怪都挥舞着手臂欢呼了起来,那声音谈不上震耳欲聋,但他们每一个。都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热泪盈眶。

    一旁的玄奘缓缓回头与天蓬对视了一眼。好一会,天蓬低下头去抿了口酒,悠悠道:“这东海龙王上辈子肯定是造孽了,居然有他这么一个邻居……”

    说罢,一饮而尽。

    随着猴子热情的无限高涨,整个花果山,每一天,每一个人都好像处于庆典之中一般,欢乐无比。

    “齐天大圣”旗帜竖起的第三天,天庭来人了。

    太白金星带着一堆工匠,说是奉了玉帝的圣旨,来花果山植树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猴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家玉帝,是不是转性了?”

    “大圣爷说笑了。”太白金星一边擦汗,一边谄笑道:“陛下一直对大圣爷十分赏识……”

    “赏识?”

    “额……”

    “那,我算他下属咯?”

    “不不不。”太白金星吓了一跳,连忙轻轻打了自己一耳光子:“老臣想说的是敬仰,敬仰,对,敬仰。呵呵呵呵,大圣爷您别见笑,老臣年纪大了,嘴巴不利索。该打,该打。”

    猴子挑了挑眉,狐疑地瞧着他,悠悠道:“你还嘴巴不利索?我看三界之中嘴巴最利索的就你了。”

    这一说,太白金星的冷汗冒得更猛了。

    太白金星植树,小七当监工。荒芜了几百年的花果山开始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

    另一边,女娲又已经释放了足够的善意。玄奘呆坐在卧榻上每天看着佛经,似乎也已经参悟出了点什么。

    西行虽说还没能望着终点,但起码,在猴子的眼中,形势已经大大好转了。

    每一个人都在开心地笑着。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三界之中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件即将影响他们每一个人的事件正在发生着……

    ……

    地府。

    法阵停止了运转,祭坛上原有的亮光已经全部消失。那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沉寂在黑暗之中。

    借着天空中鬼火放射的微弱蓝光,可以隐约看见祭坛的正中央有一大团暗金色的毛发在缓缓地起伏,像是在呼吸。每当四周出现声响,哪怕是一阵微风拂过。它都会微微颤动,就好像受了惊一样。

    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恐惧着,恐惧这个世界里的一切。

    远处,正法明如来与地藏王正静静地看着。

    “终于到了。”地藏王淡淡笑了笑。

    正法明如来瞥了地藏王一眼,无奈叹道:“你。放出了一个恶鬼啊。”

    地藏王笑着,笑而不语。

    正法明如来微微眯着眼,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当年,三清不就是自认为能控制得了他,才落得今天的下场吗?”

    “贫僧从未想过要控制他。他本就是用来打破整个世界平衡的存在……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想着去控制呢?”

    迈开腿,地藏王一步步踏上了台阶,朝着那团蠕动的毛发走了过去。

    微风中,他站到了那团毛发的跟前。伸出二指。

    “很痛苦吧?不如,让贫僧帮你一把。”

    那指尖处瞬间凝聚出璀璨的金光。一时间,四周的阴影都被驱散了。

    那毛发好像受惊了一样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却又停住了,没有逃开。

    捋开衣袖,地藏王往前一步将放射着金光的手指朝着毛发的顶部点了过去。

    就在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地藏王的动作,那些个原本竖起的毛发如同退潮一般迅速脱落。转眼之间。那圆溜溜的毛球里露出了一个猴头,那是一张和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模一样的脸!

    当地藏王的指尖触碰对方的眉心时。对方猛地一惊,以如同闪电一般的速度向后跃开一丈的距离。

    他迅速压低身子,咧开嘴露出獠牙,对着地藏王发出充满敌意的低吼声。通红的双眼之中,是犹如实质一般的浓烈戾气。

    杀心已起!

    此时,那身上原本长达一丈的厚厚毛发已经悉数脱落了。在脚下变成了另一张厚厚的“毯”,而那身上留下的,仅仅是如同一般猴妖长度的毛发。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没有回答。

    地藏王淡淡笑了笑,道:“从今天起,你就叫六耳猕猴吧。”

    依旧没有回答。六耳猕猴望着地藏王的双眼中,那敌意似乎比方才还要浓烈了。

    “你在害怕贫僧吗?”提起袈裟,地藏王微笑着,踏着满地的毛发一步步朝六耳猕猴走了过去,直到与他相距七尺的距离,伸出了一只手。

    这是在释放善意。

    然而,正当此时,一声低吼,六耳猕猴却整个暴起,朝着地藏王扑了过去,一把拽住地藏王的手,重重咬在他的手腕上!

    一瞬间,金色的液体溅洒而出了。这是佛陀的血。

    眼前的这只疯猴子紧紧地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血液。

    鲜血,能让他感到安宁,佛陀的血,更是如此。

    此时此刻就连站在远处的正法明如来都被狠狠地吓了一跳,忍不住攥紧了衣袖。地藏王却只是静静地站着,伸出自己的左手,任对方品尝。

    好一会,六耳猕猴终于满足了,他缓缓松开地藏王的手,微微颤抖着往后退了两步。再睁眼时,那双目之中的血丝已经减少了许多,转而多了一丝朦朦胧胧的感觉。

    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在不断地旋转着,如同醉酒一般。

    “你是谁?”

    地藏王低眉看了一眼自己血肉模糊的手腕,淡淡笑了笑:“果然是无法驯服啊……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告诉你贫僧是谁,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也要说……”六耳猕猴伸手抓了抓自己的毛发,猛地甩了甩头,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

    “贫僧,人称地藏王,原本是灵山上一介修佛小僧。”

    “地藏王,地藏王……”六耳猕猴反复默念着,这名字他似乎有点印象,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不,不只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名字,他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脑海中充斥着数不清的记忆片段,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哭喊,有人在战斗,却无论如何也拼不出一段清晰的记忆来。

    他抱着脑袋,低着头用力地去回忆。可无论他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任何事情……唯一记起的,是一种情绪,一种愤怒。那是想要杀人,想要毁灭一切的愤怒……

    “你愿意坐下来,听贫僧好好跟你说说话吗?”

    “不愿意!”六耳猕猴猛地吼了出来,微微仰起头望着地藏王,又是后退了两步,咬牙道:“你这光头,我不喜欢,你不是跟我一路的!”

    “哦?”地藏王嘴角微微上扬,轻笑道:“那长头发,束发髻的呢?”

    “束发髻的……束发髻的……”六耳猕猴紧闭双目,重重地甩了两下头:“束发髻的……也不喜欢……”

    “记不清了,喜恶却还是清楚啊。”微微颤了颤臂膀,地藏王将自己手上的伤口掩到了衣袖中,轻声道:“既然如此,贫僧也就长话短说了。有三点,你必须无论如何记住。第一,你只有灵魂,没有**。你的身体,是贫僧用术法造的,里面没有血肉。这具身体,你需要吸收足够其他生灵的鲜血,才能让它好像你原本的身体那样强韧。无论对方是凡人、是妖怪、是道家修者,还是佛家修者,都可以。修为越高,能带给你的好处便越多……其实,你不只没有**,连你的灵魂都是暂时的。为了维持住魂魄,你必须吸收大量的精气。同样的道理,也是修为越高越好。不过精气方面,是无底洞,无论吸收多少都只是暂时维持。你,需要不断补充。这,只是其一。”

    “其二,你的时间不多了。即便你维持住了魂魄,锻造了身体,你的时间也不会很多。任何一个过度消耗灵力,意图突破到天道修为的行者道修者的灵魂都会被天劫盯上。它会将这种人的灵魂永远地困在虚空之中,就是你先前那样。贫僧是从天劫的手上将你夺回来的,但……它很快就会发现少了一个你。所以,一年,或者两年,天劫还会再临,到时候,它必须要从这个世上带走一个‘你’,没有人能阻挡。”

    六耳猕猴怔怔地听着,那眼睛已经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

    只见地藏王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不过你很幸运,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你。到时候,就看谁更弱了。弱的那个会被天劫收走,永远地困在虚空中,而强的那个,则会继续留下来。”

    六耳猕猴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这其三嘛……”瞧着六耳猕猴,地藏王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可听好了,第二次被收走,可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将你的魂魄救回来了。”(未完待续……)

    PS:啦啦啦啦,心情十分之好。精品已经突破啦!等着下周领精品勋章。上架首订600,最终居然也3000了。只要相信,奇迹就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