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七章:六耳猕猴(2)

2018-01-17 08:51:24Ctrl+D 收藏本站

    南瞻部洲。

    一抹乌云隐去明月。

    漆黑一片的山野树林之中,各种猛兽的嘶吼声萦绕耳畔。

    一双双的眼睛,在黑暗之中死死地盯着眼前这陌生,又明显极为危险的来者。

    孤零零地坐在布满青苔的山石上,六耳猕猴几乎无视四周传来的浓浓敌意,仰着头,透过黑漆漆的枝叶注视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那眼中透着无限的迷茫。

    深夜,孤身一人在林间面对一群野兽,多么熟悉的感觉啊……以前自己也经历过同样的场景吗?

    六耳猕猴想不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很熟悉,可他就是半点都想不起来。甚至连刚刚离开地府的时候所使用的咒文,他现在也已经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分明都记得,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呢?

    六耳猕猴不明白,但他又不想回去问那两个秃驴,因为直觉告诉他,那两个是敌人。

    可是,不回去问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低下头,他有些茫然地注视着自己那双皱巴巴的手。

    一只乌鸦拍打着翅膀从他的头顶掠过。

    几只地鼠缩在角落里不知道在闹腾着些什么。

    许久,他深深吸了口气,闭起双目,开始努力地回忆着。

    无数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闪过,有人在哀嚎,有人在哭喊,有人在尖啸,有人在激战,鲜血遍地……

    他微微攥紧了拳头。

    无数杂乱无常的画面瞬间朝着他喷涌而来,一下充斥了所有的一切。与此同时,剧痛也从灵魂的深处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袋里折腾着。挣扎着。想要打破头盖骨冲出。

    他咬着牙,死死地忍着。

    双臂的肌肉绷到了极致,青筋暴起。整个身躯都在因为那难以忍受的苦楚而微微颤抖,声声哀嚎冲天而起,将四周的鸟雀惊上了天空。

    他看到自己手持棍棒站在云端与天将激战,巨大的战舰拖着滚滚浓烟从天空中陨落……

    他看到自己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接受万妖的朝拜,每一个人都对他敬若神明……

    他看到自己在汹涌的海面上,与一位同时操纵四把剑的长须老者对峙。开启一场艰辛异常的战斗……

    ……

    随着回忆的深入,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越来越可怕,甚至已经渐渐接近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可他还在继续。

    掀起的飓风横扫了整个树林。

    他紧紧地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痛苦地哀嚎,掀起漫天沙尘。

    所有被他接触到的一切,无论是树木还是山石,都瞬间被那无意识的双手砸成了粉末。

    闪过的画面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快到看都看不清的地步。

    整个头已经好像要炸开一样了。

    忽然间,他猛地睁开双目。呆住了。

    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安静了下来,整个森林都沉默了。再也没有任何一种野兽敢在此时此刻发出任何的声响。

    许久。他缓缓地笑了出来,虚脱地倒地,捂着胸口气喘吁吁。

    “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啊。”

    是啊,无数的画面充斥着,一边回忆,一边却在疯狂地忘却……这样去回忆,怎么可能想得起来呢?

    就现在这样躺着,他已经忘了刚刚回忆起的画面了。

    一缕微风拂过,脸颊的绒毛微微颤动。有一种清清凉凉的感觉。

    他茫然地望着夜空。

    “这是活着的感觉啊……”他淡淡地笑着。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只存在于永恒的黑暗、无尽的空虚之中,但是他现在已经活过来了。能感受四周的冷与热,苦与哀。

    就连抿一抿唇带来的滑润感,都让他无比回味。

    活着真好。

    哪怕是痛,也是好的,只要能活着。

    闭上眼睛,他悠悠地想起地藏王的那番话——这是现在他唯一可以想起的东西了。

    “那个秃驴,应该是个骗子吧?长成那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月亮从乌云后缓缓探出头来,六耳猕猴微微睁眼,将自己的手支起,摊在月下细细地看。

    “居然说我没身体,呵呵呵呵……我明明就有。没有身体,那这是什么?”

    下一刻,六耳猕猴的神情忽然僵住了。

    他惊恐地看到自己的十指之间,那毛发之下存在着许多的裂痕!

    他吓了一跳,连忙一个翻转从地上爬了起来,借着月光细细检查自己的身体。

    全身上下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是!

    纤细如丝的裂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满了全身了……

    一种深深的恐惧在六耳猕猴的心中迅速蔓延开来了。

    那些裂痕,就好像长年累月辛勤耕作的老农的手脚上出现的一样。不同的是,他们裂痕翻开来是血肉,而六耳猕猴的,裂痕之下竟只有层层叠叠的毛发。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惊恐地望向四周。

    许久,当他再低下头的时候,竟发现自己手上的裂痕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地在扩大!

    正当此时,一阵微风掠过,六耳猕猴的浑身上下传来阵阵猛烈的刺痛感,忍不住整个缩成了一团。

    那是一种仿佛浑身上下都是纤细的刀伤,又被人撒上了一把盐的火烧一般的感觉。

    恍惚中,他亲眼看到从自己身上脱落的毛发顷刻间在风中化为灰烬……

    这一刻,他恐惧地瞪大了眼睛。

    一滴滴的冷汗从额头上滴落,那心仿佛承受了重重一击一般,猛跳。猛跳。

    “他……他说的……是真的?”

    他微微颤抖着伸出手。从自己手背上拔下两根毛发。

    很快。那毛发如同先前一般在微风中化为灰烬了。

    六耳猕猴怔住了。

    再望向自己的手掌之时,他发现自己的拇指已经不见了!

    眼角、嘴角,此时此刻,他整张脸都在微微抽搐着。那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词:“死亡”。

    真正的死亡,不仅仅是灵魂剥离**,重投六道轮回那么简单。而是真正,彻彻底底的消失……

    六耳猕猴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猛地站起来。

    “那家伙……那家伙刚刚说什么来着?他说要吸血!对。吸血!什么血都可以,哪里有血?哪里有血?”

    他惊慌失措地开始在林间狂奔了起来,一路咆哮。

    无数的鸟雀都被惊上了天。

    一只受惊的野猪嚎叫着飞速逃窜。

    六耳猕猴一咬牙,一跃而起,下一刻,他已经重重地砸在野猪的身上。

    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从野猪身上爬了起来,低头注视着那只已经被他砸晕过去的野猪,重重地喘息着。

    “他说……他说除了要血,还要精气……对……要精气。”

    将野猪的头扶正。他对着它的头从眼耳口鼻中吸出了一缕乳白色的气息。

    顿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神智清醒了一点点。而那被他吸了精气的野猪则已经彻底断了气。

    紧接着。他又迫不及待趁着野猪的尸体还尚有余温,整个如同一头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咬开了它的喉咙,贪婪地吸吮着鲜血。

    猩红的血顺着嘴角滴落在脚下的泥沙上,晕开。

    黑暗中,无数的生灵正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片刻之后,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行……还不够……”

    丢下已经变成干尸的野猪尸体,他疯疯癫癫地朝前方奔去。

    一道灵力以猴子为中心炸开了,瞬间波及了整个森林。

    下一刻,无数的精气从每一个角落里挥散了出来,汇聚到他的身上。

    各种大小动物的尸体掉了满地。

    躬下身子,他将一具具的动物尸体捡起,重重地咬了下去,迅速吸干了血,又随手丢弃。

    “不行,还是不够……不行,还是不够,还是不够——!”

    凄厉的咆哮声在夜空中缓缓回荡着。

    此时,就在他前进的方向上,一座繁华的人类小镇上,人们还对正在临近的危险一无所知……

    ……

    地府,空荡荡的祭坛上,正法明如来躬身抓起一把六耳猕猴脱落的毛发。

    一阵微风拂过,转瞬之间,那抓在手中的毛发便连同地上散落的一起化为灰烬了。

    “应该已经开始狩猎了。”一旁的地藏王淡淡说道:“要用生灵的血堆积出如同往昔一般强韧的**,那可是个大工程啊。同样的,要用生灵的精气维持魂魄,也是个大工程。在身体完全凝聚之前,他需要无时无刻地在生死边缘挣扎。刚刚,他应该是想要回忆过去了吧……那会让他透支灵力,死得更快的。”

    抹去手上的灰烬,正法明如来缓缓地站了起来:“能记得起来吗?”

    地藏王缓缓摇了摇头,道:“被天劫洗去的记忆,怎么可能记起?想得越多,忘记的就更多。”

    “还是那句话,你放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鬼啊。一只随时能突破到天道修为的恶鬼。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他会比原来的孙悟空更强,更难对付。几乎全无弱点。”

    “多虑了。只要他还是孙悟空,就不会对付不了。况且……如若玄奘的普渡之道可行,又怎么会普渡不了他呢?”说到这儿,地藏王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道:“贫僧倒是很想知道,两只妖猴放在眼前,只能救一只,另一只,必须毁灭。你说,‘普渡’,会如何抉择呢?”

    正法明如来意味深长地瞧了地藏王一眼,道:“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办?”

    地藏王似笑非笑地答道:“上灵山。”

    “上灵山?”正法明如来不禁一愣。

    “对。”地藏王悠悠道:“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我们只需,在灵山静候佳音便可。”(未完待续……)

    PS:么么,在细化大纲呢,有点繁琐的说。大家原谅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