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八章:醉酒

2018-01-17 08:51:24Ctrl+D 收藏本站

    整整在花果山休整了半个月的时间。

    半个月的时间里,包括玄奘在内中毒的几人身体早已经恢复如初。在猴子的带领下,花果山上下一阵闹腾,也是越活越滋润。

    虽说依旧是那遍地黄沙的破落样,但至少“齐天大圣”的旗帜已经竖起,无论是神仙还是妖怪,想要染指都得掂量掂量。与此同时,天庭派来的工匠也在夜以继日地植树,要将花果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有了这些保证,小妖们未来的日子应该会好过很多吧。

    不过,在花果山的这些日子,只能算是西行众人难得的假期罢了。

    道未证,西行还得继续。

    临行前的夜,花果山的妖怪们为猴子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小七喝多了,拽着猴子的手一直在喊:“大王,你一定要回来……你一定要回来,不能丢下我们啊。”

    听到这句话,猴子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是小七第二次说这句话了,他叫的不是“大圣爷”,而是“大王”。

    八百年前,一群猴子在东海边上送别自己,喊的也是这句话。那时候自己承诺他们一定会回到花果山,让他们过上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好日子。

    然而,八百年过去了,自己送给花果山的,却只是一片焦土。而自己当初许诺的那些猴子,也只剩下眼前这么一个了。

    记得那时候,猴子的身边还有一只可爱的金丝雀……

    八百年的光阴,到头来。物是人非。无论是自己。还是其他人。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蓬端着酒杯悠悠走到猴子身旁:“在想什么呢?”

    猴子无奈哼笑一声,叹道:“在想……变成一片焦土的花果山还可以想尽办法复原,失去的人,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说罢,他夺过天蓬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却又一下全喷了出来。

    “这是……水?”

    “对。”天蓬点了点头。

    “不是有酒吗?喝完了?”

    猴子醉醺醺地站了起来,睁着朦胧的眼睛在矮桌上瞎找,天蓬连忙伸手制止。

    “酒有的是。我不想喝而已。”

    “为什么不喝?我从龙宫弄回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好酒。”

    “你喝多了,要是我也喝多了,出事怎么办?”

    瞧着天蓬,猴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天蓬也是淡淡笑了笑,松开了拽着猴子的手。

    捧着酒杯,猴子整个跌坐到自己那简单粗糙的王座上,抱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

    “有那么好笑吗?”

    “及时行乐啊。”猴子“咣当”一声将手中酒杯放到了桌上,提起酒壶又满上了一杯,悠悠地瞧着杯中微微荡漾的酒道:“我忽然发现我错了。”

    “什么地方错了?”天蓬缓缓地盘起手来。

    “什么地方都错了。”猴子抿着唇,猛地甩了甩头。抓耳挠腮:“都错光了……我总想着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什么东西都做好了。做完了,心中大石一块块都丢下来了,然后再好好享受人生。结果……”

    侧过脸,猴子注视着一旁躺在石板上呼呼大睡的小七道:“结果,事情即便都做好了,和我一起喝酒的人也没了。更何况……我还没把事情做好。”

    这一说,天蓬顿时也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猴子反倒不笑了,仰起头瞪着天蓬道:“你……笑什么?”

    “我不能笑吗?”

    “你在笑我?”

    天蓬笑而不语。

    “好呀,你敢笑我!我是齐天大圣你知道不?来来来,我们单挑!现在就单挑!”猴子一下怒了,他挣扎着爬起来,拉着天蓬的手就要往外走。

    这一闹,那四周的小妖们都吓坏了。唯有玄奘笑而不语。

    草小花掩着唇一直笑。她从一旁走了出来,将猴子拦下。

    “大圣爷,您喝多了。”

    “我没喝多,没喝多!”猴子摇头摆手道:“今天我非跟这猪头单挑不可,他要不道歉,我非跟他单挑不可。我要打得他满地找牙!”

    草小花悠悠瞧了天蓬一眼。

    天蓬会意,无奈叹了口气道:“好吧,我道歉。”

    这一道歉,反倒猴子懵了。松开了天蓬的手,他蹙眉望着天蓬,有些口吃地说道:“喂,你是……天蓬元帅啊。堂堂天蓬元帅,统领六十万天河水军,让你道歉……你就道歉……多没面子啊?”

    天蓬摊了摊手:“我不要什么面子。”

    说罢,他转身朝着玄奘走了过去,留下猴子依旧呆呆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这猪头有病吧。他怎么不跟我打一架?打一架多好?真没意思。”说罢,猴子扭头望向了身旁的草小花:“你喝酒了没?”

    “回大圣爷的话,喝了。”

    “喝了,怎么脸都不红?”

    “这……卑职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肯定是骗我了,不行,我要亲眼看着你喝。今天是为我饯行,你不能不喝,你不喝酒是不给面子。”说着,猴子跌跌撞撞地拽着草小花的手就往自己的位置走,嘴里嘟囔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都避着不喝的。今天我非要盯着你喝!”

    远远地望着猴子,玄奘轻声叹道:“要是大圣爷一觉醒来,还能记得说过的话,那就好咯。”

    天蓬掰开一粒花生丢到口中,随口问道:“玄奘法师指的什么?”

    “及时行乐,珍惜眼前。”

    天蓬有些意外地望着玄奘。

    “不是吗?”与天蓬对视了一眼,玄奘悠悠叹道:“他就是太执拗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即便西行。其实也是如此。到头来……”

    “放心吧。他会记住的。一个大罗混元大仙境的修者。喝了点酒就忘事儿,这说出去谁信啊?不过……承不承认就另说了。”

    “也是。”玄奘无奈点了点头。

    一场通宵达旦的宴席下来,猴子与一众小妖一起彻底喝了个烂醉。

    解酒,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术法,普通炼神境的修者都会。别说解酒了,但凡修为上了炼神境的修者,只要自己不想醉,即使整个人泡到酒坛子里也不可能会醉。

    可是。修为抵近天道的猴子,却醉了。

    大概,连他自己也想醉吧。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猴子才微微睁开了眼睛。第一眼,便看见了草小花。

    这一眼下去,他整个吓得从卧榻上跳了起来,连忙缩到一旁。

    “大圣爷怎么啦?”草小花眨巴着眼睛问。

    她长得本就清丽脱俗,此时此刻,再配上那绯红的脸颊。顿时让猴子的心“咯噔”了一下。

    “没……没。”猴子四下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原本的那件旧皮甲。眼前的草小花也是穿戴整齐,只是靠坐在自己的卧榻上罢了。

    这让他稍微定了定神。

    干咽了口唾沫,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昨晚……没发生什么吧?”

    “发生什么?”

    “就是……就是……”猴子伸手比划着,却半天都没好说出口。

    草小花蹙着眉头想了想,道:“昨晚大圣爷喝醉了,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一起把大圣爷您抬了回来。然后便留下卑职在这里照顾大圣爷了。”

    “没啥事,那……那你怎么脸红了?”

    “不是大圣爷让喝酒的吗?”草小花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颊,道:“大概是喝太多了,酒劲还没过吧。”

    这一说,猴子才缓缓松了口气:“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什么都没发生就好……对了,我睡了多久了?”

    “也就一个多时辰而已,天快亮的时候才睡下的。”

    “其他人呢?”

    “玄奘法师、卷帘大将他们都没事,交代了卑职说大圣爷醒了告诉他们一声,好早点出发。不过现在其他人还在睡着,卑职这就去……”

    “别!别叫醒他们。醒了到时候又是哭哭啼啼的,我最怕那场面了。还是偷偷走的好。”说着,猴子一溜烟从卧榻上跳了下来,七手八脚地开始整理衣物。

    草小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正要跨出门去的时候,猴子忽然扭过头来又问了一句:“我昨晚真没干嘛吧?”

    “有。”

    “干……干嘛了?”

    “你一直在叫杨婵姐的名字。还有……”

    “还……还有……啥?”

    “还有风铃、雀儿、短嘴、黑子、以素、大角、老白猿、老牛……很多人的名字,卑职都记不太清了。”

    猴子努了努嘴,眨巴了两下眼睛:“知道了,别说出去。”

    说着,他一溜烟便冲了出去。

    草小花连忙起身追了出去,走出门的时候,猴子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隧道的末端,那声音还在空气中缓缓回档着:“花果山就拜托你了!等我回来——!”

    “知道了,大圣爷——!”草小花鼓足了气回应道。

    ……

    转眼之间,猴子已经出了水帘洞,一面整理着自己的护腕一面匆匆忙忙地奔到玄奘等人面前。

    天蓬悠悠叹道:“我们还以为你不走了呢。”

    “为什么不走?”

    “花果山多好啊,逍遥自在,还有美人相伴。而且你昨晚话里的意思,不就是不走了吗?”

    “啊?”猴子顿时一愣,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我昨晚说了什么吗?”

    天蓬与玄奘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

    漫漫征途又一次开始了。

    黑熊精将玄奘背在背上,卷帘、猴子、天蓬三人分别从三个方向护卫,一行人腾空而起。

    长空中,他们朝着女儿国的方向缓缓而去。

    追出门外的草小花微微仰着头,静静地目送着。(未完待续……)

    PS:我承认,有点水……不过,也是必要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