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三十九章:唯一的路

2018-01-17 08:51:24Ctrl+D 收藏本站

    三界就如同一个巨大的五味瓶,里面装满了各种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只有沉浸其中的人们才会懂。而那当中,每个人的体会,却又不尽相同。

    此时此刻同时存在于三界之中的两只猴子面对的,便是全然不同的处境。

    猴子一行带着玄奘,以最保守的阵型腾空向西,望尽青山绿水,好不舒爽。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各种祸事阴霾似乎都伴随着花果山这几天的安逸生活,消散了。

    长空中,天边的晚霞如同一位含羞待嫁的女子一般在朝着他们微笑。

    夜空下,六耳猕猴的处境却极为糟糕。

    林间阴暗的角落里,厚厚的落叶上,他如同一只单纯的野兽一般匍匐在地,将一只灰狼的喉咙撕开。

    喉结微微滑动,腥臭的血液灌入腹中,迅速被分解成点点的养分分散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获得鲜血能让他感到宁静,却远远不足以真正解除他的危机。

    好几天的时间了,整整过去了好几天的时间,他已经吸了无数动物的精气与血液,整个树林里的生灵几乎都被他给扫平了,这当中甚至包括了十几个偶遇的人类。然而,相对于所消耗的,他补充到的精气与鲜血实在少得可怜。

    身体的裂痕依旧没多少愈合的迹象,只能算是勉强止住了进一步的分解。

    更糟糕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模糊。这让他无比的恐慌。

    此时此刻。摆在面前的就只剩下两条路。

    要么彻底地烟消云散。要么……杀戮。不断的杀戮。可是……地藏王口中修为更高,更有益处的家伙究竟在哪里呢?

    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

    虽然还维持着强大的力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不敢使用法力,甚至连腾空而起的胆量都没有,连感知的范围都不敢随意扩大。因为,他发现在使用法力吞噬大量精气的同时,他的身体与灵魂正在加速损耗……

    “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杀了那两个光头呢?”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他浑浑噩噩地瘫坐到落叶上,嘀咕道:“就算需要耗费更多的法力,那两个光头加起来,应该也能补回来吧……”

    “找到了!他在那里!”

    一声叱喝从身后传来。

    他猛然一回头,看到一大群的猎人正举着火把,手持弓箭长矛,气势汹汹地朝这里追过来。

    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箭矢从六耳猕猴的脸颊掠过,死死地钉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下一刻,六耳猕猴一个翻身遁入草丛中。

    “快!他往那边跑了!追!”

    十几名猎人一刻也不停留地越过灰狼的尸体追了上去。

    一位将尉模样的人迅速蹲到了灰狼的尸体旁细细检查。那走在最后的老猎人也停下了脚步。

    “大人……怎么样了?是不是他?”

    那将尉模样的人站了起来,洒去沾在指尖的鲜血道:“应该是那家伙没错了。一模一样的手法,只吸血,不吃肉。那是个什么东西,猴子吗?”

    “好……好像是吧。”老猎人支支吾吾地说:“不过,老朽打了那么多年的猎,进了无数次的山,却还没见过那么大的猴子。与常人一般无二啊……”

    不多时,那前去追赶的十几个猎人便悉数回来了。

    “怎么样了?”

    为首身材魁梧的猎人气喘吁吁地说:“被他跑了,那东西速度实在太快了,一转眼的功夫,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不远处,月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六耳猕猴轻轻拨开了草丛,远远地注视着众人。

    那目光阴冷得可怕。

    “应该是那家伙没错了。”注视着地上还在流淌着鲜血,尚有余温的狼尸,将尉咬了咬牙道:“他速度那么快,这大半夜的,我们就算找到他也没用。况且,之前那商队加护卫总共六人都遭了他的毒手,我们就这么几个人……恐怕也有危险。”

    “大人,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对!我们都听你的!”

    “十几个人的命案不是小事,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将尉微微点了点头道:“不过,也要小心谨慎,不能再徒伤人命。那么大的猴子,说不定已经是猴妖了。”

    “猴……猴妖?”这一说,在场的猎人顿时都吓得缩了缩。

    “是妖怪……不会吧?”

    “那可怎么了得?”

    一群猎人,只要是野兽,别说猴子,就算是满山的狼群他们也不怕。可如果是妖怪……那事情就不一样了。

    转眼之间,众猎人身上原本高亢的士气已经消失不见了,转而换上的是掩不住的忐忑。

    将尉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一位猎人的肩道:“别怕,妖怪这东西也不是都厉害。以前我在豫州的时候就见过一只妖怪。有些妖怪,刚化形。这种小妖比人还不如呢。刚刚那只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算真是妖,也是只小妖罢了。”

    “大……大人,您可别骗我们啊。”

    “放心吧。”瞧着满脸怯意的众猎人,年轻的将尉无奈笑了笑,道:“我的想法是先回去,明天我就飞鸽传书给刘将军,让他派兵过来。有大军在,不用你们上场,这样可好?”

    “这……这主意好。”那为首的猎人憨笑道:“我们哥儿几个,在此先谢过大人了。”

    说罢,他拱手作揖。

    那其他的猎人见了,也一个个连忙拱手:“谢大人。”

    “不用这么客气,末将守土有责,这本就是分内之事,应该的。”说着,那将尉带着一众猎人沿着来时的路便开始往回走了。

    “不过……兵将不熟山路,到时候还得劳烦诸位带个路。”

    “这个没问题,带路这种小事,我们哥儿几个包了!”

    “对对对,带路没问题。您别让我们去打妖怪就行了!”

    远远地注视着渐渐模糊的火光,六耳猕猴松开了拨开杂草的手,悠悠地抬头望月。

    “想杀我?要不,我先杀了你们好了。听着你们来的地方,像是有很多人才是啊。”

    月色下,他舔了舔嘴唇,猫着脚步跟了上去。

    ……

    此时,出于安全考虑,经历了整整一天长途飞行的猴子一行才慢悠悠地抵达了女儿国国境。

    那界碑前,芸香已经带着自己的臣下早早地候着了。

    “芸香参见大圣爷,参见圣僧!”

    随着芸香拱手行礼,那四周的一众兵将刷刷刷地都跪了一地。

    “参见大圣爷,参见圣僧!”

    这一喊,猴子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那刚刚从黑熊精背上落地的玄奘却微微吃了一惊,连忙双手合十回礼。

    “都起来吧。”猴子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棍棒一拄,道:“你们怎么来了?谁告诉你们,我们今天来的?”

    “没人说。”芸香福身,微笑着说道:“芸香已经带人在这里守了十五日了。”

    猴子微微一愣,连忙干咳了两声道:“辛苦了。不过……其实没必要这样。你以前是我的臣属,现在已经不是了。而且,你还是个国王。”

    “这是娘娘吩咐的。”

    “她?”

    芸香点了点头道:“娘娘交代了,芸香必须在这里等,一来,是让大圣爷看到芸香一切安好,娘娘已经履行了诺言。二来……娘娘希望与圣僧再见上一面,所以,特命芸香在此守候,生怕错过了圣僧。”

    猴子面无表情地回头望了玄奘一眼,若有所思。

    “娘娘相邀,玄奘荣幸之至。”玄奘双手合十,躬身道:“那就有劳女王带路了。”

    正说着,一位女将已经牵来了一匹白马,却不是小白龙。

    往那一旁退开一步,芸香轻声道:“圣僧,请吧。”

    “请。”

    玄奘翻身上马,一行人就这么开始缓缓地深入女儿国的国境。

    一路上,猴子有意无意地朝走在前方的玄奘望去,越发疑惑了。

    “喂,你们那娘娘说了,为啥见他了吗?”

    芸香摇头道:“娘娘不曾说起。”

    “不曾说?那你觉得会是为什么要见他?”

    “这……娘娘的心思,就不是芸香所能猜得透的了。”芸香掩着唇笑了笑,道:“不过,大圣爷大可放心。娘娘已经下令,在女儿国境内必须确保圣僧安全,既然娘娘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做出什么让大圣爷您担忧的事情来。”

    猴子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只能索性不想。

    勒停了白马,玄奘回首问道:“咱这是直接去见女娲娘娘吗?”

    芸香道:“圣僧凡体,远道而来,自然是稍事休息,明日再见。”

    “不了,不碍事,贫僧已经在花果山修养了许多时日,若是方便,贫僧想先见一见娘娘。”

    “这……”芸香犹豫着说道:“这恐怕需要先确认一下。”

    玄奘双手合十道:“有劳女王。”

    芸香身上取出了藏在腰间的玉简。可还没等她贴到唇边,猴子便已经站到了她面前,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也要一起去见她,帮我顺便通报一声。他们聊天,我在旁边听着,这应该不碍事吧?”(未完待续……)

    PS:额……求点啥好呢?貌似所有的目标都已经达成了……恩,今天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