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四十章:坠入深渊的灵魂

2018-01-17 08:51:24Ctrl+D 收藏本站

    夜风轻轻吹袭,艾草压弯了腰。

    路边的草丛里,灰色的野兔探出头来小心翼翼地观望着。

    在女娲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后,一行人便沿着绵延的山道缓缓地朝位于母亲湖畔的女娲庙前行了。

    一路上,猴子总是有意无意地朝马上的玄奘望去。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泼妇在见过玄奘之后那态度为什么就彻底变了。

    “他们究竟谈了什么呢?”

    “大圣爷,您刚刚说什么?”一旁的芸香忽然别过脸来。

    “没!”猴子连忙摆了摆手道:“我说你们女儿国的风景真不错,山好,水好,是个好地方啊。”

    “那是当然。”芸香得意地说:“女儿国有娘娘的灵力滋养,又怎么是寻常地方比得?要不,大圣爷取完经到这儿定居?”

    “啊?”猴子一愣,朝着芸香望了过去,蹙着眉头道:“我们几个都是男的,女儿国不是禁止男性进入吗?”

    芸香红着脸,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如果……如果是大圣爷的话,想必娘娘不会反对吧。”

    说罢,她又小心翼翼地抬头朝猴子望去。可惜猴子的注意力又全在玄奘身上了,似乎压根没听到她说了啥。

    这话还能再说第二遍吗?

    想了半天,她只能无奈叹了口气。

    不远处的天蓬稍稍加快了脚步走到一位女将身旁,低声道:“这位将军,我想请问一下,我们之前带过来的那匹马呢?”

    “你们之前带的马?”

    “对,一匹白马。”天蓬伸手比划着。

    好半天,那女将都没想起什么来。

    一旁的女兵倒是伸长了脑袋说:“你们带过来的马还在马厩里呢。”

    “马厩?”

    “对。刚刚开始的时候放在马厩里。后来……后来出了事儿了。娘娘不在,陛下也不在,有它一匹公马在,整个马厩的母马都整天没完没了地闹腾。听说马夫把这件事上报给丞相了,问说杀还是不杀。”

    天蓬吓了一跳:“然……然后呢?”

    “听说丞相也拿不定主意,最后就给批示说阉了就好。留它一条命。”

    “阉……阉了?”天蓬的脸微微抽了抽,没再往下问了。他干咽了口唾沫,放慢了脚步走到身后卷帘的身旁。

    “你听到了?”

    “听到了。”卷帘拼命忍住不笑,支支吾吾道:“手断了好办,接手的术法我都懂。可那啥……断了,元帅懂接吗?”

    “我也不懂。”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实在忍不住了,一阵哄堂大笑。

    “元帅,你说这件事我们到时候要不要告诉他媳妇?”

    “不能说。千万不能说。你想想,整个马厩的母马……”天蓬实在笑得不行了,只得跑到一旁撑着树干歇息。

    “母马,还被阉……”走在最后的黑熊精憋了半天,悠悠叹道:“我现在觉得,中毒真不是件坏事啊。要是没中毒,指不定被阉的就是咱了。”

    女儿国并不大,夜未深。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母亲湖畔。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女娲庙就在眼前了。

    芸香走到最前头,转身将众人拦了下来。

    “诸位。这里是女儿国禁地,这次只允许圣僧和大圣爷进入。还有,大圣爷,您恐怕必须将武器留在这里。”

    玄奘与猴子稍稍对视了一眼,猴子微微点头,随手将手中金箍棒重重拄在一旁。

    一击之下。金箍棒直接没入土中两尺有余。

    “这样行了吧?”

    一旁的女将伸长了脑袋,指着猴子的手腕道:“您的手镯……这个好像也是法器吧?”

    猴子低头看了一眼。

    她所说的手镯,是金刚琢。

    “这个是我不离身的东西,谁说话都不好使。”

    “这可不行,女娲庙两千年了。可从未有人敢带着兵器进入。您……”

    那女将还想往下说,却被芸香出手制止了。

    “这是用来留念的饰品,不是法器。”

    猴子悠悠看了芸香一眼:“你认得这个?”

    芸香抿着唇笑了笑,道:“这是风铃小姐的金刚琢。风铃小姐在齐天宫的时候十分照拂下人,所以……芸香肯定认得。”

    猴子低着头摆弄了几下手腕上的金刚琢,无奈笑了笑:“那现在怎么样?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可……可以。”那女将微微点了点头。

    “大圣爷,请吧。”

    迈开脚步,芸香踏上了高高的台阶。那身后,猴子与玄奘缓缓地走着。

    一路上,猴子小心地靠到玄奘身旁,低声道:“你猜,她找你是作甚?”

    “这……贫僧也不知道。”

    “你们上次还有什么话没说完吗?”

    “贫僧真说不清,上次能说的,贫僧都说了,只是没来得及劝慰女娲娘娘。可……女娲娘娘似乎并不需要贫僧的劝慰。”

    “算了,不问你了。问了也没用。”猴子摆了摆手走开去。

    ……

    正当猴子在为见女娲而疑惑不已的时候,南瞻部洲,一辆隶属于天庭巡天府的马车,载着三个巡天将正在一个小镇的上空缓缓游弋着。

    标准的中土风格小镇几乎看不见一丝一毫的灯火,空荡荡的街道上,一片落叶在微风的吹袭下轻轻飘动。

    整个小镇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时代,只要是凡人的城邦,哪怕是好像大唐长安那样的繁华城市,到了这个时间点也会显得格外冷清。好像这种边陲小镇,按道理,即使是空无一人也不足为奇。

    可是,奇就奇在这小镇中有一所房子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那火势甚至在随着风向蔓延,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救火。

    不只没人救火。甚至连个打更的人都见不到。

    “会不会……没有人?这附近有发生战乱吗?”

    “没有收到消息,而且我们刚刚巡视了周围的村镇,并没有发现异常。再说了……经受战乱的城镇不是这样的。”

    “有古怪,去看看。”那为首的巡天将迅速下了结论。

    “驾!”

    一声清叱,四匹天马迅速调转了方向朝着小镇的一角掠去。

    “那是什么?”

    “哪里?”

    还没等为首的巡天将发号施令,那首先发现的巡天将已经轻轻一跃飞了出去。

    另外两个巡天将只得找了个地方将马车停了下来。然后迅速下了马车过去。

    在一棵大树下,他们见到了首先发现异常的巡天将。他正蹲在一具尸体旁。

    “你们看,一个死人,死了还没多久。”那巡天将伸手将尸体整个翻了过来,细细地检查着,道:“血全被吸干了,死前似乎也没什么挣扎。全身上下只有脖子这里一处伤口,血都是从这里被吸走的,但这不是致命伤口。至少没办法立即致命。可以肯定,他在被吸血之前就已经死了,否则肯定会挣扎。会是什么东西干的呢?”

    “魂魄呢?刚死的,鬼差还没来,魂魄应该还在附近。叫出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半蹲着的巡天将悠悠道:“不用找了,我刚刚已经找过。这里不但没有他的魂魄,连半个游魂野鬼也没有。”

    这一说,那另外两个巡天将顿时都吃了一惊。

    “难道是修仙者的仇杀?杀了人。然后连魂魄一起毁灭?”

    “多大的仇要杀那么多人?整个小镇一起陪葬?”那巡天将掏出手绢擦了擦自己摸过尸体的手,缓缓地站了起来。扭头望向一旁的长街道:“这不是我发现的第一具尸体,那一排的房子我刚刚都检查过了。所有的居民都死了,一个不留,连牲畜都不放过,而且……死法一致。如果是修仙者违禁干预凡间仇杀的话,他应该知道我们只要翻一翻生死簿。他就怎么躲都躲不掉。这里有没有土地?”

    “没有。申请了好几年了,上面缺人,到现在没派人下来。土地这行当啊,现在是越来越没人愿意干了。”一位巡天将无奈叹道:“凡间势力犬牙交错,跟妖怪闹嘛。就被妖怪杀。跟妖怪好了,又被天庭论罪。这是两面不是人的活啊。先回去吧,看情形,应该是妖怪了。报上去,看上面怎么说。”

    那为首的巡天将微微点了点头。

    眼下这情况,也只能这么办了。

    正当三个巡天将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忽然间,一声马鸣响彻了整个小镇。

    “不好!对方还在这小镇里!”

    顿时,三位巡天将纷纷亮出了自己的长剑,兵分三路朝着马车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转眼之间,三位巡天将已经同时从三个方向将马车围住。

    四匹天马悉数倒地,那正中,六耳猕猴正勒着其中一匹的脖子在拼命地吸着血。

    见对方看上去只是一只初生的猴妖,那为首的巡天将顿时稍稍松了口气。

    可是,四匹天马加在一起也不是容易对付的。一只初生的猴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同时放倒四匹天马的呢?

    想着,他挥舞手中长剑叱喝道:“住手!你这猴妖,竟敢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还不速速就擒!”

    六耳猕猴一愣,微微仰起头来转悠着眼睛扫了三位巡天将一眼。

    舔了舔嘴唇,他悠悠叹道:“这新来的三个……看上去更加可口啊。”

    月色下,那沾满了鲜血的笑容无比的狰狞。(未完待续……)

    PS:大家看到甲鱼在公众章节作品相关里发的那个《一个作者的碎碎念》了没有呢?那里面信息量有点大哦。没错……那是封神宣言。我做到了,感谢一直以来对我不离不弃的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