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四十二章:翡翠鸳鸯

2018-01-17 08:51:23Ctrl+D 收藏本站

    荒漠的风缓缓地吹着。头顶的星辰微微闪烁。

    猴子坐在篝火旁用树枝轻轻挑动柴火,看入了神。

    按照他的盘算,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一下女娲和玄奘究竟谈了些什么的。然而,女娲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送了两个盒子,给了玄奘一点祝福与鼓励。

    那感觉,就好像先前那场轰轰烈烈,跨越三个洲的争端压根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变化……是不是有点大了?

    女娲明显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执拗的人,她能为了区区一个芸香,为了自己的威严和猴子战个天翻地覆,从西牛贺洲战到东胜神洲,从一重天战到六重天……就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改变主意呢?

    猴子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告别了女娲,又在女儿国休息了一晚,次日一早,一行人便又匆匆上了路。

    临行前,芸香很细心地给玄奘备上了一大堆沿途所需的物品,这样一来,黑熊精又有行李可以挑了。

    这应该是离开黑水河至今,这支队伍最好的状态了吧。

    玄奘所有的家当几乎都在黑水河的时候被河水冲走了,上了岸,又带着一个浑身是伤的鼍洁拖油瓶。到了车迟国,则干脆全员负伤。

    好不容易养好一点了,到了女儿国,遇到个女娲,直接被碾得全员跑路……

    在花果山修养了这么多天,现如今,整个队伍里除了小白龙还有点“小伤”之外。那状态比之之前已经好的不是一丁半点了。至少天蓬等人的战力再不用猴子操心了。

    不过。猴子却依旧开心不起来。

    女娲的转变。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猴子很难接受,甚至已经多多少少存着一些疑虑了。

    “这个女娲,该不是想耍什么手段吧?还是说,我那哎呀师傅跟她说了什么……”

    想了许久,猴子狐疑地朝着一旁的玄奘望了过去。

    此时,玄奘正在一旁细细地琢磨着女娲送给他的礼物——“藏心石”。

    “给我看看。”猴子将手伸了过去。

    玄奘愣了愣神,也没多犹豫便将手中的“藏心石”递了过来。

    这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翡翠晶石。如果不细看,与一般的翡翠也没多大区别,但只要拿在手中,立即就能感觉到异样——这翡翠摸上去就好像一块冰一样。

    擦去表面凝结的雾珠,借着月光,猴子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晶石里面有无数细小的法阵和咒文在悬浮着,运转着。就好像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宇宙,而这些个咒文,法阵,则是宇宙之中的星辰。

    拿着“藏心石”。猴子开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瞧了半天,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这该也是意料之中吧。

    这东西,很玄妙。以猴子那原本就浅薄的悟者道修为,想要鉴别女娲这种段次的大能制作出来的法器,肯定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女娲刻在“藏心石”内部的咒文跟猴子在斜月三星洞所学到的,压根就是两个派系。

    “是不是该找个人鉴别一下呢?”

    蹙着眉头,猴子恍然发现道家的一众大能里,自己就没一个可以真正推心置腹的。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那俩老头就别说了,至于和老君,那一直就是一种微妙的关系。就算他愿意解说,猴子也不一定敢相信,弄不好一个不小心,又是一个大坑。

    剩下来的两个,一个镇元子,虽说关系不算糟糕,但也绝谈不上有多好。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师傅须菩提了……

    翻了翻白眼,猴子悠悠叹道:“比起他,还是老君和镇元子更可信一点啊。”

    “怎么啦?”天蓬缓缓地走了过来。

    仰起头看了天蓬一眼,猴子指着手中的“藏心石”道:“这东西你看得懂吗?”

    “看不懂。”天蓬摇头道:“这里面的符文,既不出自阐教,也不出自截教,倒是跟佛门的有些相似,却又不是。”

    “得好好研究研究,看看怎么用。”

    “女娲娘娘不是已经教了贫僧怎么用了吗?”一旁的玄奘轻声道:“怎么还要研究?”

    瞧了玄奘一眼,猴子哼笑道:“她说你就信了?”

    “为何不信?”

    “万一她是要害你呢?”

    “女娲娘娘不会的。”玄奘轻声叹道:“有心创造三界生灵之人,又怎么会害贫僧呢?”

    说罢,玄奘提着衣摆站了起来,伸出双手,静静地注视着猴子。

    这是向猴子索要“藏心石”的意思了。

    无奈,猴子只得努了努嘴,伸手交了回去。

    “你会忘记现在普渡的决心吗?”

    “不会。”

    “那你要这东西何用?”

    “既然是女娲娘娘的一份心意,贫僧自然要接受。”说着,玄奘已经将那“藏心石”收了起来,转身离开。

    无奈摊了摊手,猴子转而拿起了女娲送给自己的那个木盒子,细细打量着。

    “怎么啦?”一旁的天蓬伸长了脑袋问。

    “我在看有没有机关。为啥他的在地宫里就打开给他看了,还传授了用法,我的却连打开都没呢?”

    “你这疑心病也太重了吧?”天蓬盘起手,哼笑道:“好歹是女娲娘娘,用得着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

    “西边那个还是如来佛呢,有多光明正大?”猴子当即抬头白了天蓬一眼。

    低下头,他又是细细地琢磨了起来。

    不远处,小白龙面如死灰地坐着,时不时拉开自己的裤裆看一眼。

    那心,在翻滚啊。

    “别伤心了,没啥。不就是……那啥么?”卷帘伸手递了一个水壶给他,面无表情地说:“其实也就几天的事儿,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不是已经让你表弟赶紧送药来了吗?放心,我们不会告诉你媳妇,你在马厩里干过啥的。其实啊,这是好事儿,真的,要不是切了,指不定大圣爷还不愿意把你变回来呢,还得继续当马。”

    说着说着,卷帘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抬头狠狠地瞪了卷帘一眼,小白龙一把夺过他手上的水壶,恶狠狠地说道:“好事儿?没啥你怎么不切了呢?”

    “我……我没事儿切来干嘛?”卷帘摇头摆手的走开了。

    那远处,黑熊精一个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小白龙的脸当即涨得通红,怨恨地瞪了猴子一眼。

    此时,盒子已经打开,瞧见里面的东西,猴子不由得一愣。

    “这是……两只鸭子?”

    “这是翡翠鸳鸯。”

    “我知道是鸳鸯,我是说,她送两只鸳鸯给我干啥呢?”

    抬起头,猴子一脸诧异地望着天蓬。

    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

    摸着下巴,天蓬想了好一会,开口问道:“她说里面有两件,一件给你,一件给你师妹清心。这里面只有一对翡翠鸳鸯,也就是说,每一只按照女娲娘娘话里的意思,就是一件礼物。把一对鸳鸯拆开送给两个人……这,我们昏迷的时候,你是不是和你师妹干嘛了?”

    “没有!”猴子一下叫了起来:“我能和她干嘛?我就是找她帮了个小忙而已。女娲总不至于因为我找她帮了个小忙,就误会了吧?”

    “这不可能。”天蓬摇摇头道:“女娲娘娘是什么人物,这鸳鸯,也不是能随便乱送的。她这么做,肯定有原因。”

    “什么原因?她甚至可能压根就没见过清心。死老头连我被压五行山下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不可能不知道我之前的事。这种东西就算要送,也应该送给我和杨婵。再不济,也是送给我和兜率宫那个‘雀儿’。你说对吧?”

    仰着头,猴子与天蓬默默对视着。

    片刻之后,猴子忽然惊得张大了嘴巴,天蓬也似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说,她的意思是……”

    “有可能!”

    ……

    此时,女娲庙地宫之中,须菩提正静静地站在翡翠壁前。

    那壁中,女娲缓缓地游着。

    “自己的徒弟,想说件事,居然要绕这么大个弯子,让本宫去替你送什么鸳鸯。”

    “你是不了解我这徒弟啊。”须菩提抖了抖拂尘,无奈地笑了笑,道:“我这当师傅的过去跟他说什么,他哪里会信?这事儿,得他自己先怀疑,然后自己去查。查真切了,他才会相信。”

    “怪只怪你当初算计他,算计得太狠了。否则师徒之间,哪至于将关系闹得如此僵硬?不过,这件事若是他知道了,你们师徒的关系,该就多少能修复一些吧。至少,你把对他最重要的还给他了。”

    “也许吧,另一个不愿意说,这事情,只能我这当师傅的亲手来办了。”须菩提捋着长须淡淡笑了笑,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那猴头现在就是憋了一口气,若不是惦记着往日的仇怨,又忧心有朝一日不小心闹出点什么来,如来会对华山的杨婵不利,以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陪玄奘走这一遭,处处受掣肘呢?算是先给他一个暗示吧,让他心中先存着这份疑虑,等到西行结束之后,再找个机会让他知晓。”(未完待续……)

    PS:推荐朋友新书《地府预备役》,恐怖小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