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四十三章:您是大圣爷?

2018-01-17 08:51:22Ctrl+D 收藏本站

    日子又是一天天地过,西行路漫漫。

    每当夜幕降临,一行人端坐在篝火旁的时候,猴子总会拿出那一对翡翠鸳鸯细细地看,看得入了神。

    那个叫“清心”的师妹确实很异常。须菩提收她为徒不奇怪,毕竟须菩提本就好为人师,在自己之前,也有九个徒弟。已经退隐的老君收她为徒也不奇怪,毕竟兜率宫的那一众童子都是老君的徒弟。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两个大能收同一个徒弟,就很奇怪了。这种事情,在整个修仙界几乎是前所未见的。莫说大能了,就连杨婵改换门派,凌云子都得带着人登门送礼。这个清心何德何能,竟能同时维持着两个师傅,而且两个师傅似乎对此一点都不介意。

    不仅不介意,还很宠她,简直当成宝贝一样。这从清心浑身是宝就可以看出来了,无论是当日的斜月三星洞还是兜率宫的童子们,谁能有这种待遇?

    现如今回想起来,清心本身的举动也确实有些异常。例如跟自己明明就是冤家一样的人,见面必吵,为何还会在听到自己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赶过来呢?斜月三星洞的优良传统发作吗?

    猴子自问如果清心出事求到自己头上,自己也肯定会顾及同门之谊出手搭救,但怎么都不可能给她好脸色看。然而,清心那天的表现,分明是示弱了……

    那应该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公主啊……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示弱呢?

    猴子越想越觉得可疑。

    类似的点还有很多,例如她曾经跟自己说过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等等。

    猴子可以随时恢复天道修为。他是毫无疑问的三界第二人。以这样的身份。他做起事情来根本无需顾忌绝大多数人的感受。也正因为这样。一直以来清心身上的种种异常他不是不知道,而是懒得去想,压根没打算去想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西行,他甚至会选择用武力去解决一切让他感到不愉快的事情。因为对他来说,武力是他的强项,也是最直接了当解决麻烦的方法。要知道,他可没玄奘那种去细细了解每一个人,然后寻求最妥善的解决之道的耐性。

    然而。现在两只平凡无奇的翡翠鸳鸯摆在面前……

    这应该是女娲的某种暗示吧,猴子对于那个叫清心的师妹身上的种种异常已经无法视而不见了。

    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有这么多的异常,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呢?

    想来想去,能同时解释所有情况的答案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根本就是“某个人”的转世。

    “那几个老鬼……不会真的有本事把已经魂飞魄散的人的魂魄重新搜集回来吧?这可能吗?”反复摩搓着手中的玉简,猴子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他忽然想起自己跟清心打交道过程中的种种不愉快,想起自己曾经对清心说过的那些冷嘲热讽的话,想起在花果山的时候清心愤然离去的场景……

    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

    “要真是的话,可怎么办啊……她现在一定恨死我了。我怎么……怎么就不知道多留个心眼呢?”想着。猴子猛地抓头。

    “是不是,问一问是最直接了当的办法。”天蓬端着一碗热汤坐到身旁。悠悠道:“问一下,错了,顶多是掉点面子。不问,就什么机会都没了。你能为她杀上三十三重天,总不至于拉不下脸尝试一下吧?”

    “拉不下脸……”猴子摇了摇头,无奈哼笑道:“要说丢脸,我六百多年前被压五行山下,什么脸都丢尽了。一定没人告诉过你吧?我还曾经求过如来,只要他肯收手,给他当狗我都愿意。可惜……他没要。”

    天蓬低眉淡淡看了猴子手中的玉简一眼,道:“那你还犹豫什么?”

    “犹豫着那几个老头是不是又准备耍我。这种事他们不是没做过。弄一个似是而非的疑局,甚至让清心以为她自己就是风铃,就是雀儿……当初老君不就打算这么做吗?兜率宫的‘雀儿’,就是一个失败计划的产物。”说着,猴子抬头望了一眼漫天星辰:“还有,犹豫着……我头顶那把剑。”

    “哪把剑?”

    “如来。”猴子拉长了声音,无奈地笑了笑,道:“普天之下,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他。这当第二啊,远比当第三难。因为第一头顶没人了,他可以一副心思地盯着你。一旦有个行差踏错,到时候……呵呵,死的人就多了。还是等西行完了,一切都稳定下来再说吧。现在去了解,万一真的猜中了,又不小心将她卷了进来,怎么办?”

    天蓬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笑道:“你也太小看佛祖了吧?当得了佛祖,你都能猜到的事情,他能没猜到?真相只会有一个,你知不知道,西方都会知道。如有必要,无论你愿意不愿,都有人会将她卷进来的。如此一来,不如早早知道。至于是不是计谋……这个,你恐怕要自己亲自去确认了。”

    说罢,天蓬便起身离开了。

    瞧着天蓬远去的背影,猴子又看了看远处正整理着行李的玄奘,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简,无奈叹道:“问了……她要是回答‘是’,我该回答什么?信,还是不信呢?”

    种种的思绪纠缠得猴子头皮一阵发麻。

    眼下,又是一宗谜案。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在这时候出手去解。

    也难怪修仙者越来越不喜欢行者道了,别说那些对悟者道一窍不通的,自己这好歹有点基础的都快被玩死了,换了他们……还不是一扭一个准?

    望着漫天星辰,许久。猴子却只能给出一声叹息。

    ……

    正当猴子还行走在荒原上为忽然得到的信息纠结不已的时候。在南瞻部洲的上空。风雨已经在快速凝聚。

    星空下,整个小镇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猎杀巡天将?”一位浑身鲜血淋漓的天将手持长剑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呼喊着,在他的脚边,倒着几具天马的尸体。

    那脚在微微颤抖着。

    整整六组巡天将,十八人前来搜索失踪的同僚,结果……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而他甚至连对手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这叫他怎么能不怕呢?

    忽然间,一个身影从街角处闪了过去,那巡天将吓得汗毛都竖起了,连忙嘶吼道:“出来!你给我滚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

    然而,一阵微风扫过,两片落叶飘起,根本没人搭理他。

    整个城镇静悄悄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望着夜色下那如同恶鬼在张牙舞爪的屋檐,他隐隐地产生了怯意。握着长剑一点一点地后退。

    那目光在四周不断扫视着。

    云端,一位一直在监视着整个小镇的年轻天将扶着腰间的长剑就要向前。却被身后的同僚一把拽住了。

    “不要去。”身后的大胡子天将死死地盯着下界的小镇,道:“这件事恐怕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再看看。”

    “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没命的。”

    “你要是去了,说不定你也会跟着没命,到时候还让谁回去报信?”

    “抱歉,我干不出抛弃同僚的事情!”

    说着,那年轻天将便准备要挣脱大胡子天将的手了,大胡子天将却微微用力,丝毫不准备放他出去。

    正当两位天将在云端争执不休的时候,小镇中又一次出事了。

    长街上,那巡天将终于承受不住心中的恐惧,一个转身飞奔了起来。正当他准备要腾空而起,彻底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的时候,忽然间,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的模样,浑身上下的灵力已经瞬间如同决堤的江水一般宣泄了出去,整个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云端上的两人整个呆住了。

    他们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看着下方的长街上,一只浑身长着暗金色毛发的妖怪趴在巡天将的身上吮吸着鲜血。

    “这是什么东西?”年轻的天将连忙侧过脸去。

    那一旁,大胡子天将拽着他胳膊的手越发用力了,身躯微微颤抖着,只是不断地嘟囔着:“冷静,冷静……这是一只妖怪,而且……极可能是妖王,千万不要冲动,否则我们一起死在这儿。”

    许久,等到那趴在巡天将身子的妖怪终于吸饱了血,伸了伸懒腰,打着饱嗝箕踞在地的时候,云端的两人终于借着月光看清了他的脸——

    “这是……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那年轻的天将眼角猛地抽了抽,倒吸了一口凉气。

    “快走……”大胡子天将压低声音道:“他是大罗混元大仙境,即便是这样的距离,只要他想,一样发现得了我们的。”

    再也没有丝毫的幻想了,两位天将迅速转身,压制着自己身上的灵力波动偷偷地朝着南天门的方向遁去。

    ……

    此时,小镇上,六耳猕猴忽然注意到街角已经散架的天军战车上有什么东西在微微蠕动着。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叉着腰一步步走了过去。

    这玩意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因为没什么威胁,所以也一直没管罢了。

    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很快,六耳猕猴在战车上看到了一块灰黑色的麻布,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

    伸手掀开麻布,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被五花大绑的山羊精。

    看到六耳猕猴,只一眼,山羊精便已经整个呆住了,他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道:“您是……您是大圣爷?”(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