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四十五章:求法国

2018-01-17 08:51:22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一缕金光借着云层的掩护掠过天际,悄悄地朝着求法国的都城摸了过去。

    夜色下,黑熊精端着一盆热水往屋里走,丝毫没有注意到天空中的异象。

    一路走到房门口,他抬腿勾开了虚掩的房门,一脚跨了进去。

    房间里,正在整理卧榻的玄奘见了,连忙说道:“这些事贫僧自己来就好了,何必劳驾。”

    说着,放下手中的被褥,走过来想要接过热水盆。

    黑熊精却不由分说地挤开了玄奘,一步步走到卧榻前躬身放了下去,道:“玄奘法师一路辛苦劳顿,这些事让我来就好了。”

    “贫僧劳顿,大家不也都劳顿吗?怎可……”

    “不一样,不一样。”黑熊精摆了摆手道:“我们几个,那都是有修为在身的。莫说走一天,便是走上十天半个月不眠不休,也是不打紧。玄奘法师怎比得?”

    说着,黑熊精低着头就往门外走。出了门,又随手将房门合上。只留下房中的玄奘淡淡一叹。

    转角处的另一个房间里,天蓬透过窗棂远远地瞧着黑熊精,轻声叹道:“你觉不觉得,黑毛最近有点太积极了吗?”

    “积极吗?”猴子一脚踩在长椅上嗑着瓜子,悠悠道:“他一直都是这么积极,任劳任怨的。其实他本就是计划外的,硬加进来,结果……嘿,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改日要是证道成功,回了花果山,非给他封个大将军当当不可。这老实人啊,也该让他威风威风不是?”

    “原本也积极,只是,现在更积极了。特别是有关于玄奘法师的事,他总是抢着做。”天蓬盘起手缓缓转身,道:“话说回来,没想到这一段路居然这么顺利。这个求法国的人啊……黑毛直接露出本相,他们竟也不怕。不仅不怕,竟还肯让我们住到这宅邸里。若是寻常城邦。莫说黑毛,就是你,以这幅长相相见,定少不了一场麻烦。”

    “兴许我们苦尽甘来了呢?”说着,猴子吐掉嘴里的瓜子壳,伸手将一整盘的瓜子都倒到自己的兜里去了。

    那一旁的天蓬看得都蹙起了眉头。

    仰起头,猴子对着天蓬嘿嘿笑道:“我记得你不吃瓜子的对吧?既然不吃,那就都归我了。回头我把其他几个房间的瓜子也一起兜走。”

    天蓬抿了抿唇回头朝外面看了一眼。

    “你喜欢就好,今晚还准备守夜?”

    “我不守难道你守?我可不放心。越是平静。越是要小心。说不定啊,整个就是个局。”

    说着,猴子已经出了门外,一跃上了屋顶。转眼之间,已经在屋顶摆好了架势开始嗑瓜子。

    不多时,一位拄着拐杖,头发花白,牙齿都已经掉光的老头在一众家人仆从的簇拥下来到了玄奘的房门前。

    屋顶上的猴子不自觉地伸长了脖子俯视院落中挤满的人。

    那各房中。卷帘、黑熊精、天蓬、小白龙也都有些意外地观望着。

    一位仆人伸手敲了敲门,喊道:“玄奘法师。我家老爷来了,请开开门。”

    很快,房门打开了。

    看到这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玄奘一时间也是懵了。连忙双手合十默默行礼。

    那门外的众人见了也都连忙双手合十回礼,就连站都站不稳的老头子也在家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完成了礼节。

    “诸位施主这是……”

    “玄奘法师。”一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又是向玄奘行了一礼,侧身介绍道:“这位是家父。家父一向崇爱佛道,年轻时更曾游离远近寺庙。遍访高僧。如今虽说年事已高,却也不敢懈怠佛修,每日早晚必诵经。听闻法师西行远道而来,正留宿家中,明日便要启程,所以……家父无论如何都想在今夜见上玄奘法师一面。”

    有些惊异地听完这段话,玄奘缓缓地朝一旁的老人望了过去。

    那是一位看上去至少已经有八十岁高龄的老人,瘦得好像骷髅一样,拄着拐杖的手几乎是在不停地颤。布满皱纹的脸上一双昏花的眼睛不停地眨着,好不容易挤出一张笑脸来。

    “玄奘法师有礼了。”他微微朝着玄奘躬了躬身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朽行动不便,未能远迎,还……还请玄奘法师见谅。”

    看那模样,吓得玄奘连忙双手合十回礼:“老施主多礼了,玄奘何德何能?”

    “玄奘法师过谦了。东土大唐至我求法国,不知几万里。法师能安然无恙,必是有佛祖庇佑之人,非寻常高僧比得。”侧过脸去看了一眼不远处给黑熊精安排的屋子,老人家拄着拐杖,勉强往前挪了一步,道:“再看看与您一块的猴子与黑熊……那本是吃人的妖怪。如此妖魔,法师也能驯服,再加上西行十万八千里宏愿求佛之心,法师必是已悟大道的佛爷啊。”

    “不敢当,不敢当。”玄奘连忙摇头摆手。

    伸长了脖子,老人家轻声道:“老朽有几个不情之请,想请法师为老朽解解惑。此惑困扰贫僧已许多年,不知可否?”

    闻言,玄奘连忙说道:“承蒙老施主不弃,予我等一个安身之所。老施主若是有什么想问的,玄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罢,他往后退了一步,伸手道:“老施主,请。”

    “老朽在此,先谢过玄奘法师了。”说着,老人家又是颤颤巍巍地行了一礼。

    随着那老人家晃晃悠悠跨过门槛,一众家人仆从也都鱼贯而入进了玄奘的房间。

    天蓬连忙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抬头望见屋顶的猴子。

    “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用,都是凡人,我都鉴定过了。加起来可能还不够他打呢……你大概不知道吧,他还是有点防身之术的。”

    这一说,天蓬才稍稍放下心来。叹道:“这求法国的人,可真是对佛法推崇备至啊。一路上,还从未见过如此国度。”

    “大概是因为越来越接近灵山的关系吧。”猴子整个横在屋顶上,撑着脑袋悠悠道:“西牛贺州本来就是佛门的地盘,虽说他们本来就没什么领地观念,也不想好像天庭那样去管辖凡间。但……有些东西,总会扩散的不是?特别是对凡人。”

    远处,黑熊精也推开房门走了出来,站到了玄奘的门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房中的一举一动。

    见此情形,天蓬不由得抬头与猴子对视了一眼。

    ……

    此时,持国天王与哪吒一行早已经赶到了出事的小镇上。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敢分散,足足十二人全部聚在哪吒的身旁开始小心翼翼地对整个小镇进行探查。

    一地的尸体。那惨景,果然如先前回报消息的两位天将所说的一模一样。看得哪吒都不禁蹙起了眉头。

    然而,他们并没有如同先前的那些巡天将一样遭到伏击。

    很快,他们便发现小镇中压根已经没任何活物了,不仅仅是小镇中没有,连周边的山林里,也没有任何的活物,只剩下一具具的干尸。

    少顷。一众天将都聚到了小镇里的空地上。

    哪吒轻声道:“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找到。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不留。”

    “有发现……猴毛吗?”

    “没有。这一带的山林本身就没猴群,小镇上,周边,也没有发现任何一根猴毛。”

    听完这话,哪吒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

    一旁的持国天王轻声道:“三太子与那孙悟空交过手,能判别出一点什么吗?”

    “判别不了。”哪吒摇头道:“他从来没用过吸精气的手法杀人……这一般不是残存人间的冤魂才干的事吗?别说他了。就连猕猴王,狱狨王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就算对天庭有敌意,杀凡人做什么?凡人也就算了,连其他生灵也不放过。而且,我不明白吸血有什么用。”

    “那接下来怎么办?”一位天将开口问道。

    “怎么办?”持国天王伸手摸了摸下巴。道:“反正也查不出什么,先回去吧。”

    ……

    求法国边境的一处小镇上。

    宅院中,玄奘将那老者,以及随老者而来的一众家人仆从都送出了房门。

    那老者紧紧握着玄奘的手,泪流满面,道:“法师真乃神人也,老朽求佛多年,这一辈子,还从未见过对佛理理解如此通透之人。假以时日,法师必登佛位!”

    玄奘无奈笑了笑。

    侧过脸去,老者对着自己的儿子道:“方才法师所说,可都抄录下来了?”

    “都记下来了。”中年男子轻声道。

    转过来望着玄奘,老者双手合十,在家人的搀扶下又是躬身行礼,道:“夜已深,老朽就不便再打搅法师了。只望法师取经归来之时,能在老朽家中小住几日。届时,即便老朽已经西去,也请法师点化一下老朽的家人,助其脱离苦海。”

    玄奘默默地双手合十,回礼。

    那老者带着众人拜别离去了,临走之时,还一步三回头,似乎对玄奘明日便启程极为无奈惋惜。

    待那老者走后,猴子当即从屋顶上跳了下来:“都说了啥?”

    “一些……佛法论道而已。这么近的距离,大圣爷也听不见吗?”

    “听是听得见,只是你们张口就是佛理,我懒得听,直接等着问你就是了。”

    玄奘望着老者离去的方向,悠悠叹道:“老人家一心向佛,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贫僧的佛法,未必是他想要的。”

    说罢,玄奘淡淡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屋。

    “不是他想要的?”

    这说的,大概是大乘和小乘的区别吧……

    摇了摇头,猴子又是一跃上了屋顶。

    ……

    次日一早,老者带着一众家人仆从相送,许多街坊邻居也闻风前来,细数之下,竟有数百人之众。这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一送就是五里路,直到实在走不动了,才不得已停下脚步。末了,老者还一再叮嘱玄奘,归来之时,一定要到他府里做客。

    玄奘只能点头应允。

    不知为何,面对着如此热情的信众,玄奘却愁眉不展。

    告别了老者一家,一行人又是启程了。

    离开小镇,慢慢悠悠地走了十余里路,黄昏时分,一行人总算来到了这个崇尚佛教的国家的都城。

    当望见城门口的牌匾时,玄奘不由得怔住了。

    因为,那上面写着的是“灭法国”三个大字。

    一队士兵匆匆出了城门,城门口的百姓四散逃开。

    “快点快点!”那队伍之中,一位将领骑在高头大马上吆喝道:“所有的寺庙一律查封!僧人充当徭役,庙产收归国有!不得有误!”

    话音未落,那将领的目光已经落到了玄奘的身上。

    猴子的眼角不由得微微抽了抽。

    这变化……是不是太快了?刚刚才是“求法国”,一转眼间,就成了“灭法国”?而且还是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整个翻过来!(未完待续……)

    PS:么么,求推荐,求推荐,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