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四十八章:疑

2018-01-17 08:51:21Ctrl+D 收藏本站

    灭法国。

    一缕微风吹过,几片落叶在池面上微微颤动着,泛起涟漪。

    十余名全副武装的侍卫踏着整齐的步伐沿着池边小径缓缓而过。

    那池塘的另一边,楼台之上,玄奘低头抿了一口茶,轻声道:“贫僧这样说,陛下可听明白了?”

    闻言,圆桌另一边端坐着的国王顿时微微一愣,赶忙点头道:“明白,明白!怎能不明白呢?本王参悟一生都不曾悟透的佛理,到了玄奘法师这里,却是寥寥数语便点透了。玄奘法师真乃活佛也。诸位卿家,你们说是不是?”

    说着,国王哈哈大笑,朝着一旁静静站立的几个大臣望了过去。

    “陛下说的是,玄奘法师真乃活佛也。”一位大臣朝着玄奘竖起了拇指。

    “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另一位大臣躬身拱手道:“玄奘法师乃不世神人,陛下得之,成佛之日可期也。”

    听到这话,国王笑得更欢了,玄奘却微微蹙起了眉头。

    那围栏边上,猴子早就已经极不耐烦了,只是碍于玄奘,不好发怒罢了。

    眼下的情况着实出乎他一开始的意料。

    他以为会是什么人设下的陷阱,就好像当初在车迟国遭遇的一样。然而,却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这国王口口声声说要灭佛,说佛门是无稽之谈,却对玄奘的劝说一口一个是,到头来,轻而易举地就答应善待国中僧人。撤了灭佛的旨意。更甚者。还一直拉着玄奘要玄奘讲经……

    这真的是一个要和佛门不死不休的人吗?

    别人或许信。反正猴子是不会信的。

    他给人的感觉,压根就好像一个孩子又哭又闹,只是为了引起大人的注意。无论闹得多凶,只要走过去给颗糖吃,立马就消停了。

    冷冷地瞧了笑成朵花似的国王一眼,猴子拄着金箍棒走了过去,道:“行了,要问的都问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国王收了收笑脸,抬头望了猴子一眼,又低头看了看猴子棍棒的落点。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着那落点看了过去。

    猴子的金箍棒是很重的,虽说平日里握在手中猴子会稍加控制,但到底还是重。就这来回走动的简单几个动作,竟也不小心在坚硬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个小小的凹点。

    转过脸,国王双手合十,对着玄奘恭敬地问道:“玄奘活佛,您的这位护卫。可是您的弟子?”

    玄奘微微摇了摇头,连忙双手合十道:“回陛下的话。大圣爷,是贫僧的友人,并非弟子。”

    “哦?友人?”又是望了猴子一眼,国王捋着他那大胡子道:“俗话说有教无类,莫非,这也是一位高僧?”

    “你说什么呢?谁是和尚?老子出身道门!”一听这话,猴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国王痛斥道:“还有,什么叫有教无类?你什么意思?”

    说着,猴子便伸手要去揪国王的衣领。见状,玄奘连忙起身挡住。

    两人对视着。

    许久,碍于玄奘的面子,猴子只得恨恨唾了一口,干脆转身走开了。

    待猴子走开后,玄奘才朝着国王行了一礼道:“大圣爷性格有些暴躁,让陛下受惊了,贫僧在此替大圣爷请罪,还请陛下见谅。”

    “没事没事。有活佛您在,本王何惊之有?”国王不以为意地摆手,笑道:“能人异士,总归有些怪脾气,这本王明白。不过活佛连道门的人都能差遣得动,还真是出乎本王的意料啊。”

    玄奘尴尬地笑了笑。

    围栏边上,猴子与天蓬对视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你怎么看?”

    “有问题是肯定有问题的,却不是我们一开始想的那种问题。从我们入宫开始,便可见他们一点都不提防我们。让我们带兵器上殿不说,就这楼台里,我们总共六个人,他们呢?”朝着玄奘与国王望了一眼,天蓬扶着围栏长叹道:“除了国王,除了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臣,剩下的守卫总共就两个。这放到哪个国家都是难以想象的。就算在殿上被玄奘法师说服了,也没理由如此放松警惕。甚至……殿上玄奘法师压根就没说几句话。”

    “诡异,确实十分诡异。”一旁的小白龙一面死死地盯着国王,一面压低声音插嘴道:“他们这哪是要灭佛啊?这根本就是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敬佛,就等着我们来,然后奉为上宾的架势。”

    “对对对。”卷帘开口道:“你们注意到没有?一开始是叫玄奘,殿上没讲几句话就变成玄奘法师,刚刚干脆改口叫‘活佛’了。我感觉,他们好像一开始就知道玄奘要来似的。”

    那黑熊精小心翼翼地问道:“会不会是因为玄奘法师声名远播呢?”

    这一说,当即被其他四人齐刷刷地白了一眼。

    “声名远播能比我们走得还快吗?”猴子微微转动了下身子,直接将不长脑的黑熊精排挤在讨论圈之外,低声道:“现在的情况我是真看不懂了。你们都用脑子想想,如果这背后有其他人设计对付我们的话,会是谁,有什么目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你看我我看你的,没了主意。

    抵达求法国的时候本就已经是黄昏时分,这一折腾,已是夜半。那国王却还不依不饶,非要连夜宴请玄奘。

    碍于面子,玄奘只得应了下来。一时间,群臣齐聚王宫,场面好不盛大。就连猴子也看得不禁哑然发笑了。

    “看来,这背后想没问题都难了。”

    ……

    “你真的看清楚了吗?”狮驼国的妖城中,鹏魔王一掌重重拍在桌案上。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那石桌都直接被崩去了一角。

    那两旁。狮驼王与狱狨王静静地端坐着。望着单膝跪在殿上的隼妖。

    此时此刻。大殿上聚集了无数的妖怪,却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望着隼妖。

    “末将……末将,也说不清。”隼妖微微哆嗦,眨巴着眼睛道:“刚开始,末将并没有多注意。毕竟……毕竟对方身上连件像样的铠甲都没有,不像是什么大妖。一交手才知道……那实力至少都是太乙金仙以上。我们四个在他面前全无还手之力。现如今想起来,他那长相确实与大圣爷有几分相似。”

    “几分相似?”鹏魔王一下起身朝他走了过来。一把拽住隼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怒吼道:“几分相似到底是几分啊?是一分,还是十分!”

    在鹏魔王的怒视下,那隼妖吓得张大了嘴,都快哭出来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别,别……”狮驼王连忙走了过来,好不容易掰开了狮驼王的手:“你逼他也说不清,当时就那么一会……谁能说得清呢?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三个妖将点头连连,却一个个那头越埋越低,没有一个敢去看鹏魔王的眼睛。

    “消消气吧。”狱狨王也缓缓走了过来。瞧了瞧隼妖,又瞧了瞧其他的一众妖怪道:“都先出去吧。”

    这一句话说出来。众妖如获大赦,一溜烟全跑没了。

    殿门缓缓地关闭。

    一转眼间,殿上就只剩下三位妖王了。

    压低了声音,鹏魔王紧咬着喙道:“地藏王不是说他暂时不会对我们出手吗?”

    “也许……”狱狨王犹豫着答道:“也许不是他呢?”

    “万一是呢?”鹏魔王的声音一下高了八度,他一个转身,走到桌案前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瞪大了眼睛气喘吁吁道:“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得想个法子,摸清他的动向。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好过!”

    ……

    此时,西牛贺洲,碧波潭。

    “大圣爷……是大圣爷……”

    夜幕下,一只鱼妖掩着负伤的手臂,踏着波涛惊慌失措地遁入潭中。

    不多时,他已经潜到了位于潭中深处的碧波潭龙宫前,那身后跟着长长的一条血渍。

    见他到来,守在宫门外的两名虾兵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

    “你不是去西海龙宫送东西了吗?怎么……”

    “出事了,快……”拽着虾兵的手,鱼妖瞪大了眼睛急切地说道:“快带我见驸马爷!”

    没来得及言语,两名虾兵当即搀着受伤的鱼妖往龙宫里去。

    ……

    岸上,就在距离碧波潭不远处的一处小山坡上,遍地的妖尸。

    六耳猕猴盘腿坐在正中。

    懒懒地打了个饱嗝,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肋下已经愈合的伤口。

    那一旁,山羊精早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了。

    这已经是第六处了。

    碧波潭的实力跟狮驼国比起来,可谓差了一大截。不仅仅是实力差,防御差,碧波潭还跟四海龙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拦截运送各种物资的队伍,轻而易举。

    仅仅一个下午,六耳猕猴守在碧波潭外围,竟已经劫下了碧波潭的六支队伍。可惜的是刚刚一个不小心,让一只鱼妖给跑了,留下了一个活口。

    没办法,现在他还没办法跟那些真正强大的妖王硬碰硬,只能再换地方了。

    扭过头,六耳猕猴望着山羊精,笑嘻嘻地说道:“对了,你好像提到过还有一个牛魔王,哦,对了,还有吕清、多目怪,对吧?”

    “大圣爷您这是……”山羊精呆呆地眨巴着眼睛,干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圣爷……吕丞相和多目大人,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啊。”

    “那又如何?他们忠的又不是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带我过去,要么……”指着一地的尸体,六耳猕猴悠悠道:“你就去和他们作伴。”

    ……

    此时此刻,九头虫已经整个瘫坐在石椅上。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一旁的暖暖低声劝道:“要不,让父王想办法和大圣爷谈谈?”

    “不,没用的。”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着,九头虫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道:“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我们现在,只能自救了。”(未完待续……)

    PS:么么,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顺便连点击也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