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章:讨要棍法

2018-01-17 08:51:20Ctrl+D 收藏本站

    猴子握着金箍棒就往屋外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那些个哭哭啼啼的僧人吓得一个个拼命往后缩。

    见此情形,玄奘连忙一个箭步将准备发飙的猴子一把拽住:“大圣爷,别……”

    “别干嘛?”猴子扭转头,一把甩开了玄奘的手,稍稍舒了口气道:“放心,我没打算揍他们,我是准备去揍那个国王。”

    此话一出,那些个在场的僧人一个个连忙嚷嚷道:“不可啊!猴大仙万万不可啊!若是您伤了陛下,届时,陛下必要迁怒于我等啊!”

    说罢,一个个连连叩首,嗷嗷大哭,衣襟拭泪。

    “这样啊?”猴子直接手一盘,哼笑道:“那干脆宰了算了,这样他就没机会报复了。”

    闻言,那些个僧人的哭声戛然而止了。一个个面色惨白,睁大了眼睛望向玄奘。

    原本熙熙攘攘的院落一下安静了下来。

    猴子的眼睛也缓缓斜向了玄奘。

    好一会,玄奘摇了摇头,轻叹道:“贫僧本欲普渡众生,到头来国王陛下却因贫僧而死,这……”

    “放心,我开玩笑的。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歪着脑袋,猴子白了那些个僧人一眼道:“大不了找吕六拐借点人手来,就在这里盯着他,盯一辈子,保准他这辈子都不敢胡乱下令。”

    靠在门边上的天蓬一听这话,顿时笑了出来。

    猴子扭头瞪了他一眼,道:“怎么?我这办法不好?”

    “好。怎么会不好。”天蓬悠悠道:“这点鸡毛绿豆的小事儿。哪里难得住齐天大圣呢?我是笑那国王傻。踩了老虎尾巴了都不知道。不过……这件事还得听听玄奘法师的意思。”

    说着,天蓬扭头望向玄奘。

    犹豫了半响,玄奘才眨巴着眼睛轻声道:“这件事,还是贫僧自己来解决吧。待明日,贫僧再与陛下谈上一谈。”

    说罢,玄奘往前一步,伸手去搀扶那些跪倒在地的僧人,道:“诸位还是先回去吧。明日一早,贫僧就去求见陛下,届时,必定说服陛下,不至于连累诸位。”

    一时间,跪倒在地的一众僧人纷纷挪动双膝朝着玄奘涌了过来,无数的手从人群之中伸出,一下子揪住了玄奘的袈裟。

    一位老和尚一边流着泪,一边拽着玄奘的衣袖,开口便哭喊道:“没法谈呐。玄奘法师,陛下已经铁了心……”

    正当此时。只见猴子将金箍棒重重一顿,“咣”的一声,那老和尚当即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了。

    不仅如此,所有的僧人都停下了哭喊,闭了嘴,一个个唯唯诺诺地望向猴子。

    此时,猴子正冷冷地瞧着他们。

    “让你们滚了,还不滚,是想等着吃宵夜吗?”

    这一句话放下去,顿时,那些个和尚纷纷松开了拽着玄奘衣袖的手,一个个连忙退后,叩拜道:“多谢玄奘法师大德,贫僧这就回去,静候法师佳音。”

    转眼之间,那黑压压一片的僧人已经走得一个不剩了。

    侧过脸,玄奘正想开口与猴子说话,却见猴子直接摆了摆手道:“明天搞不定了,喊我一声。”

    说罢,转身进屋。

    那门外,剩余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甩了甩头,天蓬率先走入房中,其他人等也一个个走了进去。

    此时,就在城中佛塔顶上,一个黑影正静悄悄地注视着这里。

    少顷,他小心翼翼地从腰间摸出了一片玉简,贴到唇边。

    ……

    南天门城楼中,李靖握着玉简,那眉头蹙成了一团。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卑职虽未亲耳听见,却是亲眼所见。除非那孙悟空已经知道我们在监视他们,否则卑职读唇不可能读错。”

    “求法国国王那边呢?”

    “国王那边至今对我们深信不疑,今天他从头到尾甚至没给过孙悟空一个好脸色看。不过……如果那妖猴要硬来的话,我们确实没法再拖延时间将他们困在这里了。毕竟他……”

    “我明白,尽量吧。”

    放下玉简,李靖长长地叹了口气。

    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

    眼下的情况着实棘手。

    如果不是案件当中出现了一只强大的猴妖,可能牵扯的危险极大,他绝没胆子去给西行队伍设这个局。要知道,万一暴露,他可是会把自己也搭进去的。所以这次行动,最重要的其实是隐蔽性。

    千万不能让对方捉到一点把柄,否则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只能期望在西行队伍离开求法国之前,其他几个方向能早点出结果了。

    想着,李靖端起茶盏,无奈地抿了一口。

    正当此时,他忽然看到在身前一字排开的几片玉简当中,有一片亮了!

    “哪吒?”放下茶盏,他连忙拿起了玉简。

    ……

    北俱芦洲。

    暴风雪之中,哪吒握着玉简顶着如同雷鸣一般的风声喊道:“父亲,我们找到猕猴王了,在北俱芦洲。不过,他已经发现我们了……接下来怎么办?”

    ……

    南天门城楼上,李靖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犹豫了许久,他咬牙道:“想办法,困住他,至少,跟紧他……别跟丢了。”

    ……

    北俱芦洲。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南天门的诸位啊。怎么,太久没给你们添乱,反倒不安身了,主动找上门来?”一个声音从山顶上远远地传来。

    暴风雪中,包括哪吒和持国天王在内的十来个天将面面相觑。

    “怎么办?困,还是跟?”

    持国天王干咽了口唾沫。道:“这还用说吗?太乙金仙巅峰的妖王。你困给我看看。肯定只能是跟了。”

    说罢。他转身朝向山顶,高声吼道:“猴王,别误会,我们不是来挑事儿的!”

    “那你们来作甚?难不成,我们还能叙叙旧?就算有旧可叙,一下来这么多人,就不怕我忙不过来吗?”

    “我们……我们只是来向猴王请教一点事情的,事后必有重谢。”

    “请教啥?别是请教其他妖王的弱点吧?我虽然身无长物。但还不至于为了点东西,就出卖同伴。”

    “有的谈了。”低声对哪吒说了一句,持国天王又是面向山顶,高声喊道:“棍法,就是请教棍法而已。元始天尊新收了个徒弟,极为宠爱,那人想学棍法,可天庭又没有好的棍法。放眼三界,当数猕猴王您的棍法最佳,所以。我们便来了。”

    “你唬我啊!”那山顶上当即传来了一阵咆哮声:“就算元始天尊自己不懂,想学棍法问老君就行了。用得着找我?”

    “这……元始天尊和老君,猕猴王难道还不知道吗?”持国天王连忙干笑道:“咱也不说虚的,这三界之中,使棍的人就那么几个。你们大圣爷我们是不敢去要了,牛魔王嘛……怕也没那么好说话,毕竟这些年和我们也多少有些过节。现在,就剩下您猕猴王了。元始天尊那弟子一听说要给他讨猕猴王您的棍法,开心得不得了。您可千万别让我们空手而回啊。”

    那上顶上的声音沉默了,许久,他轻声问道:“真的?”

    “真的。”

    “那,我要两个……不不不,十个蟠桃!低于这个数,就不给!”

    “这是不是太多了?一份棍法,十个蟠桃……”

    持国天王装模作样地又扯了好一会,才最终敲定下来四个蟠桃了事。

    末了,对方又叮嘱道:“你们只准上来两个人,一个是你,另一个,不能是哪吒。回头棍法抄录好了,让另一个人拿下去,你就等着蟠桃送过来了,再回去。听懂了吗?”

    一听这话,持国天王顿时冒了一阵冷汗,朝着哪吒望了一眼。

    哪吒低声问道:“怎么办,你能行吗?”

    “可以。”持国天王重重点了点头道:“虽说这样一来肯定白亏给他四个蟠桃,可是至少我在上面,他有没有离开,什么时候离开一清二楚。倒是刚刚好能完成李天王交托的任务。”

    深深吸了口气,持国天王仰头道:“猕猴王,这主意可以。不过,您可得保障末将的安全啊!”

    “那当然,我猕猴王岂是言而无信之辈?”

    迈开脚步,持国天王拉上一个胆战心惊的天将开始沿着雪深及膝的山道攀爬了。

    远远地目送着持国天王渐渐模糊的身影,哪吒不禁有些忐忑了起来。

    犹豫了许久,他伸手摸出了怀中的玉简:“父亲,持国天王上山了。”

    ……

    此时,顶着风雪,持国天王终于一步步登上了山顶,望见了一个小小的洞窟。

    在那洞窟前,猕猴王拄着棍子悠悠地瞧着他。

    “辛苦你了,堂堂天王,居然被派到我这穷乡僻壤来要棍法。想必,你在南天门也不太受重用吧?”

    “猕猴王多虑了。”持国天王躬身拱手道:“正因为末将在南天门受重用,所以才将这差事委派给末将。毕竟是三清亲自委派的事情,非同小可啊。”

    “哦?你当我傻的吗?”

    裂开嘴,猕猴王悠悠地瞧着他,缓缓地笑了出来,越笑越异样。

    持国天王的眼角猛地抽了抽,踩在雪地上的靴子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

    “既然是来讨棍法的,那就吃我一棍吧!”一声暴喝之下,猕猴王腾空而起,一个翻转,那棍子直接就朝持国天王的脑门上招呼了过去!(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