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一章:诸佛辩法?

2018-01-17 08:51:20Ctrl+D 收藏本站

    雪山下,哪吒握着玉简,那手都微微颤了颤。

    “父亲……你刚刚,刚刚说什么?”

    “快上去接应!”那玉简的另一端,李靖猛地咆哮道:“猕猴王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我跟他交手不下十次!快上去救持国,再迟就晚了!”

    哪吒惊慌失措地将玉简收了起来,环视了围在自己身边的天将一眼,道:“快,去救人!”

    话音未落,他已经驾着风火轮顶着暴风雪冲了出去了。

    一时间,那其他的天将也是懵了,只得一个个跟了上去。

    冲破肆虐暴雪铸成的坚壁,哪吒很快抵达了山顶。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一个身影已经径直朝他飞了过来。

    “持国天王!”

    将手中火尖抢往身后一横,哪吒连忙伸出一手将已经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持国天王接了下来。

    侧过脸,哪吒看到风雪之中,猕猴王正站在山顶上拄着棍子悠悠地瞧着他。手中拎着另一个天将的头颅,那身躯,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

    此时,其余的十余名天将已经赶到哪吒身旁,将他与持国天王团团护在正中了。

    瞧这情形,猕猴王缓缓地咧开了嘴,绽开了笑:“又是战阵吗?你们天庭就是没半点侠客精神,每次都是群殴,没啥意思。”

    说着,他随手将人头丢弃,横握棍棒,摆出了进攻的架势。笑嘻嘻道:“少了持国。就凭你哪吒,撑得起一个足够对付我的战阵吗?”

    闻言,那些个天将一个个都望向了哪吒。

    只见哪吒铁青着脸瞪着猕猴王。那嘴里只蹦出一个字:“上!”

    ……

    灵山,大雷音寺。

    一位僧人卷着衣袖匆匆步入殿中,叩拜道:“启禀尊者,南天门三太子哪吒一行于北俱芦洲冰雪之地与隐居的猕猴王开战了!”

    一时间,殿内窃窃私语之声骤起。

    “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南天门和猕猴王这时候掐起来了?”

    “难道他们也牵涉其中?”

    莲台之上,如来淡淡笑了笑。轻轻摆了摆两个指头:“先下去吧。”

    闻言,那僧人深深叩拜,躬着身子一步步退出了门外。

    “南天门、三妖王、九头虫。接下来还有其他各方势力,全部都被卷进来了啊。两个孙悟空,无真无假,牵动三界。真乃妙局也。”淡淡叹了口气。如来那微眯着的眼睛缓缓转动。望向了静立一旁的地藏王,道:“不过,就此刻而言,李靖为了困住孙悟空而布下的疑局,反倒更让本座感兴趣。”

    地藏王回望如来一眼,微微仰头,朝着大殿门外望了去。

    ……

    此时,玄奘正与求法国国王身处楼台之中。

    “三界众生是众生。我求法国的众生,难道就不是众生吗?”国王来回踱着步。厉声道:“玄奘法师想要普渡众生,本王甚是支持,无论您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你,就算王位也毫不例外!这天下间,还有哪位君王能做到?既然如此,玄奘法师要普渡众生,为何不从我这求法国做起。等求法国众生皆渡,本王定不阻拦!”

    玄奘双手合十,轻叹道:“陛下,普渡三界众生,并非一人之力可及。贫僧当务之急,是证得济世之道,让后人有法可依。”

    “即便法师想要什么济世之道,难道其他地方能证得出来,我这求法国就证不出来吗?只要你将我这求法国众生普渡成佛,届时,我等助您将济世之道发扬光大,又有何不可?”

    “陛下,若济世之道可立于一处而求得,贫僧又何须西行求法呢?”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求不得?我这求法国比西行路少了什么吗?少了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本王立即给您弄来!”

    一声咆哮,国王一手指着远处,瞪圆了眼睛望着玄奘。

    一时间,那气氛僵住了。

    玄奘怔怔地注视着国王,许久,他双手合十,轻叹道:“少了苦难。”

    “少了苦难?”国王哑然失笑了。

    “少了众生的苦难,也少了贫僧的苦难。未有苦难,谈何普渡?”

    “这是什么道理?”国王瞪大了眼睛望着玄奘。许久,他指着玄奘咬牙道:“没关系,本王姑且信你!现在本王就下令让所有的僧人都去当乞丐,这不就有苦难了吗?还不够的话,本王下令让全国百姓都当乞丐,玄奘法师要多少苦难,本王就给您制造多少苦难,如何?”

    玄奘静静地站着,望着国王,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很显然的,这话,已经谈不下去了。

    那远处,猴子迈开腿就要往前走,却被一旁的天蓬一把拉住了。

    “你要做什么?”

    “收拾他,这种人,不收拾就皮痒。”

    “不要去。”注视着猴子,天蓬轻叹道:“这一步,还是要玄奘法师自己来走。”

    日暮西沉,整整一个下午的谈话,到头来也不过是无疾而终。

    玄奘悻悻而归,国王则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回到住处,放眼望去,又是满院的僧人,那模样似乎比昨日更凄惨了,一个个嗷嗷大哭。

    玄奘想要劝,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到头来,还是猴子出手直接将一帮人全部驱离的。

    待众僧离去之后,玄奘一个人坐在院中的石椅上静静地发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其他人都远远地看着。

    天色渐渐地暗了。

    黑熊精捧着一杯热茶缓缓走了过去,放到桌前。

    “天色不早了。这里风大,玄奘法师还是回屋歇息吧。”

    玄奘缓缓摇了摇头,道:“贫僧实在不明白。国王陛下为何一定要让贫僧留下。”

    “这有什么奇怪的。”黑熊精笑了笑,道:“那国王一心求佛,如今见了玄奘法师您这等活佛,还不赶紧抱紧了。”

    玄奘随口问道:“那他又是如何知道贫僧通晓佛法的?”

    “这……”

    那远处,猴子与天蓬都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抿了口热茶,玄奘轻声道:“那国王一心求佛不假,可是。他那佛学根基着实差。若不差,又如何会说出今天那番话?若不差,定然知道顺其自然。不可强求的道理。这两日,贫僧与其所说的,他理解的,怕不足两成。若是只凭这个就断定贫僧是高僧。那这求法国中的高僧。岂不是多如牛毛?为了一个高僧,他竟愿赌上王位。若是对谁人都如此,他的王位又如何留到今天?”

    闻言,黑熊精微微愣了愣。

    注视着漂浮的茶叶,玄奘又轻叹道:“退而言之。求法国往东,乃是荒漠,并无商道。中间间隔了与世隔绝的女儿国。即便他对贫僧早有耳闻,那也得是从车迟国传来的。您觉得。这几率,有多高呢?”

    “所以。贫僧猜测,定是有人向他说了些什么,这个人,是一个有绝对把握让他深信不疑,一条路走到黑不回头的人。以至于,贫僧说什么都没用,因为他心中早有定论。”

    那远处,猴子的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

    夜深,待到众人皆已睡下,猴子悄悄叫醒了天蓬,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不多时,天蓬变成猴子模样,装模作样的上了屋顶。而猴子本身,则悄悄地溜进了内宫。

    ……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国王寝宫之中的两扇窗户几乎同时打开了。

    一个身影从其中一扇窗户跃了出去,另一边,猴子则从另一扇窗户一跃而入。

    早已入睡的国王和王后吓得一下从卧榻上坐了起来,惊恐地望着猴子。

    一时间,那门外一阵纷扰,一位侍者提着灯笼轻轻敲了敲房门,道:“陛下,刚才可是您那里面的声音?”

    国王刚要张口,猴子已经随手一指,将他和王后两人的喉咙都封死了。

    接着,猴子用国王的声音轻声道:“没什么,本王今天给活佛气着了。你们歇息吧。”

    “诺。”

    很快,门外的几个人都悄悄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衣冠不整脸色煞白的国王皇后,与手握金箍棒的猴子。

    “嘘!”猴子伸出一指做了个“禁音”的手势,道:“别嚷嚷,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否则,没命。明白吗?”

    国王连忙重重地点头。

    随着猴子伸手一指,他又一次能说话了,捂着嘴猛地咳了起来。

    之前,猴子在国王眼中不过玄奘的一个护卫罢了。此刻,他却感觉对方根本就是来自地府的凶神,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先前的认知了。

    指了指另一面敞开的窗户,猴子冷声道:“刚刚出去的是谁?”

    望了一眼那窗户,国王一脸的迷糊,回过头来与猴子目光交错之际,又吓得打了个冷颤,连忙支支吾吾地说:“本,本王方才睡着了,不知道那窗户是怎么打开的……”

    “哦?”猴子的眼睛当即眯成了一条缝,道:“那这几日可是有人给你托梦了?”

    国王微微点了点头。

    “细细道来!”

    ……

    灵山。

    大殿上,前来禀报的僧人缓缓退出了门外。

    整个大殿都沉默了。

    “这样算普渡了吗?”有人问道。

    没有人回答。

    地藏王仰望着如来。

    许久,如来微微仰起头,轻声笑道:“大家觉得呢?”

    此话一出,那在场的佛陀罗汉皆是一震,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这是,提议诸佛辩法的信号?(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求点击求一切~